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诺斯特拉达

第一章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十一章




五到四十度角天空燃烧

大火逼至新城市

横向大爆炸之后

北方人因而折腰



一阵铜锣的巨响传遍整栋屋子,大家都被吵得掩起耳朵。尔科伯爵送的那个银制油灯差点就从桌上掉下去,女仆惊吓得窜逃到街上。

你又买新玩具了?”安妮一见到喜滋滋下楼的麦可就抱怨的说。

我是在测试我的新锣,”他防御性的说; “昨天才从马塞寄到的。”

你不是用来玩音乐的吧?”她认真的问。“不然的话,我们这附近所有的邻居都会消失,包括你的家人在内。”

不,不,当然不是;妳尽管放心好了。”他保证。

接着,麦可就坐在壁炉旁那个属于他的位子上,开心的享受那股释放出来的能量。安妮正好要帮玛德莱恩绑头发,所以他们的女儿已经在窗前的大桌子那边等着了。那个窗户正好可以欣赏他们家的花园;微弱的阳光从窗外照在这一对母女身上,当爸爸的则躺在他的座椅上注视这怡人的画面。他给自己倒来一杯酒,放轻松的享受着。一小时后,最后的一束发辫终于弄好了,安妮把所有的辫子全编在一起,编成一顶发冠。

再一下下就好。”她对已经坐不住的女儿说。

好,完成了。”她把镜子给女儿看。

玛德莱恩很满意这款最新的威尼斯发型,于是便谢过她的妈妈。“我的朋友会大吃一惊的。”此话一丢,她立刻冲出门去秀她的发型。此时,其他的小孩都进来了,于是一天就这么冲冲的过去。到了那天夜里七点左右,克里斯朵夫离开他们的家,让他的主子得以在前廊跟他的妻子独处片刻。

妳今天晚上得自己打发时间了。现在天空的星星已排好队,等着我去上工。”他对她说。

好,亲爱的,可以。你想休息再来陪我,别敲锣就行了。”她说。

于是,他走上楼去做他的事。他盖着被单躺着,意外的发现有节奏的锣声还在他体内回响着。

这东东真是有效。”他轻声的说,很快的他就飘入另一个国度。


缓缓的,一家店的橱窗在他的第三只眼前慢慢的具象化。他的第三只眼从天花板、地板一一看穿,看穿那家店的玻璃窗。诺斯特拉达姆斯整个人逐渐的降落在一个商业区的街道上,他四下一看;他的现身显然没特别吸引别人的注意。他可说是置身血拼乐园。这里的人全拎着大包小包,又很漂亮的购物袋,进出于不同的店家。除了有许多血拼杀手之外,这地方也有很多值得推荐的商品、闪亮的广告以及无数高耸入云的建筑物。他降落那个地点之前的商店里,就充满极为先进的产品。他看到各种不同大小的电器箱,那种电器箱可以显现各种影像,有播报的人、演员、体育活动以及许多具想象力的游戏。这类游戏他们称之为计算机游戏,屏幕上显示出许多彩色的人物,而且这些人物不停的被子弹打到。

这类的游戏让我想到,我何其不幸当主角的那个国度;他思索着。一阵丛林般的声音从商店里传出来,店门一开,他就顺着声音的方向飞去。在店内,音乐与动物的叫声震耳欲聋,许多的客人都在翻找一些奇怪的商品,对这种噪音似乎完全不在意。排队购买这种虚拟游戏的客人,可说是一长排。游戏的说明书,让他略微理解这类的游戏。他发现不同的游戏部门,如电玩、电视、计算机各有一整柜的商品与配备。这丰富的领域让他感到头昏。后来,他又发现一个更巨大的游戏领域,都是放在比较低的柜子上,全是以战争为名的。

他再四下一顾的发现到;大多数的小孩都着迷于此种可疑的游戏。那拿着地狱般武器的非洲小男孩并非特例。他凑近的看着,标题大多是这类; 炸方块、星际入侵者、战场。

哦,我的天,万一我看到我的名字也是某种游戏的名称,那我的未来可不妙。

这股令人难受的风潮与他脑海中的假像,让他感到反胃。他注意到这类游戏的包装盒背后,都印有设计人的数据与名称。

我得记住这个地方;他心想。天晓得什么时候用得到。还好,他没发现有以他的姓名为名称的游戏。突然,有个亚洲人从一个造型像生命之树的柜台后面冒出来,他走向麦可。

需要我帮忙吗?”那人问道。

这神秘的哲学家正想回答,没想到那人问的不是他,是在他面前的一个小孩子。

难以置信!就是那个差点催毁我的黑肤小怪物!

