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諾斯特拉達

第一章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尚未出版小說

第三章



世上還是家最好” 賈克在他兒子多次返家之後說道。可是麥可對這略帶老套的說詞毫無反應。於是他又說:“你變了,孩子,變得很安靜。”

我是長大了,父親”他簡捷的回答。

其實麥可已經比他父親高大,可是他不想傷到他的感情所以一直沒說什麼。那屋子裡暫時是有一點多餘的空間,所以這個醫生就再度決定搬到廢棄的閣樓去。如今朱利安已經在艾克斯攻讀法律,伯特朗跟他的妻子也搬到他自己在郊區建造的一棟房子。海特跟安東尼還住在家裡,正期待著他們見多識廣的大哥能說一些故事來聽聽,不過,他似乎沒心情聊天。麥可經歷過不少事情,他的思想變得太沉重也太有力量了,不能白白的浪費了。事實上,這般的沉重與力量,也讓他變得愈來愈晦暗。其實這正是保護他那形而上軀體之發展的一層神秘面紗,此種面紗可將他與別人隔開。不然的話,只要這層面紗被掀起,他的神情或許會灼傷他人。目前,這名博學的家族成員,暫時非常需要休養,然後他就會進入人生的許多重大改變。

這一天,這位無畏無懼的醫師想拜訪住在阿爾勒附近的一些病人。飽覽片刻晴朗的山光水色之後,馬車就停在市中心一棟黃色的住宅之前。諾斯特拉達姆斯敲了門等了一會兒,卻不見有人來應門。窗子是開著的,所以他就往屋子裡看。

醫生來了。”他清晰的喊著,不過,屋內還是沒有任何動靜。於是,他打算再大聲的敲敲門,沒有人來應門的話,他就要從窗戶爬進去一探究竟了。此時,突然有個骨瘦如柴的紅髮男子從他背後走來。這個人的鞋子上沾滿了漆,不在乎的把麥可往旁一推就自己走進屋子裡。

喂,等一下,我要拜訪這裡的一個病人,”麥可說道。

不過,這個沒有左耳的人,好像是又聾又啞,他當著麥可的臉重重的又把門關了。

咦,這可是前所未見的! 麥可覺得有點屈辱的忖道; 我在此地被視為塵土。


通常受人敬重的麥可醫師,如今心情不佳的走過阿爾勒,這個小城可說是法國最美的城市。麥可因為尋人不著,正好多出一點空檔,於是就在有許多咖啡館的論壇廣場點了一杯冷飲。他坐在一張柳條編織的椅子上,邊享用冷飲邊觀察街道上的一切。這個小鎮是以文物著名,因此常有義大利、西班牙來的富人造訪。由於外國人昻貴的穿著與不同的外貌,往往一眼就能看出。外國訪客是他們那裡的景觀之一,也往往能吸引大眾的目光。

過了一陣子,有位義大利淑女從一條商店街朝他的方向走來。他立刻情不自禁的盯著她看。他在想,她大約是二十歲上下,比他小一點點。這位義大利藉女郎,有張小巧美麗的容顏,細長的脖子、慧黠的雙眼,她的姿態非常的高雅。麥可醫生就這樣痴痴的看著這名迷人且似乎出自高貴人家的女子。他簡直無法將視線挪開,她可說是他前所未見的美女,他的心不知怎麼的就像被愛神的箭射著似的。

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該如何呈現出自己最美的一面,但義大利人可在行了,這美女的穿著無比的出色,她穿著紫色天鵝絨的長禮服,有著蓬蓬袖與開敞的白色領口。這套威尼斯風味的衣服從她的腰部開始就以裙環支撐(有許多的裙環!),使她的裙子像朵倒放的百合花般以飃逸的款式垂落地面。此外,她的黑髮也挽在頭頂上並以珠寶裝飾,整個秀髮本身就像個美麗的首飾。還有,配戴在她的頸部的珍珠項鍊,似乎也是很昻貴的高級品。

這位美麗的淑女緩緩的走向麥可,長裙悠雅的在地面飃動,他愈是看著她就愈覺得她像個落入凡間的仙子 。當她與兩個紳仕一名女士邊交談邊走過他面前時,卻突然直直的看了他一眼。就這樣她拋下愛的魔咒。她那出乎意料的注視,讓他整個人像臘一般的被融化了,此刻他突然覺得他的生命才正要開始。

天哪。”他喃喃自語的全慌了。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全身輕顫著就像風中的綠葉。他突然覺得十分渺小,而且有著無法想像的無助感。經過多年拜訪病患的經歷,他完全遺忘愛情這回事,如今陽光再度灑落他有所缺漏的靈魂。

就在他們倆四目交接的瞬間,她同時也被愛神的箭射著,她紅著臉隨著她的同伴繼續走去。麥可的心燃起熊熊火焰,他決定一定要追求這名女子。於是這個被愛情沖昏頭的男子立刻跳了起來,然後在桌上丟了點錢就跑去尾隨那名義大利淑女。他遠遠的跟隨那一小撮人,腦子裡慌亂的在思索著該如何接近她。那位淑女也察覺到他就跟在後頭卻不敢轉身回頭看他。最後她走入一所建築物內,使得這一個不安的醫師一下子慌了起來。

這下子該如何是好?他思索著。此時,他發現有個女僕從屋內走出,於是就叫住她道:“姑娘,可以告訴我那一群人何時離開嗎?因為我有事要跟他們討論。”

女僕看著他整潔的外表,如他所期望的回答他道:“你認識華德蒙家的人嗎?”

有點認識。”他算扭曲事實了。於是那女僕就開始話多了,她說他們那群人要在那個週六回到洛特加隆地區。他得到他想知道的資訊了,所以就謝謝她,然後開開心心的回到聖雷米。接下來,他就開始思索著要如何去見這位夢中佳人。午餐時,他的家人發現同桌的他已經不一樣了:“你心情很好。”他父親說道。

你不曾如此的英俊,”他母親又說:“你絕對是容光煥發。”

麥可羞怯的微笑,什麼都沒說,他不想分享他的心事。不過,這可瞞不過蕾妮的慧眼。她揶揄般的又說:“我想,我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第二天麥可來找她要鏡子的時候,她就更肯定自己的猜測。他一定是戀愛了!

