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诺斯特拉达

第一章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第十章




两位伟大的领袖变成朋友

他们巨大的力量将可提升

新兴的国家登峰造极

红党数目重新洗牌



半夜里,星空的探险家发现自己正飞越一座摩登的城市,那里的马车不用马拖,但车子前后都有灯光,这样的交通工具到处都有。他往下飞行贴近的观察这不可思议的东西,同时也开始在五光十色的街道与广场到处游走。过了一会儿,他发现有一栋宏伟的建筑就在眼前,他觉得自己彷佛认得这一栋建筑。

这一定是国会大厦,希斯勒就是在那下面自杀的;他怀疑的想着。果然,他猜对了,因为大厦前有个纪念碑。柏林已从战后的毁败与满地疮夷中重新站了起来。此外,有一条河流对角线的贯穿这座美丽而充满光茫的城市,他决定要顺着这道河流飞行。后来,他就飞到一个教堂的前庭;在那里有个人步履蹒跚的走在河边,原来那是一个外形脏乱的人拖着一车的垃圾。

到尽头了;麦可想着;算了。他再度飞高,转了个大转弯然后再度飞回波茨坦广场

像鸟一般的飞行,真的是一种愉快的经验;就像新生的神祇一般,他展开他的双翼。在那大广场之上,耸立着一座庄严的拱门,拱门之上有古希腊的双轮战车,他鲁莽的就穿过那道拱门。不料,当他飞过栅门时,一头撞上某种磁场,那股撞击力道让他直接摔落到地面上。

骄者必败;他不禁责怪自己鲁莽的行为。他头昏脑胀的想搞清楚是什么东西让他摔落,在那个空间检查了一阵之后,他什么也看不到。不过,这落地的幽灵再度测试自己飞行的能力。

还好,飞行能力犹在;他松了一口气。不过,我到底撞上什么?他好奇的逼近他摔落的地方再度仔细的观察。

一定有什么东西在。”他自言自语的说,此时,他的手碰到一个奇怪的磁场并激起了一阵蓝色的光茫。

我的天,未来真是充满惊奇,他小心翼翼的沿着那股磁场走着,他每次轻轻的去碰,就会产生短路的反应。似乎有一座无形的电磁墙将这座城市划为两半。他不了解这么做的原因为何,不过,他想一探究竟。当地的人一定知道此事,这股念力让他开始寻找路过的人。从城市上空,他又注意到那个推车的游民。由于此人是附近唯一的人,所以他就接近那人。

喂,你!”他叫道。

可是,那个戴着帽子的人没听到他的声音,直接的就走开了。于是,麦可只好直接在他面前降落,可是,那个人还是毫无所觉的往前走。

他看不到也听不到我;麦可终于了解。麦可想设法引起那人的注意力,他必须用对方法。

喂,拿破仑。”他试着说。果然,他似乎找对方法了,因为那游民竟然突然的停下脚步。

朋友或是敌人?”那人想知道。

朋友!”

哇,终于遇到一个同僚了。你是哪个阶级的?”那可怜人问。他一定是疯掉了。

我是陆军元帅。”麦可随便掰了一句。

我不是命令你去攻打苏俄吗?”

对,不过我们已经攻陷莫斯科了。”

太好了,那我就不用再弄这些货物了。”他继续往前走。

你知不知道柏林这座电磁墙是干什么用的?”假元帅问。

你疯了不成?本来才有墙;是石头墙。不过,不久之前,我的战士才把墙拆了。我还有照片为证。”那人从他大衣内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剪报。

预言家看着柏林围墙被拆的照片并阅读照片下方的文字报导。

柏林围墙倒下(:1989)。隔离东西之铁幕倒下已经两年,今日,一个团结的德国将欢聚在一起纪念这个日子,纪念庆典包括演唱会、论坛以及其他的活动。原本柏林围墙的用意,是在阻止逃向自由西德的难民潮。”

原来如此,难怪会有一股磁场贯穿整个城市,他了解了。多年来的挫败与怨念,一定让这座消失的城墙依然留下确实的电磁场。

你的手下呢?”接着他问。

我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他们把我放逐了,不过,我可以带你去他们平常去的地方。”

