home
homepage
  諾斯特拉達

第一章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九章




偉人將在衝突之前倒下

受人矚目的謀殺;太早過世,人人悲戚

出生時的不完美,必須常游泳

河邊的大地沾滿血腥


書房的確是需要徹底的清理一下了,新來的女僕打開閣樓的窗戶讓新鮮的空氣進來。諾斯特拉達緊張的看著他的儀器與文件。他不喜歡這樣;又是新人。他寧可自己打理一切,可是他年紀大了,他的痛風也開始在發作。那女僕邊看著她的主子邊打掃。

我的試管妳有小心一點嗎?”他簡單的問。

博士,你可以到樓下去等我打掃完再上來。”她有點煩的回答。

他心不甘情不願的下樓去,當然對那新來的女僕是不太放心的。於是,他不安的在客廳走來走去的,他的兒子,當時十一歲的凱撒,不幸的被那股無名火燒到。

把火種盒放回原地,”他生氣的叫道。“不然你媽媽就沒辦法起火了。”

小男孩匆忙的把那東西放回壁爐旁的位置。放棄對事物的掌控權,不是容易適應的事。

哦,床!”他突然又衝上樓去。

妳離開前,我需要妳幫我把花園那間小房子的床搬來。”他不放心的看著他書房裡的東西。

好吧。”女僕勉強的說。結束打掃的工作後,她就去把那張床拖上樓來。然後,她就離開讓學者大人回書房安靜的工作了。他想利用那張床,以便舒服的進入出神狀態,他的冥想床。因此,他自行把床推到他想放置的地點。

光是一張床單應該就可以了;他心想。他躺著思索著他的作品。過去這幾個月,他已經完成相連的兩個世紀;這兩個世紀其實是三個真正的世紀組成的。

人類的歷史真的是一大重複的過程,他哲學性的思考著。從一個集權的暴君到另一個集權的暴君。每一場戰爭過後,都會有一段和平的日子,然後又會是奪權的過程開始。人類永遠在追求心裡的假象。

快入夜時,麥可才吸食了一些他存放在抽屜裡的粉末。他的腦海被開啟後,他才打開閣樓的窗戶並用他的觀星望遠鏡,觀察天空的星星。

此時天空出奇的清澈,很快的他就看到一團螺旋狀的星團。可以看出那星團的中心是比較緊密的結構,螺旋狀星團的外側則比較稀疏。就在此時,傳出小孩子們在樓下大聲敲擊牆壁的聲音。

喂,你們小聲一點行不行啊!”他大叫。很快的,室內又安靜了只有一點點還能忍受的小噪音。當父親的他再度拿起小望遠鏡,觀察著這團星雲,他覺得這星雲可能是由一萬多顆的星星所組成。

那些星星之間的距離看起來很接近。”莫名的傳來一個人說話的聲音。“不過,如果你以光速旅行 ,每顆星星之間的距離最少得花一個月的時間。”

麥可放下望遠鏡四下一顧。有個髮灰白,個子小小的男人就站在他旁邊。是個幽靈!

你是誰?”麥可問。

我是一個物理學家,”老人回答後就問麥可,是否能把望遠鏡借他看。

螺旋狀星雲是我們所知最古老的物體。”物理學家看著天空繼續說。

哦,這我倒不知道。”

他們的結構很緊密所以很牢靠。”

我知道這星雲名為半人馬座。”麥可說道。

半人馬座,”老人心不在焉的重複道。“其實是誤導,那些星星有很多都不是如我們想像般的位在那個地方。”

對不起,我不懂。”

哦,星光在接近別的星球時會轉彎,所以會造成時空曲線。”這名物理學家解釋,可惜另外這名占星學者還是鴨子聽雷有聽沒有懂。

時空曲線?”

知道嗎?時間是一種相對的現象。當你跟一名迷人的女士坐在一起時,兩小時就像兩分鐘一樣的快速。可是,你要是坐在一堆熱碳火之上,那麼兩分鐘就像兩小時一樣的久。”

麥可點點頭,這下子他懂了。

對了,你來自何處?”

