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諾斯特拉達

第一章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五章




夜半獨自苦讀秘學

就在那三腳銅凳之上

來自空無的火苖照亮著

成功逃脫輕率即為罪之地域的人



成群的白馬像風一般的奔馳著,激起一整群的紅鶴飛起並在稍遠處再度降落。這位醫師騎在馬上匆匆的穿過卡馬爾格,遼闊的野地正是他有空時休息與重拾安寧的地方。能馳騁在這充滿湖泊的荒野真是叫人心曠神怡,此地簡直是水底生物的天堂。

他依依不捨的離開這塊潮濕的荒原,繼續的朝沙丘的方向騎去。一隻像鸛的鳥被他嚇得拍拍翅膀就飛走。他把馬停在沙丘之上並遙望著海平面好一陣子。卡馬爾格就像一座島嶼,被地中海與羅納河的支流所分隔。來自河流陳年的沉積物與波浪造成的地形使得這塊土地非常有特色,此地一直在改變而且他每次來都可以發掘一些新的事物。這個潮濕的平原唯一的人味,就是來自古羅馬的那條筆直小徑。他把馬獨自留在沙灘,一個人走著,也順便讓和風吹走腦海中許許多多針對病人的思緒。

不久,遠遠的,他發現到有隻公牛的影子消失在一處小山坡上。於是,他再度騎著馬,打算去發掘更多的野牛。孰料此時,他聽到背後有馬匹的聲音,回頭一看,他看到一名騎著黝黑種馬的婦人。這位女騎士,戴著紅頭巾,超過他時還親切的打招呼,然後就消失於沙丘之間了。

她似乎是在尋找什麼,我想去看看; 他心想道。於是他就朝著同一方向騎去。他很好奇的立於一處沙丘的頂端,想觀看那名強悍的婦人到底在做什麼。她似乎是瘋狂的在追逐一群馬匹,她後面的地面上激起一道白色的灰塵,使得海鷗、鸕鶿、各種身為獵物的小鳥都在瞬間消失了。

她在驅趕野馬!他驚訝的發現。我最好去幫幫她。於是他飛快的騎下山丘,幾隻紅鶴正叨著小蟲在餵小紅鶴,卻被他嚇得馬上停下所有餵食的動作。

對不起。”他開心的對紅鶴點點頭。

經過一個濕地後,土地就比較乾燥了,因此他的馬也就可以全速行進。此時,那位男人婆大聲的對著那群野馬大叫,而且,她就像著魔似的火力全開的騎馬追逐。就在她上方的藍天中,有一群黃白相間的蒼鷺列隊飛行,不過也是被她的叫聲嚇得不敢靠近。

麥可設法追上她,同時他也在估測那些野馬的行進方向,她可是逼得很近的。有幾匹馬試圖從右方逃出,卻被麥可適時的擋住路線。因此,她注意到他了,卻毫無反應的繼續她趕馬的動作。

從沒見過這麼蠻橫的女人,他邊想邊輕輕的笑著。她騎著馬轉身過來,雖然她的動作自信又男性化,她的身材比例卻很棒。

不過,有哪種女人會穿長褲的?麥可邊想邊持續幫她趕馬,可惜他的騎術沒那麼好,所以他就很努力的在幫忙。當然,她還是不理會他。有幾匹馬想穿過一條狹小的林間小道逃走,可惜又被這兩個人類驅趕回原地。

這趕馬的行動就一直持續著,直到一處路面不平的地方,他才不得不放棄。他的馬卻一時差點失去重心而把他摔下馬,這一摔可把他摔得結結實實的。這下子,那男人婆立刻趕過來察看他的傷勢。不過,就在此時,那群野馬也就藉機鳥獸散了。

抱歉,我搞砸了。” 他說道。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她嘟嚷道,完全不想掩飾她的懊惱。

還好吧?”接著,她才溫和點的問他。

應該沒事。”他試試自己的手腳。“不過,妳到底要把那些馬趕到哪裡去?”

沒有啊!”

沒有?那我們是在忙什麼呢?”

我們?我又沒叫你幫忙。”她說得有理。

於是他自我介紹道:“我是麥可諾斯特拉達,請問您是?”