你如此的不尋常,是為了某位淑女嗎?”她問道。

嗯,是的。”他坦承。

哦,那我最好給你一些意見。你也許博學多聞,可是談到女人,你最好是聽我的。”為人母的看穿他的秘密,所以這位勤勉的醫師就像個孩子般,專注的看著他母親。

女人喜歡受人讚美。”她問他:“她是本地人嗎?”

不,她是義大利人。”

啊,時尚之國。那我們最好趕快改善你的外形。”

於是就在那一天,他母親買來一套時尚西裝給他試穿。海特跟安東尼好奇的跑去看他們的大哥在客廳做什麼。“媽媽在幫麥可打扮?”他們不解的搔著頭。

蕾妮拿起一件無袖的紅色新背心要搭配一件有褶邊的襯衫,然後最外面是一件黑色的大衣。

我也要穿那種衣服!”海特一看到那件有著連袖的昻貴天鵝絨大衣就興沖沖的大叫。

幾分鐘之後,父親也下班回家來了。“麥可,有你的信件。”他也好奇的看著眼前的景像。

爸爸,我的雙手現在沒空。”

我幫你把信放到桌上。”賈克說。此時,他的太太正忙著在幫麥可穿衣。

你很瘦,這樣調整一下可讓你看起來壯一點。”她調整著他的大衣。

我得記住這一點。”她兒子像座雕像般站著。為了讓他母親把一件有拉鍊的燈籠褲套在他身上,他交替的抬起他的腳。接著他母親又幫他穿上白襪與一雙牛皮做的軟鞋。

我覺得那種鞋子很漂亮。”安東尼說道。

那當然,”他漂亮的大哥低頭一看,答道。

終於,蕾妮在他頭上戴了一頂有羽毛的帽子,整個造型果然很迷人。他看起來即出色又有格調,大家都同意這種看法,而他們這位被愛沖昏頭的家人也在客廳裡走來走去的秀給大家看。

我的天,你看起來就像個國王。”他父親走進來搖著頭說。


第二天,這個醫師就放了一天假,開開心心的穿著新衣前往阿爾勒去了。到達他看到那位淑女走入的那家旅店,就在外頭閒逛了一小時,他不斷的從窗口往內看,希望能看到她的影子,可是卻遲遲不見蹤影。後來有個駝背的人站到他身旁在宣傳鬥牛活動,讓他感到很不快。於是他就回到兩天前坐的位置,他才叫了一杯冷飲想讓自己冷靜下來,孰料那位美女就突然一個人冒了出來,而且就從他眼前走了過去。他所有的希望幾乎就在那瞬間消失於無形,因此他只好鼓起勇氣追上前去。他沒看錯,她是如此美麗,如此高雅而美好。讓人無法抗拒!

這位義大利美女一看到他走向自己,心裡也是七上八下的,她感到手足無措。最糟的是,她一看到他那合身的摩登穿著,立刻漲紅了臉。他一定是為了我而打扮;她感到緊張與榮幸的暗忖道。


華德蒙小姐,”他結結巴巴的說:“身為醫師,我一定得指出,妳的腰部穿得太緊了,對妳的血液循環有害。”我真是太笨了,他忖道,我本來是要讚美她的。

我是指,會對妳的美貌有害。”

可是,她一直沒回答,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應該自由的表達我的意思,他暗下決定。

坦白說,我對妳留下深奧的印像,所以我必須再見妳一面。”這句話破了冰,使她為之微微一笑。

你在阿爾勒執業嗎?”她問。雖然她還有點僵硬,卻還是說著流利的法語。

哦,不是,不過,有時候是的。我是聖雷米的人,我就在那邊工作。”有點膽怯的麥可自我介紹並邀她走到他喝飲料的地方坐一坐。

他們走回他剛才坐的地方時,他的飲料還在原地等著他。她穿著那種裙子走到他的座位,是稍有難度的,不過,她還是小心翼翼的走到那裡去坐著。

妳看起來真很棒,”他讚美了‘約蘭達’; “不過妳穿著這麼一套迷人但沉重的衣服,是如何熬過一整天的?”

我只在出門逛街時穿,一回家就換掉了。”她緊張的謝過侍者端來一杯大茴香飲品。此時,附近的一些路人都在注視著這一對迷人的伴侶。不過,他們兩個可完全沒注意到別人的眼光。不過,麥可還是設法在找話題。

想靠自己的力量穿這種禮服是不可能的,對不對?”

我的伴護會幫我穿衣。”她回答道。接著就是一陣尷尬的沉默。麥可再度思索著話題,想了半天想不到什麼,於是又叫了飲料來喝。

我聽說學醫是很困難的。”約蘭達說道。

哦,在大學就要學五年。”

哦,那一定很聰明,很少有人能完成五年的課業。”她讚美了他,接著倆人之間就緩緩的發展出一種的的確確的好感。

妳怎麼會到阿爾勒的?妳似乎是會到別的地方玩的那種人。”麥可問道。

約蘭達對他說,她的家族在加隆省擁有一棟城堡,所以他們家的人常造訪洛特加隆,還說她的家族是貴族後裔。

我想那座城堡是妳父母的吧?”他問道。

她確認了,然後便開始談起她的父親,華德蒙伯爵與她的母親拿不勒斯女王。她的父母有九個孩子,包括她在內。倆人之間的尷尬氣氛終於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濃濃的化學變化與明顯的火花。那就是真愛。時間不曾如此快速的飛逝,他們在不得不道別時,倆人都是滿心的歡喜。約蘭達答應一回到洛特就會寫信給他。

麥可一回到聖雷米,他的母親立即問到他的進展。

很正面。”他冷靜的回答。

正面?你就只能這麼說嗎? 你滿臉紅光,孩子!”

哦,好吧,”他大笑道;“不過,我得先換下這一身猴子裝。”

在他跑著上閤樓時,他大叫道:“她一定會成為我的妻子!”

