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诺斯特拉达

第一章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十五章




麦伯斯很快就灭亡,紧接而来的是

人类与动物可怕的毁灭

复仇将突然降临

慧星来袭之后,饥荒立现



在他眼前开展的是位于闷热天空中的一个荒芜的平面。

这是我的灵魂得以安息的天堂吗?诺斯特拉达姆斯认真的在猜想。

可是,这地方真的不像那个所谓的极乐世界;他试图猜想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能确定的是:此刻他的灵魂并没有真正的离开,因为他还是有呼吸。此地异常酷热;太阳似乎比较大而且阳光十分强烈。远远的,他可以看到海洋,而在他四周有不计其数的贝壳使他了解到,这地方以前应该是海水可以到达之地。看来,整个海岸线往南退缩了好几英里。

这个地方看起来很像是未来的卡马格;他认为。在天际线附近,他发现似乎有生命体存在的迹像。这生命体彷佛愈变愈大,才过了几分钟,就有一部飞行车飞来停在他眼前。透明的天窗一打开,他就看到里面有个戴着黄色护目镜的男人跟一个中国女孩。

需要帮忙吗?”那个男的很友善的说。

可是,我们的预言家没机会回答。因为,就在此时,有颗巨大的慧星从大气层飞过。这三个地球人全把注意力放在那呼啸而来的大火球,这火球以摇摇晃晃的速度接近地表。疲惫的地球似乎就是会吸引慧星,感觉就像地球的同类想来协助地球似的。

他们全都知道慧星撞地球会发生什么可怕的后果,所以就惊讶的面面相觑。麦可预估这慧星会掉落在他们所在的地点之外约一千公里远的地方。这颗大慧星撞击地面之后,冲击将非常巨大,整个地球将会为之动摇。情况就像凡人的躯体受到暗杀一样。

会发生大洪水,大家都将了解。地球这种灾难性的撞击,让大家了解到能存活下来得感谢何许人。可惜此刻展现的谦卑或悔恨都太迟了。诸神已决定去芜存精,准备摧毁一切。飞行车中这两个不幸的同伴,空洞的望着前方等待着命运的一刻发生。这一直在自转的地球终于缓慢了速度,人类只能屏息以待。

我的天,两极消失的冰雪会造成不平衡。”麦可低声的自言自语。他的话才说出口就立即成真,地球的轴心在此时开始摇摇欲坠;而整个地球也开始失去控制。由于天体相互作用力的改变,不用很久,全球各地就会产生地震、火山爆发等等状况。

那部飞行车稳稳的往半空爬升,不过车里的两个人惊慌的在看周围的状况。

现在麦可脚下的地表已剧烈的在震动,声势惊人的海啸也突然以骇人的速度朝着他们袭来。那两个驾驶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预言家也动用他所有的意志力来逃离那排山倒海而来的大海啸,他用尽全力的往空中高飞。此时的天空立刻变得阴暗;太阳、月亮与星星都被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放眼看去尽是火与水。该撤退到安全的避难所去了。

我很快就会耗尽能量,我会掉入海洋之中;麦可担心的想着。如今我只剩下灵魂了。我在说什么,我都忘了我所有的回忆。

他一边往好的方面想,一边快速的飞向北方的山上去找寻避难之处。他在一路上发现到各种灾难正在发生,不寻常的风暴侵袭陆地与海洋,飞机也如秋叶般坠落。无论城市或小镇,全变成一遍废墟,船只也被滔天巨浪所吞没。地球上所有的人类全被恐慌征服,有许多人立刻就被灭亡了。大自然的力量不是任何人所能抵挡的,而这股摧毁的力道可说是愈来愈糟;没有任何地方得以幸免。巨大的力量撞击、撕裂地表,厚重熔岩形成的地表在各地堆积成新的高山与峡谷。上天的力量持续进行,接着降下积存多年的丰沛雨量。此外,他也发现有一小撮宇宙飞船,试图从一道激光束之中逃出地球。

上帝,你何以如此残忍?”麦可问道。

他从高处望着一切,不料他突然的就被雷打到。他震惊的往下掉了好几英里,不过却还是好端端的降落地面,降落在一个似乎还没被破坏的小村落。

我怀疑祂了;他胆颤的发觉。紧接着,他又不得不像蛇一般腹朝地的爬行,他没命的逃向山林之中。海平面不断的攀升,那山谷很快就被水淹没了。为了使不被水淹没,他不得不躲在山上避难。在山上似乎比较安全,话虽如此,才过了一会儿,山谷突然爆发,红色的岩浆从山洞与裂缝之间喷射而出。岩浆与海水的接触发出震耳的嘶嘶声,有毒的气体与愈来愈炽热的流水高升,威胁到忙着往高处逃生的这位鬼魂

