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諾斯特拉達

第一章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十四章




諸神將展現

爭操之在天

沉默過後,天空將充滿武器與飛彈

左方受創最重



保羅、凱撒跟瑪德萊恩很晚才從學校回家,一回來他們幾個小孩就累得在客廳各據一方的倒下休息,當時一家之主的麥可正好從客廳經過。

爸,你走起路來為什麼很辛苦?”他們問。

他愣了半晌,不曉得該如何回答。“你們的爸爸又老又病的。”終於他告訴他們。

他們幾乎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你是世上無敵的!”凱撒抗議般的說。

不過,那些大一點的孩子就貼近的來觀察他,他們可以發現;沒錯,站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脆弱的老人家了。

吃晚飯了!”安妮突然大叫。

這一群小孩立刻走到廚房,等待著他們的是一大鍋熱騰騰的洋蔥湯,還有奶油跟麵包。當然,克里斯朵夫也來跟他們一道享用美味的餐點。

今天晚上吃熱食?”克里斯朵夫意外的發現。

對,我決定做些改變。”安妮回答。

她的丈夫是第一個從籃子裡拿出一塊麵包來的,他的手很費勁的在麵包上塗奶油。孩子們盯著他看,發現到他們父親的動作非常僵硬。

怎麼啦?”安妮邊在抽屜找刀叉邊著問大家。

爸爸的動作還像個病人。”凱撒回答。

你們的父親已經六十三歲了,他是城裡最老的人。”她解釋。

醫生怎麼會生病的?他可以治療別人,不是嗎?”安德烈問。

科學家也沒辦法回答每一個人的問題,兒子。”當爸爸的回答。”不過,未來的人會找到方法大幅延長人類的壽命。”

迪安,把桌上的玩具拿下去。”當媽媽的人打斷他的話。

到時候人類能活多久呢??”瑪德萊恩問。

也許就能跟澎祖一樣的長壽。”

哦,我可不想花幾百年的時間聽老師上課。”保羅抱怨的說。

或是跟某一個討厭鬼結婚四百年。”寶琳也說。

哦,我發現我能從你們小孩子身上學習到一些東西。放心好了;我們有生之年還見不到這類的事情發生。”

克里斯朵夫還是沒參與這一桌人的討論,他跟往常一樣安靜的在喝他的湯。

我想當一匹馬,能夠很快速的跑過林子。”寶琳幻想的說。

或是像鳥一樣的飛。”凱撒加入她的想像空間。

這一切都有可能發生,孩子們,因為有朝一日,人類將能在空中旅行,能高速的穿越大地與海洋。”

在空中?怎麼可能?他們會在手臂上黏上羽毛這類的東西嗎?”保羅問。

你們在學校有讀過羽神伊卡魯斯的神話吧?不過,不是像那樣子的。你們可以想像著一輛有鐵翅膀的馬車,不過馬也藏起來了。”

不過,翅膀可以黏到馬身上嗎?”凱撒問。

你問的問題很難。不是的,那是一種機器,可以飛上天的,可是我也不太清楚怎麼能飛上天。總之,未來的人類讓生活更加的複雜,不過,在我的夢中,我沒有翅膀也能飛。”

是,因為夢中的世界沒有地心引力。”保羅爭論。

其實是有的。不過,人愈純淨,就愈輕盈。如果你很純淨,你就可看到所有的地方。距離、時間、高層次或低層次,都無法影響你。”

哦,難怪壞人總是沉在地底。”凱撒立刻了解。“他們是陷下去的。”

正是。有時他們會一直陷到地球的中心去。在他們睡眠時,統統都會掉到屬於他們的層次去,因此在白天,他們就會覺得想找人較量一下。這是一種惡性循環,除非人類能征服自己的自尊,才能脫離這種循環。你必須能在地獄裡放下屠刀才行。如此一來,才能成為一個好人。變成壞人是很容易的,也很迅速。你們都聽過墮落天使的故事吧?就是路西法。他在轉瞬間就掉得很深。”

哦,我還是覺得那種飛行機器聽起來很好玩似的。”保羅說。

麥可喜歡他這兒子那種帶點無厘頭的個性。

我會找時間再研究看看的,保羅。”他承諾的說。

原先有點憂鬱的氣氛消失了,這一頓飯是以這種正面的討論結束。

我要上樓去再工作一、兩個小時。”說話很溫柔的克里斯朵夫對他老闆說。

稍後,麥可已經在壁爐前坐著了,而孩子們也都跑到外面玩了。只有迪安還在窗邊看一本圖畫書。安妮在廚房裡交待女僕一些事情後,也來客廳跟她丈夫坐在一起。

迪安,我們有話要說,妳可以先離開一下下嗎?”她問道。於是,這女孩就乖巧的走到花園去。

剛才孩子們很擔心你。有什麼狀況嗎?”

