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诺斯特拉达

第一章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五章




夜半独自苦读秘学

就在那三脚铜凳之上

来自空无的火苖照亮着

成功逃脱轻率即为罪之地域的人



成群的白马像风一般的奔驰着,激起一整群的红鹤飞起并在稍远处再度降落。这位医师骑在马上匆匆的穿过卡马尔格,辽阔的野地正是他有空时休息与重拾安宁的地方。能驰骋在这充满湖泊的荒野真是叫人心旷神怡,此地简直是水底生物的天堂。

他依依不舍的离开这块潮湿的荒原,继续的朝沙丘的方向骑去。一只像鹳的鸟被他吓得拍拍翅膀就飞走。他把马停在沙丘之上并遥望着海平面好一阵子。卡马尔格就像一座岛屿,被地中海与罗纳河的支流所分隔。来自河流陈年的沉积物与波浪造成的地形使得这块土地非常有特色,此地一直在改变而且他每次来都可以发掘一些新的事物。这个潮湿的平原唯一的人味,就是来自古罗马的那条笔直小径。他把马独自留在沙滩,一个人走着,也顺便让和风吹走脑海中许许多多针对病人的思绪。

不久,远远的,他发现到有只公牛的影子消失在一处小山坡上。于是,他再度骑着马,打算去发掘更多的野牛。孰料此时,他听到背后有马匹的声音,回头一看,他看到一名骑着黝黑种马的妇人。这位女骑士,戴着红头巾,超过他时还亲切的打招呼,然后就消失于沙丘之间了。

她似乎是在寻找什么,我想去看看; 他心想道。于是他就朝着同一方向骑去。他很好奇的立于一处沙丘的顶端,想观看那名强悍的妇人到底在做什么。她似乎是疯狂的在追逐一群马匹,她后面的地面上激起一道白色的灰尘,使得海鸥、鸬鹚、各种身为猎物的小鸟都在瞬间消失了。

她在驱赶野马!他惊讶的发现。我最好去帮帮她。于是他飞快的骑下山丘,几只红鹤正叨着小虫在喂小红鹤,却被他吓得马上停下所有喂食的动作。

对不起。”他开心的对红鹤点点头。

经过一个湿地后,土地就比较干燥了,因此他的马也就可以全速行进。此时,那位男人婆大声的对着那群野马大叫,而且,她就像着魔似的火力全开的骑马追逐。就在她上方的蓝天中,有一群黄白相间的苍鹭列队飞行,不过也是被她的叫声吓得不敢靠近。

麦可设法追上她,同时他也在估测那些野马的行进方向,她可是逼得很近的。有几匹马试图从右方逃出,却被麦可适时的挡住路线。因此,她注意到他了,却毫无反应的继续她赶马的动作。

从没见过这么蛮横的女人,他边想边轻轻的笑着。她骑着马转身过来,虽然她的动作自信又男性化,她的身材比例却很棒。

不过,有哪种女人会穿长裤的?麦可边想边持续帮她赶马,可惜他的骑术没那么好,所以他就很努力的在帮忙。当然,她还是不理会他。有几匹马想穿过一条狭小的林间小道逃走,可惜又被这两个人类驱赶回原地。

这赶马的行动就一直持续着,直到一处路面不平的地方,他才不得不放弃。他的马却一时差点失去重心而把他摔下马,这一摔可把他摔得结结实实的。这下子,那男人婆立刻赶过来察看他的伤势。不过,就在此时,那群野马也就借机鸟兽散了。

抱歉,我搞砸了。” 他说道。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她嘟嚷道,完全不想掩饰她的懊恼。

还好吧?”接着,她才温和点的问他。

应该没事。”他试试自己的手脚。“不过,妳到底要把那些马赶到哪里去?”

没有啊!”

没有?那我们是在忙什么呢?”

我们?我又没叫你帮忙。”她说得有理。

于是他自我介绍道:“我是麦可诺斯特拉达,请问您是?”

安妮庞莎吉梅尔。我来扶你站起来。”她牢牢的握住他的手。

妳是个强壮的女性。”她扶起他时,他不禁赞美道。

对,有时,连男人都会怕我。”

老实说,我从没遇见如此强壮的女性。妳赶那些野马只是为了好玩?”