一星期之後,他就收到他愛人的第一封信,她在信中大膽的對他告白。經過幾次的通信,一切就明朗了:他們之間那股愛的火花沒有因為距離而消失,他們可說是天作之合。

就在上一封信,約蘭達要求他去加隆省拜訪她。賈克跟蕾妮對於大兒子終於找到一個女人,還是富裕且出身貴族名門的女人,感到無比的開心。

麥可,你釣到大魚了。希望以後你能把我放到你的遺囑裡。”他身為公証律師的父親開玩笑的說。

真是白痴。”他的兒子難得輕鬆的回答。

我猜你以後得住到那美麗的城堡內了。”他母親猜想。

現在說還太早哪,媽媽。先看看這次的拜訪結果如何再說。”

不過,為人母的直覺告訴她,她的兒子將會永遠的離開這個小地方。


不久之後,麥可就去造訪他的公主了。他要前去拯救她,在他的腦海中幻想著倆人見面的情景。這幸運的男子在漫長的旅途中了解到,愛情的確產生令人盲目的效果。他發現自己渴望著要見約蘭達,那幾乎是一股永不熄滅的渴望。到阿烈日省時,馬車行經蒙塞丘,也就是數世紀前最後一批卡薩人被屠殺的地方,於是他回想起他的大學同學法蘭索瓦。

終於,眼前的景像愈來愈青翠,他發現到此地到處都是葡萄園。於是他立刻幻想著,只要能與她一起摘葡萄,也就足夠了。他注視著延伸到地平線的葡萄園,沉醉在對她的濃情蜜意之中。

天色逐漸昏暗之際,已經可以遠遠的看到普伊沃城堡的側影。這城堡就是華德蒙家的城堡,就座落在山丘之上,而且還有獵戶座在天空中照耀著,這似乎是一種象徵。馬車夫把時間安排得恰到好處,好讓他們在七點到達,他迎著黃昏的微光把馬車停好。這個興奮的愛人下車等著有人前來接他。突然,高塔主要入口前的閘門升了起來,麥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提起行李走到大門前。他四下一顧,發現他的愛人正在一個敞開的窗內等著。於是,他緊張的走進大門並穿越一個很大的庭院,當然他一進去大閘門立刻就關下以防任何人入侵。

晚安,諾斯特拉達姆斯先生。”華德蒙伯爵邊撫摸著自己的八字鬍,邊走過來歡迎他。

約蘭達的父親沒有太接近他,不過有個下人立刻過去幫他拿行李。

這麼說,你就是我女兒一直在說的那位年青醫師了。你這一路上還順利嗎?”

很順利,大人,不過,現在我的身體是很想休息一下。”麥可伸伸四肢証實給他看。此時,約蘭達快樂的走過來,可是卻不能跟她的愛人說上話,因為她父親已經下令叫下人要送他到客房了。

吃晚餐的時候,妳會有很多機會跟他談的。”他對他女兒耳語。這位城堡之主看到他女兒小鹿亂撞的尾隨著這名訪客,心中感到有點不滿。真是亂來! 接著,他滿臉不表贊同的走入一間房裡。

這位訪客被帶到二十呎高的一座主樓去。“你的房間是在頂樓。”下人輕聲的說,並拿著油燈緩緩的帶麥可走上樓梯。

走了一千個石階高的樓層,這位疲憊的旅人才被單獨留在房裡,那房內有一張四柱的床,還有八個音樂家的雕像在看守著那張床。麥可小睡片刻後,決定要探索一下他的環境。他在黑暗中爬上一個小小的木梯子走到屋頂上的露台去,那露台上的視野非常的寬闊可以看清整個區域,還可以欣賞明亮的月光照在座落於寧靜湖泊之上的普伊沃村莊。突然院子裡有些動靜吸引了他的注意,有一些穿著入時的訪客都到達了,正等著享用晚餐。麥可連忙回他的房間去更衣,然後也加入正要進門的賓客群。

那餐廳大體上就是一張巨大的餐桌與十分搭配的椅子,都是十分前衛的傢俱。有個下人來帶麥可坐到約蘭達的對面,在他兩側的分別是她的父母親。他們打算好好趁著吃飯時,好好的考驗未來的女婿人選。這一對愛侶熱切的注視著對方,不過他們對她父母的決定,還有點無法確定。約蘭達穿著一件翠綠色的禮服,這一次她把頭髮綁成低低的髮髻。她對她的這位朋友淺淺的微笑,他也回以微妙的微笑。餐桌的擺設是皇家的風味,有金邊的玻璃杯、有手工描繪的家族盾牌徽章圖案。所有的餐巾與餐具都有這些圖案,也可說室內到處都有這種徽章圖飾。

他們的員工開始服侍客人進餐。除了伯爵與夫人之外,還有五個兒子、四個女兒、三個女婿、一些孫輩的也都在場,當然還有一些受邀而來的賓客。在整個用餐的階段,這一對愛侶的眼光幾乎是無法離開對方,他們含情脈脈的猛送秋波。

這餐桌還有別人在,你們知道嗎?”有個女婿不悅的說道。

總之,這兩個人戀愛了是不爭的事實。

你似乎已在普羅斯旺打出知名度了。”伯爵說道,他的鬍子差點就掉到湯裡。

我盡力在幫人醫病。”這位醫生說:“不過,我很高興上次的瘟疫爆發已經自然的結束,因為我沒什麼辦法掌控這種瘟疫。”

我們這裡很幸運不必經歷那種疾病。”拿不勒斯女王說道。

可是你真的有畢業嗎?”伯爵突然問。

我已經跟你說過了,父親。”約蘭達幫她的男朋友說話。

晚餐後,我拿我的証書給你看,大人。”麥可承諾。

一定要,我很想看看那種証書。晚餐後,我會在我的房間等你。我那裡正好有上好白蘭地。我相信你一定能了解,我一切都是為了我女兒著想。”費利華德蒙還是很懷疑,接著他問了許多質疑麥可是否有資格成為他未來女婿的問題,而且問來一點都不覺得尷尬。當然他都是想到什麼問什麼的,麥可卻都能毫無缺點的回答,於是原先的不信任感就慢慢的消失了。

用完甜點之後,伯爵就跟他的夫人先私下在餐廳外說話,然後才回到餐廳。這對夫妻似乎已覺得這位準女婿配得上他們的女兒。因此,接下來,麥可就很順利了。後來,麥可跟準岳父在他的房裡相處一陣子,然後,這對愛侶才終於有機會獨處片刻。於是,他們安靜的走出大門去散步。他們彼此似乎已心靈相通,任何語言都是多餘的。在一株栗樹之後,他們偷偷的親吻,柔情萬縷的接觸是那麼的神奇。