安妮龐莎吉梅爾。我來扶你站起來。”她牢牢的握住他的手。

妳是個強壯的女性。”她扶起他時,他不禁讚美道。

對,有時,連男人都會怕我。”

老實說,我從沒遇見如此強壯的女性。妳趕那些野馬只是為了好玩?”

對,我喜歡在這裡打發時間。”

無論是哪一種淑女,這種休閒都是很特別的。我是沙龍地區的人;我在那裡當醫師。妳住哪裡?”

住依斯特爾,就在貝尼湖附近,我得說:我早聽過你的大名了,諾斯特拉達姆斯醫師。”

請叫我麥可就好。我們可以一起騎一段路嗎?”

好啊!”

於是,他們就又騎上馬。直到他們穿過一處綠色田野時,安妮的態度才有點暖化,而且也開始談起這邊的環境。

有的時候,這些森林裡會有熊。”

?我在此地從沒見過熊。”他偷偷的打量著她。除了她寬闊的肩膀,其實,他現在這一看才發現,她的身材還滿女性化的。她的臉蛋兒也很美,五官很勻稱,而且她的髮巾之下露出的金褐色秀髮又濃又美。

他們騎過這塊多鹽的平原之後,逐漸放鬆的安妮才對他聊起這裡的一些水底生物,還指著幾種好玩的物種給他看。他們很喜歡彼此的陪伴,而且他也想更了解她。

妳的生命中有愛人了嗎?”他決定開門見山的問。不過,這句話對她而言是直接了點。

這地方出產鹽。”她迴避他的問題。

他不死心的又問:“像妳這麼健康的女性一定有個丈夫吧?”

我是寡婦。”她不悅的回答。

接著他也就沒說什麼。他們到了沙灘並朝依斯特爾的方向慢慢的走回海岸邊去。

當寡婦很久了?”過了好一陣子,他才小心的又問。

快三年了。”

這時機不錯,他心想。等他們走回她的家時,他決定邀請她去他那裡吃頓晚飯。她欣然接受,於是他們就確定的約好吃飯的時間才道別。


************ ***************


他的女僕刻意的把他的屋子打掃得乾乾淨淨的,麥可也在廚房裡準備佳餚。當一切都準備妥當了,他才穿上他最體面的衣服,等著他的女伴抵達。不久,她果真來敲門了,他緊張萬分的前去為她開門。

午安,龐莎吉梅爾女士。”

我還以為我們已經到了直呼名字的階段了,”她不表贊同而且帶點尷尬的站在門口。

這位來自依斯特爾的女性,身上還是之前那種穿著。不是很高雅; 他有點失望的想著,而且他感到有些不自在。

我想我是穿得太隆重了。請進。”

安妮走到客廳時,他才聞到她身上的香味。她聞起來很棒,而且她身上的衣服最起碼是洗過的。

嗯,麥可,但願你的廚藝是合格的。”

如果妳沒信心的話,歡迎妳隨時到廚房來協助我。反正妳還穿著工作服呢。”他尖銳的說。

安妮很驚訝這位主人如此善於對付她。

我要先去換件舒服的衣服。妳可以先去看看我準備好的東西。”他話一說完就上樓去。

她果真進入廚房去參觀,她看到檯面上已準備了切好的蔬菜、起司、魚、蛋跟麵糰。她還發現檯上的一個架子上,放著許多香料罐。另外,在一個廚櫃裡,也有一些裝著乾香菇的容器。此外,她還看到好幾壺果醬,從那各不相同的標籤可以看出大多是不同種類的果醬。爐火上的烤架也已經燙紅隨時可以使用了。

哇,他可真是萬事俱備了,她有所發現的想著; 我想我可能低估他了

麥可換了一套比較舒服的穿著,同時還拿著一疊紙走回來。

妳看,這是我的《手札》,對那些想拿到精緻食譜的人而言,是不可或缺的。”

你寫食譜?”

對,不過還沒出版。請妳捲起衣袖準備了。看到那邊那個麵糰沒?妳可以拿蛋汁刷在上面再灑些芝麻上去。我來幫烤盤上油。”

他們幫做事邊聊起自己的生活。

你還會思念你的亡妻嗎?”稍後她才問。

有,有時會。她會一直活在我的心裡面。安妮,要很輕的攪拌奶油起司,還要加些切碎的酸豆進去拌。”

這些是酸豆?”

