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諾斯特拉達

第一章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十章




兩位偉大的領袖變成朋友

他們巨大的力量將可提升

新興的國家登峰造極

紅黨數目重新洗牌



半夜裡,星空的探險家發現自己正飛越一座摩登的城市,那裡的馬車不用馬拖,但車子前後都有燈光,這樣的交通工具到處都有。他往下飛行貼近的觀察這不可思議的東西,同時也開始在五光十色的街道與廣場到處遊走。過了一會兒,他發現有一棟宏偉的建築就在眼前,他覺得自己彷彿認得這一棟建築。

這一定是國會大廈,希斯勒就是在那下面自殺的;他懷疑的想著。果然,他猜對了,因為大廈前有個紀念碑。柏林已從戰後的毀敗與滿地瘡夷中重新站了起來。此外,有一條河流對角線的貫穿這座美麗而充滿光茫的城市,他決定要順著這道河流飛行。後來,他就飛到一個教堂的前庭;在那裡有個人步履蹣跚的走在河邊,原來那是一個外形髒亂的人拖著一車的垃圾。

到盡頭了;麥可想著;算了。他再度飛高,轉了個大轉彎然後再度飛回波茨坦廣場

像鳥一般的飛行,真的是一種愉快的經驗;就像新生的神祇一般,他展開他的雙翼。在那大廣場之上,聳立著一座莊嚴的拱門,拱門之上有古希臘的雙輪戰車,他魯莽的就穿過那道拱門。不料,當他飛過柵門時,一頭撞上某種磁場,那股撞擊力道讓他直接摔落到地面上。

驕者必敗;他不禁責怪自己魯莽的行為。他頭昏腦脹的想搞清楚是什麼東西讓他摔落,在那個空間檢查了一陣之後,他什麼也看不到。不過,這落地的幽靈再度測試自己飛行的能力。

還好,飛行能力猶在;他鬆了一口氣。不過,我到底撞上什麼?他好奇的逼近他摔落的地方再度仔細的觀察。

一定有什麼東西在。”他自言自語的說,此時,他的手碰到一個奇怪的磁場並激起了一陣藍色的光茫。

我的天,未來真是充滿驚奇,他小心翼翼的沿著那股磁場走著,他每次輕輕的去碰,就會產生短路的反應。似乎有一座無形的電磁牆將這座城市劃為兩半。他不了解這麼做的原因為何,不過,他想一探究竟。當地的人一定知道此事,這股念力讓他開始尋找路過的人。從城市上空,他又注意到那個推車的遊民。由於此人是附近唯一的人,所以他就接近那人。

喂,你!”他叫道。

可是,那個戴著帽子的人沒聽到他的聲音,直接的就走開了。於是,麥可只好直接在他面前降落,可是,那個人還是毫無所覺的往前走。

他看不到也聽不到我;麥可終於了解。麥可想設法引起那人的注意力,他必須用對方法。

喂,拿破崙。”他試著說。果然,他似乎找對方法了,因為那遊民竟然突然的停下腳步。

朋友或是敵人?”那人想知道。

朋友!”

哇,終於遇到一個同僚了。你是哪個階級的?”那可憐人問。他一定是瘋掉了。

我是陸軍元帥。”麥可隨便掰了一句。

我不是命令你去攻打蘇俄嗎?”

對,不過我們已經攻陷莫斯科了。”

太好了,那我就不用再弄這些貨物了。”他繼續往前走。

你知不知道柏林這座電磁牆是幹什麼用的?”假元帥問。

你瘋了不成?本來才有牆;是石頭牆。不過,不久之前,我的戰士才把牆拆了。我還有照片為証。”那人從他大衣內的口袋裡掏出一張剪報。

預言家看著柏林圍牆被拆的照片並閱讀照片下方的文字報導。

柏林圍牆倒下(:1989)。隔離東西之鐵幕倒下已經兩年,今日,一個團結的德國將歡聚在一起紀念這個日子,紀念慶典包括演唱會、論壇以及其他的活動。原本柏林圍牆的用意,是在阻止逃向自由西德的難民潮。”

原來如此,難怪會有一股磁場貫穿整個城市,他了解了。多年來的挫敗與怨念,一定讓這座消失的城牆依然留下確實的電磁場。

你的手下呢?”接著他問。

我不知道他們去哪裡?他們把我放逐了,不過,我可以帶你去他們平常去的地方。”