我要找最新的游戏,叫做《骗倒魔术师》。”小男孩回答。

那游戏还没上架。”推销员说。“不过,放心,我去后面给你拿一个出来。”

很快的,那小孩子就在柜台付款买下这最新的游戏了。

这代表我的角色会被电玩运用;麦可惊悚的看着那个小恶棍离开商店。

喂,小朋友,你要去哪里?”他严肃的叫道。

可是,那小男孩果然没听到他的叫声就过街了,街上只有几部黄色的汽车,我们的学者连忙想尾随那孩子。不过,他还是被街上的交通担误了,一眨眼,那小孩子就被人潮淹没了。

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喜欢这类的东西?过街时,他怀疑的想着。找了好一阵子,他又发现那个正要上公交车的小坏蛋了。有辆大公交车停着,让那小男孩跟一些人一起上车。

这下子角色对换了,小子。预言家近乎自言自语的也踏上公交车。

你的车票呢?”司机问。

麦可摸摸他那件没有口袋的褐色外袍,他满怀歉意的。还好,这句话也不是对他说的。因为此时,有个老太太拿出车票给公交车司机检查。这位穿越时空的幽灵一再的躲过常人的眼睛。这里的人似乎完全被城市里的生活给吞没了。乘客们的眼光都不放在别人身上,大家都只注意自己。那小男孩也是。他坐在后座,在一个日本人旁边,他一坐下就拿出他的小电玩。跟踪他的这位幽灵坐到他附近的空位去。

如果我可以看到他的游戏,就可以查出创作人是谁了;他心想。

公交车出发了,经过仓库、餐馆、博物馆以及充满时尚感的精品店。城市里有好多的街道,在这城市里找路似乎很容易。公交车又行经一座很大的公园,那里头充满人工种植的草地、树林与池塘。

这一定就是新世界:北方人的大地;我们的梦想家在猜想,他将每一个新事物牢牢的记在脑海中。当然,他也持续的在注意那个小孩子,那孩子还安静的坐在后座。

不能让这卷发的小男孩跑了;他关切的还是那个游戏。这孩子看起来也不坏,要不然,若非人不可貌相就是我错看他了。

小男孩突然站起来,待公交车停好,他就下车去了。麦可连忙跟着他,这一次,他知道一定要在门关起来之前赶快走出去,他已经学到教训了。

小男孩进入中央公园,沿着一条小径走,那小路旁尽是开满花朵的矮树丛,接着他走到一个有很多滑板的小园子,在那个地方他遇到许多朋友。他的朋友们脚踩着有轮子的木板,滑到他身边来。

嘿,乔。”其中一人叫道;“你的滑板呢?”

哦,出了点状况。我买到一个很酷的游戏。”乔把游戏从背包中拿出来。

我们的法国灵体立刻凑近来想看到盒子背后的文字,不过,乔很快的就又把游戏收进去。接着,小孩子们就爬到一枝老树上,然后又立刻跳下来。接着,他们又一起通过一个铁质的人行桥。预言家发现公园四周有许多高耸的大楼。

跟巴黎大不相同;他心想。

这一群小孩玩到动物园之后,就决定要解散各自回家。因此,乔穿过一个出口离开那个大公园,然后他又上了另一辆公交车;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幽灵再度跟着他。这部公交车沿着一个路旁有各式各样的戏院、饭店与夜店的林荫大道走。街上有很多会叫的广告牌,最大的一个上面写着‘可口可乐’。

