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诺斯特拉达

第一章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十六章




韩瑞克拉森顶着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开心的在他的葡萄园里散步。美丽的藤蔓之上悬挂着许多垂涎欲滴的葡萄,于是他就拔下一颗来试试。他咬下半颗葡萄细细的品味。

是,熟了;他判断的想着。这酸酸甜甜的口感,正好是摘来酿造深红色葡萄酒的时机,收成季的相关工作,他们早就准备好了。

明天,我就会找一些工人来摘葡萄;他对自己说;他带着满意的心情看着他位于河谷地的葡萄园。午后的河面映照着黄昏的夕阳,波光粼粼,他享受着这美好的景致。南方的地平线处正是庇里牛斯山的侧影。这些宏伟的高山,在此地散发出迷人的风采,整座山脉的能量就在葡萄园中发出闪闪动人的光点。

我最好回家去了;他看了看手表心想着。于是他开始艰难的走下山坡,这山坡地的后头就是拉尼奥山洞。 虽然他本身是瑞典人,不过,短短几年,他在这邻近地区就变成一位受欢迎的人。从他直率的脸,每一个人都能看出他那亲切的本质。这位很有哲理的拉森先生当初只是去造访南法的里穆小镇,在那段原本是要寻找自我的净化的旅程中,他找到的不是他的自我而是一位美好的法国女郎。于是,他娶了她,然后他们就在阳光充满而且到处都是美景如画的山庄与小路的奥德地区定居下来。当时,他们找到的是一栋里头还有旧榨汁器的旧农舍,于是他们就把旧农舍改建成摩登的新住宅。这些年来,这栋住宅可说是愈来愈舒适了。最近,韩瑞克还在他们家那个有围墙的花园里盖了一个游泳池给小孩子们玩。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向大自然道别之后,便朝着拉尼奥山洞的方向走去。

生命可以是如此美好;他走进去时,不由自主的赞叹着生命。

碧姬,我打算明天就要开始摘葡萄了。”他一面在一楼找他的妻子一面大叫道。

他的妻子没在楼下,他正要上楼去找时,一名金发女子正好下楼来。他们就在楼梯的半路上撞见彼此。

哈啰,小天使,妳好美。”他对她打招呼。

这两个人就好像多年未见,他们深情的拥抱对方。

每一天都像个全新的美女;他的内心不禁又是一阵赞叹。“碧姬,我明天就想开始摘葡萄了。”

好,我晚上就打电话通知工人。”她说;“你需要多少人?”

我想五、六个就够了。”

他们走到客厅去讨论今天的公事。

你父亲有打电话来,说他今天晚上会再打来。”碧姬拿起电话簿时顺便向他说道。

我现在就打给他。”他回答。

嗨,爹!”戴维此时正好抱着一只猫从洗衣间冲出来。

毛毛又躲在那里面了吗?”当爸爸的人问。

小孩点点头后,就放下猫并上楼回自己的房间。此时,烤炉的定时钟也响了,这对夫妇于是赶忙的走入厨房,其实是碧姬在习做一道新菜色。

你好几个月没碰你的画架了。”她从炉子上拿起那锅热食时说。“你要我把画架收起来,还是要画出什么漂亮的东东呢?”

收起来算了。我已经没有画画的渴望了。在画中,所有的景物都是被框起来的;没有生命。不,我宁可欣赏大自然,或欣赏妳!”

这赞美让她微微一笑,他的赞美她永远也不会听腻。

我还是觉得,那幅向日葵的画很棒。”她坦承。碧姬拿把刀子试试蔬菜卷是否熟了。

哦,那幅不错。哦,好,我要打电话给我爸。手机跑哪里去了?”

亲爱的,在有镜子的那个柜子里。”她回答,于是,他又走到客厅去。

妳会打电话给工人,对不对?”他回头叫道。

他很快就找到手机了,也很快就打给在斯德哥尔摩的父亲。

喂,爸,听说你打电话来。”

对,没错。你妈妈突然感到不安,要我打电话给你们。欧洲是愈来愈暴力了。”

我们住的这里很安全。”他的儿子向他保证。

但愿如此。总之,我们很开心你终于这么成功。有一阵子,你过得像个烈士。碧姬跟孩子们都好吗?”