麥可沉默以對;他只是專注的看著他的妻子。

我無法活到春天。”終於他回答。

此時安妮了解到;他是很正經的在說話;豆大的淚珠不禁緩緩的從她的臉頰滑落。

春天之前,我們還剩下一些時間。”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忍受失去你的日子。”她哭泣的說。

到時候,妳會有能力處理的。”他試圖安慰她。夫妻倆感傷的擁抱著對方好一陣子。

經過這傷感的一刻,他決定還是回去工作,於是就起身走上閣樓。

克里斯朵夫,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讓你還在這裡忙?”他邊喘著氣邊問。

你在倫敦的出版商要我幫忙把你最近的年鑑翻成英文。因為,他自己的譯者翻得很糟。”

此時,諾斯特拉達突然不由自住的顫抖。

大人,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別擔心我。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快要爆發了。”他嚴肅的走向窗前去。“克里斯朵夫,你做得很好。”他望著薄暮裡的微光,接著又說;“不過,你還得忙多久?”

我差不多快完成了。”他的秘書邊寫下最後幾筆邊回答。

天空還看不出有什麼跡象;這位占星大師暗忖道。

要不要我幫忙清理掉這些長頸的瓶子?”克里斯朵夫要離開前問他。

抱歉,你說什麼?我在想事情,沒聽清楚。”

我只是問你,要不要我把這些瓶子拿走。你已經很多年沒碰那些東西了。”

哦,好,可以的。”諾斯特拉達持續望著天空回答。

晚安,大人,明天見了。”克里斯朵夫以手臂夾著幾個瓶子離開了。

他的助手一走,天空就突然出現許多閃亮的異象,然後又變成黑漆漆的。一場慘烈的戰爭就在麥可眼前發生。這場暴力是突如其來的。銀白色光點凌空而降,伴隨而來的有鐵、有火也有瘟疫,許多民族面臨毀滅。世界貿易完全瓦解,人們苦於飢餓、水荒。反基督之輩,不是指一個人,而是指一個自動化的寒冷世界,一個如今接近毀滅的世界。我們的預言家一眼看穿好幾個年代,但呈現在他眼前的盡是令人難以忍受的荒蕪。無論他在何處集中精神,就能看穿當時的一切。地球必須花費好幾十年的時間,才能建立新世界的秩序。水瓶世紀將開啟千年的和平,人類將探索天空與外太空領域。由於對我們的星球與宇宙的關係產生新的觀點,舊典籍將被重新詮釋。宗教與科學終將結合。之後,將會成立一個協調的政府統治全世界,各地的人民將彼此合作。不過,地球卻因受損太嚴重造成一段無法遏止的階段。這個星球將會出現好幾個世紀的水患,之後又有好幾個世紀極端的乾旱期。

麥可點燃一根臘燭坐在書桌前。現在,太陽已經完全消失了,他打開他的簿子,記下剛剛所預見的一切。突然,他的燭火開始忽前忽後的晃動;他知道一定是有人進入這房間。他轉身發現是他的妻子站在門口。

你想跟我上床嗎?”她溫柔的問。

這神聖的請求讓他的心為之融化。他默默吹熄了燭火,伴著她一起下樓回到他們的臥房。一陣纏綿之後,下一個未來的景像立即在他眼前再度出現。


門鈴一響,萍立即結束她化妝的動作並往外跑出去。

早安,李小姐,請進去。”戴著一幅黃色擋風眼鏡的指導員指示她。

她繞到這飛行車的一側去,這飛行車無聲的盤旋在地面之上,她走到車子邊的雙翼附近,上下振動的雙翼讓人感到很危險。

小心!撞上這對翅膀是會受傷的!”老師坐到另一邊時警告她。

好刺激。”她繫好安全帶時說。

飛行其實是很簡單的;基本上大家都會。這是妳的第一堂課?”