吵死人了;麦可心想;让我头痛

此时,那孩子又拿出他的口袋型电玩在玩了。他的背包则夹在他的双脚之中。公交车驶入一条长长的大桥,逐渐的离开那灯红酒绿的市区。预言家换个角度欣赏这美丽的景致,远远的山区在蓝色天空之下形成明显的对比,这座城市真是多彩多姿。麦可边看边注意那孩子的动静,他还是乖乖的在玩他的小电玩。过了桥之后,公交车右转进入长长的一个小道。那孩子就在下一站下了车步入一个住宅区。过了几条街道后,他就在一间外形干干净净的小屋门前按门铃,前来开门的是一位妇人。

乔,你要的话,可以在外面再玩一下。”他的妈妈说;“晚餐还要半小时才会好。”

她的儿子又回到河边去闲逛,他坐在一个长板櫈上并拿下背包,接着放空似的看着远方的一个拿着火把的石雕的卫士。半晌,他才终于打开他的背包取出那游戏并着迷的注视着那盒子上的图片。

翻到背面!”诺斯特拉达脱口说出,可惜他的话一点影响力也没。

我得有所行动,一定得预防这个游戏传播出去才行。他设法想从乔手中把那盒子抽走,可惜他没办法握得到那实质的东西。他没有那种能力,于是他挫败的坐在他的前敌手身旁。

我想我只好接受这种无法避免的事实了;他沉思的想着。

没想到,乔在此时竟跟他说起话来。“哇,是你!”他把盒面上的巫师图片拿给麦可看。

麦可看到自己的脸,图片上他的脸锐角比较多,显得很严肃,话虽如此,依然叫人一眼就看得出是他。一定有人趁他不注意时,画下他的画像。也许就是在他造访凯瑟琳皇后期间吧?

是,是我,可是你不怕我吗?”

不会。怎么会?”乔反问。

算了。”他无奈的回答。显然这时代的人,连鬼都不怕了。

图片上的你戴着一顶海盗的帽子。”乔接着又说。

那是官员的帽子。”麦可纠正他,他摸摸自己的胡子又说;“可是,我弄丢了。”

你不是纽约人吧?”

不,我来自另一个世界。不过,你告诉我,你很期待快点把我杀了吗?”

乔被问得有点反应不过来,他想了几分钟才又说;“那只是游戏而已。”

那是你的想法,不过,思想是有力量的,你知道吗!”

大家都在玩游戏。”这小孩子疑惑的回答。

嗯,他的确是个可爱的孩子;麦可想着,只是没有好好的教养

你有没有听说过‘业’?”

没。业是谁啊?”

业不是指人,是一种宇宙的律法。你所有的行为都会产生响应,思想也是一种行为。因此,有智慧的生物,绝对不会对宇宙万物做出伤害的行为。”

这跟这个游戏有什么关系呢?”乔不解的问。

我换个方式说好了:如果成千上万个小孩开始对我打打杀杀的,我的心脏就会变得沉重,我就会永远深陷地狱之火。”

我不希望会发生那种事。”乔说。

我也不想。”麦可坦白的说。

我可以拿这游戏去换。”

很好的想法,谢谢,可惜这样也无济于事,因为这款游戏还有很多。”

哦,糟!”小男孩突然大叫。“我快来不及吃晚饭了。”他一遛烟的就跑了。

巫师一愣一愣的站在原地,很快的,他就又追上乔。

嘿,你们这里的人都是这样说再见的吗?”

哦,对不起,可是我不能迟到。我可以问我妈,看能不能让你留下来吃晚饭。”

回到他的家按了门铃后,他的妈妈不悦的前来开门。

我们刚吃完,儿子,你迟到了。不过,你有个很好的生日手表。”

对不起,妈。”

` 哦,好吧,我帮你把饭菜热一下。”她叹道。

我的朋友也可以留下来吃吗?”他小心翼翼的问。因为这并不是要求什么的好时机。

什么朋友?我没看到人。”

哦,他刚刚还在的。”乔吃惊的到处看,他怀惑的跟着他妈妈走进室内。

过了一会儿,他上楼回到他的房间,手里还捧着他的热食。一进房,他发现那个魔术师不知从里冒出来,又在房里等着他了。

哦,你在这里!你刚才去哪里了?”这孩子问。

我就在你旁边,可是你刚才看不到我。”

乔有点迷惑的给他一块鸡肉。

不用,谢谢你。我吃过了。可是,你可以帮我一个忙,你的游戏给我看看。”

你想玩?”

