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诺斯特拉达

第一章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七章




神箭从天而降

死神开口,执行处决

树中有石,骄傲的种族终遭羞辱

兽性者,净化并忏悔



麦可,”安妮在关着的阁楼门外叫道。“我今天下午要出门一趟,明天上午才会回来。你要的话,我出门前可以先跟你喝杯茶。”

对她丈夫而言,这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他就把门开了。安妮捧着装有茶与饼干的茶盘走入并将茶盘直接放在他的书桌上。

妳要去哪里?”他问道。

我要跟贾桂琳去卡马格骑马,然后会跟她到她在依斯特尔的家过一夜。我已经很久没跟我的妹妹见面了。”

我倒不晓得她也会骑马。”

没错,她是最近才开始骑的。所以,这几天我不在家,你要照顾自己。不过,女仆会照顾小孩的。”她顺手就把花茶倒好。

她还在裁缝室做事吗?”她的丈夫边问边吃他的葡萄饼干。

对,我已经叫她帮你做一件棕色的长袍了。”

太好了,谢谢。”他边擦去面包上的屑屑边说。

于是,他们一起享用一顿下午茶,然后安妮才准备出门去。

代我向妳妹妹问好。”离开时麦可对她说道,俩人还匆匆亲了一下,他才目送她离去。

接着,麦可就将大门锁好,这下子那些小鬼甭想再突然的跳上他的背了。他同时也把窗子关了,房间内一下子变得很暗。他坐在办公桌边的椅子上,并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秘密的药盒。这小药盒里装着一种药草,这种东西是用来刺激第三只眼的。

这是全新的实验!他把这种强烈的药草粉末倒在桌面上,然后鼻孔一凑近就用力的吸了一大口。

该死,吸太多了。”他咕嚷道,一阵痛楚让他连泪水都冒了上来。这房间突然开始打转,他立刻虚弱的握住椅子的扶手,不过,还是重心顿失。

安妮!”他叫道。他的眼珠子失控的在打转,他的身体缓缓的从椅子上往下滑。

过了半晌,躺在地上的这位神秘主义者才缓缓的恢复神志。

这不是我的书房;他察觉到了,他四下张望着。他发现自己这会儿是在一个大房间内,他坐起身来仔细的观察此处。这房间的地板上镶着一个壮观的黑色太阳,这个图像包含了许多不同宗教的象征图形。房内还有许多宗教圣物,而且只有一扇小窗户。发现有窗户时,他立刻走到窗边往外看。

我跑到一座城堡里来了;他下结论的忖道。这房间里也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了,于是他满心好奇的朝一个出口走。

这地方有一股奇怪的氛围让我想到黑魔法。

他小心翼翼的走下一个石阶梯。下一个楼层有很多房间,所有的房门都是开着的。第一间房门上写着‘亚瑟王之室’。这间房间里有一张木制圆桌,圆桌边围着十二张椅子。

显然是受到亚瑟传奇的启发;他暗忖道。这位时空旅人到处走、到处看,他轻抚那些椅子,接着就走入第二间名为‘亨利一世之室’。这间房间的家俱是由十分先进的材质做出来的,他猜想这可能是十九或二十世纪的东西。室内有张书桌,有金属材质的档案柜,还有一个保险柜。墙上挂着一张大大的蓝图,图上方有粗体字写着‘维维尔斯城堡’。

这一定是这座城堡的建筑平面图;他猜想。这宏伟的大型建筑整整有一个直径一千公尺的半圆形的城市那么大,整体结构就是指向正北方的弓箭造型。他的在一个打开的抽屉里东找西找的,发现那里面全是骷髅头戒指。

真是可怕的收集;他思索着。在档案柜里,所有的档案都按字母序工整的摆放。只有一个上面有西藏修道院图像的档案随意的摆放在柜子上。突然,他听到门外传来一些声音,他小心的往门口看出去。有三个穿著制服的人正往楼上走来。

德国的人民将拥有一千年才会出现一次的领导人。”其中一人说。

你当然是指我。”蓄着小胡子的人说起话来音调很吓人。

这人一定就是希斯勒;麦可一下子就想通了。

这是无庸置疑的,我的大元首”他的副手希姆莱回答。“距今正好一千年前,德国的土地是由亨利一世所统治,搞不好您正好是他的千年转世。”

