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諾斯特拉達

第一章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七章




神箭從天而降

死神開口,執行處決

樹中有石,驕傲的種族終遭羞辱

獸性者,淨化並懺悔



麥可,”安妮在關著的閣樓門外叫道。“我今天下午要出門一趟,明天上午才會回來。你要的話,我出門前可以先跟你喝杯茶。”

對她丈夫而言,這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於是他就把門開了。安妮捧著裝有茶與餅乾的茶盤走入並將茶盤直接放在他的書桌上。

妳要去哪裡?”他問道。

我要跟賈桂琳去卡馬格騎馬,然後會跟她到她在依斯特爾的家過一夜。我已經很久沒跟我的妹妹見面了。”

我倒不曉得她也會騎馬。”

沒錯,她是最近才開始騎的。所以,這幾天我不在家,你要照顧自己。不過,女僕會照顧小孩的。”她順手就把花茶倒好。

她還在裁縫室做事嗎?”她的丈夫邊問邊吃他的葡萄餅乾。

對,我已經叫她幫你做一件棕色的長袍了。”

太好了,謝謝。”他邊擦去麵包上的屑屑邊說。

於是,他們一起享用一頓下午茶,然後安妮才準備出門去。

代我向妳妹妹問好。”離開時麥可對她說道,倆人還匆匆親了一下,他才目送她離去。

接著,麥可就將大門鎖好,這下子那些小鬼甭想再突然的跳上他的背了。他同時也把窗子關了,房間內一下子變得很暗。他坐在辦公桌邊的椅子上,並從抽屜裡拿出一個秘密的藥盒。這小藥盒裡裝著一種藥草,這種東西是用來刺激第三隻眼的。

這是全新的實驗!他把這種強烈的藥草粉末倒在桌面上,然後鼻孔一湊近就用力的吸了一大口。

該死,吸太多了。”他咕嚷道,一陣痛楚讓他連淚水都冒了上來。這房間突然開始打轉,他立刻虛弱的握住椅子的扶手,不過,還是重心頓失。

安妮!”他叫道。他的眼珠子失控的在打轉,他的身體緩緩的從椅子上往下滑。

過了半晌,躺在地上的這位神秘主義者才緩緩的恢復神志。

這不是我的書房;他察覺到了,他四下張望著。他發現自己這會兒是在一個大房間內,他坐起身來仔細的觀察此處。這房間的地板上鑲著一個壯觀的黑色太陽,這個圖像包含了許多不同宗教的象徵圖形。房內還有許多宗教聖物,而且只有一扇小窗戶。發現有窗戶時,他立刻走到窗邊往外看。

我跑到一座城堡裡來了;他下結論的忖道。這房間裡也沒什麼有意思的東西了,於是他滿心好奇的朝一個出口走。

這地方有一股奇怪的氛圍讓我想到黑魔法。

他小心翼翼的走下一個石階梯。下一個樓層有很多房間,所有的房門都是開著的。第一間房門上寫著‘亞瑟王之室’。這間房間裡有一張木製圓桌,圓桌邊圍著十二張椅子。

顯然是受到亞瑟傳奇的啟發;他暗忖道。這位時空旅人到處走、到處看,他輕撫那些椅子,接著就走入第二間名為‘亨利一世之室’。這間房間的傢俱是由十分先進的材質做出來的,他猜想這可能是十九或二十世紀的東西。室內有張書桌,有金屬材質的檔案櫃,還有一個保險櫃。牆上掛著一張大大的藍圖,圖上方有粗體字寫著‘維維爾斯城堡’。

這一定是這座城堡的建築平面圖;他猜想。這宏偉的大型建築整整有一個直徑一千公尺的半圓形的城市那麼大,整體結構就是指向正北方的弓箭造型。他的在一個打開的抽屜裡東找西找的,發現那裡面全是骷髏頭戒指。

真是可怕的收集;他思索著。在檔案櫃裡,所有的檔案都按字母序工整的擺放。只有一個上面有西藏修道院圖像的檔案隨意的擺放在櫃子上。突然,他聽到門外傳來一些聲音,他小心的往門口看出去。有三個穿著制服的人正往樓上走來。