不,不是;我可不想射杀自己,不过,我想知道是谁创造这个关于我的恐怖游戏。”

哦,在网络上很容易就能查到了。”乔建议。此时,他的晚餐也吃完。

网络?网络是什么?”

就是全球联机网络。什么都查得到的。”

哦,你是指阿卡西记录?”

嗯,这我可没听过,不过,我可以用计算机让你看看。”他打开他的计算机。

我长大以后要当一个信息科学家。”乔在等待开机的过程宣称。

太好了。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发明这类杀人的游戏。”

可是乔没听到这句话,因为他已专注在那个还挺吵的计算机上了。

我原以为你精神不正常,没想到,你还满OK的。”乔停下打字的动作时,麦可就说。

谢谢。”

对了,你在窗台那边有一艘漂亮的小船。”

那是天神号的模型。”男孩子骄傲的说。“是在十七世纪时运送奴隶的船。”

是,人类有时是很不仁慈的,对不对?人之于人,无异于豺狼。”

你看,这是搜索引擎。只要输入关键词就能查到数据。”屏幕出现后,乔就输入一些字秀给麦可看。

还是找不到什么东西。”试了几次后,他说。

你何不输入‘设计师,游戏,魔术师跟欺骗’这几个字。”麦可建议。可惜,这些也找不到什么数据。

搜索引擎找不到什么。”他抱怨的说。”把盒子给我,让我看看盒子背面就好。应该会有一些信息的。”

乔起身去拿他丢在墙角的背包。

要命,游戏不见了。一定是掉在河边了。”

我们赶快去。”魔术师立刻跟这小孩跑出去。

太迟了,游戏不见了。”到了那张板櫈处,乔就说。他到处找了一会儿,突然有所发现。

那边那个人!他的塑料袋里有我的游戏。”

好,我们去拿回来。”麦可说。只是,他的小朋友脸色已变得苍白。

怎么了?”

那是克里帮派的人。”乔害怕的说;“他们超危险的。”

哦,管他克你还是克我。我不管;我没别的选择。”他推开那小朋友直接的就去追另外那个人了。

嘿,你连再见都不说的啊?”乔叫道。

可是那陌生人早就追着另一名年轻人,完全听不到他的叫声了。

今天真是衰到家。麦可追上那个帮派的人时暗自抱怨。

那个帮派的人走入地下,接着他朝一个铁栅门投入一个铜板,栅门开了,他就走进去。麦可当然是直接穿过栅栏。他们到了月台上,那个克里帮的人,带着一股无聊的神情在等着。他看了一眼他的战利品,就带着叛逆的表情把那个东西放入他的外衣口袋里了,同时他还直接就让那个塑料袋掉在地上。过了几分钟,有一辆火车停了下来,他以及尾随他的这位鬼魂就一同上车了。火车缓缓的驶离,一个小时的车程,许多站都有旅客上上下下的,但是他都没有把那游戏从口袋中拿出来看。

至少我拥有时间而非时间拥有我;麦可心想,他以极大的耐心坐在此人后头。

终于,这小混混下车而且急忙的冲上楼梯,因为有一群朋友就站在那污秽楼梯的半路上等着他,这些人的眼神都带着一股杀气。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预言家不禁暗忖。

嘿,麦克!你也该到了。我们已经等很久了。”安立奎说,这人身上布满许多刺青。

我在布鲁克林追一些浑球,所以才没办法早点到。”麦克说谎。

那我们要干什么?”棒球帽朝后戴的包伯问;“这里无聊得要命。已经有九天左右没有人被宰了。”

可是这几天都没看到血帮的人。”麦克冷冷的说。

各位,这里的臭味让我觉得很恶心。”安立奎抱怨道;“咱们走了。”这一伙人就继续往楼梯上走。

布朗克斯万岁!”包伯一到户外立刻欢呼。于是,这群帮派小子就趾高气扬的走在这充满旧公寓的小区。

我在这个幽冥界得格外小心;麦可思考着;有些邪恶的鬼魂也许会从背后偷袭我,因为,物以类聚。

到了将近黄昏,这三个阴森的人物进入一家商店去买酒。收款机设立在两公尺高的地点,而且有重重的防御,就像一座戒备森严的小城堡一样。突然,有一辆警车从角落处呼啸而来,并在这家店门前紧急的停下来。有些警官下了车,随机似的在附近捉住一个路过的人就粗暴的将那人推至车盖前。这三名克里帮的人一边自在的大口喝酒,一边着迷似的看着这情景。