这些人已经走近,就快要进入麦可所在的楼层了。

维维尔斯堡的整修状况如何?”赫曼戈林问道。

城堡已经差不多都准备好了。来,我带你去看将军的房间,”希姆莱回答。

他们继续往楼梯上走去,于是麦可就听不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不过,他们的脚步声却响澈整栋建筑。过了半晌,这三个德国人又下楼来,同时他们的对话也就再度传入麦可的耳里。

嗯,很适合伟大的日耳曼大骑士,”戈林揶揄,“那么,我们长住的居所又在哪里?”

亚瑟王之室,”希姆莱回答,“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在那个房间开会。”

麦可听到他们在隔壁那一间房间说话的声音,此时他们已经围着那张圆张坐下。麦可悄悄的将耳朵贴着位于这两房之间的那道房门,仔细的倾听。

各位,我请大家过来是有个特殊的理田,”希姆莱开始说道。“我要向各位呈现我一个大计划。”

我认为你的计划都很大。”希特勒嘟嚷道,不过他的这名副手没被他打断了话。

维维尔斯堡将成为欧陆的圣坛,”他接着说。“这座城堡一定可以成为一种新信仰的中心。这个新的信仰会有大家认同的神祇、神话,甚致会有自己的梵蒂冈。”

以基督教的模式为基础?”戈林推测道。

不,我们要我们传统的亚利安根源为主。所以我要让《我的奋斗》取代圣经,万字符号取代所有的十字符号。先知卡尔威利古特过去曾预言,这个地方将成为一个伟大的日耳曼堡垒。”

一定要打破梵蒂冈讨厌的力量。”希特勒同意。

不过,还有一个基督的层面存在,”国家的副手说道;“也就是一直吸引我们大家的圣杯之说。”

麦可诧异的倾听这有关圣杯的对话,圣杯正是他启蒙之时所喝过的那个酒杯。

多年来我们修黎社一直想秘密掌握这个圣杯,因为它将导引到终极力量。四年前我命令历史学家欧图莱恩(: 1939年离奇死亡的德国圣杯搜寻者)在蒙地曲附近的洞穴中寻找圣杯的下落。不过,他的搜寻是徒劳无功的。总之,重要的讯息再也无法经由他传给第三人了。”

在你搜寻的过程中,我听说有产生一些罹难者。”希特勒批评道。

大约有一百万人,”希姆莱干涩的回答;“不过,比起我们心中的大计,那只是小事一桩。”

你已经被称为‘大判官’了。”戈林开玩笑的一说,大家全笑了。

对,不过,听着,重点在于:我亲自到蒙地曲去找了几个月。后来,终于有个线索让我找到西班牙蒙塞拉特的修道院去,然后,各位,我成功了。我找到圣杯了。”

诺斯特拉达姆斯难以置信的听着。这个叫希姆莱的人比他的主子更危险!

圣杯呢?”希特勒兴奋的大叫。

在隔壁房间的保险柜里。我立刻去拿来。”希姆莱像只孔雀般得意的走到隔壁的亚瑟王之室,我们的预言家立刻像个小孩子般的害怕的躲起来。他屏息的从那档案柜之后看着那人把保险柜打开,同时也惊鸿一瞥的看到了所谓的圣杯。

不是那个,他松了一口气的暗忖道;原来的那个酒杯比较小而且有个凹痕。

此时,希姆莱拿了这圣物回到他那群黑暗弟兄所在的那一间房间。

我的大元首,这荣誉是属于你的。”他把那假圣杯交给他的主子。希特勒怀疑的检查了酒杯,然后又静静的把杯子放在桌上。接着,他很笃定的鼓掌,并骄傲的看着他的副手。

现在力量在我们手上了,”希姆莱咧嘴笑道;“不过先容我将这圣杯再拿回去锁起来。威利古特先生(:希姆莱的爪牙)跟其它的军官随时都会过来,这圣杯的收藏地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