德國的人民將擁有一千年才會出現一次的領導人。”其中一人說。

你當然是指我。”蓄著小鬍子的人說起話來音調很嚇人。

這人一定就是希斯勒;麥可一下子就想通了。

這是無庸置疑的,我的大元首”他的副手希姆萊回答。“距今正好一千年前,德國的土地是由亨利一世所統治,搞不好您正好是他的千年轉世。”

這些人已經走近,就快要進入麥可所在的樓層了。

維維爾斯堡的整修狀況如何?”赫曼戈林問道。

城堡已經差不多都準備好了。來,我帶你去看將軍的房間,”希姆萊回答。

他們繼續往樓梯上走去,於是麥可就聽不到他們之間的對話。不過,他們的腳步聲卻響澈整棟建築。過了半晌,這三個德國人又下樓來,同時他們的對話也就再度傳入麥可的耳裡。

嗯,很適合偉大的日耳曼大騎士,”戈林揶揄,“那麼,我們長住的居所又在哪裡?”

亞瑟王之室,”希姆萊回答,“從現在開始,我們就在那個房間開會。”

麥可聽到他們在隔壁那一間房間說話的聲音,此時他們已經圍著那張圓張坐下。麥可悄悄的將耳朵貼著位於這兩房之間的那道房門,仔細的傾聽。

各位,我請大家過來是有個特殊的理田,”希姆萊開始說道。“我要向各位呈現我一個大計劃。”

我認為你的計劃都很大。”希特勒嘟嚷道,不過他的這名副手沒被他打斷了話。

維維爾斯堡將成為歐陸的聖壇,”他接著說。“這座城堡一定可以成為一種新信仰的中心。這個新的信仰會有大家認同的神祇、神話,甚致會有自己的梵蒂岡。”

以基督教的模式為基礎?”戈林推測道。

不,我們要我們傳統的亞利安根源為主。所以我要讓《我的奮鬥》取代聖經,萬字符號取代所有的十字符號。先知卡爾威利古特過去曾預言,這個地方將成為一個偉大的日耳曼堡壘。”

一定要打破梵蒂岡討厭的力量。”希特勒同意。

不過,還有一個基督的層面存在,”國家的副手說道;“也就是一直吸引我們大家的聖杯之說。”

麥可詫異的傾聽這有關聖杯的對話,聖杯正是他啟蒙之時所喝過的那個酒杯。

多年來我們修黎社一直想秘密掌握這個聖杯,因為它將導引到終極力量。四年前我命令歷史學家歐圖萊恩(: 1939年離奇死亡的德國聖杯搜尋者)在蒙地曲附近的洞穴中尋找聖杯的下落。不過,他的搜尋是徒勞無功的。總之,重要的訊息再也無法經由他傳給第三人了。”

在你搜尋的過程中,我聽說有產生一些罹難者。”希特勒批評道。

大約有一百萬人,”希姆萊乾澀的回答;“不過,比起我們心中的大計,那只是小事一樁。”

你已經被稱為‘大判官’了。”戈林開玩笑的一說,大家全笑了。

對,不過,聽著,重點在於:我親自到蒙地曲去找了幾個月。後來,終於有個線索讓我找到西班牙蒙塞拉特的修道院去,然後,各位,我成功了。我找到聖杯了。”

諾斯特拉達姆斯難以置信的聽著。這個叫希姆萊的人比他的主子更危險!

聖杯呢?”希特勒興奮的大叫。

在隔壁房間的保險櫃裡。我立刻去拿來。”希姆萊像隻孔雀般得意的走到隔壁的亞瑟王之室,我們的預言家立刻像個小孩子般的害怕的躲起來。他屏息的從那檔案櫃之後看著那人把保險櫃打開,同時也驚鴻一瞥的看到了所謂的聖杯。

不是那個,他鬆了一口氣的暗忖道;原來的那個酒杯比較小而且有個凹痕。

此時,希姆萊拿了這聖物回到他那群黑暗弟兄所在的那一間房間。

我的大元首,這榮譽是屬於你的。”他把那假聖杯交給他的主子。希特勒懷疑的檢查了酒杯,然後又靜靜的把杯子放在桌上。接著,他很篤定的鼓掌,並驕傲的看著他的副手。

現在力量在我們手上了,”希姆萊咧嘴笑道;“不過先容我將這聖杯再拿回去鎖起來。威利古特先生(:希姆萊的爪牙)跟其他的軍官隨時都會過來,這聖杯的收藏地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