对,我喜欢在这里打发时间。”

无论是哪一种淑女,这种休闲都是很特别的。我是沙龙地区的人;我在那里当医师。妳住哪里?”

住依斯特尔,就在贝尼湖附近,我得说:我早听过你的大名了,诺斯特拉达姆斯医师。”

请叫我麦可就好。我们可以一起骑一段路吗?”

好啊!”

于是,他们就又骑上马。直到他们穿过一处绿色田野时,安妮的态度才有点暖化,而且也开始谈起这边的环境。

有的时候,这些森林里会有熊。”

?我在此地从没见过熊。”他偷偷的打量着她。除了她宽阔的肩膀,其实,他现在这一看才发现,她的身材还满女性化的。她的脸蛋儿也很美,五官很匀称,而且她的发巾之下露出的金褐色秀发又浓又美。

他们骑过这块多盐的平原之后,逐渐放松的安妮才对他聊起这里的一些水底生物,还指着几种好玩的物种给他看。他们很喜欢彼此的陪伴,而且他也想更了解她。

妳的生命中有爱人了吗?”他决定开门见山的问。不过,这句话对她而言是直接了点。

这地方出产盐。”她回避他的问题。

他不死心的又问:“像妳这么健康的女性一定有个丈夫吧?”

我是寡妇。”她不悦的回答。

接着他也就没说什么。他们到了沙滩并朝依斯特尔的方向慢慢的走回海岸边去。

当寡妇很久了?”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小心的又问。

快三年了。”

这时机不错,他心想。等他们走回她的家时,他决定邀请她去他那里吃顿晚饭。她欣然接受,于是他们就确定的约好吃饭的时间才道别。


************ ***************


他的女仆刻意的把他的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麦可也在厨房里准备佳肴。当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他才穿上他最体面的衣服,等着他的女伴抵达。不久,她果真来敲门了,他紧张万分的前去为她开门。

午安,庞莎吉梅尔女士。”

我还以为我们已经到了直呼名字的阶段了,”她不表赞同而且带点尴尬的站在门口。

这位来自依斯特尔的女性,身上还是之前那种穿著。不是很高雅; 他有点失望的想着,而且他感到有些不自在。

我想我是穿得太隆重了。请进。”

安妮走到客厅时,他才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她闻起来很棒,而且她身上的衣服最起码是洗过的。

嗯,麦可,但愿你的厨艺是合格的。”

如果妳没信心的话,欢迎妳随时到厨房来协助我。反正妳还穿著工作服呢。”他尖锐的说。

安妮很惊讶这位主人如此善于对付她。

我要先去换件舒服的衣服。妳可以先去看看我准备好的东西。”他话一说完就上楼去。

她果真进入厨房去参观,她看到台面上已准备了切好的蔬菜、起司、鱼、蛋跟面团。她还发现台上的一个架子上,放着许多香料罐。另外,在一个厨柜里,也有一些装着干香菇的容器。此外,她还看到好几壶果酱,从那各不相同的卷标可以看出大多是不同种类的果酱。炉火上的烤架也已经烫红随时可以使用了。

哇,他可真是万事俱备了,她有所发现的想着; 我想我可能低估他了

麦可换了一套比较舒服的穿著,同时还拿着一叠纸走回来。

妳看,这是我的《手札》,对那些想拿到精致食谱的人而言,是不可或缺的。”

你写食谱?”

对,不过还没出版。请妳卷起衣袖准备了。看到那边那个面团没?妳可以拿蛋汁刷在上面再洒些芝麻上去。我来帮烤盘上油。”

他们帮做事边聊起自己的生活。

你还会思念你的亡妻吗?”稍后她才问。

有,有时会。她会一直活在我的心里面。安妮,要很轻的搅拌奶油起司,还要加些切碎的酸豆进去拌。”

这些是酸豆?”