看来又有人被逮了。”安立奎大笑道。

他们走到那个现场去一探究竟,似乎是有个当地的居民因某种罪行被警察搜身。

好了,你们;快把游戏拿出来吧;麦可暗忖道;现在他的耐心快用完了。

麦克还是把那游戏放在口袋里,他似乎有什么别的主意。在一家夜店停留片刻之后;当然,这位来自过去的这灵体没跟着他们玩,只是停留在吧台前不悦的等着。总之,夜店玩过了,他们终于打算回家。过了一条街,他们就进入一座看起来很破的公寓。搭乘那里面一座摇摇晃晃的电梯上楼之后,他们进入一间很脏乱的公寓房子,然后就直接坐到一个很旧的沙发上。麦克终于脱下他的外套把那游戏拿出来。诺斯特拉达把握这一刻,急忙逼近去看个仔细,不过,他却只能看到麦克的长手指。

你那是什么东东?”包伯醉醺醺的问。

哦,是我在街上发现的计算机游戏:《骗倒魔术师》。”麦克回答。

我们只要骗倒血帮的人。”安立奎抢过那个盒子就往窗外丢。

` 嘿,你这浑蛋,要不要玩由我决定。”麦克吼着他的朋友。他匆匆的走到窗口去看他的游戏被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的好机会;麦可心想。他从窗口往下飞,直接到一个垃圾桶旁去找那个游戏。可是,他一到那个地点就发现;天色太晚了,他根本看不清上面的字体。有时就是会有这种噩梦;他悲叹;就是会祸不单行。他气馁的坐在垃圾桶旁。

我只能等到天亮了。

一夜过去了,一大清早,有一辆垃圾车到了街上。其中一名工作人员从街上拿起零乱的垃圾,同时,在麦可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那人就直接将游戏也丢进一个绞压垃圾的机器里。麦可一惊立刻随着那游戏钻入机器里,结果他就跟着一堆被绞烂的垃圾在一起。又过了好几个小时,这些臭死人的垃圾才被倒入一个大垃圾场里。然后,那个游戏盒才终于掉落到地上,表面看来盒子还好好的而且是侧立在地面上。

有了!”诺斯特拉达开心的大叫,终于他看到住址了。

嗯,是在曼哈顿;他了解到;街道的号码很简单。

他像火箭般快速的飞到那拥挤的岛屿。他一过了河就朝市中心飞过去,然后,他就在一家咖啡馆前降落。

我想就是这里了,他走进入口,电梯门前有一堆人在等着。于是,他就跟大家一起进电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到达99楼了。

没有我快,不过,也够快了。他走出电梯开始找寻那家游戏公司的所在地。

“214号,216218,找到了。”麦可低喃道。他像个鬼魂般穿过这家设计公司的大门。

掠夺者很有限,”他听到有个叫麦克斯的人对他的设计师说。“最好能用生化药剂改变角色功能,不过,必须很小心挑选。”

那样能让他看到穿墙过来的敌人吗?”约翰问道。

必须能。”这两个人坐在计算机前,在研究一个正在研发中的游戏图片。

原来这就是邪恶的培育室;预言家边想着边到处看。

我有收集到《富有吸血鬼》升级版的信息。”约翰继续说。“我去拿档案。”

他走到自已办公的地方去拿一个档案夹回来。

哦,太好了,谢谢。”麦克斯接过那个档案夹。“对了,那个额外下戴版的魔术师进展如何?”

此时,麦可专注的听他们说话。

我这星期在家里刚刚完成一些修补。”他的同僚回答。“我让诺斯特拉达变得更灵巧。现在他已经能利用死人身上的有机物质来恢复能量。”

初次的反应不是很好,”麦克斯抱怨的说。“加上这些新东西也许会变好。说真的,我觉得他不够刺激,打起来没啥意思。你可以让他变得更危险一点,让他看起来像魔术师不过危险性要大一点?”