希特勒同意他的做法,於是希姆萊又去把聖杯收藏好,當然,麥可還是躲在那櫃子後。現在,他可以看到維維爾斯堡有很多士兵,很快的一些納粹軍官也都抵達了。他們走進屋內對大元首敬禮。希特勒卻完全忽視他們,他直盯著他的副手看,以為他還要變出什麼東西來。

戈培爾不來嗎?”戈林問他還在做白日夢的主子。

對,約瑟夫在忙我的演講稿,跟克利辛格的預言有關。”他不置可否的說。

這房間,”希姆萊對這一屋子人說。“將只有帝國最高階的十二名軍官能進出。在入會儀式後,所有在此舉行的會議將視為絕對機密。機密的宣誓內容將是強制性的保密,過程將由威利古特先生從旁監看。”

這位威利古特先生起身自我介紹,諾斯特拉達直覺到此人並非善類。

每一個成員都必須在特定的時間進入隔壁那間房,”希姆萊繼續說;“其他的人必須將思緒集中那名成員身上。基於騎士精神的影響,該名成員就無法保守任何心中的秘密。戈林先生,我建議由你開始。”

麥可三度的躲藏起來,很快的,戈林就進入他那間房間並坐在書桌前等候。圍成一圈的納粹成員開始跟德國的祖靈接觸,再加上西藏規模的聲響,就產生了淨化這個空間的效果。直到聲音停了下來,室內恢復一遍死寂。其實戈林是屬於最值得信賴的人,而且他相信自己是有最乾淨的記錄。即使如此,這種實驗還是讓他感到不安,他緊張的咬著他的指甲。最後,他獲準再度進入那房間跟他的同僚在一起。

這跟我想像的不一樣,赫曼。你有什麼事在隱暪我們?”

我絕對沒有隱暪任何事。”戈林傲慢的回答。

嗯,根據威利古特的說法,你是…”

我是一個有榮譽感、正直的人,我對元首一向是忠心耿耿的。”

那麼,那房間裡一定還有別的人在。”威利古特猜測。

那是不可能的,”希姆萊說;“這個區域像座堡壘般有士兵守衛。”

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下令他的侍衛去搜察隔壁那間房間。

哦,糟了!他們會逮到我的;我們這名先知頓悟得太遲了。

侍衛逮到這名闖入者並把他拉到那群陰謀者之前。他們的首領憤怒的站起身並以仇視的眼光盯著他看。

你是怎麼闖進來的?”他咆哮的問,不過這間細依然保持沉默。

元首在問你話。”希姆萊威脅性的說,不過,麥可還是閉嘴不回答。

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我的元首。”他的副手道歉道:“把他關到英雄館裡再把火爐打開。我們有的是讓他開口的辦法。”

於是衛兵就把他捉走並關到地窖裡,麥可在那地窖裡整個清醒了過來。

我完全忘了,這只是未來的一個情景;他了解了。我是整個被危險給吸住了

他感到安心的四下一顧。在那逐漸運作的火爐旁,是個裝滿陣亡將士防衛盾牌的櫃子。他們的衣物都正式的在此焚燒。

恐懼是我最大的敵人,不過,我最好小心行事,別冒險。天曉得會發生什麼狀況,搞不好他們也能把我燒成灰,爐子已經夠熱了。

於是他專注的想像著他家裡的書房。

一切全在集中精神專心…”在他冷靜下來後,他的身體就逐漸的消失於無形了。


哇,看到這裡真是令人開心。”看到自家的閣樓,他不禁欣嘆。

麥可直接走到他的書桌那裡去記錄下這次的事件,不料卻嚇然發現他的肉體其實是一動也不動的躺在椅邊的地上。他的肉體還緩緩的在呼吸,他猜想一定是他稍早服用的藥草過量造成的。麥可的靈體想強行進入體內,可是他的肉體卻沒有反應。

這下子該怎麼辦?這可不是能從書上學到的東西;他自言自語的說著。他決定先等一會兒再看看怎麼辦。

那些德國人的確很仰慕十二世紀那些騎士們;他暗忖道。不曉得那些怪物後來會變成怎樣?

