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諾斯特拉達

第一章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十二章




反基督之輩速毀三者

二十七年,戰火綿延

不信者:被捕、被殺或被禁

大地屍骨成山,人間煉獄




克里斯朵夫夏維尼手上的筆已經準備好了,他的主子正要交待他一些東西;因為麥可的痛風又發作了。

好,克里斯朵夫,記下來:來自天空,可怕之王將至。”他一說,夏維尼立刻低頭振筆疾書。“哦,等一等,改成‘恐怖大王’”

這名小書記把那個名詞刪掉再更改,他的主子則從閣樓的窗口看出去;凝視著秋日的天空。克里斯朵夫寫好後就等著他主子的下一句。

偉大的蒙古領導人死後復生,”學者繼續的說,一旁傳來抄寫的聲音。“不,這樣太明顯了…改成‘安古拉大王將死後復生’”他再次的更正內容。

結語:1999,第七個月。之後和之前,馬爾斯將以幸福統治。”

那是436年之後的事,大人,如果我的計算正確的話。”

不,我沒弄得那麼簡單。這預言實現的日期將是2056年。”諾斯特拉達姆斯瞎掰的說。

哦,要到那個時候?”書記迷惑的說。

我們到前廊去坐坐,克里斯朵夫。今天是一年之中最美的一個秋日之一。”於是兩個人就下樓去。

你的工作全完成了?”安妮問。她跟女僕正在整理一些舊東西。

不,我們要在外面工作。”她的丈夫回答。他先到他私人的書桌去拿一些信件才離開客廳。

嘿,新的搖椅。”書記一到前廊就發現了。

對,這是為了阻上我的思緒用的。”他的主子坐在一張柳條編的椅子上解釋道。

克里斯朵夫,今天我要你回明德雷主教這封信。這個人要求我出版下一個預言之前必須取得他的授權才可。”

明德雷是個思想狹隘的人。”

對,我同意,顯然我是侵犯到他的領域了。不過,客氣的回他一封信,解釋說;很不巧的,基於如下原因,我無法答應他的要求:我的預言沒有褻瀆,也完全沒有傷害到教庭。此外,我的著作無法在強制性的規範之下完成。”

克里斯朵夫承諾要處理這封回函。就在那個節骨眼,安妮進來打斷了他們的公事。

寶琳病了;你可以去看看她嗎?”她擔心的問。

她的丈夫於是前去察看他們的女兒,寶琳在客廳的一角把身體縮成一團小球。“乖女兒,讓爸爸看看妳。”他哄著她。

她放鬆了身子,臉色異常的蒼白。

看來,妳是感冒了。夏季結束了,知道嗎?最好開始穿外套了。”他抱起她,把她放到桌子上。“我給妳弄杯熱飲,妳要喝完。然後,妳要躺在床上,直到感冒好了才可以下床。好不好?”

小女孩乖乖的點頭。於是,他到廚房去弄飲料,半晌,他才帶著一杯藥茶回來。

要喝光!”

噁心。”寶琳才喝一小口就抱怨的叫,接著她就把那杯熱飲推開。

好啦,如果妳想好起來,就得犧牲一點點。”她喝完藥茶後,就被她爸爸抱到床上去躺著。

解決了他女兒的病,他才跟他的書記回到他的工作上頭。他們密切的談論著新的預言,這新的預言得在這週完成才可以。

豬鼻子,豬鼻子。”一個小孩突然跑來惡作劇的嘲笑著。

安德烈,你不可以鬧夏維尼先生!他寫的國語,比起你跟我加起來都還要更好。”

那小男孩從樹叢裡站起來,盤算著他的下一步該如何是好 。

不曉得我對我自己的小孩,是否太疏忽了?為人父的思索半晌,突然有個主意。

安德烈,請你過來!”他兒子一聽立刻從花園跑來。“你去問你的兄弟姊妹們,看他們要不要到河邊去起個營火。”