看來妳不是家事女王吧?”此時,他已把酥皮烤得金黃,也把融化的蔬菜起司醬倒到酥皮上。

他的訪客出神的看著他把切成小片的煙薰鮭魚擺放在起司上面,再拿起一塊一塊的烤酥皮蓋在最上面。

都好了,我們可以坐下了。”

我從沒看過這樣的東西。”她張大眼睛說道。

這是超自然的。”他咧嘴微笑的說。

他端著那一碟前菜與她一起走到餐廳,餐桌上已倒好兩杯紅酒。

真的美味極了,”她對他說。“我很抱歉低估你了。”

謝謝妳。妳是很棒的女騎士。妳的馬也很優。同時,妳一定很有錢。”

以前我的亡夫有一家鹽廠。”

啊,所以我們在卡馬爾格時,妳才會提到鹽。那家工廠一定經營得很成功。”

對,很成功,我們的鹽出口到很多國家。卡馬爾格是歐洲地區最大的鹽區。我的亡夫,賈克,在他的工廠中出意外,所以當時我覺得我一定要賣了那家工廠才行。”

真悲哀。”他說。

那是什麼凳子?”安妮看著角落裡一個奇怪的物體問道。

那是我用來冥想的神秘器具。”

你很好笑。”她哈哈大笑。

突然,那個角落憑空冒出一股火苖,不過,那火苖也很快的消失了。

我的天!”他大叫。

那是什麼鬼東西啊?”她吃驚的說。

我不知道。好像變魔術…”他們平靜下來後才又開始吃東西。

妳要跟我來嗎?我們來做炸薯丸。”吃完開胃菜後,他們又回到廚房。半小時後,熱騰騰的主菜就端上桌了。

妳以前有常幫妳丈夫作菜嗎?”她在這主菜之上灑下一些香料。

不常。我想我是不太在意這些的。不過,這不代表我不能學。”

妳要的話,有空時,我可以教教妳。”他建議道。

吃完了薯丸,主廚還藏有美味的甜點: 也就是切成一半的水蜜桃,上面還舖有奶油跟杏仁屑。

如果你今天是想讓我印象深刻,你就成功了。”安妮嚐過甜點之後讚美他。

晚餐過後,他們清理了餐桌並在廚房一起洗碗。

那些麻蒙雷果醬好美。”她把擦乾的玻璃餐具放好時說。

那是果醬,麻蒙雷果醬會有一些果粒,這是純果醬。”他解釋道。

哦,這我倒不曉得。你怎麼做的?”

清洗、風乾、烹煮再加糖。”

真的這麼簡單?”

麥可點點頭。

哦,也許我可以開始開發我的女性潛質了。”安妮說。

妳本來的樣子就很好。”

他們整理好廚房後就一起往外走。“我下午在這裡很愉快,不過,也該回家了。”安妮說。

妳願意的話,歡迎妳留下來過夜。因為回程很遠,而且不到一小時天就黑了。”

安妮謝過他,並對他說她的純種馬只要半小時就可回到家。她在門口突如其來的親了他嘴,並在他還不及反應什麼時就走了。他微笑的走回客廳,同時也看了一下剛才冒出火的那個角落一眼。不過,接下來他腦子裡回味的還是他們二人相處的時光。就這樣,他帶著美好的回憶上樓,並快樂的窩在被子裡。


********************* ******************


一座又高又陡的山,從側面看去有個十分陡峭的山崖,山頂的造型就像盛開的花萼。山頂的一隅有座城堡,尖銳的造型很像一艘船,一艘即將啟航的船隻。接近山頂的位置,有個人從一條石子路要進入這城堡,那石子路就像天堂與地球的通道。有一些士兵朝他走來,這些士兵都是在看守城堡入口的。

諾斯特拉達姆斯,你終於來了嗎?”一名頭上有光圈的年輕人也跟著士兵走來對他叫道。

夢中的他不曉得該說什麼,那個人卻能看出他的不自在。

你已抵達較高階的意識體。如今,你已經遇到正確的女性了。”他澄清的說。

怎麼說?”麥可問。

你被她喚醒了!”

這名夢中的訪客思索了一陣,又問:“不過,你怎麼會認識我的?”