他才這麼一想就發現自己又回到一個地下碉堡裡,身邊到處都是納粹黨人,這些納粹恐慌的在奔跑著。

真是要命!不過,沒有人察覺到他的存在。這一群黑衣人專注於更緊迫的事件。

有的時候,他會被人看見,有的時候不會。他皺著眉理解到,看不看得見似乎取決於他人的意志。這種種狀況似乎是真實的情景,不過…

突來一聲爆炸讓這堅固的碉堡驚人的震動,瞬間灰塵佈滿了室內。納粹黨人被炸:這可是悠關生死的大事。一名高大的金髮秘書到處跑,顯然這突來的劇變讓她感到困惑,於是她完全沒有察覺的就從這名看不到的訪客身邊跑過。

她是完全被恐懼征服了,所以什麼也看不到;麥可再度邊觀察邊想著。他小心翼翼的查看這個區域,這裡有好多間房間被幾十名的軍人視為一個避難處,顯然是為了對抗外界戰鬥的休息處所。這些軍人大都躺在床上,似乎也大都重傷而來日不多了。所有的房間都很慘,快被震毀了。天花板上的管線都外露也快斷裂了,牆上到處是裂縫,還有廢棄物到處可見。床與床之間有許多裝油的塑膠桶。其中有一間房間,麥可發現到有六名金髮藍眼的小孩躲著。

這些小孩一定是戈培爾的孩子;他猜想。在軍官的房間,他看到了希特勒跟他的親信。再一次的,這碉堡又激烈的震動,有一名通信兵設法突破困境的在跟軍隊聯繫。這名元首試圖控制他來自柏林的第三帝國殘餘部隊。這區域就座落在國會大廈的地下,這裡有強化的屋頂,大約有幾公尺的厚度,是為了保護元首對抗炸彈而造的。

俄國跟他們的同盟軍從四面八方在攻擊我們。”希特勒大叫,不過,他的個性可不是會投降的。諾斯特拉達姆斯貼近的觀察這充滿仇恨的人性,他的每一個細胞似乎都具有毀滅的力量。

有點可笑,我能如此放大的研究他們的領導;他忖道。希姆萊也在,此時他正取下他的眼鏡,沮喪的揉揉自己的眼睛。

也許現在以投降交換我們的自由還不遲。”他建議。

不,我們絕不跟敵人談條件。我要堅持到最後的勝利!”希特勒壓著嗓子大叫。在他手邊還有一頭德國牧羊犬在舔著他的手指,而他的副手此刻則放棄了所有的希望,空洞的往遠處看著。此時,碉堡再一次的震動,炸彈似乎愈來愈逼近了。

我也是想我們該投降。”伯格將軍無奈的承認。

聽我說。我絕對不會活著投降!”希特勒沖著他大叫。伯格沮喪的離開那個房間。

你想背叛我,你這個叛徒。”他的領袖抱怨道。

接下來,這元首依然在下命令,他的支持者卻一個一個靜默的接受這種無助的現實。大元首走到他秘書旁要交待他最後的遺囑與聲明。

寫下來,”他說;“我,阿道夫希特勒,發誓我將統治我的第三帝國,死後亦然。”

最好別這樣;麥可就站在他身旁忖道。此時,通信兵走進來同時也帶來壞消息。

強硬派謀殺了我們的同盟墨索里尼,甚至把他的屍首倒吊著。”他告訴大家這個事件。

希特勒沉默了一陣,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

我不要讓敵人掌握我的軀體。我死後就把我燒了。”他下令。

特魯多記下了他的心願。元首的情婦艾娃拿一碗給狗狗喝的水進來,那牧羊犬立刻飢渴的上前去喝水。

瑪格達呢?”艾娃問。她依靠著一堆裝著重要文件的箱子站著,這些文件都是要在最後關頭燒掉的東西。

我猜她是跟約瑟夫在一起。”希姆萊回答。通信兵再度進來傳達噩耗。納粹軍在市郊遭遇重大挫敗了。

這麼說,我的軍隊已經完全遺棄我了。”希特勒自我解嘲般的說,此時他的臉都漲紅,看起來似乎就要氣得中風了,因此他只好先離開那個地方。

他走回客廳,瑪格達渾身濕淋淋的像塊濕抹布般躺在沙發上。

妳何不把妳這幾個小孩帶去換個衣服。”希特勒對她咆哮。

她聰明的閉嘴,乖乖的離開她偶像的身邊。希特勒那超級大帝國的美夢如今已經破碎。

除了艾娃,任何人不許再跟我說話。”他發牢騷般的坐在沙發上並再一次的打開在紐倫堡大會的影片來看。這是他人生中的精華,看著這部影片可以讓他感到些許放鬆。他的情婦尾隨他進這客廳並坐到他身旁來。