好,带我去。”麦可请求道。他想了解,这种冲突是如何化解的。

于是,那游民再度推着他的车,他们就又开始的走向城市的东边。穿过亚历山大广场之后,这个人在一个难看的大建筑之前停下脚步。

就是这里,旧警局,以前是我在管的。有问题你可以自己进去问他们。”

好,我会的。”预言家说。他给了那人一个法朗,然后就进屋子里去。

拿、波、羅崙,火多於血。”那游民突然在他背后大喊。

麦可诧异的转过身来,那是他自己的预言,只是波跟拿这两个字前后颠倒而已。可是,那个人却不理会他的看着远方,而且似乎情绪不佳的踢着一个街灯,那灯立刻就熄了。

哇,不可思议,我的预言诗在未来将很流行。他感到很开心的进入那荒凉的建筑。一进入口就有一间阴暗的房间,可是没有人在,于是他决定要走上那大理石的楼梯。

他说的那些战士手下人呢?楼上似乎有望找到他们,因为他看到有些人忙着在做什么。结果,那些人全是公务人员的样子。他再度走下楼,他正想离开那个前厅时,却听到很大的声音,在一个大房间里似乎有什么重要的活动。

那里发生什么大事呢?他好奇的走入那个房间,那里面突然聚了一大群的人。

我一定是自然而然的回到几年之前去了;他观察的想着。

于是他混入人群中,仔细的倾听。那是对着数百名记者召开的一场记者会,是这个共产国家的高阶领导团召开的。

什么事?他问一名记者,那人以为麦可是外国来的记者。

我们一向不能直接提问的,”东德的记者回答,调整着他照相机上的闪光灯。“不过,此时夏波斯基迫于人民压力似乎会破例。党想借着更开放的措施赢回人民的支持。”

万一没成功呢?

如果没能成功,我们的国家就只是空壳子,只剩下无穷尽的城墙与围篱。”他对麦可匆匆道别就在人群中挣扎的往前。 此时,他的同僚们也都在提问,可惜,给他们的答案都是样版。直到一位法国记者以不太流利的德文提出一个核心问题。

你们的国民什么时候才能自由的到西部旅行?他简单的问。

其他的记者对他的问题并不在意,因为大家都认为夏波斯基也只会含糊的回避这样的问题,不会认真的回答的。可是,这位面对国际媒体的党领导人,突然觉得他面临考验,他先是闭口不谈。

我怎能继续撒谎?他忧心的想着,在冒出一身冷汗之后,他出其不意的开口了。

今天,嗯,据我所知,我们已经做出决定。而,嗯,我们的决定是…,最终,每位国民都可以跨越国界。”

顿时,室内整个静了下来。

这个新的规定什么时候生效?有一名记者立刻追问。

夏波斯基翻阅了一下手上的文件,然后他看着他的同僚,他们也不知该如何因应。

嗯,据我所知,这个规定将会在…此时生效。”

由于记者会里的人似乎全吓呆了,每一个人都在思索着这句话是否是真实的。因此,室内顿时又陷入一阵沉默。直到有个人冲出去大声的吼叫:边界开放了!

这个天大的消息如野火般迅速的在城里传播,东柏林的市民几乎全部冲到柏林围墙前去一探究竟,他们想知道他们是否真的能进入西柏林。诺斯特拉达姆斯尾随着大伙人到柏林围墙之前。

我方提出的一个傻傻的小问题竟能激发出不可思议的结果;他暗忖道。从现在开始,我真的必须让命运主宰一切。

结果,柏林围墙还是上锁的,而且已有成千上万的人民和平的围住边界卫兵。突然,围墙前又冒出一群记者。

你们是说;柏林围墙今天就得开放吗?”侍卫的领导人结结巴巴的问。

对,是夏波斯基的命令。”大家异口同声的大喊。

这名军官等待了一阵子,想等等看是否会有正式的命令传过来,后来,他向巨大的压力降服,直接的就把阻隔两德的围墙开放了。还好,红军没有前来干预。

东柏林的人民犹如在梦中般的步向围墙的另一端,而西柏林的人民也成群结队的步向他们并对着他们大声的鼓掌欢迎。我们的预言家快乐的目睹完全陌生的人们,在德国首府的布兰登堡大门之下,泪如雨下且难以置信的拥抱着彼此。上方有希腊战车的这座柏林记念性建筑已经有多年人烟罕至了,如今许多人走上前去,忘情的触摸那冰冷的梁柱。

其中有一个市民像疯了似的从大门底下走过,他不断激动的喊着:“我是一个柏林人!”