我們觀察地球上的你一陣子了。”這個名為崔斯坦的陌生男子回答。

當你的精神體穿透較高的層級,你自然就會成為光的弟兄,至高真神赫撒納。我們別擔擱了,請跟我來。我們剛好在準備曼尼索納節,我會讓你看看我們都在忙些什麼。”

他們走進城堡,那裡面有很多房間與迴廊,而且整個建築很注意太陽的方位。他們經過一大堆透明的人,那些透明的人都忙著在準備節慶。

你看,督伊德教派的室內都放滿鮮花。”崔斯坦看著一群人說。

我想把你介紹給我的朋友,不過,目前還沒看到他們。”

這些人也都是覺醒的人,像我一樣?”麥可問。

不,這些是僕人。像你我的人很少。”接著,他攔住一人問道:“依索拉人呢?”

我不知道。”路過的那人回答。

你看到她時,對她說,我們有個很特別的客人。哦,還有他們需要你們去幫忙準備餐宴。”

接著,這兩個人就走入主廳,那裡面的一張大圓桌上早已經把酒、點心跟花朵都安排好了。修士們忙著把大大小小的事弄好。

這種情形讓我想起蒙地曲那座最後的卡薩城堡。”麥可說道。

正是。”崔斯坦回答。

不過,這代表這裡面所有的人很快就會被天主教的軍隊屠殺。”麥可這位訪客下了結論。

不,完全不是,你到的這個時候不是西元十二世紀。我們這裡是沒有時間的,我們的節慶跟儀式都是永恒的。真的,這裡很安全。啊,依索拉來了!”

一名金髮藍眼像天使般女子,在忙碌的環境中出現。她渾身帶有一種神聖與聖潔的氣息。

依索拉,我要為妳介紹諾斯特拉達姆斯。”

能遇到另一個純潔的靈魂真是太好了。”她說。

介紹過後,麥可這位新來的人就被帶著到處走走,然後他們又到歐斯丹室,那裡面的地板是讓人一看就難忘的精緻鑲工地板。地板中央是抹大拉的瑪琍亞跟一隻鴿子和弦月的圖像,底下還有一頭扭曲的蛇,蛇的口中有顆蘋果。當麥可痴痴的在欣賞這室內的一切時,有些信徒帶著一碗一碗的覆盆子、黑莓、紅醋栗以及其他的一些水果從他們身旁走過。接著這兩個人就走出去,在長長的迴廊上等待著節慶正式開始的時刻。同時,他們也觀賞著庇里牛斯山的山丘。

我只看到從歐陸來的人,”麥可提及。“他們都是卡薩教派的嗎?”

其實該說是諾斯帝的信徒,”崔斯坦指出;“他們這一派的人會歡迎天主教的、新教徒、猶太教、伊斯蘭教還有其他宗教。就算是改為無神論的人,他們也展開雙臂歡迎。”

看起來,這樣子也不會造成什麼問題…”

是,這裡不會,不過我們自由、精神層次的觀感在別的地區通常會被視為一種威脅。所以最後那些公開的諾斯帝教徒才會被大屠殺。不過,他們只是離開他們俗世的軀殼而已。”

當初他們為什麼沒逃走?”麥可接著問。

我們的前輩在很久很久以前發過誓,允許天主教的軍隊佔領那山頭之後屠殺他們,因為他們知道他們自由開放的靈魂將可上昇到更高的層次去,在那個高層次的世界裡上帝將以最純淨的形式現身。”

我寧可選擇生存。”

我們並非全然相同。自我犧牲是為了創造這塊永恒的聖地。一個我們得以秘密的持續神聖使命的聖地。沒有他們的犧牲,這塊聖地就不可能實現。”

自我犧牲會不會太超過了?”

那是自由的抉擇。我也發過誓不讓自己被地球上的俗事征服。好了,我看節慶就要開始了。”

他們步入主廳堂,許許多多的新教徒跟虔誠的追隨者都已經在等待了。

你看到那邊那個人沒有?”崔斯坦問。“那是帕思瓦爾,是很特別的人。我介紹你跟他認識。”他們朝那個很有英雄氣慨的人物走去。

你是第一次來這聖杯之城?”帕思瓦爾問。

對,我覺得大受啟發。”麥可承認。

一開始時,我在這裡進進出出的,也都一樣的無知。”他指出。

我相信你後來一定找到啟發之路。”

當然,不過一開始,我的生活很苦。”

你是騎士世紀來的人,”麥可接著說。“在那個世紀,大家都在尋找聖杯。結果有人找到了嗎?”

