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諾斯特拉達

第一章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十六章




韓瑞克拉森頂著萬里無雲的大晴天,開心的在他的葡萄園裡散步。美麗的藤蔓之上懸掛著許多垂涎欲滴的葡萄,於是他就拔下一顆來試試。他咬下半顆葡萄細細的品味。

是,熟了;他判斷的想著。這酸酸甜甜的口感,正好是摘來釀造深紅色葡萄酒的時機,收成季的相關工作,他們早就準備好了。

明天,我就會找一些工人來摘葡萄;他對自己說;他帶著滿意的心情看著他位於河谷地的葡萄園。午後的河面映照著黃昏的夕陽,波光粼粼,他享受著這美好的景緻。南方的地平線處正是庇里牛斯山的側影。這些宏偉的高山,在此地散發出迷人的風采,整座山脈的能量就在葡萄園中發出閃閃動人的光點。

我最好回家去了;他看了看手錶心想著。於是他開始艱難的走下山坡,這山坡地的後頭就是拉尼奧山洞。 雖然他本身是瑞典人,不過,短短幾年,他在這鄰近地區就變成一位受歡迎的人。從他直率的臉,每一個人都能看出他那親切的本質。這位很有哲理的拉森先生當初只是去造訪南法的里穆小鎮,在那段原本是要尋找自我的淨化的旅程中,他找到的不是他的自我而是一位美好的法國女郎。於是,他娶了她,然後他們就在陽光充滿而且到處都是美景如畫的山莊與小路的奧德地區定居下來。當時,他們找到的是一棟裡頭還有舊榨汁器的舊農舍,於是他們就把舊農舍改建成摩登的新住宅。這些年來,這棟住宅可說是愈來愈舒適了。最近,韓瑞克還在他們家那個有圍牆的花園裡蓋了一個游泳池給小孩子們玩。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向大自然道別之後,便朝著拉尼奧山洞的方向走去。

生命可以是如此美好;他走進去時,不由自主的讚嘆著生命。

碧姬,我打算明天就要開始摘葡萄了。”他一面在一樓找他的妻子一面大叫道。

他的妻子沒在樓下,他正要上樓去找時,一名金髮女子正好下樓來。他們就在樓梯的半路上撞見彼此。

哈囉,小天使,妳好美。”他對她打招呼。

這兩個人就好像多年未見,他們深情的擁抱對方。

每一天都像個全新的美女;他的內心不禁又是一陣讚嘆。“碧姬,我明天就想開始摘葡萄了。”

好,我晚上就打電話通知工人。”她說;“你需要多少人?”

我想五、六個就夠了。”

他們走到客廳去討論今天的公事。

你父親有打電話來,說他今天晚上會再打來。”碧姬拿起電話簿時順便向他說道。

我現在就打給他。”他回答。

嗨,爹!”大衛此時正好抱著一隻貓從洗衣間衝出來。

毛毛又躲在那裡面了嗎?”當爸爸的人問。

小孩點點頭後,就放下貓並上樓回自己的房間。此時,烤爐的定時鐘也響了,這對夫婦於是趕忙的走入廚房,其實是碧姬在習做一道新菜色。

你好幾個月沒碰你的畫架了。”她從爐子上拿起那鍋熱食時說。“你要我把畫架收起來,還是要畫出什麼漂亮的東東呢?”

收起來算了。我已經沒有畫畫的渴望了。在畫中,所有的景物都是被框起來的;沒有生命。不,我寧可欣賞大自然,或欣賞妳!”

這讚美讓她微微一笑,他的讚美她永遠也不會聽膩。

我還是覺得,那幅向日葵的畫很棒。”她坦承。碧姬拿把刀子試試蔬菜捲是否熟了。

哦,那幅不錯。哦,好,我要打電話給我爸。手機跑哪裡去了?”

親愛的,在有鏡子的那個櫃子裡。”她回答,於是,他又走到客廳去。

妳會打電話給工人,對不對?”他回頭叫道。

他很快就找到手機了,也很快就打給在斯德哥爾摩的父親。

喂,爸,聽說你打電話來。”

對,沒錯。你媽媽突然感到不安,要我打電話給你們。歐洲是愈來愈暴力了。”

我們住的這裡很安全。”他的兒子向他保証。

但願如此。總之,我們很開心你終於這麼成功。有一陣子,你過得像個烈士。碧姬跟孩子們都好嗎?”