是的,諾頓先生,我完全不會。”她看著車子的內部。

妳可以叫我尤尼斯。”他邊寫註解邊說;“妳很幸運,萍。妳的課程使用的是全新的飛行車,而且這款還是最輕盈的款式。不含水箱在內,重量只有四百一十三公斤。”

不過,卻很牢靠,對不對?”她問。

當然,這部車通過所有的檢驗。”他輕碰一個槓桿,於是那透明的上車蓋就自動的關起來。“我們得先飛越紐華特,因為初學者已經不可以在城市裡學習飛行了。”他操縱著輪盤系統,讓車子在市中心往上飛複悶熱的空中。“我們先飛到貝林高原;妳在那裡就可放心的出錯 。”

我沒那麼笨。”她傲慢的回答。

這是標準笑話。”他道歉的說。

接著,他們的車就飛到那浩大的練習海。一到達目的地,他就讓飛行車停在一處鹽地高原的上空。

現在,我讓妳操控車子,萍。妳要心電感應指導或口頭指導?”

請以口頭指導。”

好。重點在於操縱桿。妳可以上下、內外、左右移動。”

是,我知道。”

這只是初步的步驟。操縱桿之後就是腳踏板。右踏板是加速,左踏板是垂直降落。如果什麼都不做,飛行車就會在半空中停留在原位置。好,現在妳控制方向盤,我控制踏板。”

萍把操縱桿往前挪,車子的前端立刻往下垂。

知道了吧?”他說;“因為我沒有踏在加油的踏板上,所以車子還是在原位置。現在,我要加一點點油了。”於是飛行車就開始慢慢的降落。“現在拉回操縱桿,不然,我們會墜毀的。”

她按指示的做,於是飛行車的前端就往上升又回歸原來的高度。

現在轉左,然後轉右。”他下令。

她按指示操作,車子因而硬生生的轉了幾圈。

現在,妳得同時踩加油踏板。”於是他的學生就在那平台上空斷斷續續的操控那部飛行車。

你看,那邊有一個人在走路。”她突然說,她敲敲窗戶指給他看。

會有誰在這種地方走路?”尤尼斯懷疑的說。“他一定是迷路了。妳最好飛到那裡去。”

她操縱著飛行車飛到那個地點,當然是有點笨手笨腳的。

妳學得很快。今天結束後,妳就會飛了。”他稱讚她。

在此同時,他們也已接近那個身著長色棕袍的人,這奇怪的人獨自一人在這熾熱的大地之上走著。

從他走路的方式看來,他是個長壽人。”萍猜測的說。

可能是,因為智慧人不可能在這附近走路。暫時由我來駕駛。”他駕著這無聲的飛行車飛到那古怪的人旁邊。接著,他打開上蓋跟那個人說話。“需要幫忙嗎?”

那個走在陸地上的獨行俠嚇了一大跳,於是本能的就往前逃。

這種反應,一定是個長壽人!”尤尼斯笑道。

他也許是從南極那個融冰廠來的人。”萍猜測道。

那是不可能的;那得走上好幾千公里才能到這地方。很可惜他們的祖先把他們的基因都搞慘了。古時候,他們渴望著長生不死,卻忘了考慮到長生的負面因素。直到他們有了下一代之後,才終於真相大白。如今,他們只擅長融冰。”

即使如此,他們也會擋到路。”萍開玩笑的說;“這一個卻不一樣…”

我會向達奇港當局反應的。”他說。

向當局報告此事之後,老師又開始他們的學飛課程。練習幾遍之後,他的學生的確學到竅門了;於是,也該給她較大的挑戰了。

現在我們要查看氣流。我們上過幾堂課後,再來研究可行的飛行路線。”他指示她轉彎。

飛到太平洋去,也可說是太平洋的遺跡啦。”他又開玩笑的說。

他們以時速五百公里的速度往南飛,過了一會兒,就看到海岸線了。

在列島大帝附近,有個自由區有很多的氣流。”他說道。

我該飛到那裡去嗎?”

妳能的話。不過,萍,妳要隨時注意四周,別太依賴雷達。”

我還沒空去看雷達。”她回答。

一聽緊張的嚥下一口口水,接著又說;“也要檢查所有的數據。”

亮了一個紅燈。”她立刻說。

天,這玩意兒這麼快就沒油了。”他低聲抱怨著;“這燈代表,我們的油量太低了。繼續前進,降低至海平面上空一米處。”

意思是,我要先放開加油踏板,對不對?”