好,帶我去。”麥可請求道。他想了解,這種衝突是如何化解的。

於是,那遊民再度推著他的車,他們就又開始的走向城市的東邊。穿過亞歷山大廣場之後,這個人在一個難看的大建築之前停下腳步。

就是這裡,舊警局,以前是我在管的。有問題你可以自己進去問他們。”

好,我會的。”預言家說。他給了那人一個法朗,然後就進屋子裡去。

拿、波、羅崙,火多於血。”那遊民突然在他背後大喊。

麥可詫異的轉過身來,那是他自己的預言,只是波跟拿這兩個字前後顛倒而已。可是,那個人卻不理會他的看著遠方,而且似乎情緒不佳的踢著一個街燈,那燈立刻就熄了。

哇,不可思議,我的預言詩在未來將很流行。他感到很開心的進入那荒涼的建築。一進入口就有一間陰暗的房間,可是沒有人在,於是他決定要走上那大理石的樓梯。

他說的那些戰士手下人呢?樓上似乎有望找到他們,因為他看到有些人忙著在做什麼。結果,那些人全是公務人員的樣子。他再度走下樓,他正想離開那個前廳時,卻聽到很大的聲音,在一個大房間裡似乎有什麼重要的活動。

那裡發生什麼大事呢?他好奇的走入那個房間,那裡面突然聚了一大群的人。

我一定是自然而然的回到幾年之前去了;他觀察的想著。

於是他混入人群中,仔細的傾聽。那是對著數百名記者召開的一場記者會,是這個共產國家的高階領導團召開的。

什麼事?”他問一名記者,那人以為麥可是外國來的記者。

我們一向不能直接提問的,”東德的記者回答,調整著他照相機上的閃光燈。“不過,此時夏波斯基迫於人民壓力似乎會破例。黨想藉著更開放的措施贏回人民的支持。”

萬一沒成功呢?”

如果沒能成功,我們的國家就只是空殼子,只剩下無窮盡的城牆與圍籬。”他對麥可匆匆道別就在人群中掙扎的往前。 此時,他的同僚們也都在提問,可惜,給他們的答案都是樣版。直到一位法國記者以不太流利的德文提出一個核心問題。

你們的國民什麼時候才能自由的到西部旅行?”他簡單的問。

其他的記者對他的問題並不在意,因為大家都認為夏波斯基也只會含糊的迴避這樣的問題,不會認真的回答的。可是,這位面對國際媒體的黨領導人,突然覺得他面臨考驗,他先是閉口不談。

我怎能繼續撒謊?他憂心的想著,在冒出一身冷汗之後,他出其不意的開口了。

今天,嗯,據我所知,我們已經做出決定。而,嗯,我們的決定是…,最終,每位國民都可以跨越國界。”

頓時,室內整個靜了下來。

這個新的規定什麼時候生效?”有一名記者立刻追問。

夏波斯基翻閱了一下手上的文件,然後他看著他的同僚,他們也不知該如何因應。

嗯,據我所知,這個規定將會在…此時生效。”

由於記者會裡的人似乎全嚇呆了,每一個人都在思索著這句話是否是真實的。因此,室內頓時又陷入一陣沉默。直到有個人衝出去大聲的吼叫:“邊界開放了!”

這個天大的消息如野火般迅速的在城裡傳播,東柏林的市民幾乎全部衝到柏林圍牆前去一探究竟,他們想知道他們是否真的能進入西柏林。諾斯特拉達姆斯尾隨著大夥人到柏林圍牆之前。

我方提出的一個傻傻的小問題竟能激發出不可思議的結果;他暗忖道。從現在開始,我真的必須讓命運主宰一切。

結果,柏林圍牆還是上鎖的,而且已有成千上萬的人民和平的圍住邊界衛兵。突然,圍牆前又冒出一群記者。

你們是說;柏林圍牆今天就得開放嗎?”侍衛的領導人結結巴巴的問。

對,是夏波斯基的命令。”大家異口同聲的大喊。

這名軍官等待了一陣子,想等等看是否會有正式的命令傳過來,後來,他向巨大的壓力降服,直接的就把阻隔兩德的圍牆開放了。還好,紅軍沒有前來干預。

東柏林的人民猶如在夢中般的步向圍牆的另一端,而西柏林的人民也成群結隊的步向他們並對著他們大聲的鼓掌歡迎。我們的預言家快樂的目睹完全陌生的人們,在德國首府的布蘭登堡大門之下,淚如雨下且難以置信的擁抱著彼此。上方有希臘戰車的這座柏林記念性建築已經有多年人煙罕至了,如今許多人走上前去,忘情的觸摸那冰冷的樑柱。

其中有一個市民像瘋了似的從大門底下走過,他不斷激動的喊著:“我是一個柏林人!”