没希望了;他心想着;想是这样想;他还是绝望的往岩壁上爬。再次的爆发引发强大的暴风,他只能倾全力的攀在岩壁上。他不放弃的抱着一丝希望,本能的继续爬。不久之后,一阵强大的爆炸,炸毁许多的山坡地;不过,奇迹中的奇迹是,他的逃生路线没被摧毁。

总之,他是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他不知道这一切将在何处结束。他挫败的逃到山顶,观看着地平线远处的末日情景。此刻洪水犯滥已达高峰,在天地之间似乎已经找不到清晰的交界;因为,高山消失于山谷之间,愤怒的海浪却高耸入云。山间的云雾被山洞吸入又立刻被喷出,有如波涛汹涌。

为何他所站立的这座山,却是唯一能远离灾难之所?他不禁思索着。我莫非已经成仙了吗?他在想象;自己是否已能与上帝平起平坐了。

哦,精神错乱,我这会儿可不能疯;他反省片刻之后,才了解自己在胡思乱想。他才逐退这一场妄想,就有个可怕的东西从他背后爬过来。这可怕的东西一渗入他的灵体,他的背部就发出千百次激烈的颤抖。

嗯,你喜欢这种景观吗?”传来一阵细细的却又让人感到不寒而颤的嗓音。

山顶的大地突然为之惊恐,空气顿时凝结。麦可的膝盖不禁抖个不停,他转身看到有个人就站在他背后:是路西法,那个堕落的天使长。

到目前为止,你一直是我最好的学生,”他接着说;“地球上许多聪明的人,都以为他们能揣测我,不过,你不会如此轻浮。”

这魔头散发出一股强大的黑色势力,这强大的磁场立刻吸走我们这位脆弱预言家的能量。在这撒旦的头上原有十只角,如今第十一只角却突然凭空冒出。以他巨大的爪子跟铁牙,可以毫不费力的就把这可怜人给磨个粉碎。然后,他的脚可以接着踩烂一切。他那对强壮的翅膀也透露出明确的讯息;想逃走是不可能的。

你算是很特别的帮了我。”他假惺惺的说;“你是罪大恶极最坏的大坏蛋。”他的双眼射出强大又自豪的光线,此时有两只乌鸦也飞到他的双肩之上驻足。

他的话,麦可这凡人听不太懂,他顶多只能感到自己心头一凉。

你的预言有如你说出的灾难性诅咒。”路西法说明时,一段蛇麻草就从他的嘴边长出来。

什么??”麦可结结巴巴,大惊失色。

对,就是你,连这场洪水泛滥都是你开的头。我一开始就对你有很大的计划;你的聪明是不能否认的。即使如此,我还是得随时推你一把。”他咬断那在成长的植物咀嚼着。

什么?你在说什么?”

给你的奖赏就是,让你终于能够来拜见你的主子。”路西法不回答他的说,他指着自己又说;“现在,我有个提议:你崇拜我,我就给把我在世上所有的智慧赐给你。”

那会让我选错边…”

什么?你觉得我的提议配不上你?”路西法尖锐的说,他的声音在他们四周回响。“好吧。”他前进几步。

此时,他所谓的学生,则惊慌的往四下一顾,想要找到飞离此地的途径。

那是没用的。”路西法看穿他的思绪低斥道。“我总是可以打败我的敌手。他们的力量就是我的能量。”

因此,气极败坏的鬼魂只好放弃他的逃生大计。

我是超极强大的。是我在埃特纳火山上逗你,是我突然跑到你那本书的封面上,是我在你的客厅放一把小火。我一直伴着你,我比你更了解你内心的想法。你想拯救灵魂?务实一点吧。没有人能帮你,你也没有能力飞走的。你看看你的四周…你没有选择的!”

麦可在想自己是否能躲回他在人间的躯体之内。

哈哈,算了吧;你的躯体早就解体了。你没有躯体可以爬回去了。”路西法立即说。

连想法都被立刻的察觉,于是这凡人就开始对着上帝祈祷。

哦,上帝,上帝什么都嘛好,无论你是生是死都一样。我呢,我就不同了,我可以为你带来光明。你的名誉、你的占星学都得感谢我。如果不是我让你先前那一家子人死于瘟疫,你大不了只能成为一个小镇医生。”

麦可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认真的想要放弃挣扎,任他宰割算了。

我对你唯一的要求是你的合作。”这光的使者又说;“所有小小的协助都是管用的,我们结合的话,力量会更强大。别这么多愁善感了;你是知道的,日子还是得过下去。你的老婆已经看上克劳德了,就是那个总督。你的子女终于不用被你管教了,他们很开心的。”

奉耶稣基督之名!”麦可突然的大叫。

你也想把他扯进来吗?你真的很迟钝。耶稣不会帮你的。他此刻正在追着他自己的尾巴打转呢。”

此时,诺斯特拉达姆斯悲哀的跪倒在地,他满脑子里尽是他的预言。

这些灾难真的是我造成的吗?