对,一切都很好。现在弗瑞德是到处爬,他几乎快要会走路了。明天,我们就会开始收成。”

儿子,这是美丽又值得感恩的工作。不幸的是,瑞典不是酿酒的国家,那种美好的生活,对我们而言也嫌太老了。不过,明年,情况许可的话,我们打算去拜访你们。不过,我们以后再说,好吗?”

父子俩在电话中道别之后,韩瑞克就把这屋子里唯一对外联络的管道给关掉了。他同意他妻子的说法;他们觉得小孩子在七岁之前,尽可能别接触到太多的不幸与诱惑。为此,他们的家里面没有计算机、没有电视。

吃晚饭了!”碧姬把弗瑞德放到他的幼儿围栏时叫道。

戴维跟莉萨马上就下楼来吃饭。这个小女孩拿着一盒麦克笔直接就在餐桌边就座,不过,她很快的就又画了一个东西,她的兄弟则一直在学她的动作。

妳画的东东什么都不像。”他取笑她而且直接把她的画纸抽走。

你这浑球!”莉萨大叫。

嘿,我们家不许骂人。”她父亲警告。

其实,他没看到这两个小孩的纠纷,因为他才刚从厨房拿玻璃杯出来。

是,不过戴维在取笑我,他对我老是这样子。”他的女儿不满的说。

可是妳也以同样的态度对待他。所以你们才陷入这种恶性循环。如果妳的行为妥当一些,他就不会再取笑妳了,因为对他而言,那就不再好玩了。”莉萨早听过这类的训了,只是,她对她的小弟弟还是很不满。

总有一天他会被车辗过。”她轻声的说,不过,她父亲可是听到了。

这是很可怕的思想,莉萨。别说出这种胡闹的预言。事实上,不能说任何预言;这就像说出一个诅咒一样!男孩子本来就是比较顽皮,长大了就不会了。不过,我会注意戴维的。”他瞪了他儿子一眼。

小孩子就像磨人的牙痛,每隔一阵子就会发作一次,不过,大体上说来,他们都是好孩子。狼吞虎咽的吃过蔬菜卷,小孩子们也全都上床睡觉之后,韩瑞克就翻阅着一本书还写了一些批注。

你在干嘛?”碧姬洗完碟子后就问。

我下星期要在文化中心演讲,要谈史威登宝。”他拿下老花眼镜。

是什么特别的主题吗?”

夫妻之爱。”

希望不要谈太激烈的,我们在那里的熟人很多。我想你应该不会谈到我们两人的爱情生活吧?”

妳别闹了!妳又不是不知道。”他以另一个方式对她保证道。

她拿起一本杂志跟她丈夫一起坐在沙发上。

波城的市政厅被攻击了。”她告诉他。

有伤亡吗?”

三死,包括市长在内。”

过去这几年,国内的氛围很糟,他们对自己的安危更是感到担心。除了小心监看世局之外,他们对上帝也有信心。碧姬打了几通电话后,他们决定要上床睡觉了。当妈妈的从小围栏中抱起小弗瑞德就跟她的丈夫一起上楼。目前,这小小孩还睡在他父母亲的房间。


翌日黎明时,一群摘葡萄的工人就徒步走向面南方的葡萄园。清晨时分,卡萨区的山谷地之上罩着一层美丽而神秘的薄雾。一到葡萄园,韩瑞克就分给每一个工人一个桶子跟一把刀,用来收成葡萄。这一群人之中,有三个来自里穆的男人,还有一个迷失的巴士奇人跟两个来自丹麦的女性旅人。一辆木推车已经就定位,等着收集大家摘下来的葡萄。

好了,大家开始工作了。”他们的雇主一声令下。大家就各就各位准备上工了。

哦,推车旁边有喝的。”他对工人们叫道。

过了一会儿,第一批装得满满的水桶统统倒入推车之上,大家也来休息并喝第一轮的饮用水。到了九点左右,老板的太太带了野餐篮来,并把法国棍子面包跟一些起司分给大家吃。虽然才九点,这些法国男人就喝了一杯酒配面包跟起司吃。丹麦女孩则只配水喝。短暂休息过后,大家又开始去摘葡萄。慢慢的,阳光愈来愈大,于是薄雾就消失了。温暖的阳光照在大家的皮肤之上,让大家做起工来心情很愉快,大家就边工作边唱歌、聊天。