對,一切都很好。現在弗瑞德是到處爬,他幾乎快要會走路了。明天,我們就會開始收成。”

兒子,這是美麗又值得感恩的工作。不幸的是,瑞典不是釀酒的國家,那種美好的生活,對我們而言也嫌太老了。不過,明年,情況許可的話,我們打算去拜訪你們。不過,我們以後再說,好嗎?”

父子倆在電話中道別之後,韓瑞克就把這屋子裡唯一對外聯絡的管道給關掉了。他同意他妻子的說法;他們覺得小孩子在七歲之前,盡可能別接觸到太多的不幸與誘惑。為此,他們的家裡面沒有電腦、沒有電視。

吃晚飯了!”碧姬把弗瑞德放到他的幼兒圍欄時叫道。

大衛跟麗莎馬上就下樓來吃飯。這個小女孩拿著一盒麥克筆直接就在餐桌邊就座,不過,她很快的就又畫了一個東西,她的兄弟則一直在學她的動作。

妳畫的東東什麼都不像。”他取笑她而且直接把她的畫紙抽走。

你這渾球!”麗莎大叫。

嘿,我們家不許罵人。”她父親警告。

其實,他沒看到這兩個小孩的糾紛,因為他才剛從廚房拿玻璃杯出來。

是,不過大衛在取笑我,他對我老是這樣子。”他的女兒不滿的說。

可是妳也以同樣的態度對待他。所以你們才陷入這種惡性循環。如果妳的行為妥當一些,他就不會再取笑妳了,因為對他而言,那就不再好玩了。”麗莎早聽過這類的訓了,只是,她對她的小弟弟還是很不滿。

總有一天他會被車輾過。”她輕聲的說,不過,她父親可是聽到了。

這是很可怕的思想,麗莎。別說出這種胡鬧的預言。事實上,不能說任何預言;這就像說出一個詛咒一樣!男孩子本來就是比較頑皮,長大了就不會了。不過,我會注意大衛的。”他瞪了他兒子一眼。

小孩子就像磨人的牙痛,每隔一陣子就會發作一次,不過,大體上說來,他們都是好孩子。狼吞虎嚥的吃過蔬菜捲,小孩子們也全都上床睡覺之後,韓瑞克就翻閱著一本書還寫了一些註解。

你在幹嘛?”碧姬洗完碟子後就問。

我下星期要在文化中心演講,要談史威登寶。”他拿下老花眼鏡。

是什麼特別的主題嗎?”

夫妻之愛。”

希望不要談太激烈的,我們在那裡的熟人很多。我想你應該不會談到我們兩人的愛情生活吧?”

妳別鬧了!妳又不是不知道。”他以另一個方式對她保証道。

她拿起一本雜誌跟她丈夫一起坐在沙發上。

波城的市政廳被攻擊了。”她告訴他。

有傷亡嗎?”

三死,包括市長在內。”

過去這幾年,國內的氛圍很糟,他們對自己的安危更是感到擔心。除了小心監看世局之外,他們對上帝也有信心。碧姬打了幾通電話後,他們決定要上床睡覺了。當媽媽的從小圍欄中抱起小弗瑞德就跟她的丈夫一起上樓。目前,這小小孩還睡在他父母親的房間。


翌日黎明時,一群摘葡萄的工人就徒步走向面南方的葡萄園。清晨時分,卡薩區的山谷地之上罩著一層美麗而神秘的薄霧。一到葡萄園,韓瑞克就分給每一個工人一個桶子跟一把刀,用來收成葡萄。這一群人之中,有三個來自里穆的男人,還有一個迷失的巴士奇人跟兩個來自丹麥的女性旅人。一輛木推車已經就定位,等著收集大家摘下來的葡萄。

好了,大家開始工作了。”他們的僱主一聲令下。大家就各就各位準備上工了。

哦,推車旁邊有喝的。”他對工人們叫道。

過了一會兒,第一批裝得滿滿的水桶統統倒入推車之上,大家也來休息並喝第一輪的飲用水。到了九點左右,老闆的太太帶了野餐籃來,並把法國棍子麵包跟一些起司分給大家吃。雖然才九點,這些法國男人就喝了一杯酒配麵包跟起司吃。丹麥女孩則只配水喝。短暫休息過後,大家又開始去摘葡萄。慢慢的,陽光愈來愈大,於是薄霧就消失了。溫暖的陽光照在大家的皮膚之上,讓大家做起工來心情很愉快,大家就邊工作邊唱歌、聊天。