看来妳不是家事女王吧?”此时,他已把酥皮烤得金黄,也把融化的蔬菜起司酱倒到酥皮上。

他的访客出神的看着他把切成小片的烟熏鲑鱼摆放在起司上面,再拿起一块一块的烤酥皮盖在最上面。

都好了,我们可以坐下了。”

我从没看过这样的东西。”她张大眼睛说道。

这是超自然的。”他咧嘴微笑的说。

他端着那一碟前菜与她一起走到餐厅,餐桌上已倒好两杯红酒。

真的美味极了,”她对他说。“我很抱歉低估你了。”

谢谢妳。妳是很棒的女骑士。妳的马也很优。同时,妳一定很有钱。”

以前我的亡夫有一家盐厂。”

啊,所以我们在卡马尔格时,妳才会提到盐。那家工厂一定经营得很成功。”

对,很成功,我们的盐出口到很多国家。卡马尔格是欧洲地区最大的盐区。我的亡夫,贾克,在他的工厂中出意外,所以当时我觉得我一定要卖了那家工厂才行。”

真悲哀。”他说。

那是什么凳子?”安妮看着角落里一个奇怪的物体问道。

那是我用来冥想的神秘器具。”

你很好笑。”她哈哈大笑。

突然,那个角落凭空冒出一股火苖,不过,那火苖也很快的消失了。

我的天!”他大叫。

那是什么鬼东西啊?”她吃惊的说。

我不知道。好象变魔术…”他们平静下来后才又开始吃东西。

妳要跟我来吗?我们来做炸薯丸。”吃完开胃菜后,他们又回到厨房。半小时后,热腾腾的主菜就端上桌了。

妳以前有常帮妳丈夫作菜吗?”她在这主菜之上洒下一些香料。

不常。我想我是不太在意这些的。不过,这不代表我不能学。”

妳要的话,有空时,我可以教教妳。”他建议道。

吃完了薯丸,主厨还藏有美味的甜点: 也就是切成一半的水蜜桃,上面还铺有奶油跟杏仁屑。

如果你今天是想让我印象深刻,你就成功了。”安妮尝过甜点之后赞美他。

晚餐过后,他们清理了餐桌并在厨房一起洗碗。

那些麻蒙雷果酱好美。”她把擦干的玻璃餐具放好时说。

那是果酱,麻蒙雷果酱会有一些果粒,这是纯果酱。”他解释道。

哦,这我倒不晓得。你怎么做的?”

清洗、风干、烹煮再加糖。”

真的这么简单?”

麦可点点头。

哦,也许我可以开始开发我的女性潜质了。”安妮说。

妳本来的样子就很好。”

他们整理好厨房后就一起往外走。“我下午在这里很愉快,不过,也该回家了。”安妮说。

妳愿意的话,欢迎妳留下来过夜。因为回程很远,而且不到一小时天就黑了。”

安妮谢过他,并对他说她的纯种马只要半小时就可回到家。她在门口突如其来的亲了他嘴,并在他还不及反应什么时就走了。他微笑的走回客厅,同时也看了一下刚才冒出火的那个角落一眼。不过,接下来他脑子里回味的还是他们二人相处的时光。就这样,他带着美好的回忆上楼,并快乐的窝在被子里。


********************* ******************


一座又高又陡的山,从侧面看去有个十分陡峭的山崖,山顶的造型就像盛开的花萼。山顶的一隅有座城堡,尖锐的造型很像一艘船,一艘即将启航的船只。接近山顶的位置,有个人从一条石子路要进入这城堡,那石子路就像天堂与地球的信道。有一些士兵朝他走来,这些士兵都是在看守城堡入口的。

诺斯特拉达姆斯,你终于来了吗?”一名头上有光圈的年轻人也跟着士兵走来对他叫道。

梦中的他不晓得该说什么,那个人却能看出他的不自在。

你已抵达较高阶的意识体。如今,你已经遇到正确的女性了。”他澄清的说。

怎么说?”麦可问。

你被她唤醒了!”

这名梦中的访客思索了一阵,又问:“不过,你怎么会认识我的?”