我再改看看。”

好,你是知道的。小鬼们喜欢暴力而非巧妙的魔法。”

当然。我已经拿掉书房了,现在他的眼睛还会射出雷射光。不过,我也会再修正他的外形。”

好,那我回去做我的事了。”麦克斯说。

约翰也回到他自己办公的角落。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后,就坐在一个位于窗前的计算机之前。很快的,计算机屏幕上就出现一位知名的预言家,接着,他就开始很专业的在修改预言家的外形。

嘿,那是我的头跟我的身体。”麦可从那人肩膀上方看着屏幕,他不禁大叫。

约翰把那顶海盗帽取走,然后用一个很奇怪的发型取代。接着,他剪掉胡子,可是,弄了半天之后,他又把胡子接回去而且让胡子变得更长,直达地面。他思考着新造型在画面上的各种效果,此时,故事中的主角也在注视着自己的新图像。

这个游戏绝对不能成功;他果断的下了决定并试图想出一个攻击的计划。

在此同时,约翰又取下四肢,打算重造他的躯干。他让那裁剪过的躯体往各个不同的方向伸展,同时还让它承受各种不同的可怕疾病。最后,他设计出一个吹胀的战士,一个根本不像魔术师的人。此时,我们这位气极败坏的灵体再也受不了啦,他集中全力的往计算机一指,计算机竟然当机了。

哦,不,又来了!”约翰抱怨的说。紧接着,他的咖啡也翻了,溅湿了他桌上的图片。

太诡异了!”他结结巴巴的说。他叫来他的老板,告诉他出什么状况了。

我不相信有鬼。”麦克斯刻薄的说道。“一定是你自己打翻咖啡,而且计算机本来就会当机。”

我根本没碰我的咖啡!”约翰抗议;“也许这游戏是一种亵渎?”

那可是你自己的主意!是你要拿诺斯特拉达当游戏角色的。”

对,因为我们做过市场调查。他很受欢迎。”约翰边为自己辩护边拿着一块干净的抺布擦掉咖啡渣。“哦,算了,至少我有准备一些复本跟计算机备份。”

当这两个人为了上帝是否存在而发生争吵时,麦可的良知也在质问自己。他了解到自己此时已干扰命运的进行,同时他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资格介入。

我真的不该如此冲动;他了解到。我自己被恐惧影响了,我对万能的上帝缺乏信心

他的直觉还告诉他,也许会造成一些额外的后果。

除非屋顶也塌了,”麦克斯突然大声的吼。“我才会相信你。”

魔鬼似乎也在现场,因为就在此时,一架大飞机朝着他们飞过来。麦可眼看着那大怪兽飞来,他完全的手足无措。

我的天,是我造成的吗?他怀疑的想着,他感到很有罪恶感;不,一定是巧合!

这架飞机直接撞到他们底下的楼层。整栋大楼被这惨烈的撞击撞得摇摇晃晃的。很快的,所有灯光与计算机全都熄灭了。约翰跟麦克斯目瞪口呆的望着对方,接着他们就恐惧的抱在一起。 预言家冲到窗口一看,巨大的烟尘已急速的升起。在他的下方,他看到到处崩落的破瓦残砾,其中还夹杂着跌落的人体。

而室内这两个设计师恐慌的在到处跑,到处哭叫。直到在他们上方楼层的人开始下楼来,他们才整个清醒过来。他们发疯般的冲到电梯前设法想逃生,可是电梯早就不能用了。他们歇斯底里又无助的抓着电梯的门。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然后又是一大阵让人无法呼吸的浓烟夹杂着血与衣物被烧毁的气味在室内漫延。在绝望之际,大家拼命的尖叫而且直接就朝窗外跳。过了几分钟,第二架飞机撞上旁边另一栋高楼,巨大的爆炸造成这栋大楼再度的摇晃。这简直是人间地狱;楼梯间完全被火海阻断逃生的路线,不久之后,两栋高楼眼睁睁的就完全垮了。

诺斯特拉达被他躯体的自动防护功能,将他拉回他的时代,他张开双眼震惊的回到他自己的房间。那史无前例的攻击烙印在他脑海中,让他永生难忘。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