前兩天,你們可能會感到腰痠背痛。”韓瑞克警告那兩個女孩,他們以前沒做過這類的工作。不過,他們沒聽進他的警告。到了十一點半,陽光變得灼熱,大家都汗如雨下。還好,快到吃中飯的時間了,大家就全回到拉尼奧山洞去,豐盛的午餐也已經準備好在等著大家享用了。工人把髒鞋子全放在門邊,然後就到餐廳去就座。

你們有誰能留下來做一整個月?”韓瑞克一就座就問。要做的事很多。果實得分類、清理跟榨汁。”

那四個男工人都說可以留下來做工,不過,那兩個丹麥女孩則想繼續他們的旅程。決定後,大家就開開心心的吃飯聊天。

由於妳的烹飪天份,妳老公有變胖一點了。我記得他以前像瘦皮猴一樣。”一名工人朱爾斯說道。

沒錯,他以前很瘦。現在他終於有點‘成就’了,我想這得歸功法國美食。”碧姬贊同的說。

不,我只是變身了。”她的丈夫開玩笑的說。

誰還想再多喝一點的?”碧姬問道,她起身再去拿一碗烤茄子來。

你們有葡萄汁嗎?”北方來的女孩問。

哦,有,是我們自己榨的。”她到廚房去拿果汁。

拉森家的酒是整個區域最清澈的。”朱爾斯對大家說。“他們的酒裡面沒有任何人工添加物。”

感謝你的讚美,朱爾斯。這是真的:我們的酒是純淨天然的。”韓瑞克承認。

此時碧姬也拿著果汁回來倒給那兩個女孩喝。

小心,別喝太多。”韓瑞克警告道;“我注意到,你們已經吃了不少葡萄了。吃多會有通便的效果,知道嗎?”

突然,弗瑞德不耐煩的放聲大叫。他自己一個人待在幼兒圍欄裡,沒有人理會他。

你們用的是哪一種的葡萄?”其中一名工人問。

韓瑞克才吃進一大口食物,這一問倒讓他哽住了。

黑皮諾跟夏當尼種的。”他邊咳邊說。

站在他身邊的朱爾斯幫他拍拍背。不久,摘葡萄成為主要話題,韓瑞克也對他們提起那個年代久遠的酒窖,酒窖就在整棟屋子的地下室,而且入口就是從客廳下去。

吃過中飯後,我帶你們去參觀酒窖。有幾桶還是一開始就存在的。”他熱切的說。

不過,吃完中飯後,大家就直接到花園去放鬆一陣,所以他的邀約就沒履行。大家直接坐在花園的蘋果樹下,吃著巧克力休息。休息過了,也就開始工作了。經過幾個日晒充足的小時,也摘了好幾桶的葡萄之後,這一天才總算結束,工人們在農舍沖個澡也領了工錢,才快快樂樂的回家去。


那天夜裡,碧姬打開所有的窗戶。這天入夜後,一點風也沒。

天氣很悶,靜悄悄的。”她的丈夫說;“很像所謂的;風雨前的寧靜。”

他很累不過很開心的與他妻子一起坐在客廳裡。小孩子們都在玩樂高。他們都是很棒的小寶貝;當爸爸的充滿愛心的看著這些孩子。我很愛他們;他滿心都是他的孩子們,此刻讓他感到十分的幸福。

就在此時,門旁那個十六世紀的盾形紋章突然前後的搖動起來,這不祥的動靜讓他頓時清醒。他突然感到頓悟,也感到毛髮聳然。

我的天,我想出可怕的事;他突然了解到;我把我的小孩當神在崇拜

突然刮起一陣怪風;是魔鬼的氣息。

快把所有窗板關上!”韓瑞克強調的說。

這陣風很可怕。”碧姬驚訝的說。

她迅速的走到窗前。很快的,這陣風就轉變成強烈的暴風。他的妻子在樓下關窗時,韓瑞克則衝上二樓的去關原本敞開的窗戶。此時,強風已灌入室內,窗簾被吹得到處亂飛。他連忙把樓上的窗板給關上,再下樓去幫他妻子關屋後那間儲藏室的門。確確實實有一場颶風襲擊這個地區,不過高空之上似乎傳來更詭異的氛圍。