我们观察地球上的你一阵子了。”这个名为崔斯坦的陌生男子回答。

当你的精神体穿透较高的层级,你自然就会成为光的弟兄,至高真神赫撒纳。我们别担搁了,请跟我来。我们刚好在准备曼尼索纳节,我会让你看看我们都在忙些什么。”

他们走进城堡,那里面有很多房间与回廊,而且整个建筑很注意太阳的方位。他们经过一大堆透明的人,那些透明的人都忙着在准备节庆。

你看,督伊德教派的室内都放满鲜花。”崔斯坦看着一群人说。

我想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不过,目前还没看到他们。”

这些人也都是觉醒的人,像我一样?”麦可问。

不,这些是仆人。像你我的人很少。”接着,他拦住一人问道:“依索拉人呢?”

我不知道。”路过的那人回答。

你看到她时,对她说,我们有个很特别的客人。哦,还有他们需要你们去帮忙准备餐宴。”

接着,这两个人就走入主厅,那里面的一张大圆桌上早已经把酒、点心跟花朵都安排好了。修士们忙着把大大小小的事弄好。

这种情形让我想起蒙地曲那座最后的卡萨城堡。”麦可说道。

正是。”崔斯坦回答。

不过,这代表这里面所有的人很快就会被天主教的军队屠杀。”麦可这位访客下了结论。

不,完全不是,你到的这个时候不是公元十二世纪。我们这里是没有时间的,我们的节庆跟仪式都是永恒的。真的,这里很安全。啊,依索拉来了!”

一名金发蓝眼像天使般女子,在忙碌的环境中出现。她浑身带有一种神圣与圣洁的气息。

依索拉,我要为妳介绍诺斯特拉达姆斯。”

能遇到另一个纯洁的灵魂真是太好了。”她说。

介绍过后,麦可这位新来的人就被带着到处走走,然后他们又到欧斯丹室,那里面的地板是让人一看就难忘的精致镶工地板。地板中央是抹大拉的玛璃亚跟一只鸽子和弦月的图像,底下还有一头扭曲的蛇,蛇的口中有颗苹果。当麦可痴痴的在欣赏这室内的一切时,有些信徒带着一碗一碗的覆盆子、黑莓、红醋栗以及其它的一些水果从他们身旁走过。接着这两个人就走出去,在长长的回廊上等待着节庆正式开始的时刻。同时,他们也观赏着庇里牛斯山的山丘。

我只看到从欧陆来的人,”麦可提及。“他们都是卡萨教派的吗?”

其实该说是诺斯帝的信徒,”崔斯坦指出;“他们这一派的人会欢迎天主教的、新教徒、犹太教、伊斯兰教还有其它宗教。就算是改为无神论的人,他们也展开双臂欢迎。”

看起来,这样子也不会造成什么问题…”

是,这里不会,不过我们自由、精神层次的观感在别的地区通常会被视为一种威胁。所以最后那些公开的诺斯帝教徒才会被大屠杀。不过,他们只是离开他们俗世的躯壳而已。”

当初他们为什么没逃走?”麦可接着问。

我们的前辈在很久很久以前发过誓,允许天主教的军队占领那山头之后屠杀他们,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自由开放的灵魂将可上升到更高的层次去,在那个高层次的世界里上帝将以最纯净的形式现身。”

我宁可选择生存。”

我们并非全然相同。自我牺牲是为了创造这块永恒的圣地。一个我们得以秘密的持续神圣使命的圣地。没有他们的牺牲,这块圣地就不可能实现。”

自我牺牲会不会太超过了?”

那是自由的抉择。我也发过誓不让自己被地球上的俗事征服。好了,我看节庆就要开始了。”

他们步入主厅堂,许许多多的新教徒跟虔诚的追随者都已经在等待了。

你看到那边那个人没有?”崔斯坦问。“那是帕思瓦尔,是很特别的人。我介绍你跟他认识。”他们朝那个很有英雄气慨的人物走去。

你是第一次来这圣杯之城?”帕思瓦尔问。

对,我觉得大受启发。”麦可承认。

一开始时,我在这里进进出出的,也都一样的无知。”他指出。

我相信你后来一定找到启发之路。”

当然,不过一开始,我的生活很苦。”

你是骑士世纪来的人,”麦可接着说。“在那个世纪,大家都在寻找圣杯。结果有人找到了吗?”