那小男孩開心的跑走。中餐過後,克里斯朵夫上樓去了,我們這位學者也在客廳準備好要跟他的孩子們出去玩了。

有誰要去圖羅布爾河玩的?”他想知道。

安德烈、凱散跟我。”保羅回答,他大膽的佔據他爸爸的那張椅子。

其他的人都不要去嗎?”其他的人似乎沒什麼興緻。“好,那就我們這幾個男人了。”於是當爸爸的就從他的大衣裡掏出柴火盒。

你們何不拿幾把釣竿?”安妮說。“如此一來,我們明天就有魚可吃了。”

她的丈夫乖乖的拿了釣魚的器材,然後這一家的大男人們就出門了。

你們忘了拿水桶。”安妮在他們背後叫道,可是他們沒聽到,他們直接經過秘密通道離開這小城,其實這通道就是為了避免在市中心遇到麥可的仰慕者而設計的。

哦,我的天,我們忘了帶水桶。”他在途中的西卡莫巷才發現。

我回家去拿。”凱散自告奮勇的說。過了一會兒,他就拿著水桶跑來跟他們會合。

到了那跨越沙龍市南方的河流後,他們就在討論什麼地點最適合。

最好的地點絕對是在靠塞普雷斯那一邊。”保羅篤定的說。

大夥兒決定聽他的意見,於是他們就走過羅馬行人橋。

我下星期就八歲了。”到了河的另一邊安德烈宣佈。

放心,我們不會忘記的,兒子。不過,我們要先做什麼呢?釣魚還是起個營火?”

不用當父親的煩惱了,因為保羅早就把他的釣竿拋出去,所以大家就學他開始釣魚了。

凱散,請你拿魚餌放在我的鉤子上好嗎?”當爸爸的手指頭有點痛,於是凱散就捏了一小塊餌放在他爸爸的魚鉤上。他們父子四人親蜜的坐在河邊一起釣魚,保羅則是第一個釣到魚的人。

你怎麼老是搶第一?”安德烈羡慕的說。

我常釣魚。”他的哥哥告訴他。

熟能生巧。”麥可贊同他的看法,於是大家全把注意力又放在自己的浮標上。

有些公會在籌辦一所學校。”凱撒說;“我想去上學。”

太好了!我很想看到我的孩子善用大腦。你覺得學校如何,保羅?”當爸爸的問。

還可以,不過,我其實比較喜歡音樂。釣到了!”他拉起一條鱸魚。“對了,我星期六要跟李賽蒂一起表演音樂,我用鈴鼓。”他把魚放到桶子裡時順便說。

她是不是克拉本的女兒?”麥可問。

沒錯。李賽蒂拉小提琴。她在運河開幕式時學到一支曲子,明年那運河就會延伸到沙龍了。”

凱撒跟安德烈在此時,也都釣到魚了。

我都沒有魚來吃餌…”

那是需要本領的,”保羅認為;“這種本領不是有、就是沒有。”

此時,麥可的浮標突然沉到水面下,他全力的拉著他的釣竿,一隻肥大的烏賊衝到半空中朝著麥可憤怒的張開他的觸腳。預言家混亂的拿著他的釣竿,他恐懼的跟那烏賊對抗。正當他快要沒辦法呼吸時,那怪物突然又不見了。

嘖,這算什麼預兆呢?從這海市蜃樓般的情景中回復後,他不禁暗忖道。

魚夠多了,把下一隻魚放回河裡。”他驚脯未定的對他兒子們說,他們卻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事情發生。

那我們就來起火吧。”安德烈建議,他們全把釣竿拿起來。不久之後,他們就找來一些可當柴火的木柴跟樹枝燃起熊熊大火。

我們可以直接先烤一隻嗎?我餓了。”保羅建議。

我們才吃飽。”凱撒說。

我們要把所有的魚都拿回家給媽媽。”我們這位爸爸決定。“她明天再煮。”

直到火花變弱,天氣也變得冷了,他們才開始打道回府。

你拿著那個大石頭幹嘛呢?安德烈?”走過那座橋時,保羅問。

他弟弟這才把手上的石頭丟到河裡。麥可被水花濺到,他焦慮的四下一看,確保沒有什麼憤怒的烏賊再次跳出來找他麻煩。


冬日之王嚴苛的掌控這座城市。才幾天,溫度就急遽下滑,天候比往常冷得多。一輛裏著防護墊也有衛兵看守的馬車到達沙龍市中心那個狹窄的廣場,然後就在二號門前停下。有些鄰人已經從他們的窗口好奇的探頭出來觀看,衛兵下馬來,指揮官也神情嚴肅的來敲門。諾斯特拉達姆斯躲著戶外的光線在窗口現身,此刻他終於了解一個月前的凶兆了。