這個問題,我有許多答案。”陌生人回答;“不過,我不拿我的觀點來煩你了。我是在德國出生,然後又跟我太太搬到美國。1955年,我因心臟衰竭死亡,之後,我就自由自在的為宇宙的科學奉獻心力了。”

美國,印第安人的土地。”

他們被消滅了。”老人說道。

我猜你是因為納粹才搬家的吧?”

正是,當時猶太被迫害。充滿了仇恨與恐懼。有兩件事情是永無止盡的:一是宇宙,一是人類的愚蠢。話說回來,我對宇宙的無止盡,是不太確定的。”

短視在我這時代也是很普遍的,不過從大局來看,我們全是有缺點的人類。”

你真是一針見血,”老人說。”如果大家都能從這樣的觀點出發就好了。請問你的大名是?”

麥可諾斯特拉達姆斯,是占星師也是醫師。您的大名是?”

艾伯特愛因斯坦,叫我艾伯特就好了。所以,你也是有名的科學家,所以我們才會相見。你的單筒鏡很有古味。”

你是指我的望遠鏡?是,哦,我的是能用就好了。”麥可有點落寞的看著他的儀器。

我的時代比較幸運,科技非常發達。”艾伯特又說;“正因如此,我才能研發我所有的理論。”

你有何理論?”

哦,當然,任何人都可以研發怪理論。我總是說:如果事實與理論不符合,那就改變事實。我有一個理論是有關在很遠的距離,地心引力如何運作。”

你那些複雜的理論對世間有任何作用嗎?”麥可問。

艾伯特沉默半晌。“你提出一個敏感的問題,”他沮喪的說:”是,有些研發對社會有益,不過,也有不好的一面。當初我也許把我創造力藏起來比較好。”顯然他對某事感到罪惡感。

你的表情告訴我;你造成了很糟的事件。”

嗯,”艾伯特嘆道。“我做出一個重大的錯誤評估,對人類可能造成致命性的後果。當時我擔心德國的侵略日愈壯大,所以就覺得美軍需要力量。所以我使別的科學家得以創造出一第顆原子彈。”

你可以解釋那是什麼嗎?”

好,我簡單的說明。如果把化學元素分解為最小的分子,就會釋出巨大的能量。特定原子群的原子分裂更會造成連鎖反應,那種反應絕對是毀滅性的。”

就像潘朵拉的盒子?”

是,差不多。”艾伯特同意的說。

我猜是有不好的人帶著你的知識跑了?”

也許我自己也不好。我也因思想狹隘受苦了。瓦解偏見比瓦解原子更困難。”

哦,至少你是設法要正直的人。”

是,不幸的是,炸彈已經被用過幾次了,結果都很悲慘,那還是在我勸說美國政府的總統別引爆原子彈之後的事情。”

美國政府是什麼?”

嗯,那是北美洲的一部份。”

所以你在研究的階段,並不知道你的研究會造成什麼傷害?”

我早知道的話,就不會研究了。”愛因斯坦謹慎的回答。“不過,二次世界大戰後,國際社會出現新的強權。”

美蘇兩國?”

正是。俄國也找到原子彈科技的途徑,兩大強權就開始了武力競賽。到目前為止,雙方都握有足以催毀世界十次的核武。最要命的是,雙方的領袖都握有可很快引爆的紅色按鈕。只要按一下那紅色按鈕,雙方就可立即發射出核武。”

在世時影響力愈大,就得揹負愈重的責任。”麥可沉思的說。

儘管挖苦我好了,我的罪惡感還不夠沉重似的。我有了名氣之後,就致力於全球性的解除武裝競賽以及平等的理念。可惜徒勞無功,我死後不久,美蘇兩國就因古巴的議題產生重大爭執,如今他們都很想把對方滅了。”這位核武科學家緊張的絞弄他的八字鬍。

上帝的旨意是深不可測的,連占星家也無法理解。”麥可設法安慰他。“那這兩大強權的領袖是誰呢?”

嗯,是美國的羅斯福總統跟俄國的史達林。我跟羅斯福甚至是好朋友,而且…”

不,我是指你死後的衝突期。”

哦,我死後。那就是約翰甘乃迪跟赫魯雪夫。他們兩個是決定是否會有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人。如果有第三次世界大戰,那第四次世界大戰就是用石頭跟棍子的戰爭了。”

你有親眼見過這兩位領導人嗎?”

