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諾斯特拉達

第一章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六章




大德國之首

成為王者之王

來自龐若尼亞(:中歐地帶)錯誤的協助與支持

他的起義造成血流成河



經過小小的婚禮派對之後,安妮就從依斯特爾搬入沙龍跟麥可住在一起了,他的住宅是個退色又漏水的房子,所以她決定要親手整修這棟早該整理的宅子。因此,她把她的坐騎沙爾暫時寄在一個鄰居的馬棚中,同時也把她的東西統統放下。就這樣,打從他們在一起的第一天開始,她毫無預警就大膽的跳上她丈夫的身上。

喂,小心點,我是很脆弱的學者,不是殺豬的。”她兩腳夾住他時,他說。

這種方式,我的亡夫從不抱怨。”她詫異的回答。

我又不是妳的亡夫。過來…”他們逐漸的退去彼此的衣物。

那一天他們享受了魚水之歡,很快的,安妮就在某一日宣佈初次懷孕的消息。於是他們的生活開始發展出一種很愉快的步奏;又過了好幾個月,安妮就在銷售她丈夫的化妝品時,生下保羅。不用很久,保羅那個活力充沛的媽媽就開始回復她女性的精力,為人母顯然對她很有好處,她整個人變得溫柔多了。經過七個艱困的年頭,好年頭終於開始了,每隔兩百多天,他們就得以多出一個小孩。


有一天,在他們的第三個小孩出世後,諾斯特拉達姆斯坐在屋子後的陽台享受春天的景色。舉目望去,到處都是盛開的花朵散發出迷人的香氣,樹梢也充滿歌唱的鳥兒。有個鄰家女孩,從相鄰的那個多彩多姿而且有許多蜜蜂忙著採花蜜的院子走來。從她提的籃子,他可以看出,她要到附近的森林去撿木頭。

哈囉,小姑娘。”他對她叫著。

這女孩跟他很熟,於是也客氣的回以一笑。此時,安妮就在閤樓上跟一些工人試圖把那個地方裝潢成一間書房。她費了很大的工夫才說服她的丈夫將心力放在他真正喜歡的事情上。這代表,預測未來與占星這兩件事。她的財力足以讓他毫無憂慮的過日子,在她的堅持之下,為錢醫病這件事他終於不用再做了。麥可沐浴在怡人的陽光下埋首勤寫奧秘之書。目前,他正著手於一些未來幾年才會發生的事件。突然,一顆豌豆打中他的額頭然後又落在他眼前的書本上。

好,夠了,保羅。”他警告他兒子。當時,保羅正在玩一個麥可親手做的彈弓。

就像他們成果豐碩的婚姻一般,他的創作天份也有了第一個果實。他曾受當地議會之邀為昂佩里城堡的噴水池雕刻拉丁文。而他的食譜《脂粉與果醬製作手札》終於被里昂的佛蘭特出版了。

有一天上午,為了他的第一份年鑑,他專注的將一般性質的預言化為詩詞的格式,這些預言都是跟整個歐陸相關的。這份著作共有十二首四行詩。當天下午,幾年前從災難性水患存活下來的兄弟安東尼來拜訪麥可。安東尼後來就在他們的出生地聖雷米,從事徵收稅款的工作,而聖雷米正好距離沙龍不遠。

麥可,”安妮從樓上的窗口叫道。“你能上來看一下嗎?”

她的丈夫連忙進屋去,不過,他經過客廳時卻得差點就被他的小鬼們跘倒。凱撒躺在地板上,一方面被他的兄姊抱得緊緊的,一方面被他們無情的搔著癢。為父的麥可小心的避過那幾個小孩上樓去,一上樓他就看到手工打造的書櫃,書櫃裡安全的擺放著他綠色,紅色,黃色與藍色的各種瓶瓶罐罐。華麗的新書桌就放在加大的窗戶之前,好讓他能呼吸更多的新鮮空氣。另外還買來特別的箱子收藏他的幾何器材,而且從馬塞買來的望遠鏡工整的放在遮陽板之下。

啊,我的第一印象是‘不能抱怨’。看來,我的量杯都沒被打破。”麥可快樂的回答並開始檢視那些木工。“不過,我是有一些評語。”稍後,他對妻子這麼說。接著,他就細心的對工人解釋他想要修改的地方。

此時,教堂的鐘聲響起,十二點整,安東尼的叫聲也準時的響起。他急著跟大家分享午餐。水患後,他們兄弟倆就常常見面。安妮也連忙趕下樓來把餐桌放在陽台上,好讓女僕把碗盤擺好。