麥可諾斯特拉達,奉法律之名,你被捕了。”衛兵頭子一看到前來開門的麥可就說。

他只給麥可一點時間收拾一些衣物並與家人道別。安妮趕回來時已經太遲了,她只悲悽的看到她的丈夫拎著一個行李袋步上馬車的背影。

麥可!”她的尖叫聲傳遍街道,整座小城陷入驚恐之中。受人景仰的科學家竟然被扣上鍊條帶走,怪異的謠言立刻在城裡到處傳。

這個年紀不小的人犯被帶到馬塞之外的瑪爾安尼城堡,他就像一般罪犯般的被拘禁於牢房中。就在當天稍晚,普羅旺斯那個總督克勞德坦泰才來看他。

我很抱歉,麥可。”他這個友人蒼白著一張臉說;“明德雷主教逼我逮捕你,是為了你異常的出版品。他威脅我說,如果不聽他的話就要帶我上法庭去。我的過去有一些敏感的議題被他用來對付我。”

哦,是我自己不好;是我太急於出版。我只希望還能看到我的家人…”

還有更多壞消息,”克勞德沉著臉說;“有人攻擊教皇,他沒事,但是你的朋友法蘭索瓦沒能熬過去。他被謀殺了。”

對麥可而言,這無異是一大打擊。我以前是可以預見這種事情的;他思索著。當時,我還純淨,可惜近來我的成功蒙蔽了我的思緒;我還以為自己是不會受到傷害的。

我是個無用的預言家,克勞德。”他說。

不,不是真的。只是那個主教比我們想像的更有權勢。”

對,如今我對上了法庭最高的頭頭,後果可想而知。最好的情況是多年的抗衡,只是,這種情況我也活不了。”

哦,我們要期待正面的結果。我可以告訴你,我是被綁住了才沒辦法。”總督說完就跟他的朋友道再見。

在牢中的學者大人決定要每天運動以保持健康,可是在寒冷的牢中過了一星期,他就變得非常的脆弱了。他的年紀跟風濕的發作,讓他最後也只能躺在長櫈子上了。他無奈的看著窗欄外的天空。現在已經是下雪的天氣了;在南法來說,這種天氣是異常的。幾片雪花從窗外飄入,落在他受凍的手上。

看來,我連法庭都還沒機會去,就可能一命嗚呼了;他呻吟的想著。哦,別浪費時間害怕了。他拿起毯子裏住自己。

信仰,我只能秉持著信仰。後來,由於他的軀體太疲憊了,他的靈體於是再度飛走了。


有支浩大的商旅隊伍正要越過沙漠朝著一個被白雪覆蓋的山頂走去。來自西南的沙塵暴讓他們的旅途變得更為艱辛,婦女與兒童都躲在隊伍的後頭。

快走!”趕驢子的車夫不斷的叫著。最後,這支逃亡的隊伍終於離開那蠻荒之地,他們帶著扛滿貨物的動物在山腳下找到一個避難所。

我們在這裡紮營。”纏著頭巾的頭頭在他們的隊伍進入到處是岩壁的山谷時下令。

於是這支隊伍就停下腳步,讓這群狼狽不堪的人有機會休息。有幾名挑夫從驢子上的背包中取來幾瓶水並將水傳給大家喝。

省點喝。”那個首領警告大家;“這些水還得供應我們好幾天。”

在一個紅色山崖之上,有個村人在觀望這支隊伍。

巴席爾,你去找那個人問他是誰。”他的主子命令;“那人看起來是個阿富汗人。”

巴席爾沿著佈滿岩石的崖壁爬上去找那名村人,那人身著長長的褐棕色長袍平靜的在等著。

請問你是誰?”巴席爾一到山壁之上就喘著氣問。

你可以叫我布可艾。”這陌生人回答。他濃密的鬍子在風中飄動,而他本人倒是完全靜止的站在大太陽底下。

我是巴席爾,我們是來自北方的阿富汗人。我們在找一個可以安全躲藏的山區。”

那我奉勸你們立刻離開這座山谷,因為再過二十分鐘就會有個暴風雨來摧毀這座山谷的。”

那名偵察員震驚的看著此人。“如果你能自己去告訴我的首領這件事,那我會很感激你。”終於,他說。

於是他們二人就又爬下山壁,很快的就到那營區。巴席爾立刻將這個怪怪的人介紹給他的主子認識。

我們以前見過嗎?”那首領問。

據我所知,並沒有。”村人回答。

所以這座山谷就快要被摧毀了?你怎麼會知道的?”