希特勒同意他的做法,于是希姆莱又去把圣杯收藏好,当然,麦可还是躲在那柜子后。现在,他可以看到维维尔斯堡有很多士兵,很快的一些纳粹军官也都抵达了。他们走进屋内对大元首敬礼。希特勒却完全忽视他们,他直盯着他的副手看,以为他还要变出什么东西来。

戈培尔不来吗?”戈林问他还在做白日梦的主子。

对,约瑟夫在忙我的演讲稿,跟克利辛格的预言有关。”他不置可否的说。

这房间,”希姆莱对这一屋子人说。“将只有帝国最高阶的十二名军官能进出。在入会仪式后,所有在此举行的会议将视为绝对机密。机密的宣誓内容将是强制性的保密,过程将由威利古特先生从旁监看。”

这位威利古特先生起身自我介绍,诺斯特拉达直觉到此人并非善类。

每一个成员都必须在特定的时间进入隔壁那间房,”希姆莱继续说;“其它的人必须将思绪集中那名成员身上。基于骑士精神的影响,该名成员就无法保守任何心中的秘密。戈林先生,我建议由你开始。”

麦可三度的躲藏起来,很快的,戈林就进入他那间房间并坐在书桌前等候。围成一圈的纳粹成员开始跟德国的祖灵接触,再加上西藏规模的声响,就产生了净化这个空间的效果。直到声音停了下来,室内恢复一遍死寂。其实戈林是属于最值得信赖的人,而且他相信自己是有最干净的记录。即使如此,这种实验还是让他感到不安,他紧张的咬着他的指甲。最后,他获准再度进入那房间跟他的同僚在一起。

这跟我想象的不一样,赫曼。你有什么事在隐暪我们?

我绝对没有隐暪任何事。”戈林傲慢的回答。

嗯,根据威利古特的说法,你是…”

我是一个有荣誉感、正直的人,我对元首一向是忠心耿耿的。”

那么,那房间里一定还有别的人在。”威利古特猜测。

那是不可能的,”希姆莱说;“这个区域像座堡垒般有士兵守卫。”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下令他的侍卫去搜察隔壁那间房间。

哦,糟了!他们会逮到我的;我们这名先知顿悟得太迟了。

侍卫逮到这名闯入者并把他拉到那群阴谋者之前。他们的首领愤怒的站起身并以仇视的眼光盯着他看。

你是怎么闯进来的?”他咆哮的问,不过这间细依然保持沉默。

元首在问你话。”希姆莱威胁性的说,不过,麦可还是闭嘴不回答。

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我的元首。”他的副手道歉道:“把他关到英雄馆里再把火炉打开。我们有的是让他开口的办法。”

于是卫兵就把他捉走并关到地窖里,麦可在那地窖里整个清醒了过来。

我完全忘了,这只是未来的一个情景;他了解了。我是整个被危险给吸住了

他感到安心的四下一顾。在那逐渐运作的火炉旁,是个装满阵亡将士防卫盾牌的柜子。他们的衣物都正式的在此焚烧。

恐惧是我最大的敌人,不过,我最好小心行事,别冒险。天晓得会发生什么状况,搞不好他们也能把我烧成灰,炉子已经够热了。

于是他专注的想象着他家里的书房。

一切全在集中精神专心…”在他冷静下来后,他的身体就逐渐的消失于无形了。


哇,看到这里真是令人开心。”看到自家的阁楼,他不禁欣叹。

麦可直接走到他的书桌那里去记录下这次的事件,不料却吓然发现他的肉体其实是一动也不动的躺在椅边的地上。他的肉体还缓缓的在呼吸,他猜想一定是他稍早服用的药草过量造成的。麦可的灵体想强行进入体内,可是他的肉体却没有反应。

这下子该怎么办?这可不是能从书上学到的东西;他自言自语的说着。他决定先等一会儿再看看怎么办。

那些德国人的确很仰慕十二世纪那些骑士们;他暗忖道。不晓得那些怪物后来会变成怎样?