哦,我在白宮見過甘乃迪一次,不過,那是在他當總統以前。當時,我能自由進出白宮。可是,我沒機會認識他。我沒跟俄國領導人見過面。”

白宮是什麼?”

是美國政府所在地。俄國的話是克里姆林宮。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帶你去白宮。”這不尋常的邀約倒是令諾斯特拉達姆斯大吃一驚,他得先想一想可能的前因後果。

好,如果你知道路的話。”終於他說。

我的記憶很鮮明,來,咱們走。”艾伯特開心的拉著他的新朋友往樓梯間走去。

孩子們都在中間的樓層熟睡了,沒注意到這兩位科學家下樓來。

你有飛行的設備或什麼的嗎?”麥可不想吵醒小孩的耳語道。

我們不需要那種東西。”艾伯特安靜的回答。

走到一樓時,安妮正對著燭光在看一疊文件。“是你嗎?”她警覺的問。

是,親愛的。我要出去走一走,馬上回來。”

你有個好太太。”

謝了,艾伯特。”

我的天啊,你跟誰在說話?”看不到物理學家的安妮問。

是個同僚。”她的丈夫回答。她不再打擾她頭昏腦脹的丈夫了,她也知道,他看到鬼魂也不是什麼大新聞。

愛因斯坦自信的帶路,另外這位科學家則好奇的跟著他走。

我們還得往下走幾層樓。”艾伯特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地窖裡告訴他。

這裡只有酒而已。”這個家庭的男主人說。

相信我…”接著,一步一步的,他們倆人摸索的前進。

我什麼都看不見。應該帶燭火下來的。”麥可嘟嚷道。

突然,地窖變成明亮的白牆走廊,而且正好有人從旁邊的走道走出來。

是個職員。”核子科學家說,他的感覺很自在,像在自己家中一般。

哈囉,愛因斯坦先生。”職員經過時向他打招呼。

艾伯特擋住他問:“你知道總統人在哪裡嗎?”

我想他在游泳池運動。直走,在那邊的盡頭處向左轉,然後…”

好,謝了,我知道游泳池在哪裡。”愛因斯坦打斷他。於是這兩位科學家繼續前進,此時他又說;“他們看不到你。他們傻傻的。”

在角落轉彎後,他們很快就到達被覆蓋著的游泳池,當時正好有個工人在清理池子。

總統不是在這裡嗎?”艾伯特問他。

沒,他剛去總統辦公室。”

於是這倆人立刻轉身。“我們坐電梯;我們得到二樓去。”艾伯特說。

有一部麥可沒見過的電梯送他們上樓,走出電梯之後,核子科學家就敲門等著。

請進。”有人叫道。

愛因斯坦開門,那是一間橢圓形辦公室的入口。

嗨,艾伯特,又來拜訪我?”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人問。

嗨,西爾多羅斯福,我想也該來看一看了。”

我還以為你是要帶我去看甘乃迪總統。”麥可說道。

有點耐心,”他的同僚叫他小聲一點。他們看著這美麗的辦公室,西爾多很安靜。他整個人就像被關掉電源似的。

這辦公室怎麼是橢圓形的?”麥可問。

因為如此一來在開會時,就可以看到每一個人的眼睛。”艾伯特回答。

你很搞笑。”

不,是真的,你看,甘乃迪在那邊。”剛才坐在輪椅上的人已經離開,現在他那個位置站著一個英俊的中年男子。麥可在這新總統的臉前揮揮手,可是他完全沒反應。

他也看不到我。”艾伯特說道。

這個甘乃迪看起來很蒼白,還有濃濃的黑眼圈。

通常他是很有領袖魅力的人。”這核子科學家又說,暗示著此時處境的嚴肅。

麥克斯,我正好想見你。”總統突然對諾斯特拉達姆斯說。

麥可一驚。艾伯特解釋道:“麥克斯是他的私人醫師。這是為你製造的角色。”

為我製造的角色?”