請坐,安東尼。”麥可挪來一張椅子說。

凱撒和美德琳跟他們的叔叔坐在一起,他們的媽媽給大家端上香腸時,安東尼叔叔指著豬肉做的香腸說:“那是不乾淨的。”

我也是不乾淨的。”他的大哥說。

保羅,吃飯了!”安妮已經連叫三次了。保羅不想過來,他直接爬到樹上盯著這闖入他們家的人看。看來,他對這稅務員是不放心的。

至於那一對兄弟則邊吃著香腸、蔬菜,邊聊著一些當地的新聞。

伯特朗還好嗎?”麥可問。

對,很好啊,伯特朗開了一家自己的小建築公司。”

太好了,可惜安妮已經把閣樓裝潢好了。不然,可以讓他做的。”

安東尼很想大笑,不過,他忍了下來。“怎麼會有女人跟裝潢扯上關係的?”他對他的兄弟耳語道。

我聽到了哦。”安妮出乎意料的說。“你要我現在就打你一巴掌,還是等一下。”

抱歉,安妮,我不是故意的。”

我們是完美互補的。”麥可坦承。“她是這家的男人,我是女人。”

你們還真是絕配。”安東尼有點不解的低語道。

那是我丈夫自己在說的,因為我就覺得像個女人,百分百的。美德琳,別搶了。”她突然大叫。對她女兒這粗聲粗氣的一吼,惹得麥可也哈哈大笑。

你說對了,安東尼。千萬別惹我老婆。我得改造她一點。”

等等,這位博士生,”她抗議道。“是我讓你造成哄動的。所以是誰在改造誰?”她懊惱的離開餐桌。

你這隻小野馬可不易馴服。”安東尼預知般的說。

安東尼也得走了,麥可送他到門口見他離去後,就坐在他工作時坐的椅子上再度投入他那本書。黃昏左右,上午那個女孩拿著裝滿木頭的籃子往回走。

真好玩,他心想著;她現在看起來比上午成熟多了。

哈囉,小淑女,”他對她叫道。

她朝他揮揮手,那句‘小淑女’惹得她吱吱咯咯的笑著。這天上午他還叫她‘小姑娘’。氣候變得涼涼的,他決定要再回去看看重整過後的書房。一走進屋子裡,他就撞見他的妻子。她還為他下午的玩笑話在生氣。道歉也沒用,這一天就是以飛來飛去的湯鍋、平底鍋結束了;當然,不用說就知道,那些鍋子全是從安妮那一方飛出來的啦。


有一天夜裡,這位科學家用他的新望遠鏡發現到一群慧星。在占星圈裡,大家早知道有些石子或鐵器類的東西,有時會穿越地球的大氣層,穿越的過程中會冒火,不過,這些發現並沒有讓大眾知道。麥可曾經看過書籍記載,在很久很久以前,曾有幾公里直徑大的一些隕石造成地球上的一些大隕石坑,而且造成地球氣候的遽變。他決定寫信給當地的首長,聽說這位首長心胸是很開放而且對科學也很有興趣。

首長應該會閱讀一名受人尊重的占星師捎來的信件吧?他心想,知識該與他人分享。不過,他直覺到,這個總督可能會幫助他。

他的推測沒錯。首長大人給他一封回信,感謝他的科學見解。他還提到,他很欣賞他對來年(1555)的預言年鑑,這本年鑑剛剛才在里昂出版。他的預言在上層社會備受推崇,所以目前在整個法國賣得很好。邁向成功之門已經開啟,麥可決定每年都出版一本年鑑。他還想到一份更有美德的任務:探測下一個千禧年的人類情況。這份任務應可以《大預言》為名。這個決定讓他感到開心,於是他下樓到客廳去,此時他的老婆卻站在餐桌上。他詫異的四下一看,美德琳在一個櫥櫃的上面,保羅吊掛在天花板上而凱撒則用膝蓋在地上爬行。

你們在搞什麼陰謀嗎?”他問。

不,我們在玩遊戲,來加入我們吧!”安妮興奮的叫道。

什麼遊戲?”

腳離地。”

我寧可腳踏實地。”

哦,你就是太一板一眼了,”她嘆道。

這句話有點傷人,於是他轉身回到書房。在書房裡,他總是有做不完的事,即使只是整理一下東西也行。他覺得有點沮喪,他想起最了解他的外公尚恩。此時,安妮也來到書房。

我親愛的老公,我愛你,即使我們常常有衝突。我對你的愛真的從沒改變過。不過,你也許對我解釋一下,你腦子裡到底都在想些什麼。”她一屁股坐下。

我不知道妳能不能相信此事,”他猶豫的說。“不過,我有一個使命。我一生的使命是要讓人類知道災難會何在時降臨,如果人類不能理性的看清真實的話,災難就會兑現。我的使命之路,一直讓我感到很沉重。”