前两天,你们可能会感到腰酸背痛。”韩瑞克警告那两个女孩,他们以前没做过这类的工作。不过,他们没听进他的警告。到了十一点半,阳光变得灼热,大家都汗如雨下。还好,快到吃中饭的时间了,大家就全回到拉尼奥山洞去,丰盛的午餐也已经准备好在等着大家享用了。工人把脏鞋子全放在门边,然后就到餐厅去就座。

你们有谁能留下来做一整个月?”韩瑞克一就座就问。“要做的事很多。果实得分类、清理跟榨汁。”

那四个男工人都说可以留下来做工,不过,那两个丹麦女孩则想继续他们的旅程。决定后,大家就开开心心的吃饭聊天。

由于妳的烹饪天份,妳老公有变胖一点了。我记得他以前像瘦皮猴一样。”一名工人朱尔斯说道。

没错,他以前很瘦。现在他终于有点‘成就’了,我想这得归功法国美食。”碧姬赞同的说。

不,我只是变身了。”她的丈夫开玩笑的说。

谁还想再多喝一点的?”碧姬问道,她起身再去拿一碗烤茄子来。

你们有葡萄汁吗?”北方来的女孩问。

哦,有,是我们自己榨的。”她到厨房去拿果汁。

拉森家的酒是整个区域最清澈的。”朱尔斯对大家说。“他们的酒里面没有任何人工添加物。”

感谢你的赞美,朱尔斯。这是真的:我们的酒是纯净天然的。”韩瑞克承认。

此时碧姬也拿着果汁回来倒给那两个女孩喝。

小心,别喝太多。”韩瑞克警告道;“我注意到,你们已经吃了不少葡萄了。吃多会有通便的效果,知道吗?”

突然,弗瑞德不耐烦的放声大叫。他自己一个人待在幼儿围栏里,没有人理会他。

你们用的是哪一种的葡萄?”其中一名工人问。

韩瑞克才吃进一大口食物,这一问倒让他哽住了。

黑皮诺跟夏当尼种的。”他边咳边说。

站在他身边的朱尔斯帮他拍拍背。不久,摘葡萄成为主要话题,韩瑞克也对他们提起那个年代久远的酒窖,酒窖就在整栋屋子的地下室,而且入口就是从客厅下去。

吃过中饭后,我带你们去参观酒窖。有几桶还是一开始就存在的。”他热切的说。

不过,吃完中饭后,大家就直接到花园去放松一阵,所以他的邀约就没履行。大家直接坐在花园的苹果树下,吃着巧克力休息。休息过了,也就开始工作了。经过几个日晒充足的小时,也摘了好几桶的葡萄之后,这一天才总算结束,工人们在农舍冲个澡也领了工钱,才快快乐乐的回家去。


那天夜里,碧姬打开所有的窗户。这天入夜后,一点风也没。

天气很闷,静悄悄的。”她的丈夫说;“很像所谓的;风雨前的宁静。”

他很累不过很开心的与他妻子一起坐在客厅里。小孩子们都在玩乐高。他们都是很棒的小宝贝;当爸爸的充满爱心的看着这些孩子。我很爱他们;他满心都是他的孩子们,此刻让他感到十分的幸福。

就在此时,门旁那个十六世纪的盾形纹章突然前后的摇动起来,这不祥的动静让他顿时清醒。他突然感到顿悟,也感到毛发耸然。

我的天,我想出可怕的事;他突然了解到;我把我的小孩当神在崇拜

突然刮起一阵怪风;是魔鬼的气息。

快把所有窗板关上!”韩瑞克强调的说。

这阵风很可怕。”碧姬惊讶的说。

她迅速的走到窗前。很快的,这阵风就转变成强烈的暴风。他的妻子在楼下关窗时,韩瑞克则冲上二楼的去关原本敞开的窗户。此时,强风已灌入室内,窗帘被吹得到处乱飞。他连忙把楼上的窗板给关上,再下楼去帮他妻子关屋后那间储藏室的门。确确实实有一场飓风袭击这个地区,不过高空之上似乎传来更诡异的氛围。