閣樓的門沒關!”碧姬突然想起。

她的丈夫立刻往樓上衝。關好門之後,他們就縮著身子一起躲在客廳中,窗板依然被風吹得嘎嘎作響。

有某種東西或某個人想殺害我們的小孩。”韓瑞克突然說。

什麼?你在說什麼?”他的太太結結巴巴的問。

大衛聽到他爸爸說的話,那一對藍色的大眼睛也專注的看著他爸爸。

情況只會愈變愈糟。”韓瑞克預測;“快把小孩子帶到地窖去,並將所有門窗釘死。沒什麼時間了,我現在就得走了。”

請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碧姬著急的問。

不要問我原因,”他回答;“我無法解釋…我是被更高的層次所引導。”他連忙走到大門前,再一次依依不捨的回頭望著他的妻小。

也許,我們再也無法相見了;他心碎的想著。

接著,他出門並將門關好。在黑暗的夜色中,拉森摸索著在風雨中前進,在山坡上,他不斷的抓緊路邊的枝葉行走,以求平衡。他家種的葡萄已經被大風連根拔起且在半空中亂飛。他艱辛的爬到山頂之後,發現河水已經變成惡意的殺人工具而且正緩緩的朝整個大地漫延。他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後來,他決定要往家的反方向跑,愈遠愈好。

如此一來,也許可以讓惡魔分心,轉而放過他的家人。

他拼了命在跑之時,有個烏雲似乎也一直追著他跑。跑了幾英里遠之後,他在一棵大樹下停下來喘口氣,一休息,他也就會開始擔心他妻兒的安危。

就在這節骨眼,一陣可怕的旋風吹毀了他們農舍的屋頂,家裡所有的傢俱都被吹到半空中。鍋碗瓢盆、衣物、書籍、床、桌子全如羽毛般被吹得到處飛。連被釘死的窗板也一樣,在客廳裡,椅子被狂風吹得團團轉。古董的玻璃櫃被吹爆,玻璃碎片在室內到處亂飛。

在不遠之外的韓瑞克,雖然是無助的站立著,不曉得此刻他該如何是好。可是,對於此時他家內的災情,卻一無所知。

我不能讓自己被恐懼所征服;他責怪自己的意志不堅,努力的再開始往反方向逃跑。無奈的是,卻吹來一陣狂風將他吹倒,風中的飛沙走石也打得他渾身疼痛。他努力的站起身,卻立刻又被吹倒在地。面對死神的威脅,他不得不想起他的最愛。

不知道我的家人是否依然存活?他思索著,就在此時,他的前額處突然發出智慧的十字光。

你想的正是邪惡所欲摧毀的;有個聲音在他腦子裡浮現。韓瑞克對於這種發現感到害怕,於是立刻想要改變他的思緒。

不要想,不要想;他對自己說。這邪惡的氣候之神注意到他的抗拒,於是立即大發威力,韓瑞克被高高舉起並重重的朝一樹幹摔下去。這一摔他的胸腔都快被撞碎了,他發出痛苦的慘叫聲。他咬緊牙關,集中思緒,拼了命的只想逃。

我必須面對魔鬼。躲不掉的。

這是他的最後一根稻草,真理是他的武器,真理是他突破一切思緒的武器。話雖如此,回應他的是強烈的黑色勢力。韓瑞克拼命的再抓牢一根枝葉,可惜那枝葉立刻被折斷、吹走了。

最終,他只能讓自己像個無助的受害者一樣,完全不抵抗無奈的站著,他唯一的堅持只有他心中頑強的信念。他甚至甘心情願意的讓自己被風雨鞭打 ,如此的承受卻彷彿讓這一場災禍更為惡化。他對萬有的降服,緩緩的發揮了效用,他也逐漸的發現到一個人影。

這矇矓的影像在他的上方出現,而且還發出很大的聲音。接著空中的烏雲開始以圓的方向圍著這人形在轉動,轉動的雲消化了邪魔的魔力,惡魔的影像也因而逐漸消退。在發出最後的激烈掙扎之後,惡魔終於放棄了也在半空中完全的消失。這場小型的龍捲風擊退了惡魔之後,便轉至這已被擊倒的酒莊主人身上,他也只能降服無法反抗。甚幸,這陣狂風是慈悲的,目的似乎只是要賜給他全身力量。當最後的一道風被他的身體吸收之後,暴風就為之減弱而大自然也回歸平靜。