嗯,我想這就是我們之間會有一道鴻溝的原因。不過,哦,事情本來就是這樣。”她同情的回答。“我真的不了解你的工作原來是這麼重要;所以你才不能跟孩子們玩。”

我持續的接收到災難的影像。”他接著說。

真是可憐。不過,這種任務比你的家庭更重要嗎?”她這句話有點敏感。

他看著她,覺得有點慚愧。 “也許。一旦我的任務完成,我希望就能跟上帝在一起。”他坦承。

我想我們都希望如此。”她撫摸一下他的臉頰就讓他一人安靜的獨處。


諾斯特拉達姆斯憑著他多年來記錄在日誌中的夢境與幻像,很快的就完成《大預言》的第一部份。他挑選了最重要的預言,加上日期後再分類,並使用占星學重新詮釋。他將每一章定義為一個世紀。指的並不是真的一世紀,而是因為每一章正好包含了一百首四行詩。這種四行詩對一般人而言可說是晦澀難懂的,因為有難解的風格以及他交錯的運用了法文、當地方言與希臘、拉丁語言。他不得不以此方式掩飾他的訊息,因為當時的宗教法庭變得愈來愈有權勢。他再也不想被冠上褻瀆上帝或施行巫術這種罪名,因為他已有家庭,不能不小心。


為了安全之故,我要把四行詩的順序弄亂,他暗忖道。他將每一頁擺在桌面上。我的秘密將只能給秘傳子弟或是只能在預言兌現後才為大眾所知。他隨機的弄好順序之後,就先將他的作品推開。觀測一陣天象之後,他搔搔頭又嘆了口氣。他還是常想到他在更高層次遇到崔斯坦跟帕思瓦爾的事,他很想知道他們是否有從蒙地曲事件中存活。他的幻象又淡化了。他得不到答案,他的夢也沒什麼幫助。

幾星期後,星象呈現很特別的角度,這一次似乎可以給他一些慰解。在閣樓上,被啟發的神秘主義者拿出那個有著神秘力量的銅櫈子。當櫈子呈現一個特別的角度擺放著時,這幾何造型的櫈子與天體之間便有了聯結。決定了角度,他就在旁邊的地上放了一個裝著水的容器。他盤腿坐在地板上,他將三腳櫈的座墊與腳以水沾濕,然後就把頭靠在上面。他閉上雙眼專注的想著那些違背不逃走承諾的墮落天使。於是乎,時間似乎成熟了,斷斷續續的,他逐漸的脫離軀體。


他飄浮在一個住宅的房間裡,那房間的天花板垂掛著美麗的水晶燈,這不可能是他那時代的產物,水晶燈上的燭火不是臘做的,而是小小的而且自行發光的玻璃燈泡。高高的房間裡有紅色的絨布沙發,桃木的咖啡桌,還有很多不可思議的燈以及一個鑲金邊的大型鏡子。他聽到有某種大型交響樂的聲音,還伴有合唱團的歌聲,不過奇怪的是,這屋子裡並沒有任何音樂家存在。這種音樂聲似乎來自一個箱子,箱子上面有個圓圓黑黑的膠片在轉動著。屋子的一隅還有一個真人大小的雕像,似乎是個受人景仰的人。這尊石雕的人像非常的完美,刻畫出一個健壯的英雄人物,一個揮舞著長劍誇耀著勝利的英雄。

這雕刻家一定是痴迷於追逐勝利的人,因為這尊雕像散發出那種味道;麥可心想。

有個穿著制服的德國人,他的頭髮剪得很短,他走進這房間並走到那個附帶著喇叭的箱子那裡。於是,誇張的音樂聲再度響起,接著那個人溫和的對著某人叫道:“瑪格達,妳在哪裡?”

沒有人回答他的呼喚,於是他大聲的又叫了一次,這下子才有人回答他。

來了!”遠遠的傳來一個回應,幾分鐘後,他的妻子就走進這房間。

你已經連續播放華格納的《帕思瓦爾》六次了,”她抱怨道。

她的丈夫一聽立刻關了音響。此時,神秘的闖入者這才了解這首對騎士精神的禮讚樂曲是他來到此地的原因,而且他也發現,他並沒有語言上的障礙。

海格鬧肚子痛,”瑪格達繼續說,“不過,你叫我幹嘛?”

接下來幾個星期我會很忙,所以我沒時間陪孩子們玩。我還需要妳幫我弄給外國媒體的演講稿。”約瑟夫拿起一個檔案夾。

好的,親愛的。對了,你知道四百年前有個人預言,在1939年我們會跟英法打仗搶波蘭嗎?”