很多人都找到了。圣杯其实象征一个空间,在那个空间,上帝把宇宙的物质面与光混合。寻找的人必须先能通过一些似是而非的考验才能找到永恒的生命。”

我是问,有真正的圣杯这个东西吗?”

等一下你就知道。”帕思瓦尔微笑道。

接着,一名坐在圆桌前的大祭司要求大家注意听他说话后,就站起身说道:“今天我们在此,以上帝之子,耶稣,以及他的妻子,女神埃瑟丝的女祭司,抹大拉的玛璃亚之名,一起庆祝曼尼索纳节。我们以此庆典纪念”最后的晚餐”,也就是耶稣以高脚杯饮下生命圣水之时。在他被钉上十字架之后,约瑟夫用相同的那个杯子采集他的圣血。仆人把那杯子递给玛璃亚后,她就带着那杯子踏上旅途。当时她怀着耶稣的孩子,为了孩子的安全,她搬到法国去。后来,她就在蒙地曲这里生下小孩。因此,我们卡萨人就是耶稣的后裔。我们是埃森文化的传人,此一文化也就是耶稣与玛璃亚的文化。后来她在朗格多创建秘术学校,无论她走到哪里,有疗效的泉水就会自然的涌出。我们庆祝曼尼索纳节很多个世纪了,不过这一次是很特别的一年。有个灵魂以其自身的力量来到我们这里,为了这让人快乐的理由,我们要拿出圣杯。我们已为他准备了美酒,能让他得以进入最高的殿堂。”

有个仆人把圣杯交给大祭司,圣杯里已装有一种液体。“诺斯特拉达姆斯,请你走上前来好吗?”他邀请的说。

新来的麦可诧异的走向圆桌。

你是我们在地球上的光之使者,我们要赋予你所有的力量与智能以完成任务。”大祭司接着说完后就把杯子交给他。

麦可拿起那个圣杯喝了一口,便感觉到一股能源浑身的流窜着。

诺斯特拉达姆斯万岁!”室内的人一起欢呼着。

现在,我们就来庆祝吧。”大祭司结束了他的演讲。

竖琴师开始弹奏起仙乐,来享受节庆的人于是进入布置好的房间,那些房间全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美味食品。有的人却选择安静的走到室外的回廊去。还好,户外的气候很配合,大家也都玩得很开心。

直到夜深了,卫兵才传来警告的声音。这座城堡遭遇突来的围攻,站哨的士兵们都被突如其来的弓箭雨所攻击。恐慌突然袭来,信徒们盲目的乱窜,有些人还被蹲下来面对命运的大祭司跘倒。有几名大祭司身旁跟一群警觉的卫士,他们直接冲到帕思瓦尔跟崔斯坦这边来

我们要你们负责传递这个宗教。快,有条逃生路线!”

可是我们发誓要永远留在这里,”他们坚持道。

大祭司对他们指出,保留他们的宗教是如何重要的任务。团体利益是优先也是最重要的,还好是这种强大的压力与混乱的状况,帕思瓦尔与崔斯坦也只好答应了。麦可一直默默在观察这一切,直到他们也在叫唤他。

快点,跟他们一起走。你是很重要的。你将举起明镜检视人类,好让大家看到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因此大家才能张开双眼,光才能得胜。”

他不晓得该怎么做,所以也只好同意了。卫士长奉命带领他们走向那个逃生的路线,必要时还得在他们背后阻挡追兵。

再会了,要保留我们的记忆。”大祭司道别后就沉重的看着他们。

来,没时间了。”卫士长说完立刻拉着他们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去。在此同时,突时传来一声巨响,让整座城堡为之动摇。敌军已进入大厅,卡萨的士兵只好匆匆的封闭中央的房间。被留在占领区的信徒统统被屠杀了。而这三名被挑选逃生的人被带到一个平台,那是一个以美丽的西洋杉木所装潢的平台。卫士长停在那里,小心的看着那些钻石造型排列的镶板。然后,他非常细心的触摸镶板的接缝处。在一个特定的区块,他以手推着那钻石造型的镶板,于是那个镶板开启了一个秘密信道。