是的,不过,没关系的。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将一切复原。唯一的条件就是你臣服于我。”

我恨你!”

好,我再给你一点甜头好了。你考虑看看:除了得到我所有的真知灼见,你还可以回复健康的躯体,回到你太太的身边,意下如何?”

麦可被激到不行,这个建议的诱惑力又太强,他差点就要投降了,还好,他记得最重要的一件事。

哦,你跟你这处于阴间的灵魂。别这么小心眼,你换个大局想想吧。”路西法抱怨的说并刻意的接近他。

此时,麦可设法站起,一眼就看到魔鬼的脸正逐渐逼近。太可怕了,麦可不由自主的退缩。

难道我错看你了?”路西法发火的说;“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态度?我甚至大费周章的叫贺米斯去清理你那污秽的内在。你真的就只是如此头脑简单,光会钻牛角尖的一个灵魂吗?早知道,就随便恩赐我一个小爪牙就好!”

你只在地球上有力量。人类将会超越你。”他的学生突然抗议般的说道。

你是指那群想飞到外层空间的笨蛋?有个小缺点: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总之,他们将会死亡或是永恒的在太空中流浪。是这样的,此处就要开始冰河纪了。我已经对你厌倦了,诺斯。”

如今,黑暗的统治者离他很近,而且以轻视的眼光在看他。可是,麦可心中涌上一股神圣的火焰。他的恐惧已经消失了;他抬起头说:“如果说有谁总是与邪恶正面冲突的话,也许就是我了,可是,我并不邪恶。我绝对不会把我的灵魂卖给你。”

路西法肩上那两只乌鸦突然飞起,他冲上麦可,一把将麦可推入深渊。

那就永远的在地狱之中燃烧吧!”撒旦对他大叫,麦可无助的坠入到处都是炽热岩浆的深渊。


法国国内为了他们这位卓越同胞之死而举国哀伤,大家都在家门前降半旗致意。达官显贵从各地赶到沙龙市来向这位预言家致敬。在家人的支持之下,遗骸就埋葬在科迪立尔教堂。棺木在牧师的布道与民众的见证之下,送入教堂内的陵寝之中。安妮跟她的孩子就站在前排,她对于仪式的进行感到有点紧张。至于她那些年纪不小的小叔们则全都站在她背后。

教堂内的麦可陵寝是直立式的建筑,这是他自己的要求,是为了预防他的敌人在他死后来踹他的喉咙。为逝者祈福之后,陵寝就关闭了;安妮依依不舍的轻抚着陵寝前方的石盖,那个石盖在眼睛的高度处,雕刻着她丈夫的画像。这画像雕刻的是,他在大约四十九岁时的样子,上面也刻有他的国徽。接着,安妮悲伤的跪在陵寝之前,阅读着大理石纪念埤上面的埤文,这石埤是她安排的,埤文也是她自己写的。埤文用拉丁文雕刻着:‘不杇的麦可诺斯特拉达姆斯’。

之后,大家就坐在教堂的椅子上,普罗旺斯的总督要在最后说几句话。

亲爱的家人与好友,”克劳德略带哽咽的说话。“这几天内,世上失去了一位非常特殊的人。这个人,一开始是个医生,他在一场瘟疫之中拯救了好几千名的民众,后来,经由他史无前例的预言,我们得以一窥未来。虽然他的为人很直率,不过,麦可诺斯特拉达却是一位非常虔诚的人。他是一个不愄惧任何人、任何事的人;他总能秉持着对上帝的信心,面对许多的危险。除了他那别人学不来的聪慧与坚持之外,他也是一位深爱子女的父亲。”

此时,大家的眼光全放在他的子女身上,整场仪式下来,这几个孩子都很安静。

克劳德继续的说:“我曾经,虽然不是我愿意做的事,但我曾经依上面的命令监禁我这位好友。可是,当他重获自由之后,他从没因此事对我感到不满。这让我很感动。我很崇拜他;不过,有谁不崇拜他的呢?”