那个人不是白官来的吗?麦可心想。可是,他大错特错了,那人正是自以为是拿破仑的那个游民。那个人在此时尚末沦落为游民,他兴奋的亲吻着每一个他遇到的人,连麦可也得到一个吻。如今,边界真的开放了,有几个强壮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去拆墙。

这是可以卖的纪念品!”有人手里握着一大块墙石,开玩笑的说。

我们法国的见证人于是离开那个举国欢腾的地点,回到属于他的文艺复兴时代。

终于,是一种快乐的结局;他回归自己的躯体时心想。我希望这种事能经常发生;他跳下床来。

直到夜深人静,他才蹑手蹑脚的下楼去回到他的卧房。

安妮,”他低声的问;“妳还在睡吗?”

对,我在睡,不过,你上床来吧。”

于是,麦可小心翼翼的躺在她身边睡觉。

又是一个清晨的破晓时分,清新的空气从开启的窗户吹入。我们的学者在一夜好眠之后,精神振奋的走下楼,他发现他的妻子正在客厅烫衣服。

` “你今天睡得很晚。”烫衣板上冒起一股蒸汽时,安妮说道。

今天没有访客。那不是女仆的工作吗?”

她已经病两天了。”

哦,我没注意到。”她的丈夫靠着缝衣篮说。接着,他又说;“我今天得跟克里斯朵夫弄很多文件,不过明天我想跟妳散步一整天。”

我后天才有空。明天,我的妹妹要来找我。”

好,那就约定了。”他玩弄着缝衣服用的顶针。

要不要让杰奎琳再帮你缝一件袍子?”她问。

可以,很好。不过别缝黑色的;最好是棕色的。”

你为何不自己去告诉她;她会很高兴的。”

好吧,我告诉她。对了,我昨夜有个很棒的经历。”麦可想让她进入他那神奇的世界。”有点像耶利哥的事件,不过是在德国。”

啊,被宗教打垮的城墙。”安妮把熨斗放回架上。

对,可是这次不是为了宗教信仰而是为了自由信念。”

似乎很好。”她开始拿起另一件衣物烫,他则前去为她把衣服拉紧。

我喜欢你把你的另类体历告诉我。”她突然有点羞涩的说。接着,他有史以来初次见到她脸红了。

此时,克里斯朵夫正好从楼上走下来。“大人,弗罗伦斯的尔哥伯爵还没收到你的推荐函;我担心翻译版已经寄丢了。需要我再准备一份新的吗?”

不用,叫他仔细的再找一找就可以了。那个狡滑的人只是在回避我的费用。”于是他们二人就边说边上楼去。

杰奎琳来访后的翌日,安妮跟麦可早早就起床,他们拿了一个装满美食的野餐篮就出发到邻近的森林或田野。他们在山林间玩了一整天,然后才开心的带着满满一篮的花朵与药草回家。就在他们快到家之前,有一名牧师匆匆的走上前来找他们。

博士,你已经听到坏消息了吗?”

没,不过,我大约知道是什么坏消息。请直说无妨。”

国王去世了。”牧师悲哀的说。“他跟他的一个小队长发生了意外。”

可惜,自负误事了;麦可心想。

由于你跟皇家有特殊的关系,博士,”牧师接着说;“所以我才来向您表示哀悼。”

谢谢你,牧师。对全法国来说,这是悲哀的一个日子。”

他们回到家门时,门外已聚集一些民众,当这对神奇的夫妻回到家门,大家就纷纷表示悲悼。第二天,亨利二世辞世的消息正式宣布了,那天下午,就有一辆有人护送的马车停在麦可家门前。普罗旺斯的总督一下车,镇民就聚集过来看他。克里斯朵夫告知他家主人后,便匆忙的去开门。诺斯特拉达姆斯也离开他的书桌,上前去邀请他的总督朋友坐在长廊上的一个座位上。

你一定知道国王的死讯了。” 克劳德坦泰在户外坐下后便说道。

麦可点点头。

长矛刺穿他的黄金头盔,直接刺穿他的左眼跟喉咙;一矛两处伤口,只是为了决斗的演练。”总督告诉他。“除了事件本身的可怕与大家对他的思念,法国如今更是陷入危机。”

哦,我想我们没必要担这种心。”这家的主人说道。此时,一丝细雨滴在他的脸上。

但愿如此。你的上一本年鉴已经预言国王的死讯。是凯瑟琳皇后本人告诉我的。多年来,我一直以为你的著作是一种娱乐,如今,你的预言恐怖的成真。你知不知道你有何种力量?”