那個人不是白官來的嗎?麥可心想。可是,他大錯特錯了,那人正是自以為是拿破崙的那個遊民。那個人在此時尚末淪落為遊民,他興奮的親吻著每一個他遇到的人,連麥可也得到一個吻。如今,邊界真的開放了,有幾個強壯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去拆牆。

這是可以賣的紀念品!”有人手裡握著一大塊牆石,開玩笑的說。

我們法國的見証人於是離開那個舉國歡騰的地點,回到屬於他的文藝復興時代。

終於,是一種快樂的結局;他回歸自己的軀體時心想。我希望這種事能經常發生;他跳下床來。

直到夜深人靜,他才躡手躡腳的下樓去回到他的臥房。

安妮,”他低聲的問;“妳還在睡嗎?”

對,我在睡,不過,你上床來吧。”

於是,麥可小心翼翼的躺在她身邊睡覺。

又是一個清晨的破曉時分,清新的空氣從開啟的窗戶吹入。我們的學者在一夜好眠之後,精神振奮的走下樓,他發現他的妻子正在客廳燙衣服。

` “你今天睡得很晚。”燙衣板上冒起一股蒸汽時,安妮說道。

今天沒有訪客。那不是女僕的工作嗎?”

她已經病兩天了。”

哦,我沒注意到。”她的丈夫靠著縫衣籃說。接著,他又說;“我今天得跟克里斯朵夫弄很多文件,不過明天我想跟妳散步一整天。”

我後天才有空。明天,我的妹妹要來找我。”

好,那就約定了。”他玩弄著縫衣服用的頂針。

要不要讓賈桂琳再幫你縫一件袍子?”她問。

可以,很好。不過別縫黑色的;最好是棕色的。”

你為何不自己去告訴她;她會很高興的。”

好吧,我告訴她。對了,我昨夜有個很棒的經歷。”麥可想讓她進入他那神奇的世界。”有點像耶利哥的事件,不過是在德國。”

啊,被宗教打垮的城牆。”安妮把熨斗放回架上。

對,可是這次不是為了宗教信仰而是為了自由信念。”

似乎很好。”她開始拿起另一件衣物燙,他則前去為她把衣服拉緊。

我喜歡你把你的另類體歷告訴我。”她突然有點羞澀的說。接著,他有史以來初次見到她臉紅了。

此時,克里斯朵夫正好從樓上走下來。“大人,弗羅倫斯的爾哥伯爵還沒收到你的推薦函;我擔心翻譯版已經寄丟了。需要我再準備一份新的嗎?”

不用,叫他仔細的再找一找就可以了。那個狡滑的人只是在迴避我的費用。”於是他們二人就邊說邊上樓去。

賈桂琳來訪後的翌日,安妮跟麥可早早就起床,他們拿了一個裝滿美食的野餐籃就出發到鄰近的森林或田野。他們在山林間玩了一整天,然後才開心的帶著滿滿一籃的花朵與藥草回家。就在他們快到家之前,有一名牧師匆匆的走上前來找他們。

博士,你已經聽到壞消息了嗎?”

沒,不過,我大約知道是什麼壞消息。請直說無妨。”

國王去世了。”牧師悲哀的說。“他跟他的一個小隊長發生了意外。”

可惜,自負誤事了;麥可心想。

由於你跟皇家有特殊的關係,博士,”牧師接著說;“所以我才來向您表示哀悼。”

謝謝你,牧師。對全法國來說,這是悲哀的一個日子。”

他們回到家門時,門外已聚集一些民眾,當這對神奇的夫妻回到家門,大家就紛紛表示悲悼。第二天,亨利二世辭世的消息正式宣佈了,那天下午,就有一輛有人護送的馬車停在麥可家門前。普羅旺斯的總督一下車,鎮民就聚集過來看他。克里斯朵夫告知他家主人後,便匆忙的去開門。諾斯特拉達姆斯也離開他的書桌,上前去邀請他的總督朋友坐在長廊上的一個座位上。

你一定知道國王的死訊了。” 克勞德坦泰在戶外坐下後便說道。

麥可點點頭。

長矛刺穿他的黃金頭盔,直接刺穿他的左眼跟喉嚨;一矛兩處傷口,只是為了決鬥的演練。”總督告訴他。“除了事件本身的可怕與大家對他的思念,法國如今更是陷入危機。”

哦,我想我們沒必要擔這種心。”這家的主人說道。此時,一絲細雨滴在他的臉上。

但願如此。你的上一本年鑑已經預言國王的死訊。是凱瑟琳皇后本人告訴我的。多年來,我一直以為你的著作是一種娛樂,如今,你的預言恐怖的成真。你知不知道你有何種力量?”