进去,”卫士长命令。

崔斯坦,帕思瓦尔跟麦可三人匆匆的进入那个小小的空间。卫士跟着他们进入,并把那钻石造型的镶板再度关闭,让这信道再度没入黑暗中。于是,卫士长点燃了灯火,这狭窄的信道才又亮了起来。

快一点,我们没有很多时间。”他对那三人说,于是他们便加快脚步。

到路的尽头左转。”几分钟后,卫士又说。

接下来那个信道却是个死胡同,不过,他们看到有个约有一个人高的球状物体,球体中心是空的。城堡附近的战役,在这里面是听得到的,此时,崔斯坦在后头考虑半晌。

爬进来,”卫士看出他的犹豫便命令他。

他们三人于是乖乖的爬进那个空心的逃生装置里,不过,他们完全不知道这球形装置要怎么运作。这个球体是由树枝与动物皮做成的,正好可以容纳三个成人,所以他们各挑了一个地方坐下。

有握把跟踏脚的地方可以抓稳。”带领他们的卫士长说。

他们三人才把那些稳住身体的器具弄好,那个卫士就让这球状物激活。很快的,球体自行运转,而这地下信道也变成垂直的信道。于是,这转动的球形体竟然就如自由落体般的往下掉,才几秒钟他们往下掉落好几百公尺了,直到球体落在某种地面之后,旋转的速度反而变得很快。诺斯特拉达姆斯在那个时候失去意识而且没有立刻从梦中清醒。

在天色未明之际,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一切都还在;或者是时间停住了,而一切都消失了? 在信道的尽头,有微弱的光线。在那光线照射下,他可以看到一些形状或可说是一些颜色。

我在你身旁。”他听到有人对他说。

他虚弱的张开双眼,没想到,他看到的竟是安妮的脸。金褐发的她,脸部上下颠倒的逼近在他眼前,盯着他看。

我抱着你好几个小时了,”她担忧的对他又说;“你的身体很冰冷,我还以为你死了。”

麦可虽以置信的掐了掐自己。是的,他又回到地球了。

妳怎么会…”可是他太虚弱了,连话都说完。

她了解他的意思,于是就自行解释了:“我半夜在家的时候,突然清醒。我意外的意识到,你非常需要我。于是,我立刻骑马过来。我跑进你房间时,看到你动也不动的躺在床边的地上。我还以为我来迟了。还好,你还一息尚存。于是,我设法把你搬到床上躺着,同时设法让你的身体回温,慢慢的才让你的体温回到正常。”

哦,亲爱的安妮,谢…”安妮以手指摀住他的口,示意他不用说下去。

不用谢我。”然后,她亲吻了他。

她当然是最适合我的真命天女了;他心想着。麦可的眼底充满快乐又感动的泪水。他温柔的抚摸她,他心底那刚铁般的围墙在此时融化于无形。过去这些年来的痛苦在瞬间消失,他那寂苦的灵魂在此时充满狂喜。

妳愿意嫁给我吗?”他喜悦的问。

安妮咧嘴微笑,立刻回答”愿意”。

这是介于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爱,是最美的一种爱,真爱占满他的身心,他们就这样亲蜜的躺在一起入睡了。


稍后麦可在上午清醒,他发现他是一个人躺在床上的。于是他跳下床,他不忘匆忙的在腰间系了一大块布就连忙下楼去。

安妮,妳还在这里吗?”

对,我在!”

他赶忙到厨房去,没想到,所有的抽屉都被打开了,而且到处都是锅子。

我要找东西吃,”她手里拿着一个碗解释道;“你身上那块布可以扔了,我又不是没看过裸体的男人。”她无所谓的继续吃她的东西。

他直视着前方茫然的说:“看来妳把我的松露也吃掉了。”

你是指那块黑黑的、有点霉味的东西?”

对,那块黑黑的东西正好是跟黄金等值的东西,而且很难取得。”

哦,抱歉,我不知道。”

没关系,我可以再找到一块新的。”这真的是他的真命天女吗?一个这么能吃的女人!他自我解嘲的想着。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于是,麦可开始检视起他厨房中所有的损失。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