我很了解,也觉得有责任。”

那你为何没预警亨利二世?”

国王不想跟占星扯上任何关系。”麦可平静的解释。

总督深叹了一口气,显然是受到死讯的影响,当然,这死讯也可能影响到他的职位。

国王的妹妹玛格莉特瓦洛想来此咨询你。她很快就会与你联络。”

欢迎她来,我很乐于为她服务。”学者答应。

克劳德忧郁的看着前方。“现在会是谁领导法国?”他说;“王子都还太小、太没经验。”

皇后将会统治国家。她已经学会处理国家的政务。”学者边摸着胡子边自信的回答。

总督惊讶的看着他,了解到这个乡民有着高深莫测的实力。此时,女仆端来茶水,他们就又闲聊了一阵子。

几天过后,克里斯朵夫拿着皇家的来函进来。“好消息,主人。”

麦可接过信件后,立刻打开来看。是国王的妹妹写来的,她计划在国王的葬礼过后,就来找诺斯特拉达姆斯,她希望不会造成他的不便。

一个人的死造就另一个人的人生;他悲哀的摇摇头。

克里斯朵夫,到时候,要穿好一点。”他给了他的学生一个金币。

那个星期五,一辆皇家的马车到达波伊索这广场,平民百姓全被侍卫阻挡开来,好让玛格莉特瓦洛安全的被护送到预言家的住处。她身着服丧的黑衣,头上也戴着黑色面纱。而麦可家的小孩子们都乖乖的站在门口等待着。只有保罗不在场;他依然自顾自的在追着女孩子们玩。大家全都很有礼貌的点头,而且眼光全盯着她那一身的华服看。麦可和安妮迎接皇妹到客厅去,为了迎接皇家的人,客厅早已打点得一乾二净。克里斯朵夫也探头进来一下子,聊表欢迎之意。安妮先向皇妹表示哀悼之意,然后就离开了;好让麦可跟皇妹私下谈。短暂谈了一阵子后,玛格莉特就感谢他的忠告也就是:从此远离政治纷争,到海边去休养身息、恢复健康。皇家的队伍再度上路,默默的又走回停着马车的广场。


一个夏夜,迪安睡不着,于是安妮就讲一个童话故事给她听。当时,她丈夫正好从阁楼上下来,所以就听到她是如何面对以及处理她这方面的生活。

曾经有一个邪恶的巫师,他发出一个诅咒。”她开始说起故事。

指的是我吗?”他在楼梯间问道。

觉得适合就是你了。”她回答。

不知道她今天又怎么了;他猜测着。接着他走到客厅跟女仆谈了一下,然后,他就到花园去给植物浇水。他决定今天要早一点上床。

翌日,他一写完《大预言》的第六部份,就匆匆的把手稿拿到邮局去寄给他在里昂的出版商。这类的事通常都是克里斯朵夫负责的,但麦可想出去运动一下。街上是很冷清的,所以他想应该不会有人来打扰他。寄出他的东西后,他就从市广场他的那个雕像旁走过,路过时,他发现有些年轻的孩子拿着弓箭在射他的雕像。

我真是不了解这种恶作剧有什么好玩的;他不开心的暗忖道。不过,等等,那不正是我儿保罗吗?看起来,他儿子还是那一群混小孩的头头,他觉得他应该去训训他儿子。仔细一想,他又改变主意了。

哦,算了,没关系。我保留到重大事件再来运用;反正只是个笨雕像。人生无常

此时,有个卫兵正好路过那个转角,他看到一群混小子正在玩弄本城市名雕像的头。

喂,你们!给我过来!”他大声的命令。可惜,小孩子们一哄而散。那卫兵正好也看到诺斯特拉达姆斯,于是便道歉的说;“我会去捉那些死小鬼的,先生。他们别想逃之夭夭。”