麥可在那城堡住了一星期之後,就向約蘭達求婚,她快樂的答應了。她那很精明的父親也在同一天答應了這門婚事,畢竟,這個準女婿符合他所有的要求。就像美夢成真一般,麥可覺得自己似乎足以扛起整個世界。不再憂鬱的麥可通知他的雙親說婚禮要在普伊沃舉行,不過他們有回信說;由於他們的老年病,所以不克長途拔涉前來參加。只有他弟弟海特得以參加。他們的大兒子請他們把他的私人物品寄過去,還答應會盡快帶約蘭達回聖雷米去。

黃道吉日終於來臨,有無數出色的年輕男女都來共慶這個美好的日子。那是個很特別的婚禮。婚禮過後,這一對新婚佳偶熱切的投入彼此的懷抱。

能跟妳結婚就像童話一般的不可思議,”麥可狂喜的與她躺在那張四柱的床上,忘情的親吻著。

是童話沒錯,”她溫柔的回答,他們熱情的合而為一,幸福的為彼此的新婚之夜畫下句點。那八個音樂家的雕像則早被轉身面牆了。

新婚之夜過後,他們立刻回到現實的生活; 他們決定在艾奇定居。那裡的公會正好要找一名合格的醫師,所以就接受了諾斯特拉達姆斯。那個很有影響力的小鎮離普伊沃不遠,所以這對小夫妻不只可以獨立也能跟她的娘家保持往來。這一對快樂的夫婦忙著找住所,結果很快就在有噴水池的小鎮廣場找到住處。他們自由的裝潢他們的家、快樂的渡過夏天與兩情繾綣的日子。在一個悶熱的夜晚,他們倆跑到噴水池那邊,在水花之下開心的舞動著。後來,他們渾身濕答答的坐在噴池邊,開心的笑著。

閤上你的眼。”他閤了眼之後,約蘭達塞了一個東西到他嘴裡。

是櫻桃!”他設法說出。

還有別的要給你。”

還有別的?”

對,我懷孕了。”於是他們幸福的親吻著對方。


除了治病,麥可還成立一家小小的香水工廠,專門生產治療用的濃縮精油。約有十來個工人以蒸餾法提取植物與花草的精油,然後再讓他們的主子為不同的疾病研發不同的配方。因此,這對新婚夫婦也漸漸的在艾奇舒適的安定下來。這一天,麥可決定到位於陽光大道的一家很特別的書店去逛逛。

你找到你要的書了嗎?”店東從他背後叫道。

我只是在看看。沒有特別在找什麼。”

留著長鬍子的店東走到他身邊去。“你不就是那個新來的醫生?”

沒錯!”

我是艾比蓋。很開心終於能在此地遇到另一個有學問的人。因此,能挑選的書不多。”

我不是很了解這裡的人。”麥可抱歉的說。

當然,一本書比一條麵包更貴,所以幾乎沒有人負擔得起。”艾比蓋接著說;“不過,如果你想找醫學類的書,我是可以幫你的。我跟倫敦的出版商有熟,他們在這方面很先進。”

也許改天等我有空時再說。”忙碌的醫師說道;“現在我恐怕得走了,再見。”他忙著趕去看下一個病人。

就在麥可逐漸取得還不錯的醫學作品期間,他們的第一個小孩出世了,是個兒子。這大兒子還包著尿布時,他的媽媽就又懷孕了;而他的父親也跟書店老闆結為好友。有一天,書店老闆幫他準備一個神秘的小包裏。麥可又驚又喜的發現那一本是用哥德體字母書寫的“凱巴拉”(即猶太教的奧秘教義)。當然,這本書他早就聽過了,卻沒有機會閱讀。沒想到,如今他卻從艾比蓋的手中得到此書。

多少錢?”他正要拿出他的皮夾。

這本書不用你花錢。”艾比蓋回答。

哦,謝謝你了。”

你該謝的人不是我,而是你的一個秘密仰慕者。”

醫生聳聳肩,驚訝的收過這份禮物。在家中,維多已經在他的小床上睡著了,他的爸爸就有機會可以在工作一整天之後休息片刻。約蘭達為她的丈夫泡來茉莉花茶,他們坐在火爐之前共享這份安寧。成功的醫生心滿意足的看著他美麗的愛妻,他親了她一下又輕撫著她大大的肚子;這胎兒已經會在肚子裡踢了。

喝完茶之後,麥可決定看一看那本凱巴拉,他從書架上拿下這本書。“奧秘知識之傳授”是這本書的副書名。他舒適的跟他的愛妻窩在地板上,打算開始看書了,書本一翻開就有一張有姓名與住址的名片,上面寫著:“朱利斯史凱利傑,艾奇市拉翠大道15號”毫無疑問的,這位就是他的秘密仰慕者。

約蘭達,妳認識一個叫朱利斯史凱利傑的人嗎?”

史凱利傑是鎮上很有名的人,他是引起不少注目的作家。大家都尊他為人道主義者。”她答道。

我怎麼都不知道?”

你不可能什麼都知道,親愛的,不過你為何問起他?”

他送這本書給我,親愛的,這是他的名片。”他把名片拿給她看。

他為何要送你這本書?”約蘭達驚訝的問。

我哪會知道。”

等等,他也是個醫生,”她突然記起,“是艾奇主教的卸醫。一定是這個原因。也許他知道你是蒙特彼里大學畢業的?”

不,絕對不是的”他說;“我們來看看他給我什麼樣的書。”於是,他開始看那本書。

除了書寫傳統的聖經之外,還有傳統的凱巴拉。這奧秘的知識以創世紀為基礎,而且是以老師傳授的方式傳遞此種知識。生命之樹是其既定的格式,此格式亦是閱讀聖經的神秘之鑰。我們在此談的是四個世界,象徵宇宙創造期的不同意識情節,此種知識因為有了冥想的支援而得以更為深入。凱巴拉源自猶太的神秘傳統,是用來發掘聖經的奧義,如今也被運用在傳統哲學的範圍。凱巴拉目前是在秘校由個體術士在傳授的學問。”

麥可把書本合上,他痛苦的了解到,這些年自己在精神層面上可說是滯留不前。這本書是老天給他的禮物。幫維多換了尿布後,他們一家三口開開心心的上床去。

我得盡快去拜訪史凱利傑。”他在兒子眼皮逐漸沉重之際說道。

慢慢來,親愛的。史凱利傑哪兒也不會去,他在這裡住好多年了。”他的妻子耳語道。


幾天後,麥可就去敲拉翠大道十五號的門,前來應門的是一個壯碩的僕人,他聲稱他的主子不在家。不過,此時卻有一名乾乾瘦瘦的男子走下樓來。此人正是卸醫本人。

哦,醫生,我的喉嚨痛,”朱利斯史凱利傑開玩笑道,不過麥可卻把的玩笑話當真。

我馬上就幫你檢查,不過我要先謝謝你送我那本美麗的書。”他認真的回答。

別客氣,其實是艾比蓋挑的書。”