你就配合演出。祝你好運!”突然愛因斯坦就消失了。

喂,我得接下某人的爛攤子嗎?麥可抱怨的想著。不過,他還是握了總統的手。

麥克斯,你得幫我,讓我能好好的站著,我的背很痛。”總統大人接著說。他的嗓音透露出幾許疲憊,他沮喪的坐在辦公室中央的一個沙發上。麥可坐到他旁邊聽他說話。

麥克斯,我還得吃藥。他們給我很大的壓力。蘇俄在古巴的核彈愈來愈多了。情況就要失控了。”

嗯,我沒有帶藥來。”這來自中世紀的人低喃道。

打針也可以。老天,束衣又歪了。”

諾斯特拉達姆斯慢吞吞的拿下他的束衣,總統的呼吸才比較舒服。

赫魯雪夫騎到我頭上了,這俄國人視我為脆弱的領導人。也許是真的,在許多重要的議題上,我沒有採取強硬的立場。他的共產同盟也把我當病貓。”他氣餒的垂著頭。

給我一些東西,麥克斯。我還得忙。”他又說;“我們無法接受核彈在這麼近的地區對著美國。我已經派出很多外交人員去找這個俄國頭子說了,可惜徒勞無功。”甘乃迪空洞的往前時看,接著他就突然倒在那張大沙發上,他一動也不動的躺在沙發上。就在此時,辦公桌旁,傳出一陣嗶嗶聲,麥可便走過去看看。

總統先生,”喇叭處傳來一個人的聲音。”赫魯雪夫在線上等你。”

麥可專注的聽著。“喂,甘乃迪先生。你擔心後我們的防禦軍距離美國海岸九十英里之外嗎?那容我提醒你,你們的防禦武器也在士耳斯指著我國的領土。”

我們的預言家無奈的嘆口氣。

或者,你的觀點是,”俄國人接著說;“保護國土是你們國家才能擁有的的權利?”

我不是你要找的那個人。”麥可終於說,可惜沒人在聽他說話。

因此,我提如下建議,”赫魯雪夫自顧自的說;“我方準備從古巴撤出飛彈,並跟聯合國擬訂合約。然後,你們就得從士耳其撤掉你們的武器,而且也擬訂相似的合約。你同意嗎?”

突然,有人來敲總統辦公室的門,麥可一驚造成跟俄方的通訊斷線。副總統強森跟其他高階人員進入辦公室。看到總統昏倒在沙發上,他們顯然感到十分震驚,因而直衝到他身邊去。

他沒死。”強森鬆了一大口氣的在檢查他的心跳。

過去這幾星期,他已經昏倒幾次了。”其中一個部長悶悶不樂的說。

我打電話給麥克斯賈克森。”一個將軍說。

你確定那樣好嗎?”強森問;“你知道國會裡的人都怎麼稱呼他的嗎?讓人感覺舒服的醫生。”

知道。可是總統只要他。”將軍說。

他們全都覺得還是去驚動住在西廂的麥克斯,會比較好。於是,甘乃迪的私人醫生馬上就衝進來檢查他的主子。

他昏倒了,因為缺乏必需物質。”他很快的就下了診斷。捲起總統的袖子後,他立刻給了一針。

真是夠了,麥可意外的發現,那物質一進入甘乃迪的體內,他就緩緩的醒了過來。

謝謝你,麥克斯。無論什麼情況,你就是知道如何支援我。”他的主子有點困難的坐正身子。

總統先生,沒必要的話,我們不想打擾你。”將軍緊張的說;“不過,我們有很重要的消息。”

好,你說。”甘乃迪還有點頭昏腦脹的。

嗯,新照片上俄國的飛彈顯然還在古巴境內。軍方高階全體認為,我們應該出擊給蘇俄一個教訓。”

此時門前來了一名職員叫道;“總統先生,蘇卡諾先生到了,要我請他進來嗎?”