啊,原來妳也有看克利辛格的書《太陽與靈魂之謎》。”他猜測。她証實了他的猜測。“總之,黨裡有人跟我談過此書,不過,我還沒看過。”

他的妻子神奇的拿出一本自從1922年出現後就備受爭議的書,然後她就翻到其中一頁。“你看,這首四行詩似乎預測到這場戰爭的原因與日期。你可以比對原始的法文版本,就在下方。”

法文?!我們就要攻打法國了!妳該不會要我在此時去吸收他們的語言吧?”不過,她還是讓他讀了德文版的四行詩。他們夫妻倆彎著腰在看那首詩,而詩的作者本人則在他們的上空看著他們。

一定是我的書,麥可詫異的推測。真是太奇妙了,我到了未來遇見了我的詩文。而且還是一個充滿我未知的物品的未來。他震驚的觀望著。

這是很震憾人的四行詩,你可以在國會發言時引用。”瑪格達建議。

此時,她的丈夫大聲的唸出詩句:“在遙遠的歐陸一隅,一名誕生自窮人家庭的小孩,大眾將受其演講之誘惑。他將造成德國的壯大。”

元首一定會喜歡這個。”她說。

我會考慮看看,親愛的。也許我就說來源是克利辛格。元首跟德國人民可能不會想聽一個中世紀法國人的預言。”

是文藝復興時代的東西。”她糾正。

哦,別吹毛求疵了。一個訊息不見得要是真的,只要簡單、大聲而且經常的重複就夠了。真相是我在決定的,不過,瑪格達,謝謝妳這個很有意思的貢獻。天曉得呢,也許對宣傳(:德國傳佈假預言說;諾斯特拉達姆斯預言到在法國的戰爭)會很管用。現在請妳先聽聽我要在記者會上針對水晶之夜的回應。”

他才開始說,就被一陣鈴聲打斷,約瑟夫從一個裝置之上拿起一個話筒,他聽某人說話聽了一陣子,然後掛斷。

瑪格達,老師要妳過去接赫爾姆跟希爾達回來。”

他的妻子立刻匆匆的離開,此時,他走到那扇大鏡子前,開始練起他要在記者會上說的演講。

你們所聽到有關所謂掠奪並摧毀猶太人財物的說法,都是騙人的;猶太人絲毫沒有受到傷害。”他以誇大的姿勢斬釘截鐵的說出每一個字,直到他覺得他要的效果達成為止。他在這房內走來走去的,過了半晌才又回到那扇大鏡子前再演練一次。

唯一的真理是,黨跟元首都是正確的。他們永遠是正確的。”他突然轉過身來對某人問:“你對這一點有異議嗎?”

麥可四下一看,想知道他跟誰在說話。可是這房間裡沒有別人在。

怎樣?你有嗎?”這德國人沉著嗓子重複的問。

他在跟誰說話?

別以為我看不到你。”這會兒約瑟夫直接抬起頭來。

天啊,這個人發現我了!室內的空氣彷彿在瞬間凍結。

我常常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他接著說,“我從不跟黨提起此事,不然大家會以為我瘋了。不過,鬼魂,你在這裡幹嘛呢?你是來幫我的,還是來妨礙我的?”

麥可驚訝得無言以對。這個人一定是天賦異稟,他暗忖道;他看得到鬼而且完全不害怕。

現在,約瑟夫對著這唯一的聽眾又開始演練他的講稿。“我們國家社會主義者只想到我們的選民。我們進入國會只是在利用民主主義這種軍火庫裡的武器。民主是那種腐敗政府所追求的東西。我們不是他們的朋友或中立的人,我們是他們的敵人。怎樣?我說得怎樣?”他強悍的問。

緊接而來的一陣死寂讓麥可感到十分為難。“抱歉,我不懂你的意思。”終於,他回答了。

哦,天,是個新魂。我來教教你。我不知道你打哪裡來的,不過你現在是到了第三帝國,是我的元首,半人半神的希特勒,他所領導的帝國。他可說是新的耶穌,最少可說是施洗約翰。他擁有一切為人王的本質,他是人民天生的守護神,很快的他就是我們的獨栽者。我對他的愛是至高無上的。容我不客套的說,鬼魂,我在這浩浩的地球王國之上扮演著最重要的角色之一。我是足智多謀的宣傳長,約瑟夫戈倍爾博士,我是哲學與德國的博士。你現在明白你在此撞見的是何等重要的人物了嗎?”