很多人都找到了。聖杯其實象徵一個空間,在那個空間,上帝把宇宙的物質面與光混合。尋找的人必須先能通過一些似是而非的考驗才能找到永恒的生命。”

我是問,有真正的聖杯這個東西嗎?”

等一下你就知道。”帕思瓦爾微笑道。

接著,一名坐在圓桌前的大祭司要求大家注意聽他說話後,就站起身說道:“今天我們在此,以上帝之子,耶穌,以及他的妻子,女神埃瑟絲的女祭司,抹大拉的瑪琍亞之名,一起慶祝曼尼索納節。我們以此慶典紀念”最後的晚餐”,也就是耶穌以高腳杯飲下生命聖水之時。在他被釘上十字架之後,約瑟夫用相同的那個杯子採集他的聖血。僕人把那杯子遞給瑪琍亞後,她就帶著那杯子踏上旅途。當時她懷著耶穌的孩子,為了孩子的安全,她搬到法國去。後來,她就在蒙地曲這裡生下小孩。因此,我們卡薩人就是耶穌的後裔。我們是埃森文化的傳人,此一文化也就是耶穌與瑪琍亞的文化。後來她在朗格多創建秘術學校,無論她走到哪裡,有療效的泉水就會自然的湧出。我們慶祝曼尼索納節很多個世紀了,不過這一次是很特別的一年。有個靈魂以其自身的力量來到我們這裡,為了這讓人快樂的理由,我們要拿出聖杯。我們已為他準備了美酒,能讓他得以進入最高的殿堂。”

有個僕人把聖杯交給大祭司,聖杯裡已裝有一種液體。“諾斯特拉達姆斯,請你走上前來好嗎?”他邀請的說。

新來的麥可詫異的走向圓桌。

你是我們在地球上的光之使者,我們要賦予你所有的力量與智慧以完成任務。”大祭司接著說完後就把杯子交給他。

麥可拿起那個聖杯喝了一口,便感覺到一股能源渾身的流竄著。

諾斯特拉達姆斯萬歲!”室內的人一起歡呼著。

現在,我們就來慶祝吧。”大祭司結束了他的演講。

豎琴師開始彈奏起仙樂,來享受節慶的人於是進入佈置好的房間,那些房間全準備了各式各樣的美味食品。有的人卻選擇安靜的走到室外的迴廊去。還好,戶外的氣候很配合,大家也都玩得很開心。

直到夜深了,衛兵才傳來警告的聲音。這座城堡遭遇突來的圍攻,站哨的士兵們都被突如其來的弓箭雨所攻擊。恐慌突然襲來,信徒們盲目的亂竄,有些人還被蹲下來面對命運的大祭司跘倒。有幾名大祭司身旁跟一群警覺的衛士,他們直接衝到帕思瓦爾跟崔斯坦這邊來

我們要你們負責傳遞這個宗教。快,有條逃生路線!”

可是我們發誓要永遠留在這裡,”他們堅持道。

大祭司對他們指出,保留他們的宗教是如何重要的任務。團體利益是優先也是最重要的,還好是這種強大的壓力與混亂的狀況,帕思瓦爾與崔斯坦也只好答應了。麥可一直默默在觀察這一切,直到他們也在叫喚他。

快點,跟他們一起走。你是很重要的。你將舉起明鏡檢視人類,好讓大家看到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因此大家才能張開雙眼,光才能得勝。”

他不曉得該怎麼做,所以也只好同意了。衛士長奉命帶領他們走向那個逃生的路線,必要時還得在他們背後阻擋追兵。

再會了,要保留我們的記憶。”大祭司道別後就沉重的看著他們。

來,沒時間了。”衛士長說完立刻拉著他們到一個偏僻的角落去。在此同時,突時傳來一聲巨響,讓整座城堡為之動搖。敵軍已進入大廳,卡薩的士兵只好匆匆的封閉中央的房間。被留在佔領區的信徒統統被屠殺了。而這三名被挑選逃生的人被帶到一個平台,那是一個以美麗的西洋杉木所裝潢的平台。衛士長停在那裡,小心的看著那些鑽石造型排列的鑲板。然後,他非常細心的觸摸鑲板的接縫處。在一個特定的區塊,他以手推著那鑽石造型的鑲板,於是那個鑲板開啟了一個秘密通道。