甘乃迪點點頭,並跟他的幕僚說;“還有一個人可能可以成功的調停此事,也就是印尼的總統。他跟俄國領導人有密切的接觸。”

蘇卡諾一走進,室內的美國人都熱切的歡迎他。

請坐。”甘乃迪請他坐下,不過,他沒坐下,只是激動的就說話了。

在你的飛機出意外後,就是B-25事件,我懷疑美國政府也想造成我墜機。由於我強烈懷疑這房間被監聽,因此,我請總允許我們到他的臥房去討論。”

將軍把他的主子拉到一邊去耳語道:“我們的情報單位警告,可能有人想暗殺你。”

在我的臥房?他嗎?不…總之,我不想失去我的自由。”甘乃迪決定跟蘇卡諾一起離開辮公室。

麥可尾隨兩位總統出去搭電梯上樓;不過,他們走出電梯時,麥可沒能及時的走出電梯。電梯門關得太快,麥可就又被帶到地下室去,由於他不曉得該如何操作這新玩意兒,所以電梯門一打開,他只好走出電梯進入那個舖著紅地毯的走廊。

我看我最好回家了,麥可心想。我看夠了。他按相同的路線往回走,很快的就又回到黑暗的空間。過了一會兒,他看到遠遠的有燈光,結果那就是他家的地窖傳來的光線。他搖搖晃晃的上樓,感到很沮喪。

是你嗎?”安妮手裡還拿著一些文件。

他安靜的走向他妻子那邊並坐到她身邊去。

你的同僚呢?”她邊看著一張藥草的圖片邊取笑他的問。

他以手肘撐著下巴嘆道:“安妮,有時,我覺得我快瘋了。”

出什麼事了?”

未來的世界就要垮了。我覺得我的壓力太大了。”

過來。”她一說,他就過去蹲跪在她身邊,他把頭放在她的膝蓋上。安妮溫柔的輕撫他所剩無幾的頭髮。

我只是覺得自己對人類的命運有責任。”他抱怨。“我人生的道路可說是穿過地獄的。”

你很特別。”她試圖鼓舞他。

安妮,從現在開始,不要再開門讓那些前來登門求助的可憐人進來了,好嗎?近來,我覺得我承受不了啦。”

好,我不會的。我們好好的去睡一覺。明天就又是全新的一天了。”於是,他們就上床去了。


麥可的沮喪,是新一波痛風攻擊的開始。是很嚴重的一次,他不得不在床上躺一個月。他的妻子代替他回覆所有的信件;都是來要求排盤、解盤,或是因病要問他的意見的,信件來自各地。偶爾,也有科學家針對某些爭議的議題來函挑戰他。這類的信件,她就不管了。大部份的信件,她都可以簡單的以法文寫說:基於特殊原因,博士無法親自回覆,這樣就夠了。

我會盡快找個人來處理我的通訊。”她的丈夫痛苦的躺在床上承諾道。

好,我們是需要找個人來幫忙。”安妮同意;她也很累。

此時,安德烈跟迪安進房來並直接跳到床上去。

你們兩個,別吵爸爸,他在生病。”當媽的下令並拉下床前的帷幔,將麥可的床隔開。

對不起,為了我,讓妳受苦了。”她的丈夫道歉。

別擔心,一切都會好轉的。”安妮坐在他的床邊說。“可是,有怪事發生。那一大袋的肉豆蒄又快光了!”

他沒回答,只是佯裝痛楚的轉身。

嘿,我不喜歡那樣。我想知道你用那東西在做什麼。”她追問,只是他不願回答。

有什麼不能說的呢?”

我只是用來做實驗。”他輕描淡寫的回答。不過,她還是想搞清楚他用肉豆蒄倒底做什麼。他原不想告訴她的,後來,他還是妥協了。

好吧,我用來吸食的。”他坦承。

你幹嘛吸那種東西?”

因為吸食可以刺激我的想像力。”

安妮突然變得很冷。“我拒絕協助你上癮。”她堅決的說。

上癮?”麥可的反應就像一隻受傷的小狗,他轉身面對她。

這是最後一滴了。”她接著說。

親愛的,妳在說什麼?”他呻吟的想坐起身來。

為了你,我們在家裡全都小心翼翼的不敢大聲!”

妳不是說沒關係的?”

對,那是你在想的。可惜不是真實的。除了你自己的家人之外,你可以看到、感覺到一切。一切都以你為中心,現在又是這種東西。”他讓她發洩一下。

你太內斂了,”她指責他;“你就是不懂得放輕鬆。即使你偶爾失控打我一下也比較好。”她半開玩笑的把他壓回床上去。

拜託妳收斂一點,會嚇到小孩子的。”

他們已經被嚇到了。”她大叫。故意讓大家都聽到。

麥可了解到自己說什麼都不對,所以就保持沉默。

我們也沒有正常的性生活。”她繼續發牢騷。“我還以為猶太人在床上很行,可是你就像個聖人雕像。我希望你偶而也放肆一下,有點反應,像個正常的男人!”