是萬能的神告訴我的。”這名村人宣稱;“在那邊,右方那個裂綘之下,你們可以找到一個大洞穴,你們所有的人都可以躲得進去。”

真的有那個大洞穴?”首領問。巴席爾點點頭。這名頭頭思考了好一陣子才示意他的一名手下前來。“阿拉姆,立刻帶著所有婦女與兒童以及一半的男人跟著巴席爾到一個大洞穴去。剩下的人繼續紮營。”

阿拉姆立刻聽命行事,他先挑出半數的阿富汗人讓巴席爾帶隊,然後就帶領著好幾百名的人往那洞穴走去。

我不能放你走。”那個頭頭告訴布可艾。“你必須跟我們一起進入那個洞穴裡,因為防人之心不可無。”他的手下一直拿著槍對著他。“不過,如果你是正確的,我們就會十分感激你,到時候自然會有重賞。”

這所謂的先知被迫一起走。“沒什麼時間了,”往下走時,這陌生人嚴肅的說。

到時候再說。”首領回答。過了一會兒,當他們進入洞穴中時,原先出發的那群人也已經在洞穴裡等著了。

領袖,這裡面有個四通八達的隧道。”巴席爾偵察了一陣就回來說道;“可以通到下一個山谷,而…”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巨大的爆炸聲,整座山彷彿都為之動搖,入口的衛兵被震得往內彈。大石塊也從山洞的上方洞壁往下掉,大家紛紛的趴下以防被石子擊中。等一切復歸平靜後,阿富汗人就又紛紛起身,不過,大家都還害怕的在顫抖。

是個大爆炸。”首領低聲的說,並將身上的灰塵拍走。還好,他們沒什麼損傷;只有幾個人受到一點輕傷。首領和他的同袍急忙走到外面去看其他的手下的情況。一枚始料未及的炸彈炸毀了整個山谷。一切都被炸毀了,他們的營地和待在營地的人全都毀了。這幾個人於是又走回洞穴裡,那個首領直接的就走去找他的客人。

我還沒自我介紹;我是奧沙瑪賓拉登。現在你可以自由的離開了。不過,我希望你能留下來跟我們在一起,用你的天賦來幫助我們。”

我幫助所有的人類,我會暫時留下來等到危險抒解為止。”

我完全可以接受。”賓拉登轉而問阿拉姆;“穆漢默德沒事吧?”

是的,首領,他在整理驢子上的東西。”

告訴他,我們在此地休息而且從現在開始,只在夜間前進。”

他的手下立刻穿過一地疲憊的人群,快速的跑去傳話。

敵人捉不到我們的!”賓拉登在鼓舞他的群眾。“阿拉剛剛派他的兒子來找我們了。”

接著他的群眾大聲歡呼。於是他又說:“現在休息,因為今天晚上我們還會前進。亞瑟,拿毯子跟食物來給我們英勇的救星。”

這名手下帶布可艾到山洞的隧道裡,他們穿過很多已經把武器放下的士兵。有一個蓋頭頭巾的婦人為他拿來所需的補給品。

相對的婦女與兒童的人數非常少。”他懷疑的說出。

所有的婦女與兒童都是奧沙瑪的。”亞瑟澄清道。

他們吃飽喝足之後,阿富汗人就休息了,只留下幾名衛士看守山洞入口。太陽下山後,賓拉登邀請他神秘的客人去參加他們的首長會議。他接受了。他們一起走到開會的地方,突然,賓拉登靈光一閃。

現在我想起我在哪裡看到你了,”他說;“多年前,我做過一個神啟之夢,夢中有個老人,一個先知,他從一棟摩天樓對我召喚。那人就是你!”