阿道夫,我要嫁給你。就今天。”她說。

妳知道我已經跟我的使命結婚了。”他反對。

不過,艾娃開始撫摸他,試圖說服他。

好吧,我們就為了妳結婚。”他終於同意。

她親吻他的鼻頭表達心中的謝意,就在此時,螢幕上出現一個巨大的廣場,那廣場有成千上萬的人們伸直一隻手臂在向他們的領袖致敬。

王者之王,擁有來自龐若尼亞的支持;麥可一看心中便浮現這個念頭。

此時,元首自己的家僕跑了進來。

現在又怎麼了?”他問。

希姆萊走了。他穿過地道系統往西逃走。”

派幾個士兵去把他解決了。”

嗯,已經沒有人手可以執行這個命令了。”家僕無奈的回答。

希特勒把影片按停,他抬起頭嚴肅的往前看。不過,麥可很好奇想知道那副手逃走後的情況,所以就立刻離開那間房間。他在那區域到處找,後來也找到一個朝西的地道,他猜那一定就是希姆萊逃走的地道。他正想接下來他該怎麼做時,就聽到相鄰的房間傳來巨大的聲響。

嗯,這不是我們那位鬼魂貴客嗎?”突來他熟悉的聲音。是那個宣傳部長,那個可以看到鬼的,之前他們對話時他曾被這個人整慘了。

戈培爾在門口盯著他看,臉上帶著一股奇異的表情。

這一次,我不能再因為這白痴而分心了,麥可暗下決心。

很可惜,你上次太早走”戈培爾對他說;“我猜你是回來看我們是如何滅亡的?不過,最後笑的人…”此時,他就開始狂笑。希特勒也走了過來。

約瑟夫,我要你來當見証人。艾娃跟我要結婚。”

我馬上就過去。我在跟一個人說話。”

約瑟夫,這裡沒有別人在。你又看到鬼了。”

可是,他就在那裡!”他指著麥可的方向。希特勒掏出他的手槍朝那個方向開了幾槍。

沒了。閉上你的嘴給我過來。”

此時,有一些被槍聲嚇到的士兵帶著機關槍跑來問出什麼事了。

我只是對一個鬼魂開槍。”他們的領導開玩笑般的說。

希特勒拉著戈培爾就走,此時麥可則緩緩的往地上倒。子彈全穿透他的身體。

我快死了!”他大叫。還好,他這神而上的軀體只是受到驚嚇而已。

結婚的音樂聲從客廳那邊傳過來。阿道夫跟艾娃真的在最後一刻結為連理。他們的婚禮進行得不順利,許多次的轟炸打斷了他們的儀式。如今敵軍以強大的武力圍攻這座城市。那牧羊犬被砲聲嚇得跑去跟那個崩潰在地板上的靈體躺在一起;因為那裡是這地穴裡最感到安全的地點。對麥可而言,這是很幸運的,因為動物的溫暖使他迅速的回復體能。不過,他可沒有因此就落跑,他決定要去目睹這場戰爭的結局。當然,為了安全起見,在他見証納粹之亡的節骨眼,他一定要遠離那個叫戈培爾的靈媒。