此話一丟,她就氣極敗壞的走開。麥可爬下床來一跛一跛的跟在她後頭。

哦,現在咱們的聖人突然能走路了。原來我的操心全是為了一個偽裝的人。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她氣沖沖的下樓去,並狠狠的把門一甩,關門的聲音讓整棟屋子為了一震。

她說得對;我是上癮了。他心想著;我太想預見未來的情景,讓我失去理性。從現在開始,我要遠離那種東西。下了決定後,他就爬回床上去。


他們的爭執持續,麥可被迫自己回信;他那原本很活潑的老婆,不再願意為他做任何事。事實上,她可說是拒絕再做任何事了。還好,小孩子也都大了,不需要別人餵食了。他的痛風依然讓他感到虛弱,因此,他寫了一封信給人在巴黎的尚恩多拉(:法國人道主義者),一個仰慕他的人。也許這知名的學者教授能介紹他的某個好學生前來幫他的忙。因為,他的愛妻此時已經搬到花園小屋,而且他們夫妻已經好幾個星期避不見面了。

直到有一天夜裡,有人來敲他們家的大門。他原以為又是哪個亡命之徒,於是他一跛一跛的走向大門,他大吼:“別來煩我!”敲門的聲音很頑強,於是他火大的開門。“你是聾了還是怎樣?”他往前一看,原以為是哪個前來求他幫忙的人。“我的天!不可能的!”

是法蘭索瓦拉伯雷,就是他書生時代的老友憑空出現在他眼前。

我的老天哪!我真的是快瘋掉了!”麥可咒罵著。

冷靜,老兄,冷靜。真的是我。”法蘭索瓦安撫著他;“我還以為你知道我要來,顯然你是不知道。我來的不是時候嗎?”

嗯,不,當然不是;也許算啦。我目前算是處於婚姻危機的狀態。請進。”他們互相擁抱。

也許我是來協助你的。”法蘭索瓦跟他走入客廳時說道。

他們就坐在壁爐旁。“你來這裡幹什麼?”麥可不禁問:“我還以為你在當彼蒙特總督那裡當宮庭醫師呢。”

我當過,現在我為亞維儂教宗做事。你妻子呢?”

她在花園的小屋裡。”他沮喪的說。

有小孩嗎?”

有,六個。全睡了。”

我很渴,你們有東西喝嗎?”法蘭索瓦問。

他的老朋友立刻到廚房去找喝的。不過,麥可拿啤酒回來時,法蘭索瓦已經又不見人影了。

我真的瘋了不成?他認真自問。不過,他的確聽到花園裡傳來不尋常的聲音,因此他明白自己不是產生幻覺。此刻法蘭索瓦是想說服他的太座離開那花園小屋。


這麼說,我的丈夫派了一個調停人來。”安妮伴著一名陌生人走進她的花園客廳。

不,不,妳錯了。我是預感到我的朋友有麻煩了,所以就自動自發的要來拜訪他。”

哈,又是一個千里眼順風耳。”她諷刺的說。

妳這是跟教宗的使者在說話,妳知道嗎?”

就算是教宗本人,我也不在乎,你這自大的白痴。”她把客人推出她的小屋。


法蘭索瓦的耳朵差點被吼聾了。他回到麥可家的客廳去。“你去哪裡找來這樣的老婆?”

在一群野馬之中發現她的。”麥可低聲的說。

這句來自你那些難懂的詩句嗎?”

我們的占星家搖搖頭。

嗯,不過這樣說也有道理。先讓我看看你,我們已經很久沒見面了。”

他們看著對方,麥可說:“你的頭髮還是很多。”

對,每天都在長。你這把年紀了,看起來還挺不錯的。”

謝了,你的眼力跟舌頭還是銳利無比。啤酒給你。”

他們再度坐在爐火之前。麥可不禁接著說;“很難想像,你這個思想自由的卡薩份子竟然會為教宗做事。”

有何不可?雖然我是全力支持教宗庇護四世的,不過,朋友就是敵人。他是正直的宗教領袖,不好的事情只在低階發生,不是他的因素。”

你的宗教職責是什麼?”