諾斯特拉達沉著以對,這整個情況他有點概念了。

哦,我的…我可說是在夢中接觸過這個頭頭,就像阿拉丁神燈裡的精靈。這個回教徒應該是有某種特別的力量吧?他猜想。他有點迷惑的想理清種種狀況。有一些長老已坐著在等他們開會了,賓拉登跟他的客人也一起去參與他們的會議。

我們的戰士將持續參與聖戰。”有個叫穆拉的人說,這個人的臉藏在一塊布之下。

怎麼打?我們想存活都很難了,而且不相信的人非常多。”另一名參與會議的阿默德說。這好戰的回教徒如今已動搖。

首先,我們必須先在山區安頓下來,然後再以摧毀之力反擊。”他建議。

對,很好。我們全都想要對抗基督渾蛋。”穆拉下結論;“因此,我要求來個決定性的背水一戰,阿拉將引導我們打勝仗。”

不,如果我們想戰勝美國,我們必須逃走。”賓拉登慎重的說道。“再說,從軍事層面看來,我們根本不存在。”

你有什麼想法?躲在查拉拉巴德或是越過邊界?”穆拉問。

是,我在想巴基斯坦。我們在那裡可以規劃針對西方全新的正面攻擊。”一些長老同意他的看法。

布可艾對此有何看法?”賓拉登問。

哦,我不是戰略家。”他說。到此時,他才了解自己遇到的這一群人並非愛好和平的人。

你沒預見到相關的危險嗎?”

不,我此刻沒有接收到任何訊息。”他小心翼翼的回答。

最後,他們的首長會議終於決定從凱柏通道越過邊界到巴基斯坦去。這段山路是很難走的,不過,到了鄰邦,當地友善的人民可確保他們的安全。

此時,巴席爾把大家都叫醒,因為現在已是他們上路的好時機。這支跨越沙漠的隊伍再度緩緩的前進,此時,我們的占星師又去跟賓拉登會合。

你是遜尼派的?”賓拉登謹慎的問他。

不,我不是。”

什葉派的?”

不過,布可艾先生指出;他也不是那個回教的派別。

不過,你一定是個回教的弟兄吧?對不對?”

我的行為遵循至高無上神祇的規範。無論祂名為上帝或阿拉都一樣。”

哦,你這話可別讓其他的人聽到。總之,你是對抗美國人的。”

此時,這支有護衛的隊伍正好遇到瓶頸,因為隧道變窄了,他們不太容易通過。

你們為什麼會戰爭?”布可艾問道。

美國人一直在沙烏地阿拉伯,他們的存在污染了聖地。”

美國人?就是住在新世界的人民,是不是?”

你是卡在古代還是怎樣?是來自遠方的基督徒,沒錯。說什麼來自新世界的人?你指的應該是被毀的世界。”賓拉登的嘴角揚起一抹嘲弄的冷笑。

美國人為什麼要炸你們?”

為了催毀他們的力量,我們去攻擊他們。”

你是說,就像攻擊摩天樓的事件。”

對,還是你給我的點子,你的問題也太多了。”賓拉登懊惱的結束他們的對話。

我的老天,這是聖經預言提過的反基督之輩。諾斯特拉達姆斯突然頓悟了。我竟然讓這未來的毀滅之子給誤導了。如此的考驗我,還真是怪異

後來,這些衛士還是走出隧道到達無人的海岸邊。接著,他們繼續趕路,他們要通過一處兩面都是山又多石的平原。由於前進的進度不夠快,所以賓拉登感到擔心。

有直昇機!大家快躲起來!”他突然大叫。

遠方傳來一陣奇怪的噪音漸漸逼近,所有的人連忙找地洞或有縫的地方躲藏,頓時一片死寂。有一股探照燈射在這蠻荒的大地,不過,很快的就又消失了。危機過後,這個頭頭就又下令大家繼續趕路。天候的改變對他們有利:厚厚的烏雲讓這支隊伍不易被人發現。

經過長途跋涉,巴席爾指著一個山洞,那是讓大家在白天躲藏的地方。當最後一匹驢子進入藏身之地後,大雨也開始下了。這些疲憊的阿拉伯人終於有機會喘口氣。

我有壞消息,”賓拉登對他的同僚說;“基督徒展開包夾行動,他們會搜遍所有的山洞。”

