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诺斯特拉达

第一章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十四章




诸神将展现

战争操之在天

沉默过后,天空将充满武器与飞弹

左方受创最重



保罗、西泽跟玛德莱恩很晚才从学校回家,一回来他们几个小孩就累得在客厅各据一方的倒下休息,当时一家之主的麦可正好从客厅经过。

爸,你走起路来为什么很辛苦?”他们问。

他愣了半晌,不晓得该如何回答。“你们的爸爸又老又病的。”终于他告诉他们。

他们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你是世上无敌的!”西泽抗议般的说。

不过,那些大一点的孩子就贴近的来观察他,他们可以发现;没错,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脆弱的老人家了。

吃晚饭了!”安妮突然大叫。

这一群小孩立刻走到厨房,等待着他们的是一大锅热腾腾的洋葱汤,还有奶油跟面包。当然,克里斯朵夫也来跟他们一道享用美味的餐点。

今天晚上吃热食?”克里斯朵夫意外的发现。

对,我决定做些改变。”安妮回答。

她的丈夫是第一个从篮子里拿出一块面包来的,他的手很费劲的在面包上涂奶油。孩子们盯着他看,发现到他们父亲的动作非常僵硬。

怎么啦?”安妮边在抽屉找刀叉边着问大家。

爸爸的动作还像个病人。”西泽回答。

你们的父亲已经六十三岁了,他是城里最老的人。”她解释。

医生怎么会生病的?他可以治疗别人,不是吗?”安德烈问。

科学家也没办法回答每一个人的问题,儿子。”当爸爸的回答。”不过,未来的人会找到方法大幅延长人类的寿命。”

迪安,把桌上的玩具拿下去。”当妈妈的人打断他的话。

到时候人类能活多久呢??”玛德莱恩问。

也许就能跟澎祖一样的长寿。”

哦,我可不想花几百年的时间听老师上课。”保罗抱怨的说。

或是跟某一个讨厌鬼结婚四百年。”宝琳也说。

哦,我发现我能从你们小孩子身上学习到一些东西。放心好了;我们有生之年还见不到这类的事情发生。”

克里斯朵夫还是没参与这一桌人的讨论,他跟往常一样安静的在喝他的汤。

我想当一匹马,能够很快速的跑过林子。”宝琳幻想的说。

或是像鸟一样的飞。”西泽加入她的想象空间。

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孩子们,因为有朝一日,人类将能在空中旅行,能高速的穿越大地与海洋。”

在空中?怎么可能?他们会在手臂上黏上羽毛这类的东西吗?”保罗问。

你们在学校有读过羽神伊卡鲁斯的神话吧?不过,不是像那样子的。你们可以想象着一辆有铁翅膀的马车,不过马也藏起来了。”

不过,翅膀可以黏到马身上吗?”西泽问。

你问的问题很难。不是的,那是一种机器,可以飞上天的,可是我也不太清楚怎么能飞上天。总之,未来的人类让生活更加的复杂,不过,在我的梦中,我没有翅膀也能飞。”

是,因为梦中的世界没有地心引力。”保罗争论。

其实是有的。不过,人愈纯净,就愈轻盈。如果你很纯净,你就可看到所有的地方。距离、时间、高层次或低层次,都无法影响你。”

哦,难怪坏人总是沉在地底。”西泽立刻了解。“他们是陷下去的。”

正是。有时他们会一直陷到地球的中心去。在他们睡眠时,统统都会掉到属于他们的层次去,因此在白天,他们就会觉得想找人较量一下。这是一种恶性循环,除非人类能征服自己的自尊,才能脱离这种循环。你必须能在地狱里放下屠刀才行。如此一来,才能成为一个好人。变成坏人是很容易的,也很迅速。你们都听过堕落天使的故事吧?就是路西法。他在转瞬间就掉得很深。”

哦,我还是觉得那种飞行机器听起来很好玩似的。”保罗说。

麦可喜欢他这儿子那种带点无厘头的个性。

我会找时间再研究看看的,保罗。”他承诺的说。

原先有点忧郁的气氛消失了,这一顿饭是以这种正面的讨论结束。

我要上楼去再工作一、两个小时。”说话很温柔的克里斯朵夫对他老板说。

稍后,麦可已经在壁炉前坐着了,而孩子们也都跑到外面玩了。只有迪安还在窗边看一本图画书。安妮在厨房里交待女仆一些事情后,也来客厅跟她丈夫坐在一起。

迪安,我们有话要说,妳可以先离开一下下吗?”她问道。于是,这女孩就乖巧的走到花园去。

刚才孩子们很担心你。有什么状况吗?”