我有點了解你說的話了,”麥可回答。他無法忽視戈培爾的能量。

我目前的作為,”約瑟夫繼續說;“是以一種穿透性與全面性的方式對大眾推銷一種理念,使他們全面的接受而且再也無法逃脫。我這麼做是為了取悅我的元首。我說話通常不會這麼直接,不過你只是一個鬼魂。你顯然無法把我的話說出去,所以我才能這麼坦白的說出我的心意。”

有很多人都這麼崇拜你如此仰慕的這個領導人嗎?”麥可繞著水晶燈飛行的問。

哈哈,你顯然是個穿梭時空的鬼魂。對,數以百萬的國人都崇拜他。我的妻子也愛慕他。她以前甚至想成為他的妻子,可惜她沒成功所以才嫁給我這個距離元首最近的男人。”

這個希斯勒一定是個讓人難忘的人。”他的訪客說道。

是希特勒!對,他是的。我們的領導想維持的是亞利安種族的純淨與理想化。他推動的理想德國典範家庭:就是金髮白膚的”元首之子”。我的七個小孩,海格,希爾達,哈洛得,赫爾姆,霍爾德,海達,海帝都是白膚金髮藍眼睛,特別適合我們的宣傳。你看,這是我們元首的圖片。”

他拿出一張一個有八字鬍的男人的畫像。麥可受夠了這個什麼宣傳長的自大態度。即使他的高度不夠,這位專業的演說家還是一直想把他吸引過去。

我如何得以想像出純淨理想的亞利安種族是個什麼東東?”預言家問道。他真的很想教訓一下這個傢伙。

天哪,我們家裡這個鬼魂竟然有思想。真是有趣!嗯,我來解釋給你聽:生命中有高等人類跟低等人類。之所以會造成吉普賽人,同性戀或精神病患的,全在於血源,也可說在於基因。你聽懂了沒?”

是,當然。”他撒謊了。

好,人種的多樣化在於生物性的原因。現在,我們注意到,低等的人類繁衍的速度快於高等的種族。因此,必要的手段是隔離低等的種族,使他們無法生育或是更好的方式,消滅他們。否則,這種不平衡的成長,毫無疑問的將導至我們文化的毀滅。”

這個叫戈培爾的人毫無疑問的是個黑心兄弟,麥可終於了解而且也不想再被他使來喚去的。

所謂的水晶之夜指的也是此事?”他問。

可恥,你剛才偷聽我說話,不過,你比我想像的聰明。”戈培爾說。“水晶之夜是邁向完全終結猶太人的一步。最近我們的黨員摧毀了那些低等人的財物,比如說猶太教堂、他們的商店、他們的生意,把他們惡搞得很慘。”

我剛才有聽到你在說,他們都沒被傷害。”

這算是指控我嗎?我已經告訴你了:我隨時可以改變事實。彈性與時機是我們完成使命的重點,像這種大事,小小的一句謊言是合適的。元首跟我想帶給德國人民所渴望的東西:那就一個更大、更純淨的亞利安王國。因此,從兩個不同的角度來看事情,是大眾最討厭的。”戈培爾像頭蛇一般的狡辯。

你不怕人民會拆穿你的詭計?”麥可問。他這才發現自己此刻撞見的是很可怕的惡魔。

不,一點也不擔心,不過,為了謹慎起見,黨已經公然燒毀兩萬本書了,都是一些有潛力的作家、哲學家或科學家寫的書。都是一些敗壞道德,不符德國精神的書籍。我們的目標將能為我們的同胞與後世子孫謀福利。最終,我們將可甩脫同性戀、吉普賽人、反社會者、精神分裂者與瘋子。我們已經消滅三十五萬到四十五萬人了。”這宣傳長不斷的說著。“為了解決廣大的猶太問題,我們開創了特別的毀滅集中營,在那裡我們的醫生得以有機會對這些不淨的種族做實驗,用以改良亞利安種族。”

再跟這傢伙談下去也無用;麥可心煩的忖道。“按照你的標準來看,你才是應該被消滅的人,你根本是瘋子。”他的怒火突然爆發了。

看來你無法贊同我。很可惜,所以這才是你的真面目。並非所有真實的事情對黨都是好的。”約瑟夫不退讓的繼續說。“如果能結合真實,那是最好的了,否則的話,也只好略加修整了。”

這下子麥可簡直是怒火攻心了,這德國怪胎快吸乾他的能源了。

你對廣告新種類的肥皂海報有何看法?”這宣傳長接著又說。“如果我們指出競爭品牌的高品質,能算聰明之舉嗎? 不能,連你都要搖頭。你把我的言論視為政治廣告來想就對了。”