那我們輸定了!”阿拉姆哀叫。

不,顯然這些山區很難包夾。”他的主子回答。

我相信美國人會收買一些當地的人民,我們會被出賣的。”阿默德指出。

山裡的村民都是效忠我的。”一向沉默的穆拉對大家保証。

也許我們的朋友布可艾,可以從上面接收到更多的訊息。”賓拉登說。

不過,我們的布可艾先生,不可愛的冷漠以對,他已經不想再演下去了。


幾小時過後,山洞的入口突然被射擊;有些美國的隊伍已經找到他們了。

起來繼續趕路!首領立刻下令。好戰的追隨者迅速的往深洞裡前進,山洞的入口也被一些信徒給炸垮,他們的敵軍無法追進來,暫時,他是安全的。

巴席爾帶領著大家迅速的通過許多隧道,不久,他們又重見天日。這一次,他們走出山洞到達的是一個山脊之上,而且正下著大雪。在那險惡的山上,大雪讓大家很難看得到山路,不過,卻難不倒這些強悍的阿富汗人。這一行人緩慢但篤定的越過山脊,途中,他們行經一架墜毀很久的飛機殘骸。突然,從雪地裡冒出一個阿富汗人,經過短暫交談之後,他們決定改變路線。

怎麼了?”因嚴寒的天候而開始全身發紫的布可艾問。

原來的入口有敵對的阿富汗勢力在巡邏,巴基斯坦的軍隊也在邊界。”亞瑟回答。

這支隊伍下定決心往東前進,他們步履維艱的穿過深谷與花崗岩的高山。雖然天候嚴苛,他們還是到達另一個通往巴基斯坦的通道,在通過邊界之後,他們立刻停下來休息片刻。如今過了邊界,這個頭頭就挑選了一支團隊,包含他的家人在內,這支團隊之外的幾百名士兵奉命進入帕夏瓦村。他們的頭頭則打算另外挑選躲藏的地點,他聰明的不告訴大家他要去的藏身之地。

各位,我們的路線必須分開一段時間。”賓拉登宣佈。“如果我沒能存活,我們就在另一個樂園相見了。”

奧沙瑪萬歲。”他們呼喊著。

也許,他們也是勇敢的人,可惜,他們很快就會被毀滅了;諾斯特拉達姆斯想著;他們的人生角色已經結束

布可艾,我想請你跟著我們。”賓拉登請求道;“因為你可以用你的天賦來協助我們。”

我盡量就是了。”他回答。

這支精銳部隊就帶著兩匹驢子開始往北方走,而大部份的人則統統往南移動。

我們是不是也該往南走比較聰明?因為那裡的居民大都是同情我們的人?”阿拉姆在路上問道。

不,美國人就是會在那裡尋找我們的下落。”他的主子回答。

他們走了一段時間就走出山區抵達一個大草原,在小溪旁還有兩輛車子在等著。為安全起見,這支小部隊先躲在岩石後,直到巴席爾吹口哨示意為止。

奧沙瑪萬歲。”這是從溪邊傳來的口令。

沒問題的。”巴席爾保証道,於是大家就繼續前進。

到了溪邊,他們就坐上越野車加速的離開。經過幾小時的車程,他們到達一個荒廢的建築。那座建築位於一個人煙罕至的平原,四週為白色的山脈所圍繞。

歡迎來到五星級大飯店。”賓拉登開玩笑的說。

他們進去的那個室內約有六、七間破損的房間。戶外的風可自由的吹入,因為窗戶統統破了。

哇,好悶的房子;麥可心想。

婦女都被分派到自己的房間,男士們則佔據大多數的空間,大夥紛紛放下手上的武器。小孩子也終於可以到戶外玩一玩了;因為小孩只會誤導敵人,不會吸引敵人過來。

布可艾,喝的給你。”穆拉叫道。

占星師很意外的接到一罐丟過來的麥加可樂。看來,我的精神力量成長了;他快樂的發現。疲憊不堪的士兵倒在床墊上就睡,布可艾則靠著窗台坐著。窗外,有個賓拉登的女兒自顧自的在玩一個蝴蝶做的彩色玻璃。諾斯特拉達原想多注意一下這女孩子,孰料,她卻突然的消失了。過了幾秒鐘,她突然從窗外探頭進來。