教宗要我秘密的調查主教跟審判長在運用教義時是否純淨。”

我的天,簡直就是幫老虎拔牙…”

對,人生就是要如履薄冰。”

這點我倒是同意。這麼說,你是過著獨身的生活了。”

那當然。如果我選擇家庭,就會找不同的職業。不過,我相信你也是有個冤家啦。”

安妮突然走進來,兩位男士好奇的看著她,試圖想看出她的情緒。

抱歉,我對你太不客氣了。”她道歉。

沒關係的,別在意。妳何不來跟我們坐在一起?”訪客一說,她就拿了把椅子。

法蘭索瓦是我的老朋友。因為我多年來的浪跡天涯,我們失去了聯絡。”麥可連忙說明。

不過,安妮不想讓她老公贏得兩性之間的戰爭,所以,她的眼睛只肯看著他們這位訪客。

所以您就是跟一家之主在抗戰的那位妻子囉。”法蘭索瓦開玩笑的說。

一家之主?”她火大的說;“上星期他從門縫往外看時,不時慎把鬍子卡在大門上。每個從他身邊經過的人都趁機打他屁股。哪門的一家之主?”

法蘭索瓦哈哈大笑,待他平靜之後才說道;“論及人性,妳的丈夫是天才,可是在日常生活上,就跟一般人一樣,有時他的確是個笨蛋。”

這短短的說詞可沒說服安妮。“我曉得由於他的出版品,他在哪裡都很有名氣。但是,我不認為他有多天才。一年前,他把一個市長當成鬼,迎面就一頭撞上人家。”

法蘭索瓦不禁又是一陣如雷的笑聲。

我該如何解釋呢?幫幫我吧,麥可。”

我是盡可能別掀起戰火。”他含糊的說。

他總是神秘兮兮的,永遠不把他的內心世界告訴我。他就像一隻躲在殼裡的蚵仔。”她說道。

沒錯,妳的丈夫的確很沉默,相較之下,我就很大嘴巴。不過妳知道嗎?開口是銀,但沉默是金。”安妮可不吃這一套金的、銀的。法蘭索瓦接著說;“每一個人都有好與壞,這點,妳的丈夫最清楚了。”

我知道。我常常發火,他就不會。”

如果妳丈夫想好好的大發一場脾氣,也許會把世界毀了。所以,他對於自己的言行才必須格外謹慎。那是一種悟力,妳的丈夫就被賜於很強大且是史無前例的領悟力。”

你是說,如果麥可真的很氣我,就有可能真正的傷我?”

一般人跟他戰起來,非死即傷。不過,妳是個堅強的女性,妳的承受力較大。妳是柏拉圖。”

柏拉圖?你拿我跟希臘的哲學家相提並論?”

這三個字除了指那位哲學家之外,也是希臘文裡‘寬肩膀’的意思。”麥可打斷他們的對話。

我懂了,我夠堅強,所以足以承擔我的丈夫。”終於,這對夫婦之間再度激起一股火花。

是,不過一方面也在於他能理性且自制。因為,思想空間愈大的人、就如怪獸般的危險。”法蘭索瓦聰明的說。

你真是高度讚賞我的丈夫。”她還是很懷疑。“可是,如果我沒聽錯的話,你是說,他必須格外小心,不能失控?”

正是;他真的不能失控。即使是不慎脫序的思緒都會造成悲慘的結果。是這樣的,思想就是力量。”

你可以再解釋嗎?”

好的,拿妳坐著的那張椅子來說。椅子是不可能憑空冒出來的。首先,必須先有那張椅子的相關思想或是在腦海裡的一種影像。然後才能具像化;拿椅子來說,就是木匠的手會把木頭做成椅子。”

嗯,這種說法就像是一種預感成真。”她比較性的說。

麥可,你自己看看,你的妻子有深奧的知識。”

如果他早點跟我分享他的知識,我們就不會產生這種危機。”