於是這兩個人就到畫室去,那個畫室掛著許多科學家與哲學家的畫像。

不可思議,這些人你全認識嗎?”麥可問。

沒有全認識,不過你現在看的是伊拉斯莫斯的畫像,最近我們兩個人透過書信在爭論。大家都說他是歐洲最偉大的思想家,我卻覺得他的推理是有些缺口的。”朱利斯坐在一張舒適的椅子上。

我聽過他,”麥可承認“不過,你為何想找我?”他也坐下了。

常常聽到你的名字,”主人解釋,“不在乎宗教權威的醫師不常見。我會被頑強的科學家所吸引,何況我本人也學醫,所以覺得我們認識一下,會是好主意。”

我感到很榮幸,”麥可四下一顧。

你會搬到艾奇來也是很大的巧合,”朱利斯接著說,“特別是跟那如花似玉令人心跳加速的佳人一起搬來。”

啊,所以你才要送我禮物!”

天曉得,萬事皆有因由。你很幸運能娶到這麼美麗的妻子。”

的確是的。那位是誰?”麥可指著一張畫像問道。

那是卡爾達諾。”

嗯,卡爾達諾。我沒記錯的話,他是數學家也是占星師。

也是騙子。”史凱利傑批判的說,“他的書《細微》談到惡魔的那一段是從我的著作中抄過去的。”

抄襲是很糟糕的事。”他的訪客回答,“你有什麼關於人道的作品?”

很多,不過我最重要的作品是為在各地出版的所有文學作品做摘要,不只在我們國內的。此外,我也想跟伊拉斯莫斯一樣成為本世紀最偉大的思想家。”他吹噓著說。

是一整個世紀嗎?”

我無法忍受虛偽的謙虛,”這主人說道。

麥可對這位自我的人道主義者微微一笑。這兩名科學家可說是勢均力敵的,於是就花了一點時間討論亞里士多德的醫學文章。他們很合得來,所以倆人就決定要常常拜訪對方。

接下來幾個月,倆人的友誼更為深入,因此朱利斯就把帶麥可參觀他的秘密書房。何謂秘密?因為有許多書都被教庭視為威脅。

麥可,你看,是哥白尼‘太陽是宇宙中心論’這本革命性著作。”

其實,神秘學者與占星家都視太陽為星星之一,”他的朋友說道。“不過,我想科學家都是想看証據的,像這類的白日夢他能如何証明?”

相反的,夢想可以是非常有用的,”朱利斯回答。“你何不偶爾寫下你的夢想。你可以從夢想的記錄看出你個人蒙受其利的發展。”


過了不久,伊莎貝爾出世了,她就像發光發熱的太陽,而且還長得很快。這小女孩似乎才是宇宙的中心,維多一直伴著她。他們的女僕,由於沒有自己的小孩,也把這漂亮寶貝視如己出。就在這個小家庭慢慢的開花結果之際,不幸的事情卻逐漸在外界蔓延。艾奇這個地方之前並沒被瘟疫侵襲,可惜,如今不幸已經降臨。當第一個病例傳開之後,公眾生活立刻嘎然而止。由於害怕被傳染,大家都盡可能的避免跟他人接觸。即便如此,很快的還是有更多受害人數。

麥可這個愈來愈熟練的市醫,立刻在城市許多貓、狗的屍體已經發爛的地區設立隔離區。麥可每天忙著看病人,總是工作超時。這個強悍的醫生為了避免傳染,下令以一層又一層石灰掩埋人、畜的屍體。他還要求大家焚燒垃圾,使鼠輩與跳蚤沒有東西可吃。他對已經被傳染但還活著的人,用一種大蒜與蘆薈做成的乳液來塗抹身體。麥可持續的強調衛生與健康飲食的重要性,而大部份的市民都支持他的方法。不相信他的人,卻只是想找個代罪羔羊來出氣。於是就在市廣場,也就是麥可住家附近,爆發零星的暴動。

這一天,工作很辛苦的麥可也聽到吵鬧聲,他走到窗口一看,嚇然發現在噴水池附近有人搭起火刑架。不久,有一大群人圍繞著火刑架,另有兩個人被押著走向火刑架。艾奇市的暴民大聲的叫罵著。麥可了解到暴民在動用私刑。整個情勢就要失控。

天老爺,他們捉了艾比蓋。”他突然大叫。其中一個被捉的人正是他的朋友,開書店那個。暴民朝他辱罵,這讓麥可感到十分忿怒。

約蘭達走到他身旁來,又驚又怕的說道:“你會待在屋子裡吧?”

可是她的丈夫不聽她的,火大的直接就衝上街。還好,他的理智及時讓自己冷靜下來,他控制自己的怒火鎮定的穿過人群。

這些該死的猶太人就是造成這一切的邪惡之徒,把他們燒了!”有人充滿恨意的大叫。約蘭達無助的在室內看著。

求求你,別跟他們吵; 她恐懼的忖道。


那兩個猶太人被綁在柱子上,此刻有人正想把柴堆點燃了。

住手!”麥可大叫。這一喊讓大夥兒安靜了下來,眾人紛紛讓出一條路給麥可,他畢竟是娶了華德蒙家族的女兒,身份不同。他冷冷的命令最後一個煽動者站開,並爬上火刑架,他鎮定的把綁人的繩索解開。麥可堅定的看著他的老友艾比蓋,艾比蓋信任的看著他,在他眼底泛起一道堅信麥可的光茫。

我到底怎麼了?麥可暗忖道。那些強烈的目光幾乎使他為之動搖。

不,不能在野狼之前表現出怯弱,他必須引導群眾的情緒,因此他堅決的轉身,堅定的對大家說;“瘟疫不是猶太人造成的。如果真是如此,也該握有確切的証據才行。你們全因恐懼與怒火才造成此種盲目的衝動。回家去,清醒一點,不要再違反公共秩序了。”忿怒的群眾轉過身去,不再那麼衝動了,廣場裡的人很快就散了。麥可安全回到家中之後,約蘭達才總算鬆了一口氣。

你以後不可以再那樣子了。”她還在顫抖。

我總不能讓他們被暴民吞了。”

你的家人需要你活著!”