麦可沉默以对;他只是专注的看着他的妻子。

我无法活到春天。”终于他回答。

此时安妮了解到;他是很正经的在说话;豆大的泪珠不禁缓缓的从她的脸颊滑落。

春天之前,我们还剩下一些时间。”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忍受失去你的日子。”她哭泣的说。

到时候,妳会有能力处理的。”他试图安慰她。夫妻俩感伤的拥抱着对方好一阵子。

经过这伤感的一刻,他决定还是回去工作,于是就起身走上阁楼。

克里斯朵夫,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你还在这里忙?”他边喘着气边问。

你在伦敦的出版商要我帮忙把你最近的年鉴翻成英文。因为,他自己的译者翻得很糟。”

此时,诺斯特拉达突然不由自住的颤抖。

大人,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别担心我。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快要爆发了。”他严肃的走向窗前去。“克里斯朵夫,你做得很好。”他望着薄暮里的微光,接着又说;“不过,你还得忙多久?”

我差不多快完成了。”他的秘书边写下最后几笔边回答。

天空还看不出有什么迹象;这位占星大师暗忖道。

要不要我帮忙清理掉这些长颈的瓶子?”克里斯朵夫要离开前问他。

抱歉,你说什么?我在想事情,没听清楚。”

我只是问你,要不要我把这些瓶子拿走。你已经很多年没碰那些东西了。”

哦,好,可以的。”诺斯特拉达持续望着天空回答。

晚安,大人,明天见了。”克里斯朵夫以手臂夹着几个瓶子离开了。

他的助手一走,天空就突然出现许多闪亮的异象,然后又变成黑漆漆的。一场惨烈的战争就在麦可眼前发生。这场暴力是突如其来的。银白色光点凌空而降,伴随而来的有铁、有火也有瘟疫,许多民族面临毁灭。世界贸易完全瓦解,人们苦于饥饿、水荒。反基督之辈,不是指一个人,而是指一个自动化的寒冷世界,一个如今接近毁灭的世界。我们的预言家一眼看穿好几个年代,但呈现在他眼前的尽是令人难以忍受的荒芜。无论他在何处集中精神,就能看穿当时的一切。地球必须花费好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建立新世界的秩序。水瓶世纪将开启千年的和平,人类将探索天空与外层空间领域。由于对我们的星球与宇宙的关系产生新的观点,旧典籍将被重新诠释。宗教与科学终将结合。之后,将会成立一个协调的政府统治全世界,各地的人民将彼此合作。不过,地球却因受损太严重造成一段无法遏止的阶段。这个星球将会出现好几个世纪的水患,之后又有好几个世纪极端的干旱期。

麦可点燃一根腊烛坐在书桌前。现在,太阳已经完全消失了,他打开他的簿子,记下刚刚所预见的一切。突然,他的烛火开始忽前忽后的晃动;他知道一定是有人进入这房间。他转身发现是他的妻子站在门口。

你想跟我上床吗?”她温柔的问。

这神圣的请求让他的心为之融化。他默默吹熄了烛火,伴着她一起下楼回到他们的卧房。一阵缠绵之后,下一个未来的景像立即在他眼前再度出现。


门铃一响,萍立即结束她化妆的动作并往外跑出去。

早安,李小姐,请进去。”戴着一幅黄色挡风眼镜的指导员指示她。

她绕到这飞行车的一侧去,这飞行车无声的盘旋在地面之上,她走到车子边的双翼附近,上下振动的双翼让人感到很危险。

小心!撞上这对翅膀是会受伤的!”老师坐到另一边时警告她。

好刺激。”她系好安全带时说。

飞行其实是很简单的;基本上大家都会。这是妳的第一堂课?”