進去,”衛士長命令。

崔斯坦,帕思瓦爾跟麥可三人匆匆的進入那個小小的空間。衛士跟著他們進入,並把那鑽石造型的鑲板再度關閉,讓這通道再度沒入黑暗中。於是,衛士長點燃了燈火,這狹窄的通道才又亮了起來。

快一點,我們沒有很多時間。”他對那三人說,於是他們便加快腳步。

到路的盡頭左轉。”幾分鐘後,衛士又說。

接下來那個通道卻是個死胡同,不過,他們看到有個約有一個人高的球狀物體,球體中心是空的。城堡附近的戰役,在這裡面是聽得到的,此時,崔斯坦在後頭考慮半晌。

爬進來,”衛士看出他的猶豫便命令他。

他們三人於是乖乖的爬進那個空心的逃生裝置裡,不過,他們完全不知道這球形裝置要怎麼運作。這個球體是由樹枝與動物皮做成的,正好可以容納三個成人,所以他們各挑了一個地方坐下。

有握把跟踏腳的地方可以抓穩。”帶領他們的衛士長說。

他們三人才把那些穩住身體的器具弄好,那個衛士就讓這球狀物啟動。很快的,球體自行運轉,而這地下通道也變成垂直的通道。於是,這轉動的球形體竟然就如自由落體般的往下掉,才幾秒鐘他們往下掉落好幾百公尺了,直到球體落在某種地面之後,旋轉的速度反而變得很快。諾斯特拉達姆斯在那個時候失去意識而且沒有立刻從夢中清醒。

在天色未明之際,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一切都還在;或者是時間停住了,而一切都消失了? 在通道的盡頭,有微弱的光線。在那光線照射下,他可以看到一些形狀或可說是一些顏色。

我在你身旁。”他聽到有人對他說。

他虛弱的張開雙眼,沒想到,他看到的竟是安妮的臉。金褐髮的她,臉部上下顛倒的逼近在他眼前,盯著他看。

我抱著你好幾個小時了,”她擔憂的對他又說;“你的身體很冰冷,我還以為你死了。”

麥可雖以置信的掐了掐自己。是的,他又回到地球了。

妳怎麼會…”可是他太虛弱了,連話都說完。

她了解他的意思,於是就自行解釋了:“我半夜在家的時候,突然清醒。我意外的意識到,你非常需要我。於是,我立刻騎馬過來。我跑進你房間時,看到你動也不動的躺在床邊的地上。我還以為我來遲了。還好,你還一息尚存。於是,我設法把你搬到床上躺著,同時設法讓你的身體回溫,慢慢的才讓你的體溫回到正常。”

哦,親愛的安妮,謝…”安妮以手指摀住他的口,示意他不用說下去。

不用謝我。”然後,她親吻了他。

她當然是最適合我的真命天女了;他心想著。麥可的眼底充滿快樂又感動的淚水。他溫柔的撫摸她,他心底那剛鐵般的圍牆在此時融化於無形。過去這些年來的痛苦在瞬間消失,他那寂苦的靈魂在此時充滿狂喜。

妳願意嫁給我嗎?”他喜悅的問。

安妮咧嘴微笑,立刻回答”願意”。

這是介於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愛,是最美的一種愛,真愛佔滿他的身心,他們就這樣親蜜的躺在一起入睡了。


稍後麥可在上午清醒,他發現他是一個人躺在床上的。於是他跳下床,他不忘匆忙的在腰間繫了一大塊布就連忙下樓去。

安妮,妳還在這裡嗎?”

對,我在!”

他趕忙到廚房去,沒想到,所有的抽屜都被打開了,而且到處都是鍋子。

我要找東西吃,”她手裡拿著一個碗解釋道;“你身上那塊布可以扔了,我又不是沒看過裸體的男人。”她無所謂的繼續吃她的東西。

他直視著前方茫然的說:“看來妳把我的松露也吃掉了。”

你是指那塊黑黑的、有點霉味的東西?”

對,那塊黑黑的東西正好是跟黃金等值的東西,而且很難取得。”

哦,抱歉,我不知道。”

沒關係,我可以再找到一塊新的。”這真的是他的真命天女嗎?一個這麼能吃的女人!他自我解嘲的想著。

你說什麼?”

沒,沒什麼。”於是,麥可開始檢視起他廚房中所有的損失。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