我很了解,也覺得有責任。”

那你為何沒預警亨利二世?”

國王不想跟占星扯上任何關係。”麥可平靜的解釋。

總督深嘆了一口氣,顯然是受到死訊的影響,當然,這死訊也可能影響到他的職位。

國王的妹妹瑪格莉特瓦洛想來此諮詢你。她很快就會與你聯絡。”

歡迎她來,我很樂於為她服務。”學者答應。

克勞德憂鬱的看著前方。“現在會是誰領導法國?”他說;“王子都還太小、太沒經驗。”

皇后將會統治國家。她已經學會處理國家的政務。”學者邊摸著鬍子邊自信的回答。

總督驚訝的看著他,了解到這個鄉民有著高深莫測的實力。此時,女僕端來茶水,他們就又閒聊了一陣子。

幾天過後,克里斯朵夫拿著皇家的來函進來。“好消息,主人。”

麥可接過信件後,立刻打開來看。是國王的妹妹寫來的,她計畫在國王的葬禮過後,就來找諾斯特拉達姆斯,她希望不會造成他的不便。

一個人的死造就另一個人的人生;他悲哀的搖搖頭。

克里斯朵夫,到時候,要穿好一點。”他給了他的學生一個金幣。

那個星期五,一輛皇家的馬車到達波伊索這廣場,平民百姓全被侍衛阻擋開來,好讓瑪格莉特瓦洛安全的被護送到預言家的住處。她身著服喪的黑衣,頭上也戴著黑色面紗。而麥可家的小孩子們都乖乖的站在門口等待著。只有保羅不在場;他依然自顧自的在追著女孩子們玩。大家全都很有禮貌的點頭,而且眼光全盯著她那一身的華服看。麥可和安妮迎接皇妹到客廳去,為了迎接皇家的人,客廳早已打點得一乾二淨。克里斯朵夫也探頭進來一下子,聊表歡迎之意。安妮先向皇妹表示哀悼之意,然後就離開了;好讓麥可跟皇妹私下談。短暫談了一陣子後,瑪格莉特就感謝他的忠告也就是:從此遠離政治紛爭,到海邊去休養身息、恢復健康。皇家的隊伍再度上路,默默的又走回停著馬車的廣場。


一個夏夜,迪安睡不著,於是安妮就講一個童話故事給她聽。當時,她丈夫正好從閣樓上下來,所以就聽到她是如何面對以及處理她這方面的生活。

曾經有一個邪惡的巫師,他發出一個詛咒。”她開始說起故事。

指的是我嗎?”他在樓梯間問道。

覺得適合就是你了。”她回答。

不知道她今天又怎麼了;他猜測著。接著他走到客廳跟女僕談了一下,然後,他就到花園去給植物澆水。他決定今天要早一點上床。

翌日,他一寫完《大預言》的第六部份,就匆匆的把手稿拿到郵局去寄給他在里昂的出版商。這類的事通常都是克里斯朵夫負責的,但麥可想出去運動一下。街上是很冷清的,所以他想應該不會有人來打擾他。寄出他的東西後,他就從市廣場他的那個雕像旁走過,路過時,他發現有些年輕的孩子拿著弓箭在射他的雕像。

我真是不了解這種惡作劇有什麼好玩的;他不開心的暗忖道。不過,等等,那不正是我兒保羅嗎?看起來,他兒子還是那一群混小孩的頭頭,他覺得他應該去訓訓他兒子。仔細一想,他又改變主意了。

哦,算了,沒關係。我保留到重大事件再來運用;反正只是個笨雕像。人生無常

此時,有個衛兵正好路過那個轉角,他看到一群混小子正在玩弄本城市名雕像的頭。

喂,你們!給我過來!”他大聲的命令。可惜,小孩子們一哄而散。那衛兵正好也看到諾斯特拉達姆斯,於是便道歉的說;“我會去捉那些死小鬼的,先生。他們別想逃之夭夭。”