是的,诺顿先生,我完全不会。”她看着车子的内部。

妳可以叫我尤尼斯。”他边写批注边说;“妳很幸运,萍。妳的课程使用的是全新的飞行车,而且这款还是最轻盈的款式。不含水箱在内,重量只有四百一十三公斤。”

不过,却很牢靠,对不对?”她问。

当然,这部车通过所有的检验。”他轻碰一个杠杆,于是那透明的上车盖就自动的关起来。“我们得先飞越纽华特,因为初学者已经不可以在城市里学习飞行了。”他操纵着轮盘系统,让车子在市中心往上飞复闷热的空中。“我们先飞到贝林高原;妳在那里就可放心的出错 。”

我没那么笨。”她傲慢的回答。

这是标准笑话。”他道歉的说。

接着,他们的车就飞到那浩大的练习海。一到达目的地,他就让飞行车停在一处盐地高原的上空。

现在,我让妳操控车子,萍。妳要心电感应指导或口头指导?”

请以口头指导。”

好。重点在于操纵杆。妳可以上下、内外、左右移动。”

是,我知道。”

这只是初步的步骤。操纵杆之后就是脚踏板。右踏板是加速,左踏板是垂直降落。如果什么都不做,飞行车就会在半空中停留在原位置。好,现在妳控制方向盘,我控制踏板。”

萍把操纵杆往前挪,车子的前端立刻往下垂。

知道了吧?”他说;“因为我没有踏在加油的踏板上,所以车子还是在原位置。现在,我要加一点点油了。”于是飞行车就开始慢慢的降落。“现在拉回操纵杆,不然,我们会坠毁的。”

她按指示的做,于是飞行车的前端就往上升又回归原来的高度。

现在转左,然后转右。”他下令。

她按指示操作,车子因而硬生生的转了几圈。

现在,妳得同时踩加油踏板。”于是他的学生就在那平台上空断断续续的操控那部飞行车。

你看,那边有一个人在走路。”她突然说,她敲敲窗户指给他看。

会有谁在这种地方走路?”尤尼斯怀疑的说。“他一定是迷路了。妳最好飞到那里去。”

她操纵着飞行车飞到那个地点,当然是有点笨手笨脚的。

妳学得很快。今天结束后,妳就会飞了。”他称赞她。

在此同时,他们也已接近那个身着长色棕袍的人,这奇怪的人独自一人在这炽热的大地之上走着。

从他走路的方式看来,他是个长寿人。”萍猜测的说。

可能是,因为智慧人不可能在这附近走路。暂时由我来驾驶。”他驾着这无声的飞行车飞到那古怪的人旁边。接着,他打开上盖跟那个人说话。“需要帮忙吗?”

那个走在陆地上的独行侠吓了一大跳,于是本能的就往前逃。

这种反应,一定是个长寿人!”尤尼斯笑道。

他也许是从南极那个融冰厂来的人。”萍猜测道。

那是不可能的;那得走上好几千公里才能到这地方。很可惜他们的祖先把他们的基因都搞惨了。古时候,他们渴望着长生不死,却忘了考虑到长生的负面因素。直到他们有了下一代之后,才终于真相大白。如今,他们只擅长融冰。”

即使如此,他们也会挡到路。”萍开玩笑的说;“这一个却不一样…”

我会向达奇港当局反应的。”他说。

向当局报告此事之后,老师又开始他们的学飞课程。练习几遍之后,他的学生的确学到窍门了;于是,也该给她较大的挑战了。

现在我们要查看气流。我们上过几堂课后,再来研究可行的飞行路线。”他指示她转弯。

飞到太平洋去,也可说是太平洋的遗迹啦。”他又开玩笑的说。

他们以时速五百公里的速度往南飞,过了一会儿,就看到海岸线了。

在列岛大帝附近,有个自由区有很多的气流。”他说道。

我该飞到那里去吗?”

妳能的话。不过,萍,妳要随时注意四周,别太依赖雷达。”

我还没空去看雷达。”她回答。

他一听紧张的咽下一口口水,接着又说;“也要检查所有的数据。”

亮了一个红灯。”她立刻说。

天,这玩意儿这么快就没油了。”他低声抱怨着;“这灯代表,我们的油量太低了。继续前进,降低至海平面上空一米处。”

意思是,我要先放开加油踏板,对不对?”