正確。”他確認的說。

萍放開加油踏板再踩下降落的踏板。飛行車於是立即下降,接近海平面時,她突然又鬆開踏板,不過,此時車子突然的停頓下來,他們兩個人都嚇了一大跳。

放心,車子有自動限速系統。”他安撫她的說道;“而且,車子反正是防水的。”

尤尼斯說完此話就直接把車子降到水平面之下。

現在按下紫色按鈕,真空系統就會接手。對了,妳知不知道,從今年一月開始,只能在水箱中加一百公升的海水?”

我不知道這個規定,”她回答;“我現在對海洋的蒸發也有一點責任了,所以會覺得有點罪惡感。”

是,大家都想要開自己的車,即使在兩極融冰還是無法維持海平面的高度。所以我們得節省用水。我們可以想見未來會是如何。現在空中有幾十億的飛機,多年來大家一直在消耗水資源。乾旱又一直持續。現在的雨水就像天賜的甘露。”

我從沒見過雨,”萍說道。此時,儀器錶顯示水箱已經加滿。她接著又說:“嗯,也許見過一滴…”

太可惜了。下雨是很美的景觀。好,現在直接到那些群島去。”飛行車再度恢復正常速度。於是,他又說;“我們過度消耗這個星球了。大家原以為燃燒水資源當能源可以解決油源不足的問題。如今我們真的可以說是快要海枯石爛了。”

不是有個從空氣中大規模收集水汽的計畫。” 她說道。

那是不管用的!我們到達那邊那個小島之前,我要妳走315路線並要先爬升到兩千英呎的高度。因為風是吹20海浬的東北風,妳永遠要把風速考慮進去。”萍消化了這些專業的行話,她拉起操縱桿並踩上加油踏板。感覺她操控得很好,於是,他又給了她幾項指令,讓她在列島之上練習。

妳的動作我都很滿意。”終於,指導員說道;“我們再往北飛,車速增加到每分鐘1800轉。”

他們終於回到貝林平台,時間匆匆的流逝,這會兒太陽已經消失於污濁的太氣之中。

妳有沒有聽說麥伯斯的太陽號太空艦下星期就會出發往恩查瑞克去?”往下飛行時,他問。

當然有,我很注意這個新聞。有一百名的男性跟女性要去,要花費三十年的時間到達那個星球。”萍的眼睛還是直盯著儀錶板。“那個能居住的星球已經被大家稱為‘小王子’了,因為那星球的周長只有地球的一半。”她接著說;“少於一半。”

對,有點小。我想恩查瑞克的殖民計劃是解決我們這裡乾旱的方法。我們的地球已經快消耗完了。有些悲觀主義者認為,再過半世紀,由於高溫,人類將會滅絕。他們還說…”

尤尼斯,我會分心的。我已經忘了要拉著捍。”她打斷他的話。

於是他迅速的接手。“妳要不要去看一下科曼多爾海島的山頂?”

太陽號就停泊在那山頂,我們反正是會經過的。”

好主意。”萍回答,現在她終於可以放輕鬆了。

他加快速度,過了一會兒他們就抵達位於顎霍次克平原之上這座名山的山頂。這山頂上建造了一個超級高的電梯聯結地表與太空。由於離心力的緣故,這纜線是直立的。他們繞著纜線飛行了一陣。

從這裡出發,他們下個月就可以到達外太空了。”他說;“我很想搭太陽號去經歷這次偉大的航行。”

我寧可待在地球上。”

妳不曉得自己在說什麼的。整個世界是每況愈下了;幾乎都種不出什麼東西出來。”

我還是愛地球。”

女人就是比較感性的;他心想。他們在那通往大氣層的電梯旁飛行片刻之後,就回到紐華特。

我看到那個長壽人還在那邊走。”他們飛過那鹽地平原南端時,萍又發現那個人。

我會再向當局告發一次的。”他們沿著邊緣飛過去。

嗯,比我想像的困難。”送她回家時,她坦承。

妳表現得相當好。”尤尼斯再次稱讚她;“不過,最困難的部份還是在於:通過理論測驗。”

我想,船到橋頭自然直吧?下星期再見了!”她說完就把大門關上了。


一大早,安妮裸露的背部惡作劇般的從毯子裡露出來。麥可從他睡的這一邊望著她強壯的肩與她垂肩的亂髮,她的頭髮還是美麗的深金黃色。她依然深睡著,雖然她是個誘人的睡美人,他卻不想在床上浪費時間。他拉高毯子把她蓋好,然後就起身下床去。這一天的天氣陰陰的很冷,他走下樓時,渾身關節彷彿一部老車般發出很多吱吱咯咯的聲音。一到樓下的客廳,他立刻生火想驅逐那股濕冷的感覺。正當他以他那微微變形的手指在揉眼睛時,卻聽到輕輕的‘碰’的一聲。是從花園的角落傳過來的,這位科學家立刻出外去一探究竟。他走到院子裡,再穿過客廳後的迴廊,發現地上躺著一隻麻雀。