我又沒死,”他開玩笑的說。約蘭達生氣的朝他扔了一個枕頭。可惜的是,瘟疫的威脅持續的擴大,使得麥可一整天都忙著在跟傳染病對抗。

過了幾個星期,命運之神前來敲諾斯特拉達姆斯的家門。約蘭達與維多都病倒了。麥可是在很晚的時候,忙完工作回到家才突然面對到這樣的不幸。他面色如土的診斷出他們感染到的就是令人恐懼的瘟疫。

是那該死的瘟疫。”他一個人在廚房裡拍打著牆咒罵著。這次是可怕的瘟疫復發,但這瘟疫鬥士卻在自家之內慘敗。他痛苦的把這壞消息對他的愛妻說出。

我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病人身上,卻忽略了你們。”他無助的悲嘆道。

麥可,請別責怪你自己,答應我,你會跟伊莎貝爾好好的活下去。”

我不曉得失去了妳,我是否還能活下去。”

親愛的,上蒼會賜你力量的。”她設法安慰他。

他幫他們清洗了所有出現的傷口,為他們準備最好的食物,期待著在最後會有奇蹟出現。可惜,天不從人意。他如花似玉的愛妻,很快的就在他的懷中死去。

他悲傷的看著最後一道生命的光茫在她眼底消失,也不捨的看到她的靈體離開她的身體。第二天,維多也就此告別人間。當他對著他的愛兒吻別之時,忽然聽到他女兒在叫他。為了怕被感染,伊莎貝爾一直被關在她的房裡,直到這悲慘的一刻,她才來喚醒他悲痛的意志。

痛不欲生的麥可,暫時把女兒交給下人照顧一天,他自己帶著他愛妻與愛兒的遺體到普伊沃去,他想把他們埋在家族墓園裡。

華德蒙家的人恐慌的看著一部載著棺木的馬車接近,他們當然就了解是怎麼一回事,不過,為了恐懼他們遲遲不敢開門。

我們也很悲痛,”伯爵在窗口叫道,“不過,我還得考慮到我其他的家人。”

我了解。我會在安全的距離之外挖個墳,可以叫一個人來幫我嗎?”他的女婿問道。

不行,抱歉。祝你幸運。”伯爵狠心的結束了對話並立即把窗戶關了。

悲痛又孤獨的麥可,獨自一人把他的妻兒埋在家族墓園裡,就埋在大閘門之外。他愛妻的家人,只敢在城堡中偷偷的觀望著他的動靜。


麥可回到艾奇之後,就親自照顧他的女兒,是她給了他生活下去的勇氣。可是,城市裡卻開始傳出對他不利的謠言: 說約蘭達是她父親為她下葬的。謠言出現那天晚上,有個女僕前來敲他的門。神情哀傷的麥可前去開門。

醫師,我是來警告你的。華德蒙家人慫恿這裡的人來對付你。他們指控你故意讓你的妻子死去,好帶著她的嫁妝逃跑。還有人傳說你是猶太人的朋友。我必須來警告你,因為我知道你是好人。”然後她一遛煙的就跑走了。

麥可立刻把前門鎖了,他先在屋內踱著方步沉思,然後很快的就做了一些預防性的措施。後來,他上樓去看著熟睡中無憂無慮的伊莎貝爾;終於,他再也無法承受的哭泣著。此時,突然有一陣大風從窗口吹入擦去他的淚水,緊接著,夜的寂靜立刻被噪音打斷了。憤怒的市民拿著火把,迅速的在他家門口聚集,他們惡意的叫罵著。


兇手,”他們大叫著;“你應該被處死。”

麥可在窗廉後,只小心的露出平邊臉看著群眾。

我們現在就衝進去捉他,”他聽到有人這樣說。


他知道這一次他勢必得逃走。民眾推擠著上鎖的前門試圖破門而入。有人還朝屋子丟來一個火把,差點就丟到麥可。於是麥可毫不思索的抱起驚醒的女兒,他把女兒綁在他的背後,要她安靜。在她床後,他打開寫字檯的一個抽屜,拿出一袋準備好的備用品揹在肩上。然後就這樣揹著伊莎貝爾往閣樓上衝。

他的卧房的窗廉已經燒起來了,過幾分鐘的時間整棟屋子就起火了。暴民也在此打破前門,在一樓搜索著麥可的下落。不過,由於樓上火勢很大,他們也不敢上樓去。此時,麥可揹著他的孩子爬上高樓的屋頂上,並跳到屋後另一棟頂樓的屋頂,所以暴民並沒看到他。因此,他才得以逃離他起火的家園,並從相鄰的數間屋頂逃離。還好,當時夜色如墨,沒有暴民得以看到他。也由於天色太暗,麥可還差點從其中一間屋頂上摔下。他氣喘如牛的逃到最後一棟屋子的屋頂,並從露台上的葡萄藤往下攀爬。

他在那裡!”一個機警的暴民卻在此時發現他的影子,突然大叫。此時,在他家門口叫罵的暴民也發現他的踨影了,一大群人立刻轉向追逐他。

麥可一躍而下,迅速的逃走。他盡可能迅速的從迷宮般的巷子逃出城外,逃到山丘之上、森林之中。過了一會兒,暴民卻找到麥可的一隻襪子給一群獵狗嗅一嗅。因此,很快的他們又找到麥可的逃生路線,於是又開啟另一段殘酷的追殺。


他們為什麼那麼生氣?”伊莎貝爾問道。

他們不喜歡我們。”麥可以為已經逃離那群暴民了。

為什麼?我們一直都很乖,對不對?”