正确。”他确认的说。

萍放开加油踏板再踩下降落的踏板。飞行车于是立即下降,接近海平面时,她突然又松开踏板,不过,此时车子突然的停顿下来,他们两个人都吓了一大跳。

放心,车子有自动限速系统。”他安抚她的说道;“而且,车子反正是防水的。”

尤尼斯说完此话就直接把车子降到水平面之下。

现在按下紫色按钮,真空系统就会接手。对了,妳知不知道,从今年一月开始,只能在水箱中加一百公升的海水?”

我不知道这个规定,”她回答;“我现在对海洋的蒸发也有一点责任了,所以会觉得有点罪恶感。”

是,大家都想要开自己的车,即使在两极融冰还是无法维持海平面的高度。所以我们得节省用水。我们可以想见未来会是如何。现在空中有几十亿的飞机,多年来大家一直在消耗水资源。干旱又一直持续。现在的雨水就像天赐的甘露。”

我从没见过雨,”萍说道。此时,仪器表显示水箱已经加满。她接着又说:“嗯,也许见过一滴…”

太可惜了。下雨是很美的景观。好,现在直接到那些群岛去。”飞行车再度恢复正常速度。于是,他又说;“我们过度消耗这个星球了。大家原以为燃烧水资源当能源可以解决油源不足的问题。如今我们真的可以说是快要海枯石烂了。”

不是有个从空气中大规模收集水汽的计划。” 她说道。

那是不管用的!我们到达那边那个小岛之前,我要妳走315路线并要先爬升到两千英呎的高度。因为风是吹20海浬的东北风,妳永远要把风速考虑进去。”萍消化了这些专业的行话,她拉起操纵杆并踩上加油踏板。感觉她操控得很好,于是,他又给了她几项指令,让她在列岛之上练习。

妳的动作我都很满意。”终于,指导员说道;“我们再往北飞,车速增加到每分钟1800转。”

他们终于回到贝林平台,时间匆匆的流逝,这会儿太阳已经消失于污浊的太气之中。

妳有没有听说麦伯斯的太阳号太空舰下星期就会出发往恩查瑞克去?”往下飞行时,他问。

当然有,我很注意这个新闻。有一百名的男性跟女性要去,要花费三十年的时间到达那个星球。”萍的眼睛还是直盯着仪表板。“那个能居住的星球已经被大家称为‘小王子’了,因为那星球的周长只有地球的一半。”她接着说;“少于一半。”

对,有点小。我想恩查瑞克的殖民计划是解决我们这里干旱的方法。我们的地球已经快消耗完了。有些悲观主义者认为,再过半世纪,由于高温,人类将会灭绝。他们还说…”

尤尼斯,我会分心的。我已经忘了要拉着捍。”她打断他的话。

于是他迅速的接手。“妳要不要去看一下科曼多尔海岛的山顶?”

太阳号就停泊在那山顶,我们反正是会经过的。”

好主意。”萍回答,现在她终于可以放轻松了。

他加快速度,过了一会儿他们就抵达位于颚霍次克平原之上这座名山的山顶。这山顶上建造了一个超级高的电梯联结地表与太空。由于离心力的缘故,这缆线是直立的。他们绕着缆线飞行了一阵。

从这里出发,他们下个月就可以到达外层空间了。”他说;“我很想搭太阳号去经历这次伟大的航行。”

我宁可待在地球上。”

妳不晓得自己在说什么的。整个世界是每况愈下了;几乎都种不出什么东西出来。”

我还是爱地球。”

女人就是比较感性的;他心想。他们在那通往大气层的电梯旁飞行片刻之后,就回到纽华特。

我看到那个长寿人还在那边走。”他们飞过那盐地平原南端时,萍又发现那个人。

我会再向当局告发一次的。”他们沿着边缘飞过去。

嗯,比我想象的困难。”送她回家时,她坦承。

妳表现得相当好。”尤尼斯再次称赞她;“不过,最困难的部份还是在于:通过理论测验。”

我想,船到桥头自然直吧?下星期再见了!”她说完就把大门关上了。


一大早,安妮裸露的背部恶作剧般的从毯子里露出来。麦可从他睡的这一边望着她强壮的肩与她垂肩的乱发,她的头发还是美丽的深金黄色。她依然深睡着,虽然她是个诱人的睡美人,他却不想在床上浪费时间。他拉高毯子把她盖好,然后就起身下床去。这一天的天气阴阴的很冷,他走下楼时,浑身关节彷佛一部老车般发出很多吱吱咯咯的声音。一到楼下的客厅,他立刻生火想驱逐那股湿冷的感觉。正当他以他那微微变形的手指在揉眼睛时,却听到轻轻的‘碰’的一声。是从花园的角落传过来的,这位科学家立刻出外去一探究竟。他走到院子里,再穿过客厅后的回廊,发现地上躺着一只麻雀。