對,跟你的妻子多溝通也許是個好主意。”法蘭索瓦對他朋友說。

我開始理解到這種事實了。”麥可坦承。

於是,他們的家庭危機就這麼結束了,大家受度的拿啤酒慶祝。

我得離開了,我的朋友們。”法蘭索瓦終於宣佈。

歡迎你留下來。”安妮提議。

謝謝妳,感謝妳的熱情。不過,我已經安排好要住在史旺了。”

你離開前,我還有東西要給你看。”麥可說。

好,不過我得先去拜訪你家的洗手間。”法蘭索瓦說完,我們的預言家就先回他的工作室去,而安妮則帶法蘭索瓦去找洗手間。

安妮,”在去洗手間的路上,他對她耳語道;“妳的丈夫就快昇華了。在妳的心中,要設法放開他。唯有獨立的靈魂才能超越;上帝是愛他的。”不等她的反應,他就走開了。

這一句話沉重的穿透她的心,她終於了解,她還有重大的使命得承擔。

麥可在閣樓等著要把那蛇圖樣的破瓷磚給他的朋友看。他的朋友一來,他就說;“也許你知道這是什麼。”

天哪,這是蒙塞丘那個聖瑪莉教堂的鑲嵌瓷磚。”法蘭索瓦驚呼。他小心翼翼的拿起那古老的破瓷磚。

不是在那裡發現的。這是在朵昂思附近的洛克地區發現的。”

總之,要小心保管。我得走了。”他把那塊磚放下,他們二人有如兄弟般擁抱。

要小心,別讓人謀殺了。”在樓梯口時,麥可警告他。

你也要小心,別從天梯上摔了下來。”他的朋友開心的回答。

到了樓下,他的朋友也對安妮道別。在大門口,他們二人又談了一下。

謝謝你,法蘭索瓦,我們要保持聯絡。”

是,你在四十年前就說過這句話了。”他的守護天使回答這句話後就離開了。

這無可救藥的法蘭索瓦,麥可微笑的想著。看著他老友離去的背影,麥可心頭不禁浮上一抹悲哀的感受。


翌日,有個叫克理斯朵夫夏維尼的人抵達普羅旺斯沙龍市的車站,他到處打探預言家的住處。很快的,他就問到路了;有很多人是從巴黎就想親自帶他去找麥可,因為大家都想去一窺這位神秘的預言家一眼。不過,尚恩多拉的這位資優弟子本人,可說是急於接受大師的指導,一點時間都不肯浪費的,最後是一位屠夫讓他搭便車,帶他到麥可家的大門口。鼻子扁扁的這位弟子手裡拿著一袋羊排,一見到開門的麥可便自我介紹。

啊,我來自巴黎的救星。”麥可歡迎他,由於他的家不夠大,他就請他這位助手先把羊排放下,然後到一家旅店去住一晚。

我得先搞清楚我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人,麥可看著那一袋羊肉心想著。

結果,克里斯朵夫是個好弟子,交待一次他就做得好好的;很快就能理解大師要他做的是什麼。交給他的任務,他都很投入的去執行,有時還讓我們的大師深感驚訝。這年輕的巴黎子弟對近期的哲學風潮很熟悉,包含理性思維,而且精通幾種不同的古文。

安妮安排讓她丈夫搬到客廳,同時也幫這助手弄了一張新的書桌。一個月後,我們這位大學者就了解到,能找到克里斯朵夫,實在是他天大的福氣。

我的通訊工作從來沒有這麼迅速過,他開心的觀察到。

他的年紀愈來愈大了,他正擔心自己無法完成《大預言》。如今,他有足夠的時間能專心於他的著作。過去,他已經訓練自己,一天只需要在夜裡睡個四到五小時,不過,睡眠也只是為了想進入另一邊時必須保持清醒的狀態。

這天夜裡,他的小書記已回到自己的住處,就在隔幾條街的地方,而他的孩子也都入睡了。可是,為了安全之故,麥可還是把房門鎖上。

我看我還是換個不同的方法,他對自己說。於是,他走到那個銅櫈子旁。那櫈子的腳架跟埃及的金字塔側邊有著相同角度的線條。

從現在開始,我不再吸食肉豆蒄跟迷幻油了;他下了決心。我不能讓自己瘋掉。他開始在嘴裡輕哼著,走到櫈子旁。

不,這樣沒有作用。”因此,他決定試試他那張冥想床。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