总督接着转而对他已经下葬的朋友说话:“麦可,若说世上有谁得以成为上帝的典范,那就是你了。愿你安息。”

这些话让安妮痛哭流涕,于是克劳德就走过去安慰她。接着,他又向麦可的子女与兄弟一一的致意,其他来哀悼的人也就随着他的路线向家属一一致意。直到所有的达官显贵、友人与贵宾都向家属致意之后,大家才离开教堂。这一小段路上,克劳德与安妮说了一些心里的话。

我对他很鲁莽,”安妮低泣道;“他应该娶到更好的妻子。”

妳对自己要求太多了。妳已经是他的骄傲与喜悦了。”克劳德一手扣着她的肩头,安抚着她。此时,其他的家人也从教堂的方向走过来,只是他们的子女全都还站在教堂前等着,怅然若失。

哦,我得走了,”安妮说道;“那六个孩子需要我。也可说,我需要他们。”

如果妳需要找人谈谈,就来找我,不要犹豫。”克劳德提出。

真的很感谢你,不过,我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于是,大家全离开那个科迪立尔教堂,而这所教堂也就这样关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翌日,安妮收到来自全国好几百封的信函,包括皇后寄来的哀悼函。在克里斯朵夫的协助之下,她给所有的人回寄感谢函。当然,公证律师也来联络她,并通知她说;她的丈夫在最近有撰写一份遗嘱。律师在她的子女面前把遗嘱交给她。结果是,现款方面,麦可留给他的遗孀超过3444克朗的金额,加上每个小孩都有的个别款项。另外,还有一封特别写给他儿子西泽的信件,跟地产数据放在一起。当时,年轻的西泽已经十六岁了,他感到很骄傲的接过那一封信。然后,他就走到阳台去,他坐在他父亲常坐的那一张摇椅之上,阅读那一封充满感情的信件。

给吾儿西泽; 愿你一生顺遂。你的晚归让我有机会善用我夜晚的时间,让我能留下这封在我进入另一个世界之后要留给你的信件。这些都是上天赐给我的观点,都是关于人性的本质与其未来的发展。这些观点全收编在《大预言》之中。我觉得我必须写这封信,即使你年轻的思维或年纪尚无法了解那些内容。我所有的预言都会依据不同的星星出现而出现,不过,人类未来的探险历程还是不确定的,因为一切的一切,最终还是掌控在上帝手中。占星还是无法确确的决定人类的命运。唯有那些受神启之人,方得透露真相。我本人有幸体验神启,我的许多预言都将在许多地方成真。不过,我的讯息,有可能会落入未来错误的领导者手上,因而被误用或被抛弃,因而造成负面的影响。如此则对人类的发展不利,因此,我已将预言藏入非常特别的四行诗中。诚如俗语说的:不用对牛弹琴。为了不对当代或未来狭隘的人类造成不良影响,所以我运用了晦涩难懂与纹乱的句子。有时,我真希望我可以保持沉默。可惜,我不得不传达我的观点。否则,我就有疏忽怠惰之嫌,因为隐藏的讯息能指出未来而有助于人类的整个发展。唯有接受过指导者方能揣测诗文。一般人无法得知所指的年代与时间。为了引导与保护一般大众,造物者将持续的透露过去与未来的秘密给纯净的博学之士。得揭露完美的神迹。火温柔的灵性可吸收洞察乾坤的能力,在宁静的夜里火可与之衔接。观察引导而来的事件,不可与当时人们的知识混为一谈。吾儿,我祈祷你永远不会将聪明才智浪费在使灵性枯竭、使灵魂迷失的梦想或锁事之上。我已经清空我的书房。我已经将我那本充满神秘智慧的书籍献给火神华康纳斯,以免造成一般大众的危险。我焚烧这本书时,天空变得异常的清澈,彷佛在向我展示我焚书的做法是正确的。上帝偏爱我,我希望能在精神上将此神启的天赋传递给你。此刻,你的父亲似乎已远离。但是,我来自天上的灵感与我要步上天梯的双脚都毫无变动。别称颂我是要上天堂的人;我是个罪人,罪恶比他人更加沉重。不过,顾及你年轻的思想,我将不再深入探讨此主题。我留给你的是《大预言》。这本书中的预言跟月亮移动的弧形轨道相关。我有发现到地球烧毁之前,会发生洪水泛滥,地表上的一切都将被大水淹没。人类将毁于无形。话虽如此,别被这末日情景吓害了。末日将是好几个世纪之后的事,在末日之前,我希望能有机会亲自解释这些诗文给你听。愿上帝赐你丰硕的一生。”

普罗旺斯变身为朝圣的热门地点。人们成群结队,每年都来造访这位传奇性的预言家陵寝,科迪立尔教堂每一天都闹哄哄的。只有在夜里,一切才能回归平静;直到225年后,有两个迷信的士兵才来叨扰这项热门的朝圣仪式。有一天夜里,就是在法国大革命时,两个在附近扎营的士兵,布鲁诺与叶士,他们在大喷水池附近 闲逛。这两个分不开的朋友觉得非常无聊,就一起喝酒聊天。

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叶士大声的说;“拥有一个装了火药的铸铁大炮!”