可怜的小东西,以为能飞过窗户,是不是啊?这是玻璃的。人类一直在创造让人感到困惑的东西。”他看着那麻雀一会儿。这麻雀似乎已经站不起来了。

麦可于是到厨房去倒了一碗水并浸泡一些鼠尾草备用,然后他再到院子去小心翼翼的捧起那只小鸟。他给小鸟灌了几滴药草水后,小鸟才终于醒了过来。不过,小鸟一看到这巨大的人类立刻惊慌的想要飞走。

哦,我是医生。”他轻声的说。然后,他把小鸟放在一处角落里,好让牠休息。

孰料,他这弯腰的动作,忽然感觉到关节处传来剧痛,这是痛风的发作。这股疼痛让他感到无法忍受,于是他用爬的爬回屋子里。此时,安妮正好起床,下楼时她就意外的发现,她的丈夫在沙发上缩成一团。

哪边在痛?”她担心的问。

全身都痛。”他呻吟道。“特别是我的左膝盖。”

她小心的取下他的拖鞋跟袜子,不过,即使是轻轻的碰触也让他痛到发抖。

光是看是没有用的。”他哀鸣道。

我得看一下下。”她卷起他左边的裤管。在那变形的膝关节附近,她发现皮肤又红又肿。

看起来很糟;她心想;接着她又量了他的脉膊。他的心跳很快。于是,她立刻跑到厨房去用酒搭配一些止痛的药草来给他喝。

喝下去!”她命令道。

她再回到客厅时,麦可已经喝下那杯药酒而且药酒也发挥效用了,疼痛感渐渐的舒缓。

我要跟孩子们出去摘一些熏衣草回来,用来涂抹你全身。”她对他说。

此时,小孩子们也都起床了; 于是,西泽跟玛德莱恩就出门帮助他们的妈妈去采药草。他们拿着一个草篮到野外去摘对风湿症有疗效的这种药草。他们找了一阵子,因为这种叶子灰绿色的植物,在这种季节,只有在比较陡峭的山坡才找得到 。草篮装满熏衣草之后,他们很快就打道回府。回到家时,克里斯朵夫也早就到了,他们一起扶着麦可上楼去。安妮想帮躺在床上的丈夫脱衣,可是那忠实的助手却一直守在房内。

你可以上去了,克里斯朵夫。”她吩咐道。

克里斯朵夫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那房间后,我们的老科学家才裸身趴在床上。他的妻子就坐在他身旁,为他涂抹有安神效用的药草,从他的头顶到他的脚趾头,全身涂满。安妮的手温柔的在他身上抹药时,意外发现他的皮肤之下有一些痛风造成的肿块,这些肿块他一直没提过。她忧心的发现,这种疾病发展得很可怕。按摩过后,她小心的把他盖好。

你可能会感到困。”她说。

他向她道谢,不过,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就离开那间房间了。

接下来那几天,她一天帮他抹两次药,整间房子充满熏衣草的味道,而他的健康状况也一直在进步。那可怕的发作之后,又过了几星期,他才能在屋子里走动,当然行动得很缓慢,也可以跟他的孩子说说话。就这样情况还可以的渡过一个月。终于,冬天来临了,他再度病倒,他很辛苦的在撑着。无奈残酷的事实还是得面对,他只好召来公证律师,并秘密的写好他的遗嘱。

就跟我父亲当年一样;公证人带着他的遗嘱离开后,他悲哀的想着。

接下来,麦可就一直待在阁楼为他的《大预言》忙着,一直到他的体力再也撑不下去为止。

只要再一段预言诗就可以了;他坚持的想着。

他写完第十世纪之后,突然感到非常不舒服,于是整个人无助的往后倒下。无助的他就躺在那个地面,他很安静,脑子也很清楚的看着天花板。他在地球上的人生已经要结束了。他就这样平静的躺在他的望远镜旁边,默默的咽下人生的最后一口气。





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