他才这么一想就发现自己又回到一个地下碉堡里,身边到处都是纳粹党人,这些纳粹恐慌的在奔跑着。

真是要命!不过,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存在。这一群黑衣人专注于更紧迫的事件。

有的时候,他会被人看见,有的时候不会。他皱着眉理解到,看不看得见似乎取决于他人的意志。这种种状况似乎是真实的情景,不过…

突来一声爆炸让这坚固的碉堡惊人的震动,瞬间灰尘布满了室内。纳粹党人被炸:这可是悠关生死的大事。一名高大的金发秘书到处跑,显然这突来的剧变让她感到困惑,于是她完全没有察觉的就从这名看不到的访客身边跑过。

她是完全被恐惧征服了,所以什么也看不到;麦可再度边观察边想着。他小心翼翼的查看这个区域,这里有好多间房间被几十名的军人视为一个避难处,显然是为了对抗外界战斗的休息处所。这些军人大都躺在床上,似乎也大都重伤而来日不多了。所有的房间都很惨,快被震毁了。天花板上的管线都外露也快断裂了,墙上到处是裂缝,还有废弃物到处可见。床与床之间有许多装油的塑料桶。其中有一间房间,麦可发现到有六名金发蓝眼的小孩躲着。

这些小孩一定是戈培尔的孩子;他猜想。在军官的房间,他看到了希特勒跟他的亲信。再一次的,这碉堡又激烈的震动,有一名通信兵设法突破困境的在跟军队联系。这名元首试图控制他来自柏林的第三帝国残余部队。这区域就座落在国会大厦的地下,这里有强化的屋顶,大约有几公尺的厚度,是为了保护元首对抗炸弹而造的。

俄国跟他们的同盟军从四面八方在攻击我们。”希特勒大叫,不过,他的个性可不是会投降的。诺斯特拉达姆斯贴近的观察这充满仇恨的人性,他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具有毁灭的力量。

有点可笑,我能如此放大的研究他们的领导;他忖道。希姆莱也在,此时他正取下他的眼镜,沮丧的揉揉自己的眼睛。

也许现在以投降交换我们的自由还不迟。”他建议。

不,我们绝不跟敌人谈条件。我要坚持到最后的胜利!”希特勒压着嗓子大叫。在他手边还有一头德国牧羊犬在舔着他的手指,而他的副手此刻则放弃了所有的希望,空洞的往远处看着。此时,碉堡再一次的震动,炸弹似乎愈来愈逼近了。

我也是想我们该投降。”伯格将军无奈的承认。

听我说。我绝对不会活着投降!”希特勒冲着他大叫。伯格沮丧的离开那个房间。

你想背叛我,你这个叛徒。”他的领袖抱怨道。

接下来,这元首依然在下命令,他的支持者却一个一个静默的接受这种无助的现实。大元首走到他秘书旁要交待他最后的遗嘱与声明。

写下来,”他说;“我,阿道夫希特勒,发誓我将统治我的第三帝国,死后亦然。”

最好别这样;麦可就站在他身旁忖道。此时,通信兵走进来同时也带来坏消息。

强硬派谋杀了我们的同盟墨索里尼,甚至把他的尸首倒吊着。”他告诉大家这个事件。

希特勒沉默了一阵,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

我不要让敌人掌握我的躯体。我死后就把我烧了。”他下令。

特鲁多记下了他的心愿。元首的情妇艾娃拿一碗给狗狗喝的水进来,那牧羊犬立刻饥渴的上前去喝水。

玛格达呢?”艾娃问。她依靠着一堆装着重要文件的箱子站着,这些文件都是要在最后关头烧掉的东西。

我猜她是跟约瑟夫在一起。”希姆莱回答。通信兵再度进来传达噩耗。纳粹军在市郊遭遇重大挫败了。

这么说,我的军队已经完全遗弃我了。”希特勒自我解嘲般的说,此时他的脸都涨红,看起来似乎就要气得中风了,因此他只好先离开那个地方。

他走回客厅,玛格达浑身湿淋淋的像块湿抹布般躺在沙发上。

妳何不把妳这几个小孩带去换个衣服。”希特勒对她咆哮。

她聪明的闭嘴,乖乖的离开她偶像的身边。希特勒那超级大帝国的美梦如今已经破碎。

除了艾娃,任何人不许再跟我说话。”他发牢骚般的坐在沙发上并再一次的打开在纽伦堡大会的影片来看。这是他人生中的精华,看着这部影片可以让他感到些许放松。他的情妇尾随他进这客厅并坐到他身旁来。