對,不過,他們有不同的看法。”接著,他恐慌的發現村子裡突然又冒出一群獵捕他們的人。

麥可立刻再度加快逃生的速度,匆匆的穿過森林。到了山丘之上,逃生的路線被狹谷所打斷,使他們無法再向前推進。他在懸崖邊踱著步手足無措的思索著解決之道。不料,獵犬的狂吠聲卻逐漸逼近了。他必須立刻想到辦法才行。

好,我得從這懸崖往下爬; 他決定了。


麥可以手攀住崖邊,雙腳探索著可以站立的點;他的重量卻總是讓手臂幾乎無法承受。就這樣,他手腳並用,非常辛苦的往下攀爬。伊莎貝爾安靜卻感到很害怕的往深谷下看。追捕他們的人很快的就追到這個崖邊,他們也看到麥可已經接近半山腰,就在離他們約二十呎外的距離,然後又看到他消失於一堆樹叢中。甚幸,此時月光被雲層遮住了,他們於是暫時看不到麥可父女的身影。當然那群陰謀者不敢學麥可走那麼困難的路線,特別是帶著狗也無法往下攀爬。不過,由於有些人對那一帶很熟,所以他們就分散開來打算在鄰近的路上攔阻麥可。

現在麥可已經超前暴民幾哩遠的距離了,位於半山腰的他有兩個選擇: 一是往上、一是往下逃。由於有許多高大的樹木遮掩,他自己也無法看清往上或往下的路究竟通向何處。因此,他直覺的就選擇往下逃,很快的,他就抵達一處可以通過的狹谷。不料,有一小撮追他的人也找到這個路徑,他又可以聽到狗的叫聲了。此時,疲憊的麥可已逐漸體力不支,他已經逃了很久,也可能無法撐很久了。就在此時,月光再度照射前方,讓他看到不遠處有個在岩石堆之間的洞穴。麥可感到追兵已逼近,於是想立刻躲入那個山洞之中。

天曉得,走運的話…?才這麼想,他的位置又被發現了

他們在那邊!”有人大叫。

麥可匆匆進入那石洞之中,他從揹包找出臘燭,並迅速的以火石點燃。這裡是一定要有光線的,他快速的揹著珍貴的愛女在那個山洞之中往前推進。山洞裡有許多通往地底的小路。

該死,火熄了,”他咒罵著; “走太快了。”他再度點燃火光繼續他的路。不幸的,他又聽到背後傳來的大叫聲。


天老爺,他們已經也進來了,我們真是很不幸。他喃喃自語的說。

他的敵人們走入山洞,狗的叫聲也立刻變得很可怕。反而使得獵狗有點分心,因而無法繼續快速前進。不過,追他的人卻沒因而打退堂鼓,他們反而分成幾個小隊。因為他們之中有人知道,這地下也只有幾條小路而已。於是他們就此分成幾個小隊,想盡速追殺麥可。

麥可有聽到他們逼近的聲音,所以他盡可能不發出任何聲音。他發現有個小支線裡有一灘淺淺的地下湖泊。穿過地下湖可能是他逃離那些獵狗唯一的辦法了。他緩緩的走進湖中心想:那些狗一定無法嗅出他們的氣味。於是他小心的揹著女兒一步一步的往水裡走去。伊莎貝爾雖然只有兩歲,卻也能了解此刻環境的險惡,她安靜得像隻小老鼠。不過,水位也漸漸的上升到危急的程度,麥可開始為女兒的安全感到憂心,可是那些暴民就追在他們後頭。他不得以的繼續往前進。很快的,水位已經到他的腰際,他的女兒也被水泡到渾身發抖。

就要完蛋了,再過幾分鐘,他就得把伊莎貝爾抬高。水位已經逼到她的嘴巴了。

也許,我只好投降了,他考慮著;也許,他們會放我的女兒一條生路。可是,未來有誰能撫養她呢?沒有人會想接受一個家人死於瘟疫的小女孩。特別是她的父親還被岳家的人指控那些莫須有的罪名。

在水中走著走著,他的腳已經踩不到地面,他只好用游的。麥可暗地裡祈禱著,此時他手上的臘燭也熄了並沉入水中。


祈求上帝與我們同行…那些人就是不肯放棄嗎?

他朝更黑暗處游去,直到他的頭碰到岩壁為止。奇妙的是,他們父女都還活著,那個洞穴也逐漸的變大,他加快在洞中湖游水的速度。過了一會兒,他確定終於沒有人追上來。接著,他的腳又能踩到湖底的地面了,於是他就踩著滑滑的地面,困難的往水淺處走去。

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逃得掉的,伊莎貝爾。”他燃起一絲希望的耳語道。

他們渾身濕透的走到湖的另一邊去,他靜靜的聆聽很久的動靜,一點聲音也沒,他發現追兵似乎真的放棄了。休息一陣之後,他才又從揹包中拿出臘燭,還好,潮濕的臘燭還可以點燃。

他們處身的那一個大洞穴有許多的洞口與通道,麥可立即前去尋找出去的路。這個石灰岩的洞穴已在此風化多年,所以才會變成了一個大迷宮。

說來,這地方應有數百萬的歷史了,他思索的找到了在洞壁上的許多神秘動物畫像。

我們不是第一個來此的人,伊莎貝爾。”他好奇的看著那些紅色、黃色的奔馳的馬匹與緊繃的鹿等等,那些鮮活的動物圖案似乎就要從牆上跳出來。整個洞壁上都有這類的動物圖案,而且都是很生動的,也有紫色的小馬直視著人以及白色的乳牛在洞穴的頂部玩耍著。再進去一點的區域,畫有很多跳動、跌到的人形圖案,以及一隻懷孕的母馬被箭射中的圖案。不知為何,這母馬讓他想起約蘭達,他立刻轉頭不看了。

是史前的畫!”他低喃。他已經走投無路了,只好在此休息一晚。

啊啾!”伊莎貝爾意外的打個噴嚏,造成很大的回聲。

但願沒被人聽到,麥可擔心的想。他放下背上的女兒,讓她躺在地上的凹洞處。我們的衣服只好穿到自然乾了,他心想。

吹熄臘燭之後,他們父女就昏沉沉的陷入睡眠狀態了。不過,他很快的就被卡在肋骨邊的小石子給痛醒了。伊莎貝爾還在睡。

真可惜,這一切不是噩夢一場。他嘆道。

麥可找出他最後的一根臘燭點燃,他發現到石壁上有水滴下來,於是就拿個杯子去裝水。不久,他的女兒也醒了,他就給她喝了一點水。他的揹包裡還有一點麵包跟肉乾,他們用這些食物暫時止飢。現在,他們的衣服已經半乾了,他們也該尋找出去的路線了。麥可再度揹起小女兒,開始尋找有光線射進之處。找了一個小時,還是找不到,而且燭火就快用完了。