阁楼的门没关!”碧姬突然想起。

她的丈夫立刻往楼上冲。关好门之后,他们就缩着身子一起躲在客厅中,窗板依然被风吹得嘎嘎作响。

有某种东西或某个人想杀害我们的小孩。”韩瑞克突然说。

什么?你在说什么?”他的太太结结巴巴的问。

戴维听到他爸爸说的话,那一对蓝色的大眼睛也专注的看着他爸爸。

情况只会愈变愈糟。”韩瑞克预测;“快把小孩子带到地窖去,并将所有门窗钉死。没什么时间了,我现在就得走了。”

请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碧姬着急的问。

不要问我原因,”他回答;“我无法解释…我是被更高的层次所引导。”他连忙走到大门前,再一次依依不舍的回头望着他的妻小。

也许,我们再也无法相见了;他心碎的想着。

接着,他出门并将门关好。在黑暗的夜色中,拉森摸索着在风雨中前进,在山坡上,他不断的抓紧路边的枝叶行走,以求平衡。他家种的葡萄已经被大风连根拔起且在半空中乱飞。他艰辛的爬到山顶之后,发现河水已经变成恶意的杀人工具而且正缓缓的朝整个大地漫延。他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后来,他决定要往家的反方向跑,愈远愈好。

如此一来,也许可以让恶魔分心,转而放过他的家人。

他拼了命在跑之时,有个乌云似乎也一直追着他跑。跑了几英里远之后,他在一棵大树下停下来喘口气,一休息,他也就会开始担心他妻儿的安危。

就在这节骨眼,一阵可怕的旋风吹毁了他们农舍的屋顶,家里所有的家具都被吹到半空中。锅碗瓢盆、衣物、书籍、床、桌子全如羽毛般被吹得到处飞。连被钉死的窗板也一样,在客厅里,椅子被狂风吹得团团转。古董的玻璃柜被吹爆,玻璃碎片在室内到处乱飞。

在不远之外的韩瑞克,虽然是无助的站立着,不晓得此刻他该如何是好。可是,对于此时他家内的灾情,却一无所知。

我不能让自己被恐惧所征服;他责怪自己的意志不坚,努力的再开始往反方向逃跑。无奈的是,却吹来一阵狂风将他吹倒,风中的飞沙走石也打得他浑身疼痛。他努力的站起身,却立刻又被吹倒在地。面对死神的威胁,他不得不想起他的最爱。

不知道我的家人是否依然存活?他思索着,就在此时,他的前额处突然发出智慧的十字光。

你想的正是邪恶所欲摧毁的;有个声音在他脑子里浮现。韩瑞克对于这种发现感到害怕,于是立刻想要改变他的思绪。

不要想,不要想;他对自己说。这邪恶的气候之神注意到他的抗拒,于是立即大发威力,韩瑞克被高高举起并重重的朝一树干摔下去。这一摔他的胸腔都快被撞碎了,他发出痛苦的惨叫声。他咬紧牙关,集中思绪,拼了命的只想逃。

我必须面对魔鬼。躲不掉的。

这是他的最后一根稻草,真理是他的武器,真理是他突破一切思绪的武器。话虽如此,响应他的是强烈的黑色势力。韩瑞克拼命的再抓牢一根枝叶,可惜那枝叶立刻被折断、吹走了。

最终,他只能让自己像个无助的受害者一样,完全不抵抗无奈的站着,他唯一的坚持只有他心中顽强的信念。他甚至甘心情愿意的让自己被风雨鞭打 ,如此的承受却彷佛让这一场灾祸更为恶化。他对万有的降服,缓缓的发挥了效用,他也逐渐的发现到一个人影。

这蒙眬的影像在他的上方出现,而且还发出很大的声音。接着空中的乌云开始以圆的方向围着这人形在转动,转动的云消化了邪魔的魔力,恶魔的影像也因而逐渐消退。在发出最后的激烈挣扎之后,恶魔终于放弃了也在半空中完全的消失。这场小型的龙卷风击退了恶魔之后,便转至这已被击倒的酒庄主人身上,他也只能降服无法反抗。甚幸,这阵狂风是慈悲的,目的似乎只是要赐给他全身力量。当最后的一道风被他的身体吸收之后,暴风就为之减弱而大自然也回归平静。