哦,别担心;我真的不很在意。”荣誉市民安抚的说,就想让这件事过了。他当然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曝光,所以就继续走他的路。过了几分钟,一股压力让他停下脚步喘口气。

这股压力感到不正常;他有点难过的心想。不过,压力逐渐消退,他继续上路。又过了一会儿,那股可怕的感受再度来袭,他不得不再停下脚步。每当他再次行动,就会又被一股无法控制的力量所攻击。

我早该知道的;他想着。来自地狱的攻击是确确实实的。他决定要快点回家,在家里他比较容易对抗超自然的邪气。

回家的一路上,他不断的受到另一个世界的攻击,这股对抗使他耗尽全力。他不断的停下脚步,路人都在看这位摇摇晃晃的名人,虽然他的年纪不小了,平常倒还很有活力。不过今天他步履踉跄的走着,一路上有几个人在说;“需要我帮您吗?”。可惜,黑暗的力量又强又急使得他无法回答。突然,他的膝盖一软,整个人就倒下了。有几个路人连忙跑过去,把他抬回家。

安妮与克里斯朵夫震惊的来把他扛上楼,让他躺在他的床上。躺在床上,麦可便开始抽搐,安妮恐慌的坐在他身边。她的夫君看起来就像疯了似的。他不断的跟空气对抗,嘴里还大喊着;“要刷牙,一天三次。”

他一静下来,她立刻惶恐的问他:“你怎么了?”

有人想杀我。”他无精打采的回答。他苍白得像鬼一样,平时红红的脸颊全消退了。接着,另一个沉重的打击袭来,于是他完全的失去意识。他的灵体降落到一个炼狱,落入邪恶之手。


在那黑暗的实验室里,摆着一桌子的试管,玻璃碗、量杯还有瓶子,而诺斯特拉达姆斯才结束一场黑色实验。有一些药水都在火焰之上燃烧着,升起的蒸汽遮住他的脸。

天灵灵地灵灵,快了,黄金快出现了,大家全得求我了。”他狂笑。他兴奋的把最后一点炼金物质滴入已装得差不多满的烧杯中,然后再小心的加上一些酒精。接下来,他就让那装着铅粉的液体煮滚,之后,他再用蒸馏法提炼出固态的混合物质与易挥发的成份。

现在再来一点火药。”他窃笑道。他到一个橱柜去找火药,再拿着一个玻璃瓶回到那煮滚的东西前。“这一次,力量不会从我手上溜走了。”

突然,大门被打开,他一惊,手上的玻璃瓶便掉落在地上摔个纷碎。 紧接着,他一眼望去就看到一个中间圆圆的武器。

宰了巫师!”一个机器化的声音突然凭空冒出。炼金师直觉的往旁边一躲,于是桌子跟上面的玻璃仪器就全被一个巨大的子弹射成碎片。

我超昂贵的实验室,全毁了,你这浑球,你到底是谁。”他突然不敢再说下去了,因为那武器再度瞄准他。就在这要命的一刻,有些强壮的待卫从外面赶来援救他。

催毁闯入者!”他下令,但卫兵却被一个一个的杀了,为了逃命他只好离开。

一群笨蛋。”学者大人讽刺的说。他从有火炬照明的走道往下逃。碰!一颗子弹顺着墙飞过。那陌生人再度起身射击。就在那要命的关头,诺斯特拉达姆斯冲入一间房间,那里面坐满身着灰袍而且正在冥想的修道士。

混入这些修道士之中时,他无情的想着;让他们去挨子弹。不久,那个杀手就把所有挡住他去路的那些上帝的仆人给催毁了。此时,学者在地下建筑里逃命,后来竟闯入一间书房,书房里点着无数的腊烛,他连忙把那扇沉重的大门给关了。

他不可能追到这里来的;他笃定的想,接着他便放轻松的走向那充满古书的书柜。那些珍贵的手稿是无用的,反正他已经得到黄金的配方。就在此时,入口的大门被一枪打垮了,他在书柜中找地方躲藏。不过,追杀他的那人,不停的把所有的东西打成碎片。