他們就用那細微的燭火到處找,突然燭火形成被拉到一側的狀態。麥可滿懷期待的朝那風的方向走去,他很快的就發現有道光線從上方的一個洞口照入。透過那個洞口,他可以看到藍天。當然,對一個在黑暗中待很久的人而言,卻是相當刺眼的。

可是,沒有任何器具讓我爬上那個洞口,他不安的檢視四週的石壁。

等等…”他從揹包中拿出一把小刀,他覺得他可以在石壁上雕刻出一些讓手、腳攀爬的小縫。還好,易碎的石灰岩的牆很容易下手,完工之後,他就小心翼翼的運用這些人工小裂縫往上爬。像個超人般,他攀住頂上的洞,並以手探測外界。陽光終於照在他的手上。

是太陽,那個讓人看清一切的星星,他謙卑的想著。

接著,他以手把頂上的洞挖大,然後才往外爬,爬到一個草原之上。一到那個草原,他像隻老鷹一般,立即快速的偵測附近的情況。附近一個人影也沒,這使他鬆了一大口氣。

伊莎貝爾,我們成功了,一切都過去了。”他把他女兒從背上解下來。這小女孩終於可以自己站在地上到處跑了,那是一個完全看不到住家的荒野。

我們得清洗一下,小丫頭。”麥可說道,他猜想山坡上可能有小溪。他把伊莎貝爾扛在肩上走,過了一會兒就看到有一條小溪在山谷之中。

溪水很清澈,他們先喝了幾口溪水解渴,才脫了鞋把腳放入清涼的溪中。等到他們洗好臉之後,麥可從揹包裡拿出麵包給他女兒吃,揹包裡還有一點點錢,大約有三百法郎,這就是華德蒙家的嫁妝。

這些錢夠我們活兩年的,他估算了一下並開始為他們的未來思考。

回到艾奇是不可能的。先步行離開這地區,也許就能找到馬車載我們回到聖雷米。這似乎是個好計劃。他們就這樣走了一會兒,找到一個長滿李子的樹林。他們飽餐一頓之後才恢復一點精神,他們這一路被那些暴民追得很累。

此時,伊莎貝爾已經被一隻飛過來的蝴蝶逗的開心的大叫。

是的,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當父親的他,憂鬱的注視著孩子。也許,她真的可以讓我的生命值得再活下去…


那天他們翻山越嶺,到了黃昏就發現在林中藏有一間小石屋。那個小屋顯然是沒人住的,所以他們就打算在那裡安全的過夜。屋內地板上的木炭道出這地方有人用過柴火,也許是獵人。吃過一些肉乾跟李子後,也到了睡覺的時間了。麥可抱住他女兒,為她擋住從縫隙吹入的寒風。夜半時,風吹得更大,吹得屋子嗄嗄的叫,使得麥可驚醒過來,他察看他的小女兒,確定她還在他身旁才又入睡了。

第二天上午,他一直睡到有一隻鵲鳥在屋頂上唱歌,才把他吵醒。他這才想起,他的女兒還沒起來小便。

伊莎貝爾。”他輕聲的碰碰她。她為何這麼安靜?他不安的低頭去看她。

天啊,不!”他驚恐的看到孩子臉上的黑點。他的叫聲驚醒了伊莎貝爾,她一張開眼睛就對他說;她感到不舒服。再次面對瘟疫,幾乎使他無法承受。他的心彷彿碎了,腦子裡頓時一片空白。他只能愣愣的抱著他的女兒坐著,輕輕的搖著她。第二天,他唯一的生命支柱也死了,她的死帶走了他活下去的動機。他就那樣呆坐在原地,兩眼無神的往前看; 就在這不幸的一刻,在他的腦海中卻突兀的出現一些驅之不去的畫面。


你可以讓那兩個傢伙一組,他們是同生共死的。”法國軍官下令。二人組布魯諾與葉士拉著沉重的加農砲往前走,他們吃力的在泥中走著。滂沱大雨讓沙地變成泥地,使得他們的制服也沾滿泥巴。

往左拉,你這豬頭!”布魯諾責罵他的同伴。

我還以為你用腦袋就可以把工作給完成了。”葉士嘆道。他們搞了半天才把加農砲放好,布魯諾開始倒入火藥,而葉士則把加農砲的砲彈放在砲管之上。他們要在敵軍面前逆火式引爆大砲,如此一來就可以提高炸彈到人的高度。整個砲兵隊都就位了,內伊將軍站穩了就要下達攻擊的命令。

發射!”他下令。

法國的大砲發出如雷巨響,盟軍部隊顯然死傷嚴重。砲兵部隊看著滑鐵盧之役繼續的發展,他們的四個部隊趁勝前進到聖尚山。沒想到敵軍卻突然出現兩支騎兵部隊,攻入法軍陣營,法軍急忙撤退。這下子,大家就手忙腳亂的想盡快重新為大砲倒火藥。

快點,葉士,把砲彈弄上去!”整個軍火很快的就用完了,不過英軍卻也被打成渣了。當號角聲揭起攻擊的指命之時,法軍的騎兵也準備把盟軍打個落花流水的。沒想到,成千上萬的普魯士人卻從森林中冒出來大肆屠殺法軍。布魯諾與葉士為了自救,就躲在大砲底下,他們在混亂中拿著槍試圖瞄準敵人。

真希望我們此刻是在普羅斯旺。”葉士像做白日夢的說著。一些軍官就在他們眼前被屠殺,死時他們的手上還握著刺刀。

布魯諾沒有機會回答,因為他被敵軍的砲彈打中,他的手腳都被炸飛,只有他的頭還不幸的留在他的夥伴身邊。


諾斯特拉達姆斯突然墜回現實。經過這一場可怕的幻境,他這才看到女兒已逐漸分解的屍體就躺在他的身旁,同時還召來一大群的蒼蠅。

走開!”他像個瘋子般揮舞著雙手大叫。

為人父的他幾近瘋狂,他不知道他在那裡坐多久了。終於,他起身抱起這孩子的遺體,掩埋於附近的空曠之處。

安息吧,我的小女兒,”他稍微冷靜下來的說;“不幸妳只有短短的生命。現在,我必須與妳道別了。我的生命還得繼續下去。”他用樹枝做成一個小十字架放在他女兒的墳上。然後才拿起揹包就要離去,他走了幾步,又不捨的回頭最後再看一眼。之後,這位被人遺棄的醫生,就此孤獨的浪跡天涯。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