阿道夫,我要嫁给你。就今天。”她说。

妳知道我已经跟我的使命结婚了。”他反对。

不过,艾娃开始抚摸他,试图说服他。

好吧,我们就为了妳结婚。”他终于同意。

她亲吻他的鼻头表达心中的谢意,就在此时,屏幕上出现一个巨大的广场,那广场有成千上万的人们伸直一只手臂在向他们的领袖致敬。

王者之王,拥有来自庞若尼亚的支持;麦可一看心中便浮现这个念头。

此时,元首自己的家仆跑了进来。

现在又怎么了?他问。

希姆莱走了。他穿过地道系统往西逃走。”

派几个士兵去把他解决了。”

嗯,已经没有人手可以执行这个命令了。”家仆无奈的回答。

希特勒把影片按停,他抬起头严肃的往前看。不过,麦可很好奇想知道那副手逃走后的情况,所以就立刻离开那间房间。他在那区域到处找,后来也找到一个朝西的地道,他猜那一定就是希姆莱逃走的地道。他正想接下来他该怎么做时,就听到相邻的房间传来巨大的声响。

嗯,这不是我们那位鬼魂贵客吗?突来他熟悉的声音。是那个宣传部长,那个可以看到鬼的,之前他们对话时他曾被这个人整惨了。

戈培尔在门口盯着他看,脸上带着一股奇异的表情。

这一次,我不能再因为这白痴而分心了,麦可暗下决心。

很可惜,你上次太早走”戈培尔对他说;我猜你是回来看我们是如何灭亡的?不过,最后笑的人…”此时,他就开始狂笑。希特勒也走了过来。

约瑟夫,我要你来当见证人。艾娃跟我要结婚。”

我马上就过去。我在跟一个人说话。”

约瑟夫,这里没有别人在。你又看到鬼了。”

可是,他就在那里!他指着麦可的方向。希特勒掏出他的手枪朝那个方向开了几枪。

没了。闭上你的嘴给我过来。”

此时,有一些被枪声吓到的士兵带着机关枪跑来问出什么事了。

我只是对一个鬼魂开枪。”他们的领导开玩笑般的说。

希特勒拉着戈培尔就走,此时麦可则缓缓的往地上倒。子弹全穿透他的身体。

我快死了!”他大叫。还好,他这神而上的躯体只是受到惊吓而已。

结婚的音乐声从客厅那边传过来。阿道夫跟艾娃真的在最后一刻结为连理。他们的婚礼进行得不顺利,许多次的轰炸打断了他们的仪式。如今敌军以强大的武力围攻这座城市。那牧羊犬被炮声吓得跑去跟那个崩溃在地板上的灵体躺在一起;因为那里是这地穴里最感到安全的地点。对麦可而言,这是很幸运的,因为动物的温暖使他迅速的回复体能。不过,他可没有因此就落跑,他决定要去目睹这场战争的结局。当然,为了安全起见,在他见证纳粹之亡的节骨眼,他一定要远离那个叫戈培尔的灵媒。