韩瑞克哑口无言的从地面上坐起,诧异的舔舔他的伤口。然后,他就看到一个逐渐要消失的鬼影。这鬼魂穿着一件垂到脚边的长袍,在胸口处还戴着一个金色环带。他的长胡子白如雪,他的眼光锐利似火。他的左手拿者一个有七颗星星的令牌,他的脸有如正午的太阳般的闪亮。韩瑞克惊讶的站起来,注视着这神奇的人物。

这神秘的幽灵友善的伸出一手说道;“我是麦可诺斯特拉达姆斯,我已在炼狱中等待好几个世纪,等着一个纯净无垢的人来解放我。第七层天堂如今已经完备,我的灵魂终于可以安息。你是最后的关键,也是我感恩的象征,我的光将永远照耀着你。”他的嗓音就像宏伟的瀑布。

我的预言在这一刻已被摧毁,”他接着说;“精灵又被关到瓶中。我也只是尽我的本份罢了。我已经死了,如今,我将永垂不杇。”幻影开始消退。

你的家人都还活着。他们没事,不过,现在,我得跟我留在人间的这颗心道别了。”

韩瑞克十分感动的高举双臂,他回答:“地球将永远记得你,麦可。”

诺斯特拉达姆斯同意的点点头,他在沉寂的空中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临别时说道;“时间不是重点,对爱的渴望才是一切。”

缓缓的,他的灵魂消失于云中。天空于是再度晴朗,就在这酒庄主人的见证之下;天际出现了一颗肉眼可见的新星。





使用到《大预言》中的四行诗:


C.8.1

波、拿、罗仑,火多于血

倍受赞扬的伟人渡海逃离

他将拒绝由鹊鸟的入口进入

潘普与朵昂思囚禁着伟人


C.1.1

夜半独自苦读秘学

就在那三脚铜凳之上

来自空无的火苖照亮着

成功逃脱轻率即为罪之地域者


C.9.90

大德国之首

成为王者之王

来自庞若尼亚(:中欧地带)错误的协助与支持

他的起义造成血流成河


C.2.70

神箭从天而降

死神开口,执行处决

树中有石,骄傲的种族终遭羞辱

兽性者,净化并忏悔


C.1.63

脆弱之世间重建

长久的和平降临各地

人们行经空中旅行;跨越土地与大海

之后战争再起


C.2.57

伟人将在冲突之前倒下

受人瞩目的谋杀;太早过世,人人悲戚

出生时的不完美,必须常游泳

河边的大地沾满血腥


C.2.89

两位伟大的领袖变成朋友

他们巨大的力量将可提升

新兴的国家登峰造极

红党数目重新洗牌


C.1.35

年轻狮子将打败老狮子

一场锦镖赛,一次的决斗

在金色的围栏中,他的双眼被刺

一击两处伤口,不幸凶死


C.6.97

五到四十度角天空燃烧

大火逼至新城市

横向大爆炸之后

北方人因而折腰



C.8.77

反基督之辈速毁三者

二十七年,战火绵延

不信者:被捕、被杀或被禁

大地尸骨成山,人间炼狱


C.10.72

1999年,第七个月

来自天空,恐怖大王将至

安古拉大王将死后复生

之后和之前,马尔斯以幸福统治


C.5.68

上至多瑙与莱茵相会共饮之地

伟大的骆驼无悔

邻近隆河与卢瓦尔河暴力引发

雄鸡将在近阿尔卑斯山之区摧毁他


C.1.91

诸神将展现

战争操之在天

沉默过后,天空将充满武器与飞弹

左方受创最重


C.2.62

麦伯斯很快就灭亡,紧接而来的是

人类与动物可怕的毁灭

复仇将突然降临

慧星来袭之后,饥荒立现


C.9.7

开启寻获陵墓之人

若无妥善加以关闭者

邪恶将逼近此人,其将无法证实

身为布列塔尼人或诺曼王,何者为佳





欲知原诗文,请造访此一网站: www.nostredame.info





home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