失火了!诺斯特拉达姆斯设法从一道暗门逃走。他顺势掉落在一个有如洞穴的通道,然后便快速的走出去。再走一段路,他才停下来倾听那家伙是否依然追杀在后。还好,他没听到什么动静。

问题解决了,他想着,我安全了。过了一会儿,他到达一个地下湖泊。可是,那可怕的武器却又出现了,而且直直的对准他。没想到,这回是一些蝙蝠来保护他,当然也只是分散杀手的注意力,很快的蝙蝠就全被射杀了。

炼金师耸耸肩便跳入湖中游走。他尽可能的躲在水面下,因为他只要一浮出水面吸气,子弹便会到处飞。幸运之神庇佑他,他才得以游到湖的另一边去,由于湖泊很宽,所以他放心的爬到大石头上。没想到,他还是中弹了,他终于倒下。

还想再玩一次吗?”机器般的声音又问。

好,不过,得让我先复原。”有人回答;“我的分数多少呢?”

“1566分。”


在那黑暗的实验室里放满一整桌的试管与量杯。诺斯特拉达姆斯就站在桌前;他就快发明出伟大的东西了。不同的药水都在火上煮,上升的蒸汽使他的脸为之蒙眬。

皇后将很快乐,他开心的想着。他小心的将一些硫酸加入烧杯,然后再添加一些酒精。当那含有铅粉的液体就快煮沸之际,他把蒸馏出来的东西放入一些长颈的瓶子里。

嗯,还是不太正确。”他近乎自言自语的说。他在背后的柜子里寻找添加物时,突然,大门被打开了,他一惊,手上的玻璃罐掉落,摔个纷碎。紧接着,他一眼望去就看到一个中间圆圆的武器。

宰了巫师!”一个机器化的声音突然凭空冒出。麦可本能的往旁边一跳,不料,一枪就把所有的玻璃器材全毁了。

我完蛋了;他心想,不过此时有一些卫兵突然冲进来保护他。可是,他们也很快的就在他眼前被催毁了。他悲哀的发现其中有一名卫兵,竟然是他的外公。

外公完了。”他呻吟的爬过去,尚恩已经为了想救他的外孙而牺牲了。

他没什么时间多想,因为那武器再度指着他。就像一只逃离地狱的蝙蝠,他匆匆逃离那实验室并从一个很长的走廊逃走。那幽灵尾随在后,不断的开枪。炼金师没死,他设法逃入另一间有一些家人在聊天的房间,他毫不犹豫的叫:“约兰达、维多,快逃!”

可惜他们在转瞬间就被突然现身的鬼魂所杀。诺斯特拉达姆斯浑身颤抖的跑,直到进入一间古老的书房,他连忙把门锁上,然后就拼命的想喘口气。

我有一本很好的书要给你。”有人突然说。

艾比盖!没有时间了!”他惶恐的说。

欲速则不达。”推销那本书的人以一种安抚人的声音对他说,并且把他拉向知识的宝库。

艾比盖,听我说。我们真的必须立刻逃出此地…”可是他的话被打断了,门锁被枪打成碎片。幽灵再度进入把他的猎物困住,瞬间,他就消灭了艾比盖。麦可继续逃并藏身在书架之中。然后,整间书房被打毁,珍贵的手稿在火海中被销毁。这一阵的混乱,让学者大人得以从一道暗门逃走,他顺势掉入一个需要照明设备的地下走道。

还好我有准备腊烛。”他边低语边在袋子里找。“伊莎贝尔,再撑一下。我们就快到了。”他手上拿着腊烛,背上扛着他女儿,快步通过那个走道。此时,他的背后突然传来追兵的声音。

我的天,今天的一切都必需变糟吗?”他悲叹道。

他加快脚步,可是,那幽灵早已带着他嗜血的猎犬进入那像洞穴的建筑内了,狗的吠叫声非常巨大。这对惊恐的父女很快的就到达一处地下湖泊,麦可犹豫的停下脚步。无处可逃了!恶魔已追上他们,而且再度的把武器对着他们。

伊莎贝尔,吸一大口气。”当爸爸的下令。就在他要潜入水中之际,一枪命中,就此结束了他的逃生之路。

你还要玩吗?”那机器般的声音再度响起。

` “好,不过,我们到下一关去玩!”