找不到!”她的眼睛閃著快樂的光茫。

哈囉,小女孩。”他回答。這短暫的會面,很快就被打斷了。

布可艾,過來看看這東西。”她的爸爸在叫麥可。

此時賓拉登已經換了乾淨的軍服在到處逛。有個可攜帶的電視顯現出飛機衝撞摩天樓的畫面,當時諾斯特拉達也在那裡面。這些人興奮的在看這段畫面。

奧沙瑪賓拉登,是此次攻擊雙子星大樓的幕後主謀,他已經跟其他的幫兇逃出拖拉波拉山區,”新聞主播在播報;“這個沙烏地的回教基本主義份子,因毒品而致富,他擁有極大比例的…”

謊言!”室內有人大叫。

這名受到全球追緝的恐怖份子,深受阿富汗跟巴基斯坦人民的歡迎;因為他會提供武器、訓練、食物跟醫藥。透露情報而逮捕到賓拉登的賞金高達兩千五百萬美元。”

我看夠了。”賓拉登說完此話就走到戶外去,他的手下則還繼續在看那個報導。

同時,巴席爾則在搬動一些箱子,麥可邊喝可樂邊看著。

這些人沒有什麼建設性;他思索著。此時,從一個房間傳來一聲巨響。麥可離開那些一直在看電視的士兵,好奇的前去一探究竟。他想趁此機會,去查看那幾間房間。

那些婦女怎麼了?他懷疑。他看到有一間臨時設置的辦公室裡,有些盒子已經在地上掀開了。於是,他俯身專注的去看那些文件。

哦,天哪,愛因斯坦看到這些東西的話,一定不會開心的…

這些文件原來是製造核彈的資料。

原來,最終你還是美國的間諜。”賓拉登的聲音突然從他背後傳來。“我早該猜到的。”接著,他叫來他的手下。“阿拉姆,把這叛徒給關起來!”

可是,他救了我們的性命!”

他只是想來滲透而已。”這名頭頭無情的說。

於是,他們眼中這個假先知就被關在一間儲藏室,被關在那裡面,他反而有機會好好的想個清楚。

現在,我應該可以自動的回到我在瑪爾安尼城堡的牢房了;麥可心想。只可惜,他等了半天,什麼事也沒發生。

我的天,我的時空思考模式一定是被破解了。

接著,他聽到有人拿鑰匙來開門。開一打開,是賓拉登的女兒,她頭戴著一個小紙冠,朝著麥可微微一笑。

麥可,你是自由之身了!”普羅旺斯總督的聲音將麥可從未來帶回他的時代。

非常謝謝妳,小姑娘。”我們的學者回答後,就有點困難的從櫈子上站起。

你在亂說話,我的朋友;希望你沒瘋。”

沒關係,風水輪流轉了,謝天謝地。”他步履蹣跚的走向他的朋友。

對你的控訴已經撤銷了。”克勞德解釋。

麥可臉靠著欄杆,專注的聽他的解釋。

皇后萬歲!”克勞德沙啞的大叫,他沒進一步的說明,不過他的神情已經說明一切了。


在沙龍市,大家以歌聲迎接返回家門的英雄,這個英雄倒是身心俱疲的在陽台上對著愛慕他的群眾揮手。整個市議會的成員也都在群眾裡,拼了命的朝他的方向擠過來。

別在陽台上待太久,麥可。你會跌下去的。”安妮擔心的說。

他答應不會弄很久。

親愛的家人、朋友以及鎮上的市民同胞。我已經再次的獲得自由了。”

群眾為之歡呼。接著,大家又再度安靜下來,等著麥可再度發言。

思想,無論如何是不能被囚禁的,在我的牢房中,我有看到很多未來的情景,這些我都會記錄下來,如同之前,也都會出版。畢竟,走出黑暗之後,光明總是會再度降臨。目前,我只能說這麼多了,因為我的身體需要休息。”

於是,脆弱的學者關上陽台的門,直接的就上床去躺著。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