蛮力。”布鲁诺认为;“我觉得巫术还比较剌激。”

而且大炮的腰身愈大的,愈美。”他的朋友继续的瞎扯。

你不会需要什么蠢大炮的,兄弟。如果你会巫术就成了!”

什么,你有超自然的天赋吗?”弃士把酒传给他的好兄弟喝。

没有,难不成你有大炮?”布鲁诺自作聪明的回答。

他的朋友耸耸肩,又灌了一大口的酒。

你知道吗?”布鲁诺大声的接着说;“在巴黎,有八座高塔,还有一点五公尺厚城墙的巴斯底狱,在地上躺平了,而且根本是连一个大炮都没用到?”

哎,没听说,”他的同伴微醉的反驳。

他们在聊天的时候,邻近有户人家开了窗。“喂,你们小声点!”一名想睡觉的沙龙市民大叫。

给我小心点,不然把你变成青蛙。”布鲁诺推了他一把。

开窗的人,一面把窗户再关起来,一面不满的在咕嚷着。

你到过巴黎吗?”叶士更大声的问。

没,不过,我到哪里去不是带着你一起的?我们会去巴黎的。”这两个阿兵哥可说是无聊到快痛哭流涕了,他们想要找点乐子。

叶士,你知道吗?诺斯特拉达姆斯的坟墓就在这附近;想去看看吗?”

叶士同意了,所以他们就朝科迪立尔教堂的方向缓缓的前进。

你到那边要做什么?现在都三更半夜了?”叶士在路上问。

我要拿这个预言家的头壳来喝酒。”

为什么呢?”

有在传说,如果这么做的话,有可能可以得到神奇的魔力。”

哦,哇!不过,这样子的话,不是得先设法进里面去吗?”叶士嘻笑的问。

兄弟,就交给我吧。”

于是这两人就绕到教堂后门去。“我马上回来。”布鲁诺耍诈般的耳语道。

叶士在门前等着,很快的,他的朋友就拿着一根铁棒子回来。有那工具的协助,门很容易就被打开了,他们偷偷摸摸的闯入教堂内。就在教堂前方,他们看到预言家直立式的陵寝;布鲁诺设法的在思考打开那陵寝的方法。很快的,他们就把那石盖给移开了,在几块旧木板之中躺着的正是诺斯特拉达的遗骸。他们粗暴的把头髗给扯了下来,不过他们却没发现,有个金色的大徽章顺势的就掉落棺木底。当布鲁诺拿头髗来倒酒喝时,他的好友则拿起遗骨在玩。

就在这要命的一刻,这个恐怖计划的主谋本人突然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喉咙,他拼命的想挣脱这股来自无形的力量。叶士原以为他这个朋友只是在开玩笑,不过,布鲁诺不断的在喊救命而且脸色都变紫了。这下子才把叶士吓得屁滚尿流,他只顾自己逃命去。孰料,他才跑过教堂内的圣器收藏室,就有一位圣人的雕像突然的掉在他面前,让他重重的跌个狗吃屎。

市长有听到教堂里不寻常的动静,因此命令他的卫兵冲到教堂去逮住这两个宵小。他们可说是被逮个正着,被捕时也没有反抗。因为,布鲁诺差点就被掐死了,他被捕时还拼命的在喘气,而叶士则是跌得不省人事的躺在地板上。

把这两个士兵关到监狱里!”火大的市长下令。“我们以后再让他们为国服务,就让他们到前线去(*1)为我们挡子弹。”

接着他走到受损的陵寝去察看,在零乱的遗骸之中,他发现了那个掉到棺木底的金色大徽章。当他看清那古老徽章上雕刻的文字时,才真的是让他目瞪口呆:那上面刻的数字正是这一年的公元年号1791。他连忙把这珍贵的宝物放回棺木里;稍后,他们将所有的遗骨再度的收藏到棺木之内再加以封闭。感觉到非常神奇的市长于是下令将此陵寝转移到圣罗伦教堂,因为那个教堂比较安全。之后,他就一直保持沉默,不曾再对任何人提及此事。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