哦,別擔心;我真的不很在意。”榮譽市民安撫的說,就想讓這件事過了。他當然不想讓自己的兒子曝光,所以就繼續走他的路。過了幾分鐘,一股壓力讓他停下腳步喘口氣。

這股壓力感到不正常;他有點難過的心想。不過,壓力逐漸消退,他繼續上路。又過了一會兒,那股可怕的感受再度來襲,他不得不再停下腳步。每當他再次行動,就會又被一股無法控制的力量所攻擊。

我早該知道的;他想著。來自地獄的攻擊是確確實實的。他決定要快點回家,在家裡他比較容易對抗超自然的邪氣。

回家的一路上,他不斷的受到另一個世界的攻擊,這股對抗使他耗盡全力。他不斷的停下腳步,路人都在看這位搖搖晃晃的名人,雖然他的年紀不小了,平常倒還很有活力。不過今天他步履踉蹌的走著,一路上有幾個人在說;“需要我幫您嗎?”。可惜,黑暗的力量又強又急使得他無法回答。突然,他的膝蓋一軟,整個人就倒下了。有幾個路人連忙跑過去,把他抬回家。

安妮與克里斯朵夫震驚的來把他扛上樓,讓他躺在他的床上。躺在床上,麥可便開始抽搐,安妮恐慌的坐在他身邊。她的夫君看起來就像瘋了似的。他不斷的跟空氣對抗,嘴裡還大喊著;“要刷牙,一天三次。”

他一靜下來,她立刻惶恐的問他:“你怎麼了?”

有人想殺我。”他無精打采的回答。他蒼白得像鬼一樣,平時紅紅的臉頰全消退了。接著,另一個沉重的打擊襲來,於是他完全的失去意識。他的靈體降落到一個煉獄,落入邪惡之手。


在那黑暗的實驗室裡,擺著一桌子的試管,玻璃碗、量杯還有瓶子,而諾斯特拉達姆斯才結束一場黑色實驗。有一些藥水都在火焰之上燃燒著,升起的蒸汽遮住他的臉。

天靈靈地靈靈,快了,黃金快出現了,大家全得求我了。”他狂笑。他興奮的把最後一點煉金物質滴入已裝得差不多滿的燒杯中,然後再小心的加上一些酒精。接下來,他就讓那裝著鉛粉的液體煮滾,之後,他再用蒸餾法提煉出固態的混合物質與易揮發的成份。

現在再來一點火藥。”他竊笑道。他到一個櫥櫃去找火藥,再拿著一個玻璃瓶回到那煮滾的東西前。“這一次,力量不會從我手上溜走了。”

突然,大門被打開,他一驚,手上的玻璃瓶便掉落在地上摔個紛碎。 緊接著,他一眼望去就看到一個中間圓圓的武器。

宰了巫師!”一個機器化的聲音突然憑空冒出。煉金師直覺的往旁邊一躲,於是桌子跟上面的玻璃儀器就全被一個巨大的子彈射成碎片。

我超昂貴的實驗室,全毀了,你這渾球,你到底是誰。”他突然不敢再說下去了,因為那武器再度瞄準他。就在這要命的一刻,有些強壯的待衛從外面趕來援救他。

催毀闖入者!”他下令,但衛兵卻被一個一個的殺了,為了逃命他只好離開。

一群笨蛋。”學者大人諷刺的說。他從有火炬照明的走道往下逃。碰!一顆子彈順著牆飛過。那陌生人再度起身射擊。就在那要命的關頭,諾斯特拉達姆斯衝入一間房間,那裡面坐滿身著灰袍而且正在冥想的修道士。

混入這些修道士之中時,他無情的想著;讓他們去挨子彈。不久,那個殺手就把所有擋住他去路的那些上帝的僕人給催毀了。此時,學者在地下建築裡逃命,後來竟闖入一間書房,書房裡點著無數的臘燭,他連忙把那扇沉重的大門給關了。

他不可能追到這裡來的;他篤定的想,接著他便放輕鬆的走向那充滿古書的書櫃。那些珍貴的手稿是無用的,反正他已經得到黃金的配方。就在此時,入口的大門被一槍打垮了,他在書櫃中找地方躲藏。不過,追殺他的那人,不停的把所有的東西打成碎片。