婚礼过后,元首宣布要自杀而且要独自的私下进行。等到他与艾娃独处之后,他就在他的忠犬口里滴下几滴液体。那牧羊犬很快的就死了并被抱到那房间的一个角落去。

那一定是毒药了;麦可了解到这点。

没错,‘王者之王’也给他的新娘几滴,然后他自己也滴了几滴。于是,这对新婚夫妇就此长眠了。

后来,他们的家仆进房来并在他主子头上开了好几枪。他最后的一些追随者拖着他们二人的尸首上楼去,然后就在后院里,他们把那些重要文件跟二人的尸体一起放火烧光。

一乾二净。”一直在一旁观看的我们这位预言家不禁说道。看完这一幕后,他转身又回到碉堡,他想在离开前再看看一切。

还有谁在这边?他在那碉堡中行走时不禁猜想。在儿童房里,他发现恐怖的情况。戈培尔的六个孩子都躺在床上,全被毒死了。

我猜一定是当爸爸跟妈妈那两人下的手。麦可猜想的走着,然后他在门后发现这对夫妇了,全死了。

邪不胜正。不过,邪恶的天才还在逃。于是他再次向希姆莱逃走的那个地道前进,他谨慎的进入那黑色的信道,不料却虚弱得站不稳脚步了。

该死,我的体力不足了;他担忧的想着。他发现远方有点光线,没有持续很久,后来,他发现这微光原来来自逃到此地的希特勒那个秘书。是她急极败坏的拿着一个灯笼在这条地道走着。他小心翼翼的从她身旁走过。不久,他就发现一个地下的火车站,车站里昏黄的灯光照亮一大群的老弱妇嬬。他们全在这下面躲战火,大家都坐在月台上等着上头的战事停止。

麦可的灵体飞越拱门与无数个沮丧的面孔,他朝西飞,飞离了身后的火车站。没想到,他很快的就又痛楚的撞上隧道的墙。

哎哟!”他大叫一声。不过,这不是一般所谓的痛楚,这只是一种磁场的扰动而已,于是他加快了速度。下一个车站隐隐约约的出现在前方,激烈的战役还在此地进行,纳粹党人依然在屠杀混杂在人群中的落单士兵。

没时间驻足观看了; 这灵体决定穿越这些挣扎求生的柏林人民。这条地道似乎是无穷尽的长,他飞行了好久才突然进入一个尽头。这地道尽头已半毁,瓦砾堆上头有点光线射入。麦可看着这半毁的天花板就往那开口处往上飘。这地道的上方出口地点就是西柏林,一个被夷为平地的西柏林。放眼望去,可说是布满烽火与黑烟。奇特的是,依然有几排的房舍依然零星的存在。此刻,同盟国的军队依然朝着城市中心缓缓的前进。血淋淋的尸首与断树、瓦砾一起散落在地面。一群发出低沉引擎声的东西却突然的从云中出现。

哇,他们真的发明这种飞行的机器了!”我们的预言家兴奋的惊呼,不过,他很快就收拾那股兴奋的童心,再次专注的搜寻希姆莱的下落。

不久,他从空中看到一个英军的营区,这营区挡住了往外的交通,有些没有马匹的马车正在接受检查。那里有好几千名士兵在,不过全是往市中心前进的。麦可已经找不到希姆莱的踪影了,于是他失望的回到那个崩毁的地道去找线索。

有了!在一大堆瓦砾之后,他发现了一个军官用的帽子跟一整套的大外套,外套上的勋章是德国最高的位阶。

他推想是这个纳粹军官脱掉了他的制服,于是他再次专注的在这整个大区域寻找线索。后来,他飞到那英军营地好几次才终于看到希姆莱的影子。当时,希姆莱正从一个营房出来,身旁还有个英国小指挥官陪着。希姆莱佯装成一名小军官,他打算跟英军谈一个逃生的交易。

麦可的灵体终于降落在他身旁的草地上,也听到他的谎言。这坏蛋在编故事,还对那英国人说会有很大的报酬。那英国指挥官对他所谓的报酬似乎感到很满意,所以那人还往四下一顾似乎不想让他的上级听到。此时,再起一阵混乱,不论是英军或美军都专注的在对抗敌军最后的反击。这正是谈妥这类不名誉交易最好的时机了,所以这两人就站在树后洽商他们之间的交易。

成交。”英国人终于同意,他们的交易一谈成,天空中的乌云突然放晴了。阳光不偏不倚的就照在这两个人身上。希姆莱浑身沐浴在阳光下,诺斯特拉达也一样,可是就因为这样,他突然又能被人看得到了。

你就是那个要来传达最后审判的人吗?”这德国坏蛋一看到麦可就直接问他。然而,这所谓的审判者,却只是默默但涵意深远的看着他。

我渺视你。”希姆莱不带一丁点悔恨的说出。

于是,突然有一枝神秘的箭从天而降,穿过云层直接的就射中此人的心脏。这枝箭的的确确终结了第三帝国。

我的存在的确会造成不同的影响吗?麦可不禁思索起此种神奇的可能性。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