現在他的訪客只想找條逃出去的管道。他的能量已經快被耗盡了,他必須盡快離開這地方。他再也不能聽這宣傳長說話了,連一分鐘都不行。

如果事實不能用,就只好修改。”戈培爾重複道,然後他只拍打一下開關,房內所有的燈就全被他關掉了。麥可被這突來的黑暗嚇了一大跳,於是就開始整個往下滑落。他試圖攀住水晶燈,不過卻還是失敗的摔在地板上。

我的天,我是撞見惡魔本尊了;他頭昏腦脹的想站起。

這一招對付像你這樣的小小鬼魂總是很管用的。”戈培爾咯咯的笑道。然後,他又打開十來盞燈。這一次,諾斯特拉達姆斯被一股強大的電流打中,他的靈體被打垮了。他躺在地上,就在那個舉起長劍的英雄雕像旁邊,他熱切的等待著屬於他的救贖。

服從我們的理想,不然我就要摧毀你。”德國人冷血的說。

等一下,我可以為你預言第三帝國的未來。”這位預言者試圖給自己多爭取點時間。

美麗的帝國,知曉,知曉,如此美好。”戈培爾忘我的哼唱並順手又播放一張華格納的作品。

《崔斯坦與伊索爾德》”他說出曲名後又把燈關了。這次的震憾讓麥可一側的身體全癱,連他觀想的能力也開始搖晃了。電話鈴聲再次響起,這倒給了他喘息的機會。那宣傳長把音樂關了並拿起話筒。

不,沒有問題的,我只是在玩燈。”他回答後就把話筒又掛上了。

好,我們談到哪裡了?哦,對了,你想為我預言第三帝國的未來。我當然是不會上當的,不過,我倒是可以預言;你的未來可能不太妙哦。”他再次的弄出一大堆的燈海。這重重的一擊使得麥可無法再思考了,他那就要毀滅的靈體危險的在顫抖,眼看著他就要消失了。再一次的打擊,他就玩完了。就在這要命的一刻,門開了,瑪格達走了進來。

我把孩子接回來,而且他們也都上床了。我不在家的時候,你有乖乖的嗎?”她問。

當然,親愛的,我一直在練習我的演講。”他假裝。

他的妻子貼近的看著他。“你不可以再去見愛琳了,那樣有損元首的形像。”

我跟她之間沒怎樣。她只是一個我比較喜歡接近的女藝人而已。”

這點嘛,你我心知肚明,約瑟夫。你想成為模範家庭,不是嗎?那就控制好你的性衝動,不然,我只好通知元首。”

他沉著臉坐在沙發上,兩眼看著他妻子的後方。

我現在要上床了,你別再玩燈了。”她下了命令就離開那房間。

此時,她的丈夫趕緊轉身想重新開始他的那個小遊戲。不過,除了那人形雕像之外,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存在,鬼魂已經走了。

就在要命關頭,他回到乖乖在原地等著主子的軀體。“真是差一點點。”麥可低喃。戈培爾的影像仍然在他眼底燃燒。他掙扎的起身並將那三腳櫈拿開,然後他就坐到書桌前把這一段探險記錄下來。

唯有將我的光投入黑暗中方能驅逐邪惡;他思索著把筆沾上墨水。


安妮已經第四次懷孕,再幾個月小寶寶就要出世了。

這次會是個女兒。”她的丈夫邊寫著他的第二本年鑑邊預言道。

我不想知道!”她掩著耳大叫。

別這麼吵,妳會嚇到小孩的。”他警告,可惜她不聽。

此時,突然有人前來敲門,麥可去應門。很快的,他就帶著沮喪的表情回到客廳。

把小孩帶到樓上,別下來。”他命令道。

怎麼了?”安妮火大的問。“怎麼突然把我當成某種包袱呢?”

我現在不想討論,等一下我會解釋。”

安妮跟小孩子們都上樓後,他就走回門口去邀請客人進門。那是一對從西納斯來的夫妻,那名太太抱著一個有著兩顆頭四隻手讓人感到可怕的新生兒。他們一路馬不停蹄的從突隆市趕來,想讓這個能洞察天機的醫師看看他們的小孩。麥可一看到這畸型兒就不禁頭皮發麻的搔著耳後,那對心急的夫妻則期許的看著他。

我該如何處理這種情形?他想著,他又不忍心把他們送走,為了正式一點,他就檢查那對黏在一起的雙胞胎。

你們怎麼找到我的?”他在檢查他們的背部時問道。

是突隆當局推薦你的。”年輕的爸爸回答。“他們說,你也許可以救我們。”

麥可先拿點飲料給他們喝,然後就專注的檢查小孩的身體,這畸型兒似乎是活不下去的。

我很抱歉,不過,你們的小孩可能活不久。”他小心的說。

小孩的母親一聽還是淚如雨下,她的丈夫安慰她之後,他們一家就悲傷的離開了。此時,安妮也帶著孩子下樓來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只是不想讓你們看到可怕的東西,不然,你們會作惡夢的。”他解釋。