失火了!諾斯特拉達姆斯設法從一道暗門逃走。他順勢掉落在一個有如洞穴的通道,然後便快速的走出去。再走一段路,他才停下來傾聽那傢伙是否依然追殺在後。還好,他沒聽到什麼動靜。

問題解決了,他想著,我安全了。過了一會兒,他到達一個地下湖泊。可是,那可怕的武器卻又出現了,而且直直的對準他。沒想到,這回是一些蝙蝠來保護他,當然也只是分散殺手的注意力,很快的蝙蝠就全被射殺了。

煉金師聳聳肩便跳入湖中游走。他盡可能的躲在水面下,因為他只要一浮出水面吸氣,子彈便會到處飛。幸運之神庇佑他,他才得以遊到湖的另一邊去,由於湖泊很寬,所以他放心的爬到大石頭上。沒想到,他還是中彈了,他終於倒下。

還想再玩一次嗎?”機器般的聲音又問。

好,不過,得讓我先復原。”有人回答;“我的分數多少呢?”

“1566分。”


在那黑暗的實驗室裡放滿一整桌的試管與量杯。諾斯特拉達姆斯就站在桌前;他就快發明出偉大的東西了。不同的藥水都在火上煮,上升的蒸汽使他的臉為之矇矓。

皇后將很快樂,他開心的想著。他小心的將一些硫酸加入燒杯,然後再添加一些酒精。當那含有鉛粉的液體就快煮沸之際,他把蒸餾出來的東西放入一些長頸的瓶子裡。

嗯,還是不太正確。”他近乎自言自語的說。他在背後的櫃子裡尋找添加物時,突然,大門被打開了,他一驚,手上的玻璃罐掉落,摔個紛碎。緊接著,他一眼望去就看到一個中間圓圓的武器。

宰了巫師!”一個機器化的聲音突然憑空冒出。麥可本能的往旁邊一跳,不料,一槍就把所有的玻璃器材全毀了。

我完蛋了;他心想,不過此時有一些衛兵突然衝進來保護他。可是,他們也很快的就在他眼前被催毀了。他悲哀的發現其中有一名衛兵,竟然是他的外公。

外公完了。”他呻吟的爬過去,尚恩已經為了想救他的外孫而犧牲了。

他沒什麼時間多想,因為那武器再度指著他。就像一隻逃離地獄的蝙蝠,他匆匆逃離那實驗室並從一個很長的走廊逃走。那幽靈尾隨在後,不斷的開槍。煉金師沒死,他設法逃入另一間有一些家人在聊天的房間,他毫不猶豫的叫:“約蘭達、維多,快逃!”

可惜他們在轉瞬間就被突然現身的鬼魂所殺。諾斯特拉達姆斯渾身顫抖的跑,直到進入一間古老的書房,他連忙把門鎖上,然後就拼命的想喘口氣。

我有一本很好的書要給你。”有人突然說。

艾比蓋!沒有時間了!”他惶恐的說。

欲速則不達。”推銷那本書的人以一種安撫人的聲音對他說,並且把他拉向知識的寶庫。

艾比蓋,聽我說。我們真的必須立刻逃出此地…”可是他的話被打斷了,門鎖被槍打成碎片。幽靈再度進入把他的獵物困住,瞬間,他就消滅了艾比蓋。麥可繼續逃並藏身在書架之中。然後,整間書房被打毀,珍貴的手稿在火海中被銷毀。這一陣的混亂,讓學者大人得以從一道暗門逃走,他順勢掉入一個需要照明設備的地下走道。

還好我有準備臘燭。”他邊低語邊在袋子裡找。“伊莎貝爾,再撐一下。我們就快到了。”他手上拿著臘燭,背上扛著他女兒,快步通過那個走道。此時,他的背後突然傳來追兵的聲音。

我的天,今天的一切都必需變糟嗎?”他悲嘆道。

他加快腳步,可是,那幽靈早已帶著他嗜血的獵犬進入那像洞穴的建築內了,狗的吠叫聲非常巨大。這對驚恐的父女很快的就到達一處地下湖泊,麥可猶豫的停下腳步。無處可逃了!惡魔已追上他們,而且再度的把武器對著他們。

伊莎貝爾,吸一大口氣。”當爸爸的下令。就在他要潛入水中之際,一槍命中,就此結束了他的逃生之路。

你還要玩嗎?”那機器般的聲音再度響起。

` “好,不過,我們到下一關去玩!”