婚禮過後,元首宣佈要自殺而且要獨自的私下進行。等到他與艾娃獨處之後,他就在他的忠犬口裡滴下幾滴液體。那牧羊犬很快的就死了並被抱到那房間的一個角落去。

那一定是毒藥了;麥可了解到這點。

沒錯,‘王者之王’也給他的新娘幾滴,然後他自己也滴了幾滴。於是,這對新婚夫婦就此長眠了。

後來,他們的家僕進房來並在他主子頭上開了好幾槍。他最後的一些追隨者拖著他們二人的屍首上樓去,然後就在後院裡,他們把那些重要文件跟二人的屍體一起放火燒光。

一乾二淨。”一直在一旁觀看的我們這位預言家不禁說道。看完這一幕後,他轉身又回到碉堡,他想在離開前再看看一切。

還有誰在這邊?他在那碉堡中行走時不禁猜想。在兒童房裡,他發現恐怖的情況。戈培爾的六個孩子都躺在床上,全被毒死了。

我猜一定是當爸爸跟媽媽那兩人下的手。麥可猜想的走著,然後他在門後發現這對夫婦了,全死了。

邪不勝正。不過,邪惡的天才還在逃。於是他再次向希姆萊逃走的那個地道前進,他謹慎的進入那黑色的通道,不料卻虛弱得站不穩腳步了。

該死,我的體力不足了;他擔憂的想著。他發現遠方有點光線,沒有持續很久,後來,他發現這微光原來來自逃到此地的希特勒那個秘書。是她急極敗壞的拿著一個燈籠在這條地道走著。他小心翼翼的從她身旁走過。不久,他就發現一個地下的火車站,車站裡昏黃的燈光照亮一大群的老弱婦嬬。他們全在這下面躲戰火,大家都坐在月台上等著上頭的戰事停止。

麥可的靈體飛越拱門與無數個沮喪的面孔,他朝西飛,飛離了身後的火車站。沒想到,他很快的就又痛楚的撞上隧道的牆。

哎喲!”他大叫一聲。不過,這不是一般所謂的痛楚,這只是一種磁場的擾動而已,於是他加快了速度。下一個車站隱隱約約的出現在前方,激烈的戰役還在此地進行,納粹黨人依然在屠殺混雜在人群中的落單士兵。

沒時間駐足觀看了; 這靈體決定穿越這些掙扎求生的柏林人民。這條地道似乎是無窮盡的長,他飛行了好久才突然進入一個盡頭。這地道盡頭已半毀,瓦礫堆上頭有點光線射入。麥可看著這半毀的天花板就往那開口處往上飄。這地道的上方出口地點就是西柏林,一個被夷為平地的西柏林。放眼望去,可說是佈滿烽火與黑煙。奇特的是,依然有幾排的房舍依然零星的存在。此刻,同盟國的軍隊依然朝著城市中心緩緩的前進。血淋淋的屍首與斷樹、瓦礫一起散落在地面。一群發出低沉引擎聲的東西卻突然的從雲中出現。

哇,他們真的發明這種飛行的機器了!”我們的預言家興奮的驚呼,不過,他很快就收拾那股興奮的童心,再次專注的搜尋希姆萊的下落。

不久,他從空中看到一個英軍的營區,這營區擋住了往外的交通,有些沒有馬匹的馬車正在接受檢查。那裡有好幾千名士兵在,不過全是往市中心前進的。麥可已經找不到希姆萊的蹤影了,於是他失望的回到那個崩毀的地道去找線索。

有了!在一大堆瓦礫之後,他發現了一個軍官用的帽子跟一整套的大外套,外套上的勳章是德國最高的位階。

他推想是這個納粹軍官脫掉了他的制服,於是他再次專注的在這整個大區域尋找線索。後來,他飛到那英軍營地好幾次才終於看到希姆萊的影子。當時,希姆萊正從一個營房出來,身旁還有個英國小指揮官陪著。希姆萊佯裝成一名小軍官,他打算跟英軍談一個逃生的交易。

麥可的靈體終於降落在他身旁的草地上,也聽到他的謊言。這壞蛋在編故事,還對那英國人說會有很大的報酬。那英國指揮官對他所謂的報酬似乎感到很滿意,所以那人還往四下一顧似乎不想讓他的上級聽到。此時,再起一陣混亂,不論是英軍或美軍都專注的在對抗敵軍最後的反擊。這正是談妥這類不名譽交易最好的時機了,所以這兩人就站在樹後洽商他們之間的交易。

成交。”英國人終於同意,他們的交易一談成,天空中的烏雲突然放晴了。陽光不偏不倚的就照在這兩個人身上。希姆萊渾身沐浴在陽光下,諾斯特拉達也一樣,可是就因為這樣,他突然又能被人看得到了。

你就是那個要來傳達最後審判的人嗎?”這德國壞蛋一看到麥可就直接問他。然而,這所謂的審判者,卻只是默默但涵意深遠的看著他。

我渺視你。”希姆萊不帶一丁點悔恨的說出。

於是,突然有一枝神秘的箭從天而降,穿過雲層直接的就射中此人的心臟。這枝箭的的確確終結了第三帝國。

我的存在的確會造成不同的影響嗎?麥可不禁思索起此種神奇的可能性。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