稍後,小孩子們都上床了,他才對他懷孕的妻子稍微說明;光是如此,她就打了寒顫。


幾個月後,他們第四個孩子也出世了 – 很幸運的,是完全正常的孩子。是個女孩,正如麥可所預料的,她的名字是寶琳。不過,安妮立刻就又懷孕了。她的丈夫心想,也很不錯,雖然家裡已經很忙碌而且小孩的哭鬧聲會直接干擾到他書房安靜的氛圍。當然,解決方法也很簡單:就是在樓梯口加上一扇門,門關了,這位學者就可以安靜的工作了。除了搜尋來年的事件與為個人排命盤之外,諾斯特拉達姆斯還嚐試要找尋更多有關二十世紀的事實,可惜那個三腳櫈好像已經不管用了。

後來,他在馬塞的一家販賣神秘學相關的店買到一個新工具,他一回到家立刻帶著那個神秘的包裹衝上樓去。他小心翼翼的把那精緻的大碗拿出來放在地板上。然後,他就下樓要到花園去,從接雨水的桶子裡拿一些雨水上樓。

哇,你很渴哦。”安妮正好在披衣服。

是,我快乾掉了。”她的丈夫匆匆的說,不想跟她說太多,他連忙回提了一大桶水到他的房間。

今天,他一定要成功的去拜訪那個希斯特,那個造成世界大戰的德國領導人;他很有信心的想著。他在那個碗裡灑了一些水再加上一些有造成幻覺成份的油。然後,他坐在那個大碗的旁邊。在他注視著水的表面一陣子之後,他開始感到放鬆,輕飃飃的蒸汽緩緩的讓他醉了,他陷入深深的催眠狀態。突然,他被人從背後觸及。有人跳上他的背部。因為促不及防,他失去重心的往前倒。

爸,我們有東西要給你。”凱撒抱著他的脖子大叫。

真是該死!”他暴跳如雷的把那小孩子嚇得魂都掉了。他從沒見過他父親發火。他的父親總是很平靜,如今他兩眼冒著怒火。麥可看到他的小兒子可憐兮兮的呆站在那裡,立刻感到悔不當初。

對不起,我發脾氣了,不過你來的不是時候。”他對小孩伸出手。

凱撒猶豫了一下子,後來還是有點疑慮的握住他爸爸的手。

對,我的孩子,每個人都有惡劣之處,連你的爸爸也不例外,最好要學習控制那股力量,我剛才就是失敗了。還好,我們是有良知的。”父子倆都感到有點輕顫,過了一會兒才恢復正常。

麥可,你到底要不要下來?我們有個驚喜要送給你。”他的妻子從兩層樓之下叫道。

現在又是要幹嘛!”他沒好氣的下樓到客廳去。客廳裡到是一個人也沒。

生日快樂!”安妮跟小孩叫著從廚房跑來。“你的禮物在門邊!”

當爸爸的這個人剛滿五十歲,他開始感到頭痛,因此就沒好臉色的走到前門。可是,他並沒看到什麼禮物,所以就又走回客廳,他聳聳肩。

在門的後面!”他們異口同聲的說。

於是他又走回前門並滿心不悅的把門打開。

嗒嗒嗒。”號角響起。一大群的市民就站在他面前。

諾斯特拉達姆斯醫師,”勒梅爾市長開始說;“我們很榮幸慶賀你的五十大壽,這正是半個世紀的時間。”

這會兒,麥可只想當著大家把門重重的再關起來,可是,他不能傷害這些興沖沖的市民跟他的家人,所以他只好忍著點。

你是非常特別的人,”市長繼續說,“對沙龍市非常有價值。因此,市議會決定要豎立你的雕像,我們恭請您與我們同行,一起去為座落在市中心廣場的你的雕像揭幕。”

看來,他是沒有辦法逃得掉了。他完全無法推拖的就被大夥兒拉走了。歡欣鼓舞的大眾甚至把他扛到肩上,一路扛到市中心廣場去,他那被布覆蓋著的雕像就座落在廣場之上。

親愛的市民,”一到那裡,市長就叫嚷著。“我們這位著名的市民朋友今天已經五十歲了,市議會想藉此良機賜予他榮譽市民以及豎立他的雕像,向他表達敬意。”勒梅爾請諾斯特拉達把雕像上的布拉開,露出跟這位占星家真的很像的一座雕像。管弦樂隊吹起響亮的樂音,市議會的議員們都前來向這位學者恭禧。如潮水般湧來的恭維之後,麥可趁著市長跟他的妻子在說些話,而其他的議員們也都在享受免費的點心之時;帶著火氣的這位學者這才逮到良機往人群後頭跑走。