韓瑞克啞口無言的從地面上坐起,詫異的舔舔他的傷口。然後,他就看到一個逐漸要消失的鬼影。這鬼魂穿著一件垂到腳邊的長袍,在胸口處還戴著一個金色環帶。他的長鬍子白如雪,他的眼光銳利似火。他的左手拿者一個有七顆星星的權杖,他的臉有如正午的太陽般的閃亮。韓瑞克驚訝的站起來,注視著這神奇的人物。

這神秘的幽靈友善的伸出一手說道;“我是麥可諾斯特拉達姆斯,我已在煉獄中等待好幾個世紀,等著一個純淨無垢的人來解放我。第七層天堂如今已經完備,我的靈魂終於可以安息。你是最後的關鍵,也是我感恩的象徵,我的光將永遠照耀著你。”他的嗓音就像宏偉的瀑布。

我的預言在這一刻已被摧毀,”他接著說;“精靈又被關到瓶中。我也只是盡我的本份罷了。我已經死了,如今,我將永垂不杇。”幻影開始消退。

你的家人都還活著。他們沒事,不過,現在,我得跟我留在人間的這顆心道別了。”

韓瑞克十分感動的高舉雙臂,他回答:“地球將永遠記得你,麥可。”

諾斯特拉達姆斯同意的點點頭,他在沉寂的空中最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臨別時說道;“時間不是重點,對愛的渴望才是一切。”

緩緩的,他的靈魂消失於雲中。天空於是再度晴朗,就在這酒莊主人的見証之下;天際出現了一顆肉眼可見的新星。





使用到《大預言》中的四行詩:


C.8.1

波、拿、羅崙,火多於血

倍受讚揚的偉人渡海逃離

他將拒絕由鵲鳥的入口進入

潘普與朵昂思囚禁著偉人


C.1.1

夜半獨自苦讀秘學

就在那三腳銅凳之上

來自空無的火苖照亮著

成功逃脫輕率為罪之地域


C.9.90

大德國之首

成為王者之王

來自龐若尼亞錯誤的協助與支持

他的起義造成血流成河


C.2.70

神箭從天而降

死神開口,執行處決

樹中有石,驕傲的種族終遭羞辱

獸性者,淨化並懺悔



C.1.63

脆弱之世間重建

長久的和平降臨各地

人們行經空中旅行;跨越土地與大海

之後戰爭再起


C.2.57

偉人將在衝突之前倒下

受人矚目的謀殺;太早過世,人人悲戚

出生時的不完美,必須常游泳

河邊的大地沾滿血腥



C.2.89

兩位偉大的領袖變成朋友

他們巨大的力量將可提升

新興的國家登峰造極

紅黨數目重新洗牌



C.1.35

年輕獅子將打敗老獅子

一場錦鏢賽,一次的決鬥

在金色的圍欄中,他的雙眼被刺

一擊兩處傷口,不幸凶死


C.6.97

五到四十度角天空燃燒

大火逼至新城市

橫向大爆炸之後

北方人因而折腰



C.8.77

反基督之輩速毀三者

二十七年,戰火綿延

不信者:被捕、被殺或被禁

大地屍骨成山,人間煉獄


C.10.72

1999年,第七個月

來自天空,恐怖大王將至

安古拉大王將死後復生

之後和之前,馬爾斯以幸福統治



C.5.68

上至多瑙與萊茵相會共飲之地

偉大的駱駝無悔

鄰近隆河與盧瓦爾河暴力引發

雄雞將在近阿爾卑斯山之區摧毀他


C.1.91

諸神將展現

戰爭操之在天

沉默過後,天空將充滿武器與飛彈

左方受創最重


C.2.62

麥伯斯很快就滅亡,緊接而來的是

人類與動物可怕的毀滅

復仇將突然降臨

慧星來襲之後,飢荒立現


C.9.7

開啟尋獲陵墓之人

若無妥善加以關閉者

邪惡將逼近此人,其將無法証實

身為布列塔尼人或諾曼王,何者為佳





欲知原詩文,請造訪此一網站: www.nostredame.info





home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