可憐的小東西,以為能飛過窗戶,是不是啊?這是玻璃的。人類一直在創造讓人感到困惑的東西。”他看著那麻雀一會兒。這麻雀似乎已經站不起來了。

麥可於是到廚房去倒了一碗水並浸泡一些鼠尾草備用,然後他再到院子去小心翼翼的捧起那隻小鳥。他給小鳥灌了幾滴藥草水後,小鳥才終於醒了過來。不過,小鳥一看到這巨大的人類立刻驚慌的想要飛走。

哦,我是醫生。”他輕聲的說。然後,他把小鳥放在一處角落裡,好讓牠休息。

孰料,他這彎腰的動作,忽然感覺到關節處傳來劇痛,這是痛風的發作。這股疼痛讓他感到無法忍受,於是他用爬的爬回屋子裡。此時,安妮正好起床,下樓時她就意外的發現,她的丈夫在沙發上縮成一團。

哪邊在痛?”她擔心的問。

全身都痛。”他呻吟道。“特別是我的左膝蓋。”

她小心的取下他的拖鞋跟襪子,不過,即使是輕輕的碰觸也讓他痛到發抖。

光是看是沒有用的。”他哀鳴道。

我得看一下下。”她捲起他左邊的褲管。在那變形的膝關節附近,她發現皮膚又紅又腫。

看起來很糟;她心想;接著她又量了他的脈膊。他的心跳很快。於是,她立刻跑到廚房去用酒搭配一些止痛的藥草來給他喝。

喝下去!”她命令道。

她再回到客廳時,麥可已經喝下那杯藥酒而且藥酒也發揮效用了,疼痛感漸漸的舒緩。

我要跟孩子們出去摘一些薰衣草回來,用來塗抹你全身。”她對他說。

此時,小孩子們也都起床了; 於是,凱撒跟瑪德萊恩就出門幫助他們的媽媽去採藥草。他們拿著一個草籃到野外去摘對風濕症有療效的這種藥草。他們找了一陣子,因為這種葉子灰綠色的植物,在這種季節,只有在比較陡峭的山坡才找得到 。草籃裝滿薰衣草之後,他們很快就打道回府。回到家時,克里斯朵夫也早就到了,他們一起扶著麥可上樓去。安妮想幫躺在床上的丈夫脫衣,可是那忠實的助手卻一直守在房內。

你可以上去了,克里斯朵夫。”她吩咐道。

克里斯朵夫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那房間後,我們的老科學家才裸身趴在床上。他的妻子就坐在他身旁,為他塗抹有安神效用的藥草,從他的頭頂到他的腳趾頭,全身塗滿。安妮的手溫柔的在他身上抹藥時,意外發現他的皮膚之下有一些痛風造成的腫塊,這些腫塊他一直沒提過。她憂心的發現,這種疾病發展得很可怕。按摩過後,她小心的把他蓋好。

你可能會感到睏。”她說。

他向她道謝,不過,她聽不清他在說什麼就離開那間房間了。

接下來那幾天,她一天幫他抹兩次藥,整間房子充滿薰衣草的味道,而他的健康狀況也一直在進步。那可怕的發作之後,又過了幾星期,他才能在屋子裡走動,當然行動得很緩慢,也可以跟他的孩子說說話。就這樣情況還可以的渡過一個月。終於,冬天來臨了,他再度病倒,他很辛苦的在撐著。無奈殘酷的事實還是得面對,他只好召來公証律師,並秘密的寫好他的遺囑。

就跟我父親當年一樣;公証人帶著他的遺囑離開後,他悲哀的想著。

接下來,麥可就一直待在閣樓為他的《大預言》忙著,一直到他的體力再也撐不下去為止。

只要再一段預言詩就可以了;他堅持的想著。

他寫完第十世紀之後,突然感到非常不舒服,於是整個人無助的往後倒下。無助的他就躺在那個地面,他很安靜,腦子也很清楚的看著天花板。他在地球上的人生已經要結束了。他就這樣平靜的躺在他的望遠鏡旁邊,默默的嚥下人生的最後一口氣。





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