後來,安妮開心的走路回家,她讓小孩子們在那廣場再玩一陣子球。當然,此時她的丈夫早已不悅的在客廳等著她了。

我再也不想撞見這種意外的驚喜了,”他火大的說。“妳派凱散上來的時候,我正專心坐著。當時我的心臟差點就掛了。”

此時,被布包裹著的寶琳被他嚇哭了。“沒事的,小寶貝。”她的母親安撫著她。“我們總是得自我調整的習慣妳這怪異的老爸。他似乎以為整個宇宙是繞著他打轉的。”

他受挫的轉身離開他頑固的老婆,一路咒罵的走上樓去了。

你老是想讓自己投入各種不同的災難之中。”她在他背後大叫。“啍,我們可不要,我們偶而想盡興的玩一玩。”

他知道自己娶的是一個不平凡的妻子,不過,這次她太超過了,他把門鎖起來,一個人待在閣樓裡。他一整天不高興的待在他的房間裡,到了傍晚,他冷靜下來了才去臥室找安妮,對她說抱歉。

妳說得沒錯,我太嚴肅了,妳和孩子們跟我在一起一定很困難,只是我這個性,我也沒辦法…”

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了。給我滾過來,衣服脫了。”她說道。

他爬上床找她,他們親蜜的擁抱著彼此。

我知道你必須完成你的使命,”她接著說,“我會支持你,直到你完成使命為此。不過,在此同時,我也想擁有我的人生。”她的諒解撫慰了他,他們相愛的合而為一。

我很幸運能擁有妳。”稍後,他耳語道。

翌日上午,他感到很不舒服的醒來,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像被火燒過似的。昨天的一切,對他而言,顯然太過度了。安妮聽到她的丈夫在呻吟,也看到他病得不輕。

要找醫生來嗎?”她擔憂的問道。

我就是醫生,我需要的就是休息而已。親愛的。”他回答道。

他臥病在床好幾天,都是他的妻子在照顧他的,雖然她自己挺著一個大肚子。

我這個學者老公,總是會出狀況; 她一邊為他剝蛋殼一邊悲哀的想著; 看來,我只好給他多一點空間。


到了聖誔節,也就是復活節之後最大的節日了。如今已經發展到五個小孩的諾斯特拉達姆斯家族,在聖羅蘭教堂慶祝耶穌基督的生日。那教堂是初次佈置出耶穌基督的誔生場景,全是人形大小的雕像,大家都想去瞧瞧。小孩子們是直接衝在前,保羅、凱撒跑到裝有小耶穌的那個馬槽的右邊去看。

媽媽,安德烈好像耶穌!”保羅大叫,他發現他剛出世的弟弟跟這耶穌的雕像有點像。

我覺得安德烈比較帥。”她在一排市民的後頭回答。旁邊的人一聽全帶著懷疑的神情盯著她看。

這是褻瀆。”其中有人指責她。

安妮完全不在意的跟她的丈夫參觀那些聖誔節的雕像。瑪麗,約瑟夫跟牧羊人基本上是沒什麼人在看的,而東方三國王則是最不受人注意的。此時,教堂的人要求大家坐在板凳上,於是諾斯特拉達姆斯就趁這空檔對他的小孩子們談到聖方濟亞西西,也就是啟用這馬房的人。這修道士想用這種方式來傳達聖誔節的訊息給不識字的民眾。不過,孩子們並沒有他所希望的那種哲學思維,他們只顧著看著室內五花八門的光影。終於到了演聖誔戲碼的時候了。

來自阿勒斯的老主教緩緩的到講台前,想早點開始。“各位女士、各位先生,聖誔節是耶穌所賜予新生的承諾,這美麗的主題將為各位上演。請觀賞。”

演員終於上台了,觀眾們也專注的在觀賞。當然,麥可本人對整個事件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在新教徒出現之前,教庭從沒組織過這種美麗的聖誔節表演,主教也從未如此友善而且發言如此簡短。反宗教改革運動顯然是想挽回一些迷失的靈魂,不過,在這種公開的教區裡是不可能出現任何批評的。他天真的孩子們都被洗腦了。一開始,他有點反感的看著這戲劇,可是當大眾開始興奮的看戲之後,他也逐漸投入那股快樂的氛圍了。結局是,在那嬰兒搖床之前結束了牧羊人跟三個國王的大遊行。雖然教庭的動機有可議之處,那天夜晚倒還是開心的。就在一家子人快快樂樂的看完戲回了家的那一夜,他們又孕育了第六個小孩。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