在黑暗的实验室里,诺斯特拉达姆斯站在一张放满试管的桌前。他正在从事一项特殊的实验。

制造黄金就像净化躯体与灵魂。”他自言自语的说。接着,他在一个煮沸的酿造液中加入一点点硝石,造成让人意想不到的强烈反应。一股强大的火舌烧到他的胡子,让他从白日梦中清醒。

天灵灵地灵灵:我在创作。可是,看看这桌上的大杂烩。他的脑子突然变清楚了。有人跟我在玩游戏。他四下一看。

这不是我的书房;他很快就发现。突然,大门开了,他一眼望去就看到一个中间圆圆的武器。

地狱来的访客。”他难以置信的说出。

宰了巫师!”凭空冒出一个声音。清醒的炼金师往旁边一躲并顺势从地面滚出这间实验室。不过,房内的玻璃仪器全被子弹射成碎片。

我该如何逃脱这个领域?他苦思。只不过,他还是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也只有加快脚步的逃命去了。逃经几条走道之后,那地狱来的访客就要追上他了。麦可在要命关头设法躲入一个古老的书房里。他牢牢的把大门的锁给栓上。

片刻的喘息。”他叹道。等他不再那么气喘如牛之后,他就开始探索他四周的东西。这巨大的房间显然藏有无数的书籍。

阿卡西记录:这是一间全世代的书房!解决之道一定藏在此地,他连忙过去看文件。他从书架拿出第一本书,书上有着闪闪发亮的字体:‘喜乐的灵药’,作者是阿加查里。

他立刻记起,是在西西里岛的那个回教徒。他连忙翻阅起那神秘的书籍。一开始是说到灵魂的七个层次。在寻找正确的线索之际,他不忘机警的看着入口大门。

试炼、闪电、混沌、圣歌、宗教庆典。没什么帮助,他抱怨的想着。让我找到,快点!

又传来撞击声;那地狱访客在撞那扇门了。

苦修、妨碍、诅咒…这就是我要找的。就在这要命的一刻,那扇木头门被一股巨大的火力打成碎片,他的书掉落在地上。

藉由邱比特之力,命你站住,不然我就发射。”学者近乎哀求的命令。他以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全对着危险的人。那地狱来的人显然是愣住了,麦可紧张的走向他。他接近那人时,不停的打量着拿着武器的人。

天哪,扣着板机的人是个黑肤的小男孩!”他愤怒的大吼。这一吼竟然吓到那克罗奥尔男孩,他马上逃之夭夭。

魔咒终于打破:地狱般的平台像被阳光照到的白雪一般的消失于无形,麦可肩上那股沉重的压力也不见了。紧接着,他的卧房又出现了,安妮还是静静的握着他的手。

真是个蛇窝。”她的丈夫呻吟的清醒过来。

然后,他立刻恢复活力的下床,让他的妻子呆坐在原位,震惊得连嘴都合不拢。

抱歉,亲爱的。”他道歉的走过去给她一吻。“只问妳一个问题。妳昨夜对迪安说的是什么故事?”

就是有幸福结局的童话故事。”她结巴的说;“怎样?”

我想她有联想到我。妳下次给她唱个摇篮曲就好,可以吗?”

可是摇篮曲对她来说太小了。”安妮也从床边站起。

好,那就换别的!只要别让她联想到我就可以。”他走去找他在阁楼上的职员。

我今天得跟保罗说说话。”他上楼前不禁又发泄了一下。“不然,那孩子长大了一定会被捉去关。”

你好点了吗?大人?”他不安的问。

我很强的,克里斯朵夫。话虽如此,我的风湿是有点困扰我的。”他立刻为那个形而上的世界做了一些记录,也就是他稍早时深陷的那个世界。

那是一个人造的黑暗大地,而我是里面的主角;他潦草的在他的记事簿上写着。

你可以帮我收集所有具有神奇武器的童话故事吗?”他问道。

他的助手答应会尽快收集。

总有一天,小孩子们会掌控这个世界。”他的主子解释。

但愿不会。”克里斯朵夫拿回他的笔之后就说。

那就别制造下一代。我已经太迟了。”说完此话,学者继续进行他的日常事务。

今夜,我得看看星象是否暗藏此事;他心想着。不过,那天下午,他还是全力投入一堆占星的工作。





第十一章