在黑暗的實驗室裡,諾斯特拉達姆斯站在一張放滿試管的桌前。他正在從事一項特殊的實驗。

製造黃金就像淨化軀體與靈魂。”他自言自語的說。接著,他在一個煮沸的釀造液中加入一點點硝石,造成讓人意想不到的強烈反應。一股強大的火舌燒到他的鬍子,讓他從白日夢中清醒。

天靈靈地靈靈:我在創作。可是,看看這桌上的大雜燴。他的腦子突然變清楚了。有人跟我在玩遊戲。他四下一看。

這不是我的書房;他很快就發現。突然,大門開了,他一眼望去就看到一個中間圓圓的武器。

地獄來的訪客。”他難以置信的說出。

宰了巫師!”憑空冒出一個聲音。清醒的煉金師往旁邊一躲並順勢從地面滾出這間實驗室。不過,房內的玻璃儀器全被子彈射成碎片。

我該如何逃脫這個領域?他苦思。只不過,他還是想不出什麼好方法,也只有加快腳步的逃命去了。逃經幾條走道之後,那地獄來的訪客就要追上他了。麥可在要命關頭設法躲入一個古老的書房裡。他牢牢的把大門的鎖給栓上。

片刻的喘息。”他嘆道。等他不再那麼氣喘如牛之後,他就開始探索他四週的東西。這巨大的房間顯然藏有無數的書籍。

阿卡西記錄:這是一間全世代的書房!解決之道一定藏在此地,他連忙過去看文件。他從書架拿出第一本書,書上有著閃閃發亮的字體:‘喜樂的靈藥’,作者是阿加查里。

他立刻記起,是在西西里島的那個回教徒。他連忙翻閱起那神秘的書籍。一開始是說到靈魂的七個層次。在尋找正確的線索之際,他不忘機警的看著入口大門。

試煉、閃電、混沌、聖歌、宗教慶典。沒什麼幫助,他抱怨的想著。讓我找到,快點!

又傳來撞擊聲;那地獄訪客在撞那扇門了。

苦修、妨礙、詛咒…這就是我要找的。就在這要命的一刻,那扇木頭門被一股巨大的火力打成碎片,他的書掉落在地上。

藉由邱比特之力,命你站住,不然我就發射。”學者近乎哀求的命令。他以右手的食指與中指全對著危險的人。那地獄來的人顯然是愣住了,麥可緊張的走向他。他接近那人時,不停的打量著拿著武器的人。

天哪,扣著板機的人是個黑膚的小男孩!”他憤怒的大吼。這一吼竟然嚇到那克羅奧爾男孩,他馬上逃之夭夭。

魔咒終於打破:地獄般的平台像被陽光照到的白雪一般的消失於無形,麥可肩上那股沉重的壓力也不見了。緊接著,他的臥房又出現了,安妮還是靜靜的握著他的手。

真是個蛇窩。”她的丈夫呻吟的清醒過來。

然後,他立刻恢復活力的下床,讓他的妻子呆坐在原位,震驚得連嘴都閤不攏。

抱歉,親愛的。”他道歉的走過去給她一吻。“只問妳一個問題。妳昨夜對迪安說的是什麼故事?”

就是有幸福結局的童話故事。”她結巴的說;“怎樣?”

我想她有聯想到我。妳下次給她唱個搖籃曲就好,可以嗎?”

可是搖籃曲對她來說太小了。”安妮也從床邊站起。

好,那就換別的!只要別讓她聯想到我就可以。”他走去找他在閣樓上的職員。

我今天得跟保羅說說話。”他上樓前不禁又發洩了一下。“不然,那孩子長大了一定會被捉去關。”

你好點了嗎?大人?”他不安的問。

我很強的,克里斯朵夫。話雖如此,我的風濕是有點困擾我的。”他立刻為那個形而上的世界做了一些記錄,也就是他稍早時深陷的那個世界。

那是一個人造的黑暗大地,而我是裡面的主角;他潦草的在他的記事簿上寫著。

你可以幫我收集所有具有神奇武器的童話故事嗎?”他問道。

他的助手答應會盡快收集。

總有一天,小孩子們會掌控這個世界。”他的主子解釋。

但願不會。”克里斯朵夫拿回他的筆之後就說。

那就別製造下一代。我已經太遲了。”說完此話,學者繼續進行他的日常事務。

今夜,我得看看星象是否暗藏此事;他心想著。不過,那天下午,他還